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11 劍意化形赤龍繞柱


    可是,這沖霄的劍意,沒有任何的虛假!在從那少年弟子身上沖出的幾個剎那之后,就股土黃色的劍意,直接沒入到了劍冢之中。
    “一丈劍意,倒是比以往強了不少,心容看來你是下了大力氣的!”此時已經和祝心容一起落座的左老鬼,聲音之中帶著贊嘆的道。
    祝心容對于左老鬼沒有幫忙,依舊存在心結,此時聽他稱贊自己門下的弟子,臉上也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的得色。
    “哼!我葬劍宮的弟子,還不用你左老鬼稱贊!這次為了咱們共同的目標,我多給了你們葬劍宮三個名額,沒有想到你竟然給我弄了如此大的一個難堪!”
    左老鬼哈哈一笑道:“我那也是沒有辦法,我自己的弟子輸掉的名額,怎能不承認。”
    “更何況我覺得鄭鳴很不錯的!”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坐在兩個人下手的真玄子,則隨手拿起了一本書看了起來。
    他這個動作落在左老鬼的眼中,只是讓左老鬼的眼中多出了一絲的寒光,可是祝心容的眼眸中,卻滿是怒意。
    她的目光朝著贏少典四周空蕩蕩的圓盤掃過之后,冷哼道:“站得越高,摔的越很。”
    這句話,明顯是說給真玄子聽的,畢竟這次給赤炎山的名額雖然不是太多,卻也并不少,可是現在,赤炎山竟然只上一個人。這其中的意思,怎不讓心高氣傲的祝心容懷恨在心。
    可惜,那真玄子就好似沒有聽到祝心容的話語一般,整個人依舊老神在在的看自己的書籍。
    論起輩分,這真玄子還是祝心容的晚輩,她冷嘲熱諷人家不回應,祝心容也是無可奈何。
    就在祝心容心中不爽之時,她陡然發現在自己錯對面的鄭鳴身上,竟然有光芒閃動。
    一剎那,祝心容的心頭。升起了一股欣喜之色。
    而正在和祝心容說話的左老鬼,臉色卻是一變,他雖然沒有經歷過劍冢取劍,但是作為無花谷的太上長老。他對于這種取劍的事情也有所了解。
    能夠激發劍意,沖入劍冢之中的少年,基本上都能夠從劍冢之中取出和自己相合的長劍。
    但是,資質越低的少年,他們體內的劍意。也就越容易被激發。所以最先出現劍意的少年,歷來都不被人看好。
    鄭鳴,雖然他并沒有測試過這個少年的資質,但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這個剛才還光芒萬丈的少年,竟然資質如此的……
    左老鬼的心中,很想用不堪兩個字來形容,但是他覺得用著兩個字,實在是有點太過。
    畢竟,能夠在劍冢之中取到長劍的。雖然不能給稱為天才,卻也不是一般的人。
    只不過,現在并不是要在這劍冢之中取得長劍就算過關,他們要做的,是得到紅顏神劍的認可。
    沒有紅顏神劍的認可,就算失敗!
    “嘿嘿,師姐尋來的人,真的是資質不煩啊!”岑月珠的話語之中,帶著譏諷的道。
    李秋冉的眉頭也緊緊的皺著,雖然鄭鳴現在已經和他們葬劍宮沒有關系。但是鄭鳴畢竟是他們師徒兩個力推的人物,現在鄭鳴的表現如此的差,讓他們同樣感到臉上無光。
    所以面對岑月珠的譏諷,她能夠做的。就是閉口不言。
    而云月容這一刻,卻是緊緊的咬著嘴唇,她的臉上,充滿了不信,在她的心中,那以十多歲的年齡。可以一拳打破錦綸府的城門,可以拔出飛仙劍,可以在修煉之中進入悟劍狀態的人,資質怎么會差。
    可是,她雖然不相信,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道紫色的劍芒沒入劍冢之中。
    紫色的劍芒色澤有些淡,雖然長度超過了一丈,但是和第一個產生土黃色劍芒的少年相比,也就是半斤八兩。
    卓英亢有一種仰天大笑的沖動,他真的沒有想到,這鄭鳴的身上,竟然出現了這種狀況。
    在葬劍宮那位岑月珠給他的講解之中,在這三十六個劍盤上,越早顯露自己劍意的人,資質越是差勁,所得也越是少。
    鄭鳴,這個可惡的家伙,資質竟然如此的不堪,實在是出乎他的意料。
    不,這應該是一個意外的驚喜。
    我卓英亢,一定要奪取紅顏神劍,將所有的屈辱,都還回去!也就在他下定決心的剎那,卓英亢就覺得一股冷流,從那劍盤之中沖入了自己的體內。
    與此同時,那被他帶在左手上,猶如戒指般的引劍珠,同樣發出了一道冷流灌入了卓英亢的體內。在這兩道冷流灌入的瞬間,卓英亢就覺得自己身上,好似有一些東西,被帶動了起來。
    一絲絲,一道道猶如血液一般的東西,從四面八方朝著那兩股冷流匯聚而去。
    我是大羅劍身,我一定會最強!
