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924 滴血重生


    “哈哈哈,如果你不讓我知道,我又怎么能夠死去,鄭鳴,這一次,我認栽了,但是這件事情,還遠遠沒有結束!”
    “我告訴你,我秦矅日,還不是你現在可以殺死的!”秦矅日突然大笑,這一刻的他,一如厲鬼。
    而就在他大笑之中,他的整個身體,在虛空之中直接崩碎了開來,艷紅的獻血,朝著四面八方飛射而去,隨即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秦矅日的神念,秦矅日的神蓮,在這崩潰之中,都化成了碎粉,但是就在秦矅日**崩碎的瞬間,一道星芒,卻劃破五行虛空,消失不見!
    祖師堂!
    光憑著這三個字,就給人一種高大上的感覺,而守護在祖師堂的弟子,更是給人一種高高在上,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
    但是實際上,差事好不好,很多時候都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祖師堂的弟子,也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
    比如,他們每天大部分的時間,實際上都守在空蕩蕩的祖師堂,而且還不準喧嘩。
    這種裝啞充愣的感覺,實在是讓人難受,祖師堂的弟子,在這種情況下,一個個只能修煉,繼續修煉。
    所以祖師堂的弟子越來越不愛說話,越來越不愛搭理人,也越來越成為普通弟子眼中的高高在上,成為普通弟子眼中的不如凡俗。
    金曉莫靜靜的坐在祖師堂邊上的蒲團上,整個人似睡非睡,雖然他可以運轉功力,提升一點修為,但是現在,他實在沒有那個興趣。
    他現在最想的,是尋找一個人,然后隨心所欲的暢聊一番,把自己所有的心思,都統統的發泄一下。
    可惜的是,祖師堂今日值守的弟子,只有他一個。看著一個個祖師的靈牌,他真的沒有說話的人。
    在他的心中,此時還有一些煩躁,因為一個祖師堂,在他的眼中,實在是沒有任何可值守的東西。
    祖師的靈牌,雖然在他們天神山的大人物眼中,那是尊貴無比的,任何人在面對這些靈牌的時候,都要五體投地,匍匐致敬,但是實際上,它們只是牌子而已。
    它們既沒有任何的武技,也沒有什么秘法,更不能夠增加修為,可以說,沒有任何的用處。
    就算是有人將它們抱走,最多最多,也只是看著。
    就在金曉莫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陡然一個啪嗒聲,讓他警覺了起來。
    這聲音很輕,但是在祖師堂,以往除了風聲之外,就連半只老鼠都沒有。他們祖師堂的弟子,是不會誅殺老鼠的,畢竟老鼠在這寂寞的天地之中,還算是他們的朋友。
    但是可惜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天神山的祖師威名太盛,這偌大的祖師堂,卻是連一個老鼠都沒有。
    “莫非是祖師知道我在這里,實在是太過寂寞,所以派來了一只老鼠來陪伴與我?”
    想到這個念頭,金曉莫就朝著那發出聲響的方位看去,他倒要看看,是什么東西。
    可是,就在他看過去的瞬間,他發現在祖師靈堂的左側,升起了一個石頭做成的盒子。
    金曉莫可以發誓,他真的從來都沒有見過這盒子,但是現在,那盒子卻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盒子從中間無聲無息的裂開,展現在金曉莫近前的,是一滴艷紅的鮮血。
    一滴血,在心中升起剎那失望的瞬間,金曉莫就覺得自己的心,被重錘擊打了一下。
    那本來精致在石盒中的血液,陡然翻騰了起來,也就在這剎那,金曉莫就覺得一股巨大的壓力,朝著他直壓了下來。
    能夠成為看守祖師堂的弟子,金曉莫也是化蓮境的武者,但是現在,在那威壓之下,他就覺得自己的心,好似被重錘重重的擊打了一下。
    也就是一個剎那,金曉莫就吐出了一口鮮血。
    退后,快點退后!雖然那鮮血在他的感覺之中,應該是了不得的至寶,但是再好的寶物,也需要有命享受才行。
    也就是一個瞬間,金曉莫已經退出了十多丈遠。也就是這個時候,那沸騰的血液,化成了一個血色的圓球。
    圓球開始只有手指大但是一轉眼,那圓球就已經變成了一尺大小。這等奇異的變化,讓金曉莫目瞪口呆。
    而就在這一刻,金曉莫看到了一條完整的真意神鏈,在那血液之中,化成了一只巨大的鵬鳥,要展翅高飛。
    可是鵬鳥還沒有飛出多遠,又在虛空之中變化成為了一頭咆哮的巨熊,在威懾乾坤。
    變化,變化,各種各樣的變化!
    可以確定,在那血球炸開的瞬間,并沒有任何的聲息,但是金曉莫卻覺得,自己的腦海之中,響起了一聲驚雷!
