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933 太陰破空

  太陰破空!
    刀芒破開虛空,朝著金元的脖頸斬落下去,如果不是金元那虛影鍛煉多年,更擁有不次于金元本體的反應力,那么這一刀,很有可能會將虛體斬為兩段。
    可是就算如此,那金元的虛體,也被鄭鳴一刀斬落了一條手臂。
    幻影之體,并沒有血肉,就算是分開,同樣可以粘合。可是鄭鳴的太陰魔刀,隱含的卻是太陰規則。
    這種太陰法則,不但強橫,而且還擁有巨大的腐蝕力,刀光閃過之后,金元的手臂,只是瞬間就化成虛無。
    再生,對于金元這種強者,同樣不是太大的問題,但是在這一刻,那腐蝕的力量,讓金元根本就沒有辦法,生出同樣一根手臂來。
    作為半步神禁,金元除了面對神禁級別的強者時,還有一些恐懼外,剩下的這些無論是參星境還是法王,都沒有被他放在眼中。
    普通的參星境法則不圓滿,空有力量,在對上他的時候,根本就不堪一擊。
    至于法王,他心里似乎還有那么幾分尊重,只是,他尊重的,只是那些法王參悟完整法則的天賦而已。至于其他的,同樣沒有被他放在心上。
    可是現在,鄭鳴這個怪胎,卻讓他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那五座神碑,讓他眼饞不已,因為它可以封禁來自星辰的力量,如果自己擁有了五座神碑,在神禁之下,自己應該是最強者。
    在鄭鳴封禁了他參星境的力量之后,他心里并沒有太當回事兒,在他看來,他還無需因為這個著急。
    因為他相信,鄭鳴遇到了自己的圓滿的虛影法則和分身法則,最終只能俯首稱臣。
    開始的時候,他的戰斗,一直都是隨心所欲,壓著鄭鳴打,但是現在,他突然意識到,主動權已經不在自己手中了!
    現在已經是鄭鳴在壓著自己打。
    就在他心中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就見鄭鳴再次沖著他一笑,伴隨著這笑容,金色的龍雀刀,朝著虛空劈出了一刀。
    這一刀,沒有任何的軌跡,可是看到這一刀的瞬間,金元有一種想要崩潰的感覺。
    他的三個分身,要在這個位置匯聚,從而形成一種合力,對鄭鳴出手,可是現在,這種合力還沒有形成,卻已經變成了他朝著鄭鳴的刀迎了上去。
    八具分身,每一具都是一個完整的整體,斬滅一個,也難以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
    就算是七尊分身全滅,只要他存在一個分身,他依舊能夠將這些失去的分身演化出來。
    只是,讓金元不舒服的是,這一戰,實在是憋屈至極,就好似他自己拿著自己的腦袋,朝著鄭鳴的刀上相迎一般。
    鄭鳴這個家伙有問題 !最有問題的,就是他那莫名其妙的笑容,太他娘的詭異了!
    “鄭兄,此事到此結束如何?”在一具分身被鄭鳴金色的龍雀斬成兩段之后,金元放下了心氣道。
    他的面容雖然平靜,但是此時他的心中,卻有一種巨大的屈辱感,畢竟,這是求和。
    “不行,我要殺秦曜日!”鄭鳴再次揮刀,太陰魔刀再次突破虛空,斬向那不斷在虛空后面游走的虛影。
    躲避于虛空之后,可以說最沒有危險,但是此刻,這躲避在虛空后方的虛影,卻成為了金元的一個負擔。
    一刀一刀,幾乎每一次,都能夠被鄭鳴的太陰魔刀所傷,好幾次,差點沒有將虛影的腦袋斬落下來。
    “你已經殺了秦曜日兩次,就算是有天大的仇怨,也不應該再糾纏了!”金元的聲音中,九分是勸告,但是其中,似乎還帶著一種哀求。
    “他還沒有死!”鄭鳴淡然卻堅決的說道。
    “你殺了他,神主一定會震怒,要知道,挑釁神主的威嚴,無異于找死。”金元聲音中,帶著一絲憤怒。
    他確實有些憤怒,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是作為天神山最接近神主的人,無論如何,他都不允許鄭鳴在他的面前,將秦曜日給殺了。
    “那又如何!”鄭鳴依舊平靜,他沒有揮刀,而是靜靜的看著金元道:“他挑釁我的威嚴,有沒有想過,有什么下場呢?”
