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34 求和

  如果鄭鳴被幾大殿主輕松鎮壓,他們自然也不會關注原因,畢竟鄭鳴觸犯了天神山。
    可是現在,連金元這個神祭大人,都在鄭鳴的手中吃了大虧,這讓他們不得不關注,這個猖狂的家伙為什么出手,又為什么如此篤定不疑的要殺秦曜日呢?
    更何況此時,鄭鳴已是他們不得不關注的角色,在他們的眼中,如此囂張的人物,是能不得罪,最好不要得罪。
    秦曜日的眼眸中,飛快的閃過了一絲陰郁,最終他一咬牙道:“這個鄭鳴,實在是無法無天,我只是勸他成為我天神山的供奉,他……他竟敢侮辱神主!”
    “他如何侮辱神主的話,我不愿意再多說,但是就憑那些大逆不道的話,足以讓他死一百次!”
    “我就是因為他口出不遜,所以才決定好好的教訓一下他,卻沒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的強橫。”
    秦曜日說的咬牙切齒,無奈金元等人,都是活了多年的人精,對于秦曜日這番說辭里的破綻,怎么可能會聽不出來呢。
    一個邀請,就讓鄭鳴必殺他,這之中,恐怕沒有那么簡單,秦曜日并沒有說實話。
    離老等同為十殿殿主,他們大多選擇了沉默,畢竟秦曜日的地位不次于他們,他們將秦曜日得罪的太狠,對他們而言,沒有什么好處。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金元的身上,他們在等待著金元的裁決。金元乃是神殿之中僅次于神主的人,他自然不懼秦曜日。
    “你說,你是因為口角,所以才和鄭鳴拼斗的?”金元神情淡漠,眼眸中帶著一絲冷意。
    “神祭大人,我秦曜日為天神山之心,日月可鑒,如果神祭大人覺得秦某有異心,秦某愿意接受大人的任何懲罰!”
    金元的目光,帶著一絲冷然,他雖然知道秦曜日在這其中,有說謊,但是他卻不能夠證明,秦曜日在哪一個方面說謊。
    “秦曜日,你撒謊!”一聲沉喝,在這個時候,傳了過來。
    秦曜日聽到這聲音,臉色卻是一變。他知道來的人是誰,所以在這個人到來的剎那,就厲聲喝道:“慕舜天,你不要因為和鄭鳴有私,就胡言亂語。”
    “神主大人和神祭大人,絕對不會饒恕觸犯我天神山尊嚴的鄭鳴!”
    慕舜天的到來,吸引了金元等人的目光。金元看著情緒激動的秦曜日,冷冷的道:“你暫時給我閉嘴!慕殿主,你給我說一下,究竟是什么情況?”
    “是,神祭大人!”慕舜天恭敬的朝著金元拱手,這才鄭重無比的道:“大人,招撫鄭鳴成為我天神山供奉的事情,一直都是由屬下負責。”
    “而且,眼看招撫就要成功,卻沒想到秦殿主蹦出來,用五色神石鎮壓鄭鳴,說……說什么要像熬鷹一般,讓鄭鳴對咱們天神山,生出敬畏之心!”
    如果沒有鄭鳴在天神山下的大戰,如果沒有他們自身被鄭鳴斬滅身軀,十殿殿主之中,絕對有大部分,要贊同秦曜日的熬鷹之說。
    畢竟,他們甚至天神山,是高高在上的大宗門,任何人在他們的眼中,都只有臣服的份兒。
    但是現在,卻不一樣了,聽到慕舜天的話,他們心中第一個想法,就是多此一舉,就是亂彈琴!
    這樣一個斬滅他們的高手,就算熬鷹,那也要神主大人親來,你秦曜日胡亂伸手干什么!
    難道你以為,你秦曜日可以和神主相提并論?還熬鷹!熬個屁!熬得自己被人斬殺了兩次不說,現在還步步緊逼。
    “好一個熬鷹,呵呵,被鷹這一下子啄了兩次眼睛。”一個面目粗豪的男子,陰惻惻的說道。
    男子的這一番譏諷,讓那秦曜日的臉變的無比的難看,他朝著慕舜天狠狠的瞪了一眼,想要開口反擊,卻發現自己竟然說不出話來。
    一瞬間,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當下看向金元的目光中,都充斥著恐懼。
    “你接著說!”金元沒有理會秦曜日,朝著慕舜天說道。
    “因為秦殿主請出了五色神石,所以屬下不得不將招撫鄭鳴的事情交給了秦殿主,沒想到,秦殿主不但出手鎮壓鄭鳴,還利用鄭鳴的親人,威逼鄭鳴屈服。”
    “以至于犯了鄭鳴的忌諱,其中究竟發生了什么,屬下并不清楚,因為屬下趕到的時候,秦殿主的身軀,已經被鄭鳴所斬!”慕舜天話語平靜,卻帶著足以讓人信服的力量。
    秦曜日想要辯解,但是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該說什么,只是他的手,在瘋狂的顫抖。
    “慕殿主,你和鄭鳴,也算有幾分交情,我看這件事情,你和鄭鳴談一談!”金元沉吟了剎那,鄭重其事的道:“既然是一個誤會,我們還可以談開,只要鄭鳴的要求不是太過分,我們愿意給予補償!
