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32 神拳破空劍光縱橫


    如果是普通的法身境,甚至是參星境的強者,在這樣的攻擊下,都要受到威脅,但是鄭鳴這一刀斬出的,卻是將四道拳印,全部接下。
    “反應很不錯!”那金元并沒有因為鄭鳴破了自己的攻擊,神色之中就有任何的急躁,相反他此時平靜無比,緩緩上前一步的他,整個人就在鄭鳴的面前分成了兩個。
    一個再次揮拳,劃破虛空而另外一個,則重重的朝著鄭鳴拍出了一掌,這一掌,猶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分身之法,鄭鳴不是不會,但是只要是分身,畢竟有一個是真,一個是假。可是此時,這金元分出的兩個身軀,給鄭鳴的感覺,卻都是真的。
    每一個,都有金元的氣息,而且每一個的身上,都擁有著金元的圓滿的法則之力。
    這并不是普通的分身法,而是一種空間規則圓滿,才能夠做到的幻影之法。雖然對于這種分身之法,鄭鳴的心中帶著一絲顧忌,但是一刀逆轉乾坤,還是斬落下去。
    逆轉乾坤之下,一切皆要逆轉。
    兩個金元揮動的拳和掌,在這一刻,全部轉換朝著他自己進攻,而那金元卻淡淡一笑道:“這也沒什么。”
    兩個身影,同時硬生生的停止了攻擊,然后再次緩緩的跨出了一步。
    四個金元,兩個用手,但是另外兩個,這一刻用的是利劍和長刀,他們揮出的刀劍,兇猛一如潮水。
    四個法身圓滿者的圍攻,鄭鳴還是第一次遇到,雖然他知道有三個是分身,但是在他的神識之中,這三個分身,絲毫不比真身弱多少。
    鄭鳴金色的龍雀揮動,這一次他施展的是君臨天下第七式,也是君臨天下最強的一刀。
    君臨天下,至陽至剛,威臨天地,壓制四方!
    在這一刀斬落的剎那,四道攻擊鄭鳴的金元身影,幾乎全部受到了壓制,他們的法則雖然同樣圓滿,但是依舊不由自主的受到鄭鳴君臨天下法則的影響。
    “很好,這一刀,讓我感到驚艷!”那金元無比的淡定,在拳掌刀劍都和鄭鳴生出一絲碰撞之后,他淡淡的落在鄭鳴的四方,眼眸中充滿了平靜的笑容。
    從這金元一出現,他給鄭鳴的感覺,就是高深莫測,這個家伙是參星境的強者,而他本人在法則上,更是圓滿。
    在鄭鳴的感覺之中,此人在空間力量上,圓滿的絕對不是一道法則,他甚至超越左瘦梅,掌握著三道,甚至三道以上圓滿的法則。
    如果這一切是真的,那么此人的可怕,可想而知。
    “再來!”金元再次踏出一步,這是第三步,鄭鳴雖然無懼,卻也有點忌憚。和鄭鳴心中所想一樣,此人這一步走出,他的身軀,再次分化。
    八具身軀,按照天地八個方位站定,每一個都一模一樣,無論是氣息還是其他。
    “再接我一招!”八個金元,鋪天蓋地而來,每一個人的攻擊,都普通無比,但是每一個攻擊之中,都帶著圓滿的空間法則,讓人難以躲避。
    看著從天地四方卷過來的八種攻擊,鄭鳴眼眸中光芒閃動,他的手中,再次出現了黑色的太陰魔刀。
    金色的龍雀和黑色的魔刀,同時從鄭鳴的手中斬出,兩柄刀,至陰至陽之間,化成了瘋狂的漩渦。
    在封侯臺一戰,鄭鳴就是憑借著至陰至陽互相衍生的刀芒,擊敗的左瘦梅,現在他重現了當日的一刀。
    八個身影,心意相通,他們的攻擊,在鄭鳴道劍的漩渦之外,形成了一個完美的圈子。
    雖然鄭鳴已經壓制住了這些攻擊,但是想要一舉擊潰,并不是那么容易。可是,就在鄭鳴的眼眸中露出一絲輕松之色的時候,他陡然生出了警覺。
    這是一種巨大的警覺。
    這是一個來自死亡的警覺,感受到這種警覺的剎那,鄭鳴的頭頂,飛出了一個紫黑色的葫蘆。
    紫黑葫蘆,雖然并不圓滿,但是在法身之中,同樣強大無比。也就在紫黑葫蘆出現的剎那,從鄭鳴身后的空間之中,出現了一道槍影。
    這槍影,快如閃電,但是,這槍影最讓人感到可怕的,還是它是從鄭鳴所在的虛空后面刺出的。
    隨著這槍影,鄭鳴敏感的察覺到,在自己的身后,還有一個金元!
    祖師堂內,一面寶鏡高懸,整個天神山的萬物,都在這寶鏡之中映現,只是這無盡的風景,最終變換成了鄭鳴和金元的一戰。
    上下四方,皆沒有位置,但是在鄭鳴的身后,卻有一槍刺出。這一槍,在不少人的眼中,簡直就是神來之槍!
