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27 封天禁地

  “就算是一個法王,但是褻瀆我天神山者,死!”離老的聲音無比的平靜,但是這是一種掌控生死的平靜,是一種萬物天地,皆在掌控之中的從容。? ㈠?
    甘竹生等人,同時點頭。
    他們不管鄭鳴和秦矅日之間,究竟誰對誰錯,對他們而言,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鄭鳴玷污了他們天神山的尊嚴。
    所以,鄭鳴必須要死!
    八道身影,猶如長虹,朝著通天之道的方向飛馳而去。那本來沐浴在星輝之中的秦矅日,猛然張開自己的嘴巴,直接將那滾滾的星輝,吞入到了自己的口中。
    也就是一個剎那,無數的星輝入體,此時的他看上去,整個人,都好似銀色的星輝澆灌而成。
    “師尊,您滴血重生雖然已經完成,但是現在,最好還是好好的休養一下。”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法身境武者,不無關心的說道。
    “哼,鄭鳴不滅,我心不安,既然他走上了登天之道,那就是自己找死,我怎能不去送他最后一程。”
    說話間,秦矅日一卷衣袖,整個人一如電光,緊隨著離老等人沖了過去。
    參星境的武者,一步之間,就可以行走數十里,所以他們很快,就來到了被他們稱之為登天之道的位置。
    這登天之道,乃是登上天神山的道路。歷來沒有天神山的允許,任何人不準登上此路。登上此路者,等于是對整個天神山的挑釁。
    但是此刻,一個青衣年輕人,正猶如閑庭散步般的向前走著,他的四周,沒有一個身影。
    站在這登天之路上,年輕人就好像一尊巡視自己領域的天神,他的度雖慢,但是每一步走出,就有百里的距離,被他直接甩在身后。
    “好大的膽子,竟敢挑釁我天神山的尊嚴,你給我去死!”一個中年男子在看到鄭鳴的瞬間,陡然點出了一指。
    這一指點出,藍銀色的光芒瞬間橫穿虛空,朝著鄭鳴籠罩了過去,而就在這指光籠罩鄭鳴百丈的瞬間,只有手指點大小的指芒,頃刻變成了百丈方圓。
    而鄭鳴,就好似一個被困在了球之中的物體。
    “就算是法王,只要被我的冰封劫指困住,他也只有死路一條。”中年人傲然的說道。
    這中年人乃是弱水殿的殿主,他溝通的星辰,更是一顆萬里冰封的寒星,如果他使用全部的星辰之力,可以在一剎那的時間,冰封三萬里虛空。
    這冰封劫指,乃是他的獨門神通,配合星辰之力,只要輕輕一點,就可以滅殺法身。
    此人和秦矅日的關系不錯,而且兩個人的性格之中,都有壓制四方,唯我天神的想法,所以在聽到鄭鳴竟然踏上天道的時候,他第一個想法,就是誅殺此人。
    只有用此人的血,才能夠洗凈他對天神山的侮辱。
    面對那千里冰封,鄭鳴無比的平靜,如果他五行未成,自然對參星境的強者充滿了忌憚。
    但是現在,卻已經不一樣了,在那后天五行匯聚而成的五座神碑演化的世界中,他可以隔絕星辰之力。
    “米粒之珠,也敢反光!”淡淡的喝聲之中,鄭鳴雙手催動五座神碑,已經朝著那冰封的指光迎了過去。
    青、黃、黑、白、紅五座巨大的神碑,瞬間將鄭鳴護在中間,冰封千里的寒光,只是一個剎那,就消散在五色的光芒之中。
    離老看著那五色光芒的巨碑,眼眸中閃過了一絲驚異,他淡淡的道:“鄭鳴,私闖天神山乃是死罪,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交出手中的至寶,臣服我天神山,我可以饒你不死。”
    “不然,今日將是你的祭日!”
    天神山十殿,每一殿的殿主,都是跺一跺腳,就可以讓天地變色的巨擘!
    離老的話一出口,他們的眼眸中,都閃過了一絲傲然。他們一個個高踞虛空之上,猶如一座座天神,俯視蒼生。
    法王雖強,但是在十大殿主的面前,卻算不了什么。畢竟,他們是參星境,他們施展的力量,來源于那九天之上的星辰,以力破法,就算是法王,也必當墜落!
    秦矅日是最后才趕到的,但是這一刻趕到的他,心中同樣充滿了爽利,他俯視著鄭鳴,雖然被鄭鳴斬殺的怒意,依舊沒有消散,但是他陡然覺得,如此好像更加的舒爽。
    “鄭鳴,離老能夠給你機會,是對你最大的看中,你切莫給臉不要臉!”秦矅日說完,仰天大笑。
    看著仰天而笑的秦矅日,鄭鳴的心中,升起了一絲挑逗他一番的心意:“讓我投降,也不是不成,只要讓我斬下秦矅日的狗頭,今日一切皆休!”