    ”神祭大人,萬萬不可!”秦曜日不等金元將話說完,就大聲的阻止道!
    他根本就沒有思索自己應該怎么說,只是第一時間,就選擇了阻撓,這不但事關他自身的榮譽,更關系到他心中一直都信奉的信念。
    天神山,豈可低頭!
    不論是離老還是慕舜天等人,盡管對惹出這等事端的秦曜日如何的不滿,但是此時,對于秦曜日的反駁,他們卻是贊同的。
    “為什么萬萬不可?”金元神色平淡,面容卻是冷峻,他手指著那映照出鄭鳴身影的寶鏡道:“難道你真的想要讓他,打上我們天神山重地嗎?”
    離老等人的目光,這個時候也落在了寶鏡上。他們看著那騰空而來雖然不緊不慢,但是卻扶搖直上的少年,一個個都繃緊了嘴唇。
    恥辱,這兩個字,在所有人的心中涌起。
    “神祭大人,這件事情,屬下是做的魯莽,但是我們絕對不能讓我天神山多年的威名,毀于一旦。”秦曜日一咬牙道:“等這件事情結束之后,曜日愿意承受一切懲處,還請神祭大人請出神主,滅殺鄭鳴,維護我天神山尊嚴萬世不墜!”
    “請神祭大人請出神主!”離老躬身,恭敬之中,帶著一絲堅決的說道。
    羅白藥、甘竹生等天神山的殿主,在猶豫了瞬間,同時躬身道:“還請神祭大人恭請神主出手。”
    “請神祭大人請動神主,滅殺鄭鳴,不論如何,也不能墜了我們天神山的威名。”最后一個行禮的,是慕舜天,雖然他一直反對秦曜日,但是有一點,他和秦曜日是相同的。
    那就是,天神山的威名,絕對不能因為他們幾個而墜落。
    神主,不只是天神山之主,更是天神山所有人心目中的神,他們相信,只要神主出手,這世間,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金元沒有言語,只是他的臉色,卻變得越加陰沉。離老看到金元的猶豫,當下又勸道:“神祭大人,不能再猶豫了,那個鄭鳴,已經到了神宮的大門!”
    天神山的神宮,和紫雀神朝的無上天宮,合成天下最頂尖的地域。無上天宮掌握無上權力,而神宮則至高至貴,不容褻瀆。
    千百年來,在紫雀神朝的歷史上,唯有紫雀神朝的武帝,在立國之時,打上神宮,和那一代神宮的神主論戰九九八十一天。雖然武帝飄然而去,但是卻也留下了一段佳話。
    畢竟,那可是紫雀武帝!
    鄭鳴不是紫雀武帝,他沒有武帝那種威震天下的威名,他沒有武帝那種橫推八荒的氣勢,他只是一個法王,天神山怎么允許他玷污天神宮的威名。
    “神主他老人家,正在閉關,十年之內,不容打攪!”金元終于開口道。
    “神主怎么可能閉關,秦曜日的五色神石,可是從神主大人那里……”慕舜天目視秦曜日,一副責問的語氣。
    秦曜日沉吟片刻,這才道:“那五色神石,乃是神主大人送到我殿溫養的,我因為要鎮壓鄭鳴,所以將五色神石給請了出來。”
    慕舜天根本就沒有料到,當日,這個狗娘養的秦曜日居然會假傳圣旨,如果不是看到五色神石,當時他絕對不會選擇退步,如果他不退步,事情也不至于弄到現在這個地步!
    “你……你好大的膽子!”慕舜天手指著秦曜日,氣的說不出話來。
    作為一殿殿主,慕舜天有著他自己的尊嚴,想一想自己竟然被糊弄,慕舜天哪里能夠忍受。
    秦曜日不言語,此時,他已經沒有心思再和慕舜天爭辯了,而且他還想到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
    五色神石,那一直鎮壓鄭鳴的五色神石,他已經感應不到五色神石的存在。要知道五色神石乃是神主的至寶,雖然在他手中溫養,可沒有賜給他。
    “神祭大人,那五色神石,恐怕還在鄭鳴的手中!”
    秦曜日的話,讓離老等人更加的無言,人家已經打上門來,你還記掛這個。
    金元的臉色卻是一變,他想到鄭鳴手中那封禁了參星境界力量的五色神碑,頓時明白了過來。
    雖然他不知道那祖師傳下來的五色神石為什么成為了五色神碑,但是這其中,絕對有不可切割的聯系。
    但是現在,神主大人正在閉關,別說討回五色神石,恐怕想要讓鄭鳴善罷甘休,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件事情,以后再說。”金元朝著秦曜日一擺手道:“慕舜天,你去勸一下鄭鳴,讓他離開天神山。”
    慕舜天沒有吭聲,而離老已經道:“神祭大人,我們還沒有敗,我們還有二十八位……”
    離老的話沒有說完,就被金元擺手攔住,他冷淡之中,帶著一絲堅決道:“我意已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