    一聲無聲無息,但是卻震懾他心神的驚雷,一聲讓他神念震顫,差點崩潰的驚雷!
    在這驚雷之中,他仿佛看到了開天辟地,雖然這種開辟,和真正的開天辟地,差的實在是太遠太遠,但是在他的眼中,卻比之開辟,更有威力。
    在這驚雷之中,血球崩碎,一個小小的血色嬰兒,從血球之中緩緩走出。雖然這只是一個嬰兒,但是他站在虛空之中,卻有一種讓金曉莫膜拜的沖動。
    “鄭鳴,我和你不死不休!”那嬰兒目視蒼天,話語中充滿了怨恨之意。
    他這話一出口,頓時讓金曉莫給驚呆了,他本來以為,這小小嬰兒要是開口,也會是驚天動地的話語,卻沒有想到,他竟然說了這個。
    “血攏星力,加持吾身!”那小小嬰兒說話間,朝著虛空快速的掐動手指,隨著他的話語,一道星芒,就無盡的虛空中,直落而下。
    星芒灌入的剎那,那小小的嬰兒,就直接長大成了三尺高的孩童,當他走出第二步的時候就,已經是一個十五六的少年。
    滴血重生,這是滴血重生!
    金曉莫這一刻,陡然明白自己遇到的是什么了!這一刻的他,心中除了興奮,還有恐懼。
    能夠滴血重生的,都是參星境的巨擘,而且這些巨擘,也不是每一滴血,都能夠重生成人。這重生的血液,必須是隱含著大道法則的精血才成。
    自己竟然遇到了滴血重生這種事情,如果好好參悟參星境巨擘滴血重生的過程,說不定就能夠讓自己的修為突飛猛進。
    但是,又是誰,能夠逼得跺一跺腳,就可以讓星辰亂顫的巨擘,不得不舍棄肉身,施展這種滴血重生的手段呢?
    傳功殿中,慕舜天盤膝而坐,盡管他對弟子宣布時說自己要閉關,但是此時此刻,他哪里有閉關的心思?
    本來,他已經勸服了鄭鳴,雖然給了鄭鳴最大的自由,但是卻將鄭鳴拉入了天神山的陣營。
    一個大大的功勞,眼看就要落在自己的手中,卻沒有想到,半路那狗娘養的秦矅日竟然殺了出來。
    最可恨的是,秦矅日那廝,竟然出手就是神主的五色神石,這讓他連反對的機會都沒有。
    偷雞不成蝕把米,足以形容他現在的境遇,他相信,這個時候的鄭鳴,一定把自己恨之入骨了!
    畢竟,是他將鄭鳴帶出來,如果不是他帶著鄭鳴游覽,鄭鳴法王的修為,也不見得就被秦矅日偷襲。
    “秦矅日,此事我給你記著,總有一日,我要讓你百倍償還!”心中暗暗下定決心,慕舜天就準備再次閉目修煉,眼下,對他而言,事情已經發展成這樣了,他再怎么煩心也是無濟于事。
    “嗚,星辰真源,再塑寶體!”那漫天的星輝,將已經準備入定的慕舜天驚醒了過來。
    幾乎在驚呼的剎那,他就本能的沖了出去,雖然他的心中,并沒有確定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運用星辰真源再塑寶體,本身就值得他關注。
    能夠運用星辰真源的,只有參星境強者。現在,天神山上,每一個參星境的強者,他都熟悉。
    是誰?竟然突破了參星的境界,莫非是天佑我天神山,讓天神山再增加一絕世戰力?
    這個想法剛剛升起,慕舜天的臉色就變了,因為重塑寶體的位置,竟然是祖師堂。
    祖師堂這個地方,慕舜天并不陌生,因為那里,本來就是他這個傳功殿主掌管的地域。更何況作為參星境的存在,那里還保存著他的一滴精血。
    滴血重生!
    天神山的那位祖師,為了讓自己的宗門繁榮昌盛,就在祖師堂內設置了陣法,讓死去的參星境強者,在死亡之后,都可以憑借著那滴留下的精血,在祖師堂滴血重生。
    雖然這個聽上去好似用處并不大,但是實際上,卻無異于給參星境的強者保了一條命。
    不是出現新的參星境強者,而是有一個參星境的強者墜落,這才滴血重生。這個消息,對于慕舜天的震撼可想而知,他在稍微沉吟的剎那,就朝著祖師堂飛去。
    無論滴血重生的是誰,作為天神山的殿主,他都有義務去守護,更何況,他的心中,此時也有一種沖動,那就是要給這個被打傷的天神山強者報仇雪恨。
    “慕師兄,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會有人突然滴血重生,我記得,咱們天神山的參星境強者,沒有人離開天神山啊!”一個容貌淡雅的女子,快速的來到慕舜天的近前,疑惑不解的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