    沐浴在星光下的羅白藥,在看到這一槍的剎那,發出了一聲驚呼,雖然她恨不得鄭鳴死無葬身之地,但是那長槍刺來的剎那,她還是忍不住驚叫出聲。
    那一槍,她根本就看不出來自何處,更不知道,那一槍,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情形。
    天地四方,**之內,都沒有進攻的位置,但是那一槍卻劃破虛空而來。
    如果換成自己面對這一槍,羅白藥根本就不用思索,就知道會是一個什么樣的結果。
    紫黑色的葫蘆,硬生生的擋在了鄭鳴的身前,因為不是葫蘆口朝著那槍影,所以直接被槍影轟成了碎粉。
    但是這一刻,同樣反應過來的鄭鳴,身后白光閃動,朝著那槍影刷了過去。
    槍影在紅光來臨之前,就已經無聲無息的消失,就好似沒入了另外一個世界之中,鄭鳴的白光雖快,但是最終,還是沒有能夠和槍影有任何的接觸。
    “好強大的一槍!”甘竹生幽幽的感慨道:“神祭大人不愧是神祭大人,鄭鳴和他差遠了。”
    “休要胡說八道!”離老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冷然,他的眼眸中帶著一絲鄭重:“雖然我也恨不得親手斬殺鄭鳴,但是他確實是一個值得尊重的對手。”
    “要知道,神祭大人的虛空法則,是連神主都贊嘆的法門,鄭鳴能夠躲過這一槍,也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
    對于離老的話,其他殿主都不敢質疑,唯有秦曜日聲音中帶著一絲冷然道:“雖然鄭鳴很強,但是神祭大人,此時也只是剛剛出手而已。”
    就在幾個人談論之中,八個金元,將鄭鳴圍在中間,各種凌厲的攻擊,可謂是層出不窮。
    這些手段雖然強大,但是最兇險的,卻是隱藏在虛空之內的槍影,它并不是次次攻擊都出現,但是每一次出現,都伴隨著巨大的兇險。
    “當!”
    鄭鳴君臨天下的一刀,將金元的一個分身,直接劈出了百丈多遠。可是就在鄭鳴舊力已盡,新力未生的瞬間,那長槍詭異的出現在了鄭鳴的脖頸。
    鄭鳴飛快的甩頭,卻依舊被這柄長槍,劃破了自己的衣襟,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傷口。
    五色的神光,在鄭鳴的四周不斷地刷動,將那金元的分身不斷的擊飛,但是這些,絲毫沒有改變他現在所處的困境。
    找不到金元那一具隱藏在空間之后的分身,就永遠難以擊敗金元。可是透過空間,來確定金元分身的所在,鄭鳴此刻,還真的有點做不到。
    使用孔宣的英雄牌嗎?
    鄭鳴一邊大戰,一邊暗自思量,雖然他的紅色聲望值,可以讓他運用想誰是誰的能力,再次得到孔宣的英雄牌,但是這種得到所耗費的聲望值,讓鄭鳴肉痛。
    可是,如果一直這樣被動的挨打下去,同樣不是鄭鳴喜聞樂見的場面。就在他輕輕的咬牙,準備作出決定的時候,一個念頭,陡然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這個念頭,讓鄭鳴大喜。
    已經化身八個的金元,幾乎同時發現了一個詭異的現象,那就是本來已經被他打的沒有還手之力的鄭鳴,此時竟然朝著他笑了一下。
    這一笑,很詭異。
    不過,金元畢竟是金元,雖然鄭鳴這種詭笑,讓他心中有一種不怎么舒服的感覺,但是他的進攻,卻依舊沒有任何得變化。
    八個分身,每一個都猶如一個大圓滿的法王,雖然他們大多數的法則都是一樣,但出手之間,依舊是鋪天蓋地。
    但是法王對法王,金元的八個分身,一時也奈何鄭鳴不得,他真正的殺手,依舊是那隱藏在虛空之后的第九個幻影。
    必殺一槍。
    就在鄭鳴長刀斬出,露出破綻的剎那,那必殺的一槍,已經沒有絲毫痕跡的,出現在了鄭鳴的身后。
    可是這一次,鄭鳴的背后,好似出現了一雙眼眸,在那長槍刺來的瞬間,五色神光幾乎同時掃中了那一片虛空。
    虛空崩碎,一個隱藏在虛空之中的身影,瘋狂的逃竄。雖然金元催動身影很快速,但是那身影還是被赤紅色的神光,重重的掃了一下。
    吃虧了,而且吃虧的,還是自己那可以自由游走于無盡虛空的幻影之身!
    金元在大為吃驚的瞬間,覺得這只是一個意外,鄭鳴并沒有發現自己的分身,他之所以能夠破開,完全都是瞎貓碰到了死耗子。
    努力將心里那一絲詫異壓下的金元,八條身影,在虛空之中,再次展開了合擊。
    一時間,神拳破空,劍光縱橫!
    但是這一次,金元的殺招,依舊是那隱藏在虛空之內的身影,對于那身影的安全,金元并不在意。
    剛剛只是一個意外,只要那身影隱藏在虛空之中,金元就不覺得鄭鳴能夠奈何得了這身影。
    也就是神禁級別的存在,他們神融大道,自己的幻影在他們面前,難以掩飾。
    鄭鳴剛才,只是湊巧而已。可是還沒有等他選準最好的時機,一道刀芒劃過虛空而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