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928 參星皆塵土

  “殺!”離老的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精芒,他雙手揮動,一柄星光長刀,出現在虛空之中。
    長刀之上,無數的道文法則匯聚,下落的剎那,更是卷動落星如雨。刀破虛空,帶著一絲幽遠的古意。
    面對下落的長刀,鄭鳴冷笑,他的身后,出現了一道黑色的光芒,這光芒橫掃,朝著長刀直直的迎了上去。
    黑光和長刀碰撞在一起,也就是一個剎那,長刀化成碎片,掉落在虛空之中,一如無數的星雨。
    而就在離老出手失敗的瞬間,甘竹生雙手快速的掐動印訣,虛空之中,憑空出現了一道金色的離鳳。
    離鳳展翼,無盡火焰,在虛空之中席卷而來。而那鳳翼揮動,更好似一道隱含著無上道義的寶刀。
    一翼斬動,橫掃虛空!
    “小術爾!”鄭鳴不動如山,那身后出現了一道火紅色的光芒,橫掃之間,火焰消散。
    “囂張!”雖然失去了星芒,但是甘竹生絲毫不亂,他手指再變,那本來伏在離鳳體內的身體表面的鳳羽,陡然猶如一柄柄赤紅色利劍般飛起。
    離鳳十萬八千羽,化作十萬八千劍!
    十萬八千柄赤紅羽劍,一剎那鋪天蓋地,占據了半邊天際。對于甘竹生而言,這十萬八千赤紅羽劍,并不能讓他滿意,如果能夠溝通星辰,這些赤紅羽劍的威力,應該比之現在強上十倍。
    鄭鳴面對十萬八千羽劍的包裹,神色絲毫不變,赤紅色的光芒從他的身上升起,橫掃之間,十萬八千羽劍,盡皆消失在赤紅的光芒之中。
    甘竹生對于自己的攻擊如此容易被破除,心中發寒,想他甘竹生雖然驕傲,卻也不是不識時務之人,當即快速的后退,想要躲開鄭鳴的鋒芒。
    “你也接我一招!”騰空而起的鄭鳴,立掌如刀,朝著甘竹生的方向,緩緩切出一刀。
    溝通星辰的參星境強者,在無盡星光下,神念比之普通人,不知道要強橫多少。
    此時,雖然甘竹生溝通星辰的力量被封禁,但是他的神識還在,鄭鳴這一刀,讓他感到了無盡的兇險。
    騰空而起的甘竹生,猶如一只天鵬,縱橫而去,可是他騰空的一剎那,一道裂痕,出現在了他的腿部。
    “殺!”
    離老大喝,雙手催動,上百道古藤,一如一條條長蛇,帶著無盡的神鏈,朝著鄭鳴的頭頂籠罩下去。
    而其他幾個殿主,在看到甘竹生受傷之后,也感受到了鄭鳴帶給他們的威脅,沒有任何的猶豫,他們也同時出手 。
    作為圣藥殿的殿主,羅白藥不只是會救人,在殺人上,她同樣精通,就見她雙手揮動,一道道猶如蒲公英般的道紋隨風飄散,這些道紋,飄散的速度很慢,但是這些道紋之中,卻隱含著一種道毒。
    一旦被這種道毒觸及,就算參星境的強者,也要蛻下一層皮來。
    至于其他殿主,有的催動萬千雷霆,有的更是直接在虛空之中,演化出一道山岳,更有人催動法力,在虛空之中勾勒出無數的陣紋。
    每一種攻擊,都有驚天動地之力。
    鄭鳴身后,五色光芒不斷交錯,所有的攻擊,在遇到他的剎那,就會被那五色的光芒鎮壓或者掃成碎片。
    而他本人,更是手持金色的龍雀,猶如一條蛟龍,行走于九大殿主之中!
    長刀橫掃,君臨四方,離老那上百道充斥著道紋的長蛇,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散的干干凈凈。至于其他強者,此時在鄭鳴的面前,同樣不堪一擊。
    羅白藥在蒲公英般的道毒被鄭鳴收取之后,就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中,取出了一棵青色的小樹,可是還沒有等他施展,就被圈入一片漆黑的世界之中。
    天神山上,無數的弟子緊緊的關注著這場大戰,對于天神山的弟子而言,這場大戰,是天神山近年來最大的一場浩劫。
    在九大殿主降臨,一如天神俯視蒼生的時候,他們本來以為,這是一場手到擒來的伏魔之行。
    但是結果,他們看到的,卻是鄭鳴一如魔神,咆哮天地。他以一敵九,縱橫不敗。
    要說各大殿主的法門,讓這些弟子都感到驚才艷羨,但是鄭鳴的出手,卻讓他們隱隱升起一種感覺,一種天地不可與之為敵的感覺。
    “各位殿主怎么不施展星辰大神通啊!”有弟子不忿,高聲大喝。
    “鄭鳴剛剛施展的那些神碑,鎮壓了蒼穹,隔絕了星辰之力!”一個面容古樸,看起來對于修煉有著深刻了解的男子,恐懼萬狀的喊道。
    在說出這句話的剎那,他看到了羅白藥落入了鄭鳴右手催動的黑色光芒之中。本來就恐懼的他,聲音之中,更帶著一絲哭腔道:“壞了,羅殿主危險!”
