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925 必殺你

  慕舜天的神色,變得更加的凝重,他本以為,之所以出現這種狀況,是因為有人在外出之中招惹了不該招惹的存在,這才身死道消,卻沒有想到,竟然是死在天神山上。
    參星境之中,雖然有強有弱,但是真的動起手來,想要擊敗一個參星境的武者很容易,但是要將這位參星境強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是誰殺了那參星境的強者,難道是神主?
    這個念頭,讓慕舜天整個人發寒,如果神主真的對參星境開了殺戒,那么,對他而言,不是什么好消息。
    “快看,是秦矅日!”那飛在慕舜天身邊的女子,第一時間發現了秦矅日,當下驚聲的喊道。
    慕舜天快速的朝著女子的方向看去,就見全身沐浴在星光下的秦矅日,正冷眼朝著他看來。
    “秦矅日,就算你躲進九天,我必殺你!”充滿了殺意的聲音,這一刻在偌大的天神山不斷回蕩,經久不息!
    在天神山,秦矅日可以說是鼎鼎大名,不知道多少弟子,聽到這位血戰殿的殿主,都恐懼不已。
    任誰都沒有想到,作為血戰殿的殿主,秦矅日竟然會有被人打上家門的一日,而且這個打上門來,還是一如雷霆的喝罵。
    作為血戰殿的殿主,秦矅日在天神山上,擁有崇高的地位,可以說他是僅次于神主的人物。
    被人這樣打上門來,并不只是打了秦矅日的臉,還打了整個天神山的臉。
    一時間,無數天神山的弟子,都從自己的洞府或者是所住的地域中沖出來,他們一個個爭先恐后的朝著喝罵的方向沖去。雖然很多人的心中,都覺得自己不是來人的對手,但是他們絕對不能丟了天神山的臉面。
    更何況,天神山還有十大殿主,有一如天神的神主,他們天神山在紫雀神朝,除了不和神朝對抗之外,還真的沒有怕過誰。
    現在,有人竟敢揪他們天神山的虎須!他們都有一種想要看一看,這個膽大妄為之人,為因為自己的冒失之舉受到什么懲處的沖動。
    上百人,上千人,上萬人……
    不知道多少天神山的弟子,從四面八方直沖而來,他們或者立于虛空之中,或者催動各自的神通寶術,瘋狂的朝著那發出喝聲的人沖了過去。
    “前面來的是什么人?”有生神境的強者高聲的喝問。
    “回稟長老,不知道,不過聽說前面的師兄,已經跟來人交上了手!”
    “你們實在是膽大包天!”那長老冷聲的道:“這種事情,自然由宗門的長輩處理,你們……”
    生神境的老者話還沒有說完,就見本來一如潮水般鋪天蓋地沖過去的弟子,突然瘋狂的退了回來。
    不不,這不應該是退,而應該是潰逃,也就是一個剎那,這些弟子,都做了鳥獸散。
    那生神境的長老雖然知道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場面,應該怪不得那些弟子,但是他的心中,還是有一些不舒服。
    天神山的臉面,全都讓這些不爭氣的弟子給丟光了,他們要是不行,開始的時候,就不該熱血上涌,不分青紅皂白的沖上去,現在倒好,烏壓壓的一群人就這么撤回來,成何體統!
    “怎么回事?”一伸手,將一個化蓮境的武者抓住,生神境的長老臉上帶著寒霜。
    “長老快走,那人實在是會妖法,只要他走過的地方,所有來到他身邊的師兄弟,都會不由自主的跪在地上。”那化蓮境的武者,話語中帶著一絲著急的道。
    “哼,這種手段雖然不錯,但是在我們天神山撒野,還差得遠,你們慌張什么!”
    那長老的話剛剛說完,就見一個身影從遠處緩緩的走來。這身影看似不快,但是一轉眼,已經到了近前。
    在那男子出現的瞬間,生神境的長老心中還升起了一絲贊嘆,但是還沒有等他開口喝問,一種強大猶如山岳般的力量,已經壓了下來。
    生神境的強者在宗門之中,也是一把硬骨頭,但是此時,在這無形的壓力下,他卻不由自主的,將自己的身軀彎了下來。
    不,應該說,他的身體,就好似一個鋼條,在受到了巨力敲打之下,直接按照那巨力扭曲。
    這種扭曲,并不是生神境的男子所愿,但是這種力量,一如天神,卻也不是他能夠反抗的。
    “我……我天神山的強者,是不會放過你的!”生神境的武者想要大吼,但是他的聲音,卻是半點都發不出來。
    一路上,成千上百的天神山弟子跪在地上,遙遙望去,就好似一條天路,一條跪滿了天神山弟子的天路。
    “兇魔兇猛,我們還是不要去了!”
