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29 橫推天神山

?  ♂,
    秦矅日的手中,并沒有箭,但是他還是一點點的拉動弓弦,他拉動的速度很慢,但是隨著他的拉動,那本來空無一物的弓弦上,出現了一柄漆黑的長箭。
    落日天帝弓!
    當年那位魔君的寶弓,在爭奪天下的戰斗之中,曾經射穿過紫雀武帝的左臂。
    長弓緩緩拉開,無盡的天地之力,在這一刻,都好似匯聚在這一弓之中,也就在這一刻,羅白藥等殿主,對鄭鳴的進攻變的更加的瘋狂。
    羅白藥等人則是更加瘋狂的朝著鄭鳴沖去,特別是羅白藥,如果不是離老阻攔住了鄭鳴,她根本就沒有辦法從鄭鳴的小世界之中沖出來。
    甚至她還有墜落的危險。
    對于羅白藥而言,她一個女子,能夠穩居十大殿主的位置,自然驕傲無比,現在被鄭鳴逼到如此狼狽不堪的地步,她如何能夠忍受得了?她的第一個想法,就是誅殺鄭鳴。
    九大殿主,沒占到便宜不說,甚至還要折損人手,這對于天神山而言,就是一個巨大的恥辱。
    離老的謫仙被壓制,但是秦矅日卻拿出了落日天帝弓,他們要給此弓創造機會。
    在那落日天帝弓拉動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好像被一頭上古猛獸給盯上了一般!這是一種大恐怖,他感覺自己如果被這神弓射到,甚至有墜落的危險。
    “開!”心中念頭閃動,鄭鳴大喝,那本來在他身后不斷刷動的五色神光,速度陡然增快了一倍。
    超過了時間的劍光,一連斬斷了鄭鳴十三道神光,只是五行神光,生生不息,在被斬斷的瞬間,又會再次迅速的凝結。
    更何況這五行神光,鄭鳴雖然比之孔宣不知道要差了多少,但是這畢竟是五行神光,每一根的重量,都是萬鈞。
    快速旋轉的五色神光,就好似一個轉動的五色巨輪,在謫仙的劍光再次斬來的瞬間,直接將劍光攪成了碎粉。
    劍光如雨,在虛空之中演化無數的劍光,再次朝著鄭鳴斬來。可是這一刻的鄭鳴,同時揮出了太陰魔刀和君臨天下的刀訣。
    兩種刀,在虛空快速的旋轉,直接卷住了謫仙的身軀。
    離老的臉色,變的無比的恐懼,他厲聲大喝道:“鄭鳴,你敢傷我分身!我要和你不死不休!”
    就在離老的話語喝出的剎那,鄭鳴的刀光,已經斬在了那謫仙的身軀上。
    陰陽兩種法則下,謫仙身軀崩潰。他本來呆滯的神色,在這一刻,陡然恢復了正常。
    他的雙眸,猶如最純凈的秋水,他靜靜的看著鄭鳴,隨即輕輕的躬身。
    他的身軀,也就在他躬身的瞬間,化成了無數的光芒,消散在了虛空之中。在這謫仙低頭的剎那,鄭鳴的耳中,響起了三個字——靈越山!
    靈越山,這是什么意思?鄭鳴絕對不會以為,謫仙此時會說出三個毫無意義的字。但是此刻,他力戰九大殿主,實在是沒有時間理會這些。
    在謫仙身軀崩碎的瞬間,鄭鳴跨步出現在了離老的身后,一式君臨天下,直接朝著離老斬去!
    謫仙被斬,讓離老元氣大傷,可是讓他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這個不要臉的家伙,居然在這一刻得寸進尺,詭異的來到他的身后。
    縱地金光法!
    來不及躲閃的離老,快速的揮動手掌,體內全部的星力,化作一個銀色的盾牌。
    星元力畢竟是星元力,雖然此時不能無窮無盡的補充,但是這星元力組成的盾牌,還是嚴嚴的擋住了鄭鳴隱含著完整君臨天下法則的一刀。
    星辰盾牌被分成兩段,離老的身軀瘋狂的后退。
    而就在此時,手持落日天帝弓的秦矅日,已經將那落入天帝弓完全拉開,只要一個剎那,就能夠射向鄭鳴。
    離老停頓身軀,他惱羞成怒的看著鄭鳴,此時此刻,他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但是,就在這一刻,他的頭顱,卻詭異的掉落了下來!
    離老的臉上,充滿了驚異之色,他有些不敢相信,現在自己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真的。
    但是事實不可改變,他的頭顱已經被斬掉。對于離老這樣的參星境強者而言,腦袋掉落,并不代表死亡。
    甚至對于他們說,只要神蓮不破,就算身首分離一日,也能夠用秘法接上。
    不過這個時候的離老,并沒有將自己的頭顱接上,他的腦袋,在虛空之中漂浮:“鄭鳴,這一次老朽認栽了,但是離開了你的五行銘寶,你依舊不是我的對手,如果你敢來天神山頂,我就在那里等你!”
    厲喝之中,離老整個人,就崩碎成為碎粉,一道炫麗的星光,裹著離老的神念飛速離去。
    要想滅殺離老,最好的選擇,就是將他的神念全部滅殺干凈,但是鄭鳴心中很清楚,他暫時還做不到這一步。
    那護衛著離老神念道紋的星光,是神禁強者的力量。在這種力量之下,鄭鳴除非使用孔宣的英雄牌。
    “死!”
