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935 堵門

  天神山上,一座神宮占地千里!連綿的宮闕,在那無盡的白云之上,看上去,猶如天帝的宮闕。
    當年,天神宮的祖師,為了建造神宮,在使用*力削平了三百六十五座山峰之后,更使用滄海桑田的手段,將這些被削成半截的山峰匯聚在了一起。
    這才在千丈高山的上方,造就出了千丈的平原,而這連綿的宮闕,一個個靈氣如云,絢麗壯觀!
    天神山弟子如云,能夠進入神宮修煉的,卻只是那十分之一的核心,多少年來,神宮就是天神山的重心所在,離老他們所在的十殿,拱衛的就是神宮。
    神宮對于天神山的弟子來說,就是驕傲,就是他們的精神之源。而現在,天神山的弟子,卻遇到了一個他們想都沒有想到的挑釁。
    一般弟子,在平時的時候,沒有召見,是不允許來到神宮的,但是現在,神宮的門口,已經聚集了上萬弟子。
    負責神宮法紀的弟子,對眼前的情形仿佛置若罔聞一般,因為和這些攪亂神宮法紀的弟子相比,還有更讓他們感到難受的事情正在發生。
    十殿殿主敗了,那個人,正在登山!
    十殿殿主都阻止不了那個人,如果他登上神宮,他們這些弟子該怎么辦?要知道,一旦神宮被人登上,那就是他們這些神宮弟子最大的屈辱。
    “神主大人一定會出手的!”有天神山的弟子,大聲的鼓勁!他們的聲音,帶著一種歇斯底里的瘋狂。
    “神主大人絕對不會不管不顧,鄭鳴只要來到天神山前,神主大人必定會一巴掌拍死他!”
    “他一個法王,在神主大人面前,也就是一個……”
    各種各樣的聲音之中,那個少年的身軀,已經從遠處緩緩的映現到了他們的眼眸中。
    這少年面容俊秀,青色的衣衫,讓他整個人有一種飄逸灑脫的感覺,但是所有的人都能夠感覺到,在這踏步之中,有著一種堅決,一種志在必得的堅定。
    “鄭兄請留步!”
    就在鄭鳴已經看到了天神宮的時候,慕舜天沖了過來,他朝著鄭鳴抱拳,臉上迅速堆出來僵硬的笑容。
    這個時候,慕舜天并不愿意過來,但是此時此刻,他不得不過來,因為,這是神祭大人的命令。
    鄭鳴的眉頭皺了一下,他不是不喜歡慕舜天,實在是他真的不喜歡慕舜天這句話。
    你才留步,你一家都留步!心里暗暗腹誹了一下慕舜天,這才抬起頭看了他一眼。
    “鄭兄,這本來就是一個誤會,你斬殺我們十殿殿主的身體,這口惡氣,鄭兄你也應該出來了。”
    慕舜天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都覺得非常的不好,畢竟,這件事情讓他很是不爽。
    “我要秦曜日的項上人頭!”鄭鳴不管不顧的道:“沒有秦曜日的項上人頭,今日我絕不會離去。”
    “我們神主大人此時并不在宮中,如果在宮中的話,神主大人一根手指,就能夠滅殺了你!”慕舜天終于忍無可忍,把憋在心里的話倒了出來 。
    他甚至有些恨鐵不成鋼的道:“鄭鳴,聽我一句勸,你可千萬不要以為靠著你那五色神碑,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我告訴你,我天神宮之所以愿意了結此事,是因為神宮之中,有些手段,我們不愿意施展出來!”
    “你要好自為之,見好就收!”
    鄭鳴看著氣急敗壞的慕舜天,輕輕的搖了搖頭,慕舜天雖然是來談判的,但是現在的慕舜天,根本就沒有分清楚一個事實,那就是誰強誰弱,主動權在哪兒。
    “你怎么就那么自信的認為,我沒有對付你們神主的手段呢?也許,我的手段,可以將你們萬能的神主也給滅殺了!”
    鄭鳴的話,讓慕舜天呆住了!
    旋即,慕舜天覺得自己應該仰天大笑,以此來蔑視對這個瘋子大言不慚的說法。
    但是,看著一本正經的站在自己面前的鄭鳴,慕舜天竟有一種鄭鳴沒有撒謊的想法,這家伙太淡定了,也許他真的有抹殺神主的能力。
    這種念頭,讓慕舜天感到不可思議,他覺得自己絕對是瘋了,要不然怎么能夠這樣想。
    可是,他的心中,依舊有這樣的念頭在跳動。
    “你胡說八道,就憑你,也能滅殺神禁級別的無上存在?鄭鳴,在無上天宮,說大話是沒有用的。”
    慕舜天有些惱火,似乎想用這種方式,將自己心里的那個念頭趕走。
    “慕兄,前些時候,你我也算相談甚歡,我可提醒你,說謊可不是好孩子!”鄭鳴嘴角上揚,浮起一絲笑容,沖著慕舜天調侃道。
    慕舜天臉色大變,他覺得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全都被這個詭異的家伙一眼戳破了!