    “羅殿主落入了鄭鳴的法則小世界,兇多吉少!”
    法王稱雄天下,就是因為他們法則圓滿,而面對圓滿的法則小世界,參星境的強者,一般都用蠻力破開。
    可是現在,鄭鳴五行神碑演化世界,徹底隔絕了諸天星辰,他們體內雖然有星辰之力,但是一個個都不太舍得使用。以力破法,已經變得有心無力。
    羅白藥的困境,離老等人同樣發現了,他們之中幾個和羅白藥關系好的殿主,幾乎同時出手。
    洶涌的雷霆,在虛空之中,再次匯聚成雷錘,重重的砸落而下。一道道猶如天地紋路的道紋,讓雷錘的力量,直接沖擊到了法身的境界。
    一錘之下,天地變色。
    鄭鳴面對雷錘,臉色淡然,雖然這雷錘很強,而且里面隱藏的法則,也逐漸圓滿,但是它畢竟還沒有圓滿。
    圓滿的小世界,不但將雷錘,就連施展雷錘的殿主,也直接吞納了進來。
    離老作為十大殿主之中的頭領,見到這種情況,當下一推自己的頭冠,一個白衣的謫仙,從他的頭頂直沖而出 。
    這是一個形體,但是他行走之間,卻飄然不落塵埃,步步之間,一如和天地相合。
    看到這白衣謫仙,鄭鳴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左瘦梅。此人和左瘦梅,足足有七分相。
    這剩下三分不像的,是容顏。
    圓滿的法王!鄭鳴先是一愣,隨即,看向離老的神色,就多出了一絲濃濃的殺意。
    此人竟然掠奪了一個法王的身體,運用秘法,煉制而成自己的一具分身。雖然這謫仙男子,和鄭鳴沒有任何的關系,但是鄭鳴心中的殺意,卻是越加的蓬勃。
    “你該死!”說話間,鄭鳴雙手揮動,一片陰陽兩儀的空間,朝著那謫仙男子籠罩了過去。
    那謫仙男子手指輕輕彈動,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白色的匹練,不,應該是一道白色的劍光。
    快,這白色的劍光,實在是太快,就算是法王級別的存在,也難以看清楚這劍光的速度。
    這是一種超過了時間的快,一種讓人來不及做出反應的快。兩儀微塵大陣,作為太上道祖鎮壓洪荒的陣法,可以在微塵之中,重演洪荒大地。
    鄭鳴雖然生出了兩儀微塵的法身,但是說實話,他能夠施展的,是兩儀空間,比之兩儀微塵陣,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可是,就算是面對參星境的強者,鄭鳴的兩儀微塵空間,也可以給他拖延一兩分鐘的時間。
    但是這謫仙的劍,卻一劍橫開虛空!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兩儀微塵大陣,就消散在了天地之中。
    這種情形,讓人觸目驚心!
    快,此人的劍法,已經是一種完整的快劍法則,心中明了的剎那,鄭鳴頭頂的五色光芒,朝著那謫仙快速的刷動。
    離老在催動謫仙的時候,整個人立于天地之間,一動不動。如果是平時,他有無窮無盡的星辰之力鎮壓這謫仙的反撲,自然是輕松。
    但是此刻,他所溝通的星辰,已經被鄭鳴隔絕,想要鎮壓謫仙,變的無比的艱難。
    所以這個時候,離老的額頭,也開始冒出汗水。不過謫仙的出現,也讓不少人緩過勁來。第一個緩過來的就是羅白藥,落入鄭鳴太飲魔刀所演化的法則世界中的她,從那黑色的世界之中直沖出來。
    此時的羅白藥,臉色有一些蒼白,但是那眼眸中的殺意,卻直沖云霄。
    秦矅日除了催動星芒大手的時候,出過一次手之外,其他的時候,一直都在躲避,都在伺機等待。
    現在,一看離老施展出了壓箱底的手段,而羅白藥等人,一個個也都生出了真火,他停止了躲閃,而是從自己的儲物空間之內,拿出了一柄漆黑的骨弓。
    “請五位助我!”
    甘竹生和秦矅日的關系一向不好,但是此時,因此擁有共同的敵人,同仇敵愾之下,他第一時間放下了自己和秦矅日的恩怨。
    在看到秦矅日手中長弓的剎那,他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驚訝:“落日天帝弓!”
    秦矅日一笑,并沒有說話,而是將自己的手掌,重重的落在那漆黑如墨的弓弦上。
    其他幾個殿主,在聽到落日天帝弓的名字之后,瞬間又沖來了六人,他們匯聚在秦矅日的身后,同時將自己身上的星辰之力,匯聚在秦矅日的體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