    就在離老身軀崩碎的剎那,秦矅日松開了自己手中的落日天帝弓的弓弦。這落日天帝弓在松開的瞬間,一根金色的箭光,重重的射向鄭鳴。
    這一箭,速度超越了謫仙的劍!
    這一箭射出的剎那,天地變色,鬼神哭嚎,四周天地,在這一箭之下,全部都為之凝結。
    射日一箭!
    這是能夠射落烈日,從九天之上射落星辰的箭光,在這箭光呼嘯而來的瞬間,鄭鳴就覺得自己整個人已經被鎖定。
    縱地金光法,根本就用不上,而其他的手段,鄭鳴早就準備好了可以吸納所有法身的紫黑葫蘆,但是當那紫黑葫蘆飛向箭光的瞬間,葫蘆的底部,卻出現了一個手指大小的洞。
    而那箭光的速度,卻是絲毫沒有減弱。
    法身境的強者,在鄭鳴的紫黑葫蘆之下,根本就沒有反抗之力,可是現在,這紫黑葫蘆,竟然被人直接洞穿。
    秦矅日、甘竹生等人,都緊緊的盯著那箭光,此時他們六個參星境的強者,一個個呼吸都變的無比的急促。
    并不是因為對落日天帝弓的結果感到緊張,而是他們在拉開落日天帝弓的瞬間,都已經用盡了自己全身的力量。
    “不愧是落日天帝弓啊!”甘竹生輕輕的感慨了一聲,他的眼睛絲毫不敢眨動,因為也就是一個瞬間,結果就要出現在他的眼前。
    “合!”
    知道難以善了的鄭鳴,雙手快速的掐動,那本來封禁了四方天地的五座神碑,同時飛回到了他的身后。
    五座神碑,和五色神光相合,一時間讓鄭鳴的身上,充滿了無量蒼古的氣息。
    隱隱約約的巨碑,遙遙望去,就好似一座座太古神山,鎮壓無盡虛空天地。
    長箭不停留,五種顏色各異的巨碑,卻已經化成了一個巨大的護罩,擋在了鄭鳴的身前。
    就好似天地間最鋒利的矛要碰撞世間最堅固的盾,這個碰撞的結果,是關系鄭鳴的性命。
    箭光過,入黑色巨碑三寸!
    最外面的黑色巨碑,出現了一道裂紋,但是那磅礴的五行之力,卻也讓箭光的速度,減弱了一倍。
    箭光穿破,鄭鳴此時退無可退,但是那懾人的殺機,卻已經籠罩在了他的心肺之間,如果五行神碑擋不住,他覺得自己就有墜落的危險。
    所以這一刻,鄭鳴的心運動的無比快速,那孔宣的英雄牌,更是被他放在心頭。
    以求第一時間,施展出孔宣的英雄牌。
    五座神碑旋轉,就好似一座五色的巨輪,金木水火土五種力量不斷的消弱著那長箭上的力道。
    十成、九成、八成……
    “諸位,他已經是強弩之木,咱們的力量封禁也破開了,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看著自己的攻擊,一時間竟然難以奏效,秦矅日當下高喝。
    隨著秦曜日的喝聲,甘竹生等人,一個個化身閃電,朝著鄭鳴直沖而去。這一次的甘竹生,引動九天星辰之力,匯聚成一道道銀色的長矛,朝著鄭鳴轟然而去。
    羅白藥的手心,出現了一顆星辰光芒匯聚而成的草藥,只是這草藥在虛空之中,卻凝結成了三千長針。
    銀色的長針,鋪天蓋地,每一根,都充斥著星辰元力。
    那依舊在沖擊的長箭,再加上七位參星境強者的沖擊,讓鄭鳴好似處在了巨大的危機之中。
    可是,就在這種危機要臨頭的剎那,鄭鳴體外的五色光芒快速的震動,也就是一個眨眼,就將只剩下三成力量的虛空箭光,直接震碎成為碎粉。
    也就在這個剎那,鄭鳴的身軀閃動,詭異的出現在了羅白藥的身邊,五色光芒閃動之下,五面萬丈大小的巨碑,幾乎同時朝著羅白藥壓來!
    羅白藥作為參星境的存在,可以說手能接星辰,但是在五座巨碑壓下的瞬間,她就覺得自己身上的星辰之力,再次被封禁。
    憋屈,和鄭鳴比斗,羅白藥覺得無比的憋屈,有一種困獸猶斗的感覺。
    參星境的星辰之力被封禁,一身的力量,此時只能夠施展三四分,這怎不讓她氣憤不已。
    可是緊接著,她就覺得自己的身軀,陡然朝著鄭鳴沖了過去,她想要停止,卻停止不下來。
    法則,這是完整的法則!
    在這法則下,她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腦袋,從一柄金色的龍雀長刀上,直接穿過。
    羅白藥沒有吭聲,但是她的眼眸中的仇恨,卻是怎么都掩蓋不住的。她的身軀,在虛空之中無聲無息的消散,同樣一道亮光,帶著她的神念消失的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