    這對于他而言,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甚至他的心中,有一種誅殺了鄭鳴的沖動。
    “鄭鳴,這是你唯一的機會!”
    慕舜天掃興而歸,鄭鳴依舊踏步向前,他的心頭,孔宣的英雄牌依舊在隨時準備。
    如果神主出手,那么他就要滅殺了這位天神山的神主!
    “鄭鳴,你竟敢踏足天神山,今日我秦霸天和你拼了!”一青年男子在鄭鳴接近神宮大門的瞬間,高聲的喝道。
    隨著這聲大喝,青年雙手催動日月雙輪,一如日月經天,氣勢如虹的朝著鄭鳴直沖而來。
    青年的修為是生神境,在天神山,雖然并不是最頂尖的天才,卻也是排名前十的天驕。
    他一出手,頓時惹得不少人的緊隨,更有人大聲的道:“秦師兄威武!”
    這等手段,對于鄭鳴而言,無異于雕蟲小技,實在算不了什么,他身后青色的神光閃過,直接將那青年鎮壓在地。
    雖然沒有痛下殺手,但是青色的神光,蘊含萬鈞之力,一落之下,已經封禁了秦霸天的所有修為,別說動作,就算是坐起,都變得艱難無比。
    “各位,咱們天神山的威嚴,需要咱們這些弟子維護,就算是流干最后一滴血,我們也決不后退!”有強者高呼,數十名強者,鋪天蓋地而來。
    這些強者,各自催動銘寶兵器,一時間,給人一種遮天蔽日之感,他們之中,修為最低的都是化蓮境界。
    面對這些攻擊,鄭鳴無比淡定,他身后升起的,依舊是青色的神光,也就是一個剎那,那數十個身影,統統被鎮壓 。
    “諸位同門,步下天神御魔陣!”有白發蒼蒼的老者,高聲的呼喊。這老者的修為,也就是法身境的初期,在天神山之中,因為年齡,并沒有太高的地位。
    但是此時,他卻能夠一呼百應!
    上千武者,從四面八方沖來,一道道神光道鏈,幾乎一個剎那,就猶如一柄撐天的巨傘,匯聚在虛空之中。
    天神御魔陣,天神山最有名的群斗陣法,號稱人出十萬,遮天蔽日,一旦施展這陣法的武者達到千萬之眾,就算是神禁級別的強者,都要避讓其威勢。
    只不過,這天神御魔陣需要的最低修為,就是化蓮境,整個天神山,最多也就擺過一個三萬人的天神御魔陣。
    當時,使用這陣法的初衷,也只是表演的性質。
    巨傘籠罩四方,那匯聚在中心的力量,更是磅礴猶如洶涌的潮水。處在天神御魔陣最中間的老者,此時已經完全沒有了以往的疲憊之色。
    他快速的年輕,就好似一個天神。
    “諸位同門,再來一些,我還支撐的住!”老者大喝,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堅定。
    天神御魔陣的一擊,必須有人發出來,而一旦發出這一擊,催動天神御魔陣的人,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條。
    就在那老者高聲喊出的時候,就聽鄭鳴這邊已經淡淡的說道:“小道爾!”說話間,鄭鳴身后的青紅兩色神光快速的刷動,每一刷,都能夠將上百人從虛空之中壓下。
    也就是一個眨眼,幾乎所有沖到半空中的武者,都已經被鄭鳴鎮壓。那已經猶如年輕人的老者,瘋狂的劃出一道劍光,但是最終,還是被鎮壓在了地上。
    “如果我的同門再多一點……”
    老者的聲音中,帶著一絲不甘,可是隨著數千人躺倒在地上,那些圍在神宮門口的人,開始退縮。
    他們大多數人雖然悲憤莫名,但是和這悲憤相比,能夠將自己的性命豁出去從而維護神宮威嚴的人,并沒有幾個,對于大多數人來說,神宮的威名,當然不如自己的性命重要。
    五色神光刷開,鄭鳴四周的身影,就好似一個個谷穗,散落在地上。
    雖然不愿意承認,但是羅白藥的心還是一陣蕩漾,她覺得自己應該恨這個將她們天神山的尊嚴踩在地上的年輕人,但是他一如天神般的步伐,卻深深的印在了她的心頭。
    當年,神主年輕的時候,曾經一己之力,滅一宗門。那時候的神主,是否也是這般模樣?
    就在羅白藥有些神情恍惚的時候,離老鄭重的道:“神祭大人,我們一起出手,我不信,我們這些人同時動手,還誅殺不了他。”
    金元的目光,朝著秦曜日重重的看了一眼,然后沉聲的道:“也只有如此了。”
    “大人,還是請那二十八位……”秦曜日面對金元的目光,心中發顫,但他還是沉聲的建議道。
    畢竟,此事關系到的,是他秦曜日的生死,他秦曜日如果不出面,其他人又怎么會幫著他出面!
    金元搖頭道:“不行,這些人,現在不能暴漏出來,我們這一次聯手,也不求擒拿了他,只要將他趕走就行。”
    “出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