    鄭鳴的聲音平靜,卻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如果是在和鄭鳴交手之前,聽到鄭鳴說這樣的話,金元一定會大笑,一定會不顧及自己風度的大笑。
    作為半步神禁,他乃是神禁之下,最強大的人。對于普通的武者而言,他一言出,就是天,就是道。
    只有他給人說威嚴,而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說威嚴這兩個字。但是現在,他聽著少年拿自己的威壓和神主的威嚴相提并論,雖然還是覺得有點接受不了,但是……
    但是他卻不覺得,有任何的好笑。
    這個年輕人能夠擊敗自己,那么,這天下,他就有權利說威嚴兩個字。
    “我可以讓秦曜日向你道歉!”沉吟了好一會,金元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艱難的說道。
    道歉,這在普通人的身上,是最簡單不過的事情,但是這種事情一旦涉及到參星境的巨擘,那就變得無比的復雜。
    一個巨擘一旦道歉,那就等于承認了失敗,他的威嚴,也將一敗涂地的失去。
    很多時候,巨擘們寧愿承受不小的損失,也不愿意接受道歉這種方式。
    “他必須死!”鄭鳴手持雙刀,聲音冰冷,不容置疑。
    金元不再言語,他朝著鄭鳴重重的看了一眼,然后八個身軀同時朝著八個方向飛馳而去。
    不,應該說是九個身軀,朝著四面八方飛馳而去。
    鄭鳴并沒有阻攔,他在金元朝自己看來的瞬間,就已經明白了金元究竟想要干什么。
    雖然依靠他心通的神通,鄭鳴能以最快的速度掌握金元想要干什么,但是他卻不得不承認,金元若是想離開,自己根本就阻止不了。
    畢竟,金元不只是參星境的強者,更是掌握著兩道圓滿法則的法王 !
    圓滿的法則配合上參星境的力量,讓他斬殺普通參星,一如飲水,自己要不是將那五色神石煉化成五行神碑,恐怕根本就沒有和金元爭勝的機會。
    祖師堂內,九道星光已經黯淡了六道,也就是說,六個殿主已經完成了他們的滴血重生。
    只是,這些殿主并沒有第一時間檢查他們的身體恢復情況,他們緊緊地盯著寶鏡之中的戰斗。
    “怎么會這樣,神祭大人怎么會逃?這也太不可思議了!”甘竹生高聲大喝,情緒無比的激動。
    金元乃是甘竹生的師兄,在甘竹生的眼中,金元甚至是一個無敵的偶像。他一直都覺得,自己這個師兄,在天神山中,不,在整個紫雀神朝,除了神主,沒有對手。
    但是現在,和鄭鳴一個法王的交手,金元竟然選擇了逃離,雖然金元并沒有受到什么大的傷害,但是這種讓人匪夷所思的結果,甘竹生依舊難以接受。
    不只是甘竹生,就連離老都難以接受這種結果。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顫抖:“神祭大人敗了嗎?”
    羅白藥等殿主,一個個默然無聲,他們一直都把金元當成自己超越的目標,只是,這么多年,金元給他們的感覺,是越來越如無盡的大海,讓他們高山仰止。
    金元出手對付鄭鳴,他們覺得必勝無疑,現在金元的逃走,讓他們心里一座需仰視才見的山岳轟然倒塌。
    “師兄是不可能敗的!”甘竹生握拳,不甘心的說道。
    一直沒有開口的,唯有秦曜日,此時的他心驚膽顫,惴惴不安,一眼不眨的緊盯著那個踏步而來的少年。
    他離祖師堂,只有百里路程了!
    想到這里,秦曜日竟忍不住渾身哆嗦了一下,心里隱隱約約的有一絲后悔,后悔自己為什么挑釁那個人。
    就在這種慌張彷徨之中,金元的身軀出現在了祖師堂外。離老第一個朝著金元迎上去道:“神祭大人。”
    離老沒有問任何的問題,但是他在這一刻,卻已經無聲的將所有的問題說了出來。
    金元皺了一下眉頭道:“他殺不了我,但是我面對他,贏不了!”
    這句話,每一個字,都是萬鈞之重,這意味著,金元的認輸。同樣,他代表著,鄭鳴地位的飆升。
    如果說金元是一棵大樹,一棵在紫雀神朝的天地中,昂然挺立的大樹,那么鄭鳴此時,已經站在了這個大樹的頂端。
    他高聳入云,他傲然挺立,他俯視四方!
    “師兄,那鄭鳴明明就是靠著五座巨碑銘寶,如果不是這五座巨碑,他不是師兄您一合之將!”甘竹生沖到金元的近前,誠懇的說道。
    “神祭大人,那鄭鳴依靠的是至寶,我們天神山也不是沒有至寶,只要大人使用至寶,一定能夠誅殺鄭鳴!”秦曜日的聲音中,只有急促。
    金元搖了搖頭,他的目光帶著一絲嚴厲的落在秦曜日的身上道:“秦曜日,鄭鳴為什么要殺你?”
    這句話一出口,登時讓秦曜日成了眾人關注的焦點。對于離老他們而言,雖然他們已經被斬過一次,但是鄭鳴為什么要沖擊天神山,他們還真是稀里糊涂的,并不知情。
    他們出手,只是為了維護天神山的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