    “就連幾個法身境的長老,都被那人的力量逼迫的不得不跪在地上,咱們差的太遠了,不要挨近啊!”
    “快請各位殿主!”
    亂糟糟的聲音中,偌大的天神山大亂。但是作為天下少有的無上傳承之一,天神山同樣不缺少可以擔當大任的弟子。
    幾個年青一代的天驕人物,正凈如秋水一般的盤坐在一個銘陣的四角。他們就好似獵人,在伺機等待著獵物的到來。
    當那踏步而上的身影緩緩走來的瞬間,他們幾乎同時催動銘陣,一柄巨大的銘刀,帶著無盡的天地之力,朝著那身影斬落下去。
    “天門刀!”
    天神山第三代神主精通陣法,這天門刀就是他預留的銘陣,這銘陣只要四五個生神境的強者催動,就可以斬落法身境的武者。
    巨大的天門刀,從虛空落下,百里之內,都籠罩在這天門刀森然的殺機之下。刀光未落,虛空已經崩碎。
    “這一次,一定能夠斬殺來人!”有天神山的弟子,充滿了自信的說道。
    并不是說這天神山的弟子太過自大,實在是天門刀的威力實在是太強了,以至于這天神山的弟子,都有一種不敢相信的感覺。
    可是,就在他們心中這樣期待的時候,那來人依舊沒有動,他依舊漫步上山!
    一步、兩步、三步……
    天門山落在來人身上十丈,然后在那人十丈的位置,化成了大小不一的碎片,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這種消失,來的非常的突然,同樣非常的快速。如果有人眨一下眼睛,就會發現,那橫掃四方的天門刀,這一刻,已經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怎么可能,他都沒有動,那天門刀怎么會破碎,這可是鎮守我們天神山的天門刀,可以將所有來敵,一刀斬成兩段的天門刀啊!”
    有人大吼,有人驚退,更有人在這一刻,選擇了抱頭鼠竄。但是不管這些天神山的弟子是什么反應,普通的天神山弟子,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斗志。
    他們已經不想阻止此人,更不敢阻止此人。
    “這個人我認識,好像叫鄭鳴,前些時候,我奉命曾經和慕殿主一起迎接過他!”
    “是四方神侯鄭鳴,我想起來了,他是四方神侯鄭鳴,是那個新近崛起的法王!”
    “是法王級別的強者,怪不得如此的厲害!”
    “快向各位殿主求援,咱們這些人,根本就阻攔不住他啊!”
    “啊,法王雖然厲害,但是……但是法王也不應如此,那天門刀,就是參星境的巨擘,也要正視。”
    鄭鳴此時,神色依舊淡然,但是他的雙眸之中,卻充斥著火焰,不只是因為秦矅日將他困在五色神石下,更因為秦矅日施展的手段。
    斬殺秦矅日,是他心中最堅決的想法,他絕對不能任由這個已經對他家人動手的家伙逍遙自在。
    不然的話,以后還會有人破壞規矩,還會將手掌伸向自己的親人,這一點,鄭鳴決不允許。
    為了這一點,就算神主出來,鄭鳴也不惜一戰。
    不,應該說就算使用最后一張孔宣的英雄牌,鄭鳴也在所不惜。
    天道!
    兩個大字,如龍如鵬,盤旋在高大的山門上方,這兩個字的意思,并不是那無窮無盡的天道,而是通往天神山神宮的大道。
    這天道,在天神山有一個規矩,那就是沒有達到化蓮境,就算是貴胄子弟,也不可以登上這通天之道。
    鄭鳴仰望,虛空中的星辰之力,依舊一如一道銀色的光柱,貫通在祖師堂的位置。他看不到秦矅日,但是他能夠感到秦矅日的氣息,越來越強。
    “鄭鳴,天道乃是天神山的臉面,你如果再往上走,那就是對天神山的挑戰!”
    慕舜天從虛空之中輕輕的飄來,他目光復雜的看著鄭鳴,聲音中帶著一絲飄渺的說道。
    鄭鳴沒有吭聲,他一言不發的看著慕舜天,這目光,讓慕舜天就感覺自己膽戰心驚。
    “鄭鳴,那秦矅日已經受到了教訓,你今日的行為,主要是為了自衛,雖然有些過火,但是只要我給神主求一下情,我相信神主絕對不會為難你。”
    慕舜天說到此處,接著道:“秦矅日已經受到了教訓,你成為我天神山的供奉,他也沒臉再阻攔了。”
    “從今日起,你就是我天神山的供奉,咱們之間存在的所有不愉快,都將不復存在。”
    鄭鳴淡淡的朝著慕舜天看了一眼道:“我要殺秦矅日,你現在給我躲開!”
    說話間,鄭鳴不再理會慕舜天,再次跨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