    秦矅日的臉,變的通紅,他被逼滴血重生,已經讓他顏面掃地了,現在本以為要將自己的顏面找回來,卻沒有想到,竟然再次受到了鄭鳴的調侃。
    是可忍孰不可忍!
    “孽障,你找死!”秦矅日說話間,大手掐動,一個鋪天蓋地的星辰大手,朝著鄭鳴狠狠的壓下。
    這一擊,除了諸天星辰之力,沒有太多的法則變化。并不是秦矅日不能,而是他清楚,論起法則,自己遠在鄭鳴之下。
    參星境在面對法王的時候,最好還是不要與之拼斗法則,不然的話,吃虧的往往就是參星境。
    已經吃過大虧的秦矅日,采取了最直接,也最為野蠻的方式,要將鄭鳴一巴掌拍死在虛空之中。
    而就在秦矅日出手的瞬間,甘竹生等人,也幾乎同時出手,他們的手段,和秦矅日一般無二。
    一時間,九個星辰大手,直接從虛空橫拍而下。
    雖然這九個星辰大手,每一個都擁有不小的空檔,但是當九個星辰大手匯聚的時候,天地已經被這些蠻橫的大手所籠罩。
    每一個大手,都鋪天蓋地,每一個星辰大手,都散著破碎萬古的強烈氣息。
    在這大手壓下的瞬間,偌大的天神山上,變的鴉雀無聲,無論是天神山的武者,還是普通的蒼生,他們都滿是敬畏的看著那落下的巨手。
    “這是天神在降服巨魔!”萬里之外的一座小村內,看到星辰大手的老者朝著自己小小的孩孫道。
    “這是巨擘在出手,九個參星境的巨擘,這等的威勢,也只有天神山可以拿出!”
    “這是上古神靈在拼斗!”有部族的長老,站在莽荒的天地間,叩膜拜!
    十萬里之外,千丈風暴之中,一個身披滾龍星辰神侯袍的中年男子,目光凝望著九個大手。
    他的眼眸中,既有興奮,但是同樣也有畏懼。
    他乃是一方神侯,更是參星境的巨擘,但是這九個星辰大手,卻給了他無邊的壓力。
    雖然相距十萬里,但是他還是能夠感到諸天星辰之力,感受到那震動四方天地的殺機。
    “是誰,竟惹得那十大殿主一起出手!”男子喃喃自語,隨即搖了搖頭,他雖然想要看一下究竟是什么情況,但是卻不敢施展手段。
    天神山,實在是太過強橫了。
    至于那引起天神山十殿殿主出手的人,他的心中,根本就沒有抱太大的希望。畢竟,就算是參星境的強者,恐怕也難逃墜落的命運。
    可就在他搖頭的剎那,虛空之中,突然升起了五座顏色各異的巨碑,這些巨碑,每一座都高有萬丈。
    遙遙看去,這五座巨碑,就好似五個巨大的山岳,出現在無窮的天地之間。
    看著這五個巨碑,那男子的臉色,變的更加的厲害。作為參星境的強者,他可以只手擒拿星辰。
    但是面對巨碑,他卻有一種感覺,一種孩童見到親人的感覺。不,并不是面對所有的巨碑,而是面對那青色的巨碑,他的心中才有這種感覺。
    長生神侯!
    他乃是八百神侯之中的長生神侯,雖然是參星境的強者,但是這位長生神侯,在法則上,比之普通的神侯要弱上不少。
    這也讓這位神侯,在八百神侯的排名中,位列末尾,讓本來威名赫赫的長生神侯府,被天神山壓制的難以動彈。
    “如果能夠匯聚青色巨碑的法則,那么我就能夠擺脫現在的尷尬,重現長生神侯府的威嚴。”
    “此人若不死,當為吾之師。”
    心頭涌過一股強烈的渴望的長生神侯,一揮衣袖,整個人就好似一道電光,朝著天神山的方向而去。
    他要親眼看一看,這場爭端的結局。
    也就在他向前的瞬間,本來籠罩天地的五座巨碑,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那些星辰大手,同樣再也看不見。
    但是在飛接近天神山的長生神侯,卻生出了一種強烈的感覺,那就是自己越接近天神山,自己溝通天地之力的能力,也就變得越弱。
    只是眨眼功夫,本來和自己親密無間的星辰之力,就變的減弱了三成。這種感覺,對于一個參星境的強者而言,非常的不好。
    甚至可以說,這種感覺,無比的難受!
    他雖然心中很希望見到那位施展手段的強者,但是稍微沉吟之后,他就停了下來。
    而就在這時,一如天神般屹立虛空的九大殿主,一個個臉色大變,在五座巨碑升起的瞬間,那些星辰巨手雖然形狀沒有太大的變化,但是他們的大小,卻飛的轉變。
    黯淡,越加的黯淡!
    這是一種力竭的黯淡,與此同時,他們還感到,本來和他們親密無間的星辰,在這一刻,變的消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