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923 破蒼穹碎山岳

  此時,已經意識到無法善了的秦矅日,也顧不上去想鄭鳴到底是如何從五色神石之中沖出來的,他只知道鄭鳴現在是自己最大的敵人,所以直接轟出了一拳。
    這一拳,星辰咆哮。
    那滾滾的星元帶著法則之力,給人一種勢不可擋的威勢。這是秦矅日準備對付參星境對手的手段,現在用來對付鄭鳴,還真是有點大材小用了。
    鄭鳴的身軀,在這巨拳的轟擊下,瞬間化成了碎粉。
    能夠擊殺鄭鳴,對于秦矅日而言,無疑是一件高興的事情,但是此時,秦矅日的臉色,卻變得更加的凝重。
    因為他心里很清楚,那個被他擊潰的鄭鳴,只是一個幻影,僅此而已。能夠在他參星境的攻擊之下,從容退卻,鄭鳴這個法王,果然非同凡響。
    法王,這兩個字,讓秦矅日很是不爽。
    就在秦矅日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鄭鳴的身體,卻詭異的出現在了他的右側,與此同時,鄭鳴的手中,還多出了一塊小小的石碑。
    這是一塊青色的石碑,小巧玲瓏,嬌艷欲滴。但是在目光看在青色石碑上的剎那,秦矅日就覺得自己的心跳動的厲害。
    作為一個參星境的強者,秦矅日對于自己的心神,比一般人要控制自如的太多了,這種心慌的感覺,他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出現過了。
    “再接我一碑!”鄭鳴高喝之間,青色的石碑化成百丈大小,朝著秦矅日直壓而來。
    這石碑古樸無字,但是看到這石碑的瞬間,秦矅日就覺得這石碑最少有百萬斤的重量。
    虛空在這巨碑的下壓中,有一種即將崩潰的感覺。
    “找死!”怒喝一聲的秦矅日,再次揮動自己的拳頭,這一拳無比的簡單,卻一如千星下落。
    一拳破蒼穹,一拳碎山岳,這些對于作為巨擘的秦矅日而言,都沒有任何的問題。
    可是,當他的拳頭轟在那青色巨碑上的剎那,秦矅日就覺得自己撞在了一座通體都是精鋼的太古神山上。
    磅礴的后震之力,讓秦矅日的身體,一連后退了七八步,這才勉強停了下來。而在秦矅日的胸腔內,更是有一股逆血直涌而上。
    這青色的石碑,并沒有返回到鄭鳴的體內,而是挨著那黃色的石碑,落在了大地之上。
    星力下降了兩成!
    秦矅日的心,這一刻更加的慌張,他之所以能夠穩壓四方,那是因為他的身體可以溝通星辰,可以施展星辰之力。
    現在,星辰之力下降了一半,雖然在法力的強度上,他還是穩穩的超越鄭鳴這等法身,但是此刻在他的心中,卻本能的升起了一股憂慮。
    法王的小世界,參星境的巨擘,一般都是依靠著星辰的力量強行突破。而法王在面對參星境的時候,則是依靠自身法則營造的小世界,不斷的消耗巨擘的法力。
    現在,面對鄭鳴這樣兩種法則完整的法王,秦矅日有些擔心自己破不開鄭鳴的小世界。
    一旦落入鄭鳴的小世界之中,那么他整個人的生死,都是任由鄭鳴作主,這種事情,秦矅日不甘心。
    “鄭鳴,這里是天神山,你真的準備和我天神山撕破臉不成?我可提醒你……”
    秦矅日的話剛剛說了一半,鄭鳴的手中,再次出現了五塊巨碑,這五塊巨碑顏色各異,在下落的瞬間,就和青黃兩個巨碑連在了一起。
    五個巨碑,化成了一片五色的空間,而在這五色空間之中,秦矅日就覺得自己所溝通的星力,已經完全被阻斷。
    他的身體之中,雖然依舊有一部分的星力,但是這一部分星力,已經難以給秦矅日任何的自信。
    “破!”知道再說下去,也是徒勞無用的秦矅日,索性一咬牙,直接將自己體內的所有星力匯聚成了一點。
    “十方神拳!”
    天神山那位神主一拳橫掃十方的拳法,一拳擊出,橫掃天地十方。作為天神山十殿殿主之一,秦矅日雖然沒有學會這十方神拳,卻也學到了十分之一。
    這十分之一,只能夠催動十方神拳的百分之一力量,但是在星辰之力的加持下,一般的參星境強者,秦矅日也可以一拳打爆!
    只是,這十方神拳本是神禁級別的武技,一拳擊出,十方力量匯聚成一道神禁。
    以神禁催動,自然是無往不利!而秦矅日的十方神拳,因為沒有神禁,所以每一次施展,都要耗費秦矅日十年壽命。
    一般情況下,秦矅日根本就不舍得施展,他雖然是神禁境,壽命達到了三千年,但是時光總有過完的那一天,更不要說現在的他,也只剩下幾百年的壽命了。
    所以,在擊出這十年壽命的十方神拳時,秦矅日的心在滴血,秦矅日的心充滿了仇恨。
    “轟!”
    匯聚十方之力的拳頭,重重的擊打在了那五行的世界之中,頓時卷起了千層的真元浪潮,隨著這滾滾的拳力,秦矅日騰空而起,想要沖出去。
    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當他沖了一半的時候,那十方神拳的力量,已經消耗一空,這還不算,更讓他感到恐懼的是,他體內的星力因為消耗完畢,讓他雖然心里充斥著各種法門,卻沒有半絲力量,將這種手段施展出來。
    怎么會是這樣?!
    恐懼之下的秦矅日,突然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恐懼,他猛然抬頭,就看到虛空之中,鄭鳴正冷冷的看著自己。
    站在五色光芒之中的鄭鳴,就好似一個真正的天神,他俯視著秦矅日,高高在上,趾高氣揚。
    這種高高在上,應該屬于他秦矅日,也只有他秦矅日,才配擁有這種高高在上的姿態……
    可是現在,他卻是被俯視的對象!
    “鄭鳴,你現在的修為,實在是讓我吃驚,但是我告訴你,天神山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你知道,光參星境的強者,我們天神山有多少嗎?”
    “雖然世人皆知,天神山一共有十殿,每一殿的殿主,都是參星境的強者,但是實際上,這是大謬!”
    秦矅日努力的讓自己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然后沉聲的道:“真的,這是大錯特錯,我們天神山的參星境,遠遠超過你的想象!”
    “還有,我乃是十殿殿主之一,是神主大人真正的心腹,你……你要是敢動我,神主絕對不會饒恕你!”
    “神禁境,你恐怕對于這樣的強者,只是聽說過,并沒有親眼見過他們出手!”
    “他們法則圓滿,更掌控星辰,將星辰之中的大道和法則匯聚,形成一條神禁,你知道代表著什么嗎?”
    秦矅日的目的,實在恐嚇鄭鳴,但是當他說到最后,他自己的手輕輕地顫抖了起來。
    “那種力量,不是我們可以猜測,他一指,就可以將我們從天地之間抹滅!”
    鄭鳴看著顫抖的秦矅日,他心中明白,秦矅日此刻,說的應該是真的。可是此時,無論是真的還是假的,無論從哪一個方面,鄭鳴都不可能放過秦矅日。
    “跪下!”
    冰冷的聲音之中,鄭鳴的身軀從虛空之下緩緩落下,而在這下落的過程中,秦矅日就覺得有一股巨大的,好似天地一般的壓力,壓在了他的身上。
    他的身軀,每日都用星辰之力打熬,就算是法身境的攻擊,對他都沒有太大的作用。但是現在,在這股力量下,他就覺得自己的肌肉在開裂。
    而他的骨骼,更是發出了猶如鋼筋折斷般的響聲,在這響聲下,秦矅日想要表現一下自己的英雄氣概,秦矅日想要用自己的不屈,維護自己最后的尊嚴。
    但是,在鄭鳴的身軀越來越低的時候,四周的每一寸塵埃,都變得猶如一座大山一般。他的肌膚,裂出了一道道的痕跡,他的人,更是倒在了地上。
    一如一條被抽掉了骨頭的死狗,癱倒在了地上。
    秦矅日憤怒,秦矅日瘋狂,秦矅日不甘!
    可是,就在他充斥著憤怒不甘之際,一只大腳,已經從天而降,直接踩在了他的臉上。
    在這腳踩下的瞬間,秦矅日想要怒吼,多少年了,他秦矅日多少年沒有受到過這樣的侮辱。
    “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鄭鳴的腳,并沒有挪開,他看著秦矅日,冷冷的道:“不過今日,你可以去死了!”
    說話間,鄭鳴的腳越加的向下,隨著他的腳重重的踩下,秦矅日的額頭,生出了一道道的裂痕。
    所有的瘋狂,所有的沖動,所有的一切,都在這一刻消失的干干凈凈,秦矅日在這踩動的痛苦中,慢慢的清醒了過來。
    他感受著那鄭鳴絲毫不留情面的大腳,沉吟了少許道:“我只是不明白,你為什么能夠從五色神石的壓制下沖出來。”
    鄭鳴的腳,并沒有絲毫的停頓,他既然已經下定決心斬殺秦矅日,那就絕對不會改變心意。
    這秦矅日已經是死仇,現在不殺,以后必定會成為后患,更何況,秦矅日如此對待自己的家人,不殺他,怎解心頭之恨?
    鄭鳴不言,他的腳越發的發力,此時在他的腳下,五彩的光芒閃動,他的腳,猶如一座千里山岳。
    別說是一個人,就算是萬煉精鋼,在這種力量下,也要崩潰成為碎粉。
    “鄭鳴,難道連我臨死之前的這點心愿,你都不愿意讓我完成嗎?”秦矅日艱難的開口,此時的他,已經有一些血肉模糊。
    “你去死就是了!”鄭鳴看著秦矅日,平淡之中,卻充斥著堅決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