    就在這冷流在他身上徘徊的時候,卓英亢就看到自己對面,一個來自無花谷的少年身上,陡然沖出了耀眼的綠色光芒。
    這綠色光芒高有十丈,光芒耀眼之際,而伴隨著這十丈劍意沖天而起的剎那,一株綠色的小草,出現在了那綠色劍芒的頂端。
    只不過,這小草并沒有從劍芒之中完全凝華出來,顯得有點美中不足。
    “劍意化形,只不過還沒有完全化形!可惜了!”祝心容輕輕的搖了搖頭,感嘆的道。
    劍意能不能化形,在葬劍宮的評判標準之中,可謂是兩重天地,能夠劍意化形者,成就要遠遠的在不能劍意化形者之上。
    這以劍意化出小草形狀的少年,雖然已經化型成功了大半,但是依舊不能算是劍意化形成功。
    所以,他以后的成就,也注定要低于那些劍意化形成功的人。
    “師尊,如此早就能夠有人劍意化形成功,看來這次取出紅顏神劍,可能性很大。”岑月珠笑吟吟的朝著自祝心容道。
    祝心容沒有吭聲,她的目光,卻是再次落在了卓英亢的身上。現在的卓英亢,可以說是她最大的希望。
    卓英亢的身上,沒有半點的反應,可越是這樣,她心中的希望也就越多。
    但是當她的目光落在贏少典身上的時候,她的心就沉了一下,贏少典的身上,此刻不但沒有任何的反應,甚至她還能夠感到贏少典所處的劍盤上,一股股的力量還在增加。
    能夠降服赤炎山至寶的人,果然不簡單啊!
    鄭鳴看著那凝結成青草的劍芒,心頭升起了一絲的感慨,從自己的身上飛出的那一道劍意,看來真不怎么樣啊!
    這道劍意,難道就是自己得自葉孤城十分之一的飛仙體嗎?可是鄭鳴感覺有點不對。
    在登上劍盤之后,鄭鳴就感到一股冷流沖入自己的體內,然后就開始匯聚自己體內的一種力量。
    在力量匯聚中,鄭鳴的感覺并不是太舒坦,不過好在這股冷流,也沒有引起鄭鳴體內其他力量的反噬。
    看來光依靠自己的體質,想要奪取這紅顏神劍還不行,幸好在手中還有一個天劍。
    無名,雖然只是少年無名,但卻也有和無名一樣的天劍之體。
    就在鄭鳴準備運用無名的瞬間,他就感到自己體內那股冷流,竟然再次旋轉了起來。伴隨著這冷流的旋轉,又是一絲絲感覺,從自己的體內朝著那冷流匯聚。
    這是一個怎么情況!
    也就在這一刻,一條沖天而起的火龍,剎那間遮擋了四周的天際,這火龍長有十數丈,飛騰之間,天地為之變色。
    遙遙望去,整個劍冢之上,就是一片火云,就連那火牛麟,都忍不住發出了一聲似吼叫。
    “赤龍,劍意化赤龍!”有葬劍宮的弟子,聲音之中充斥著驚駭的喊道。
    作為這次劍冢之會主持者的祝心容,直接從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來,當年她得到飛仙劍的時候,也不過是劍意化成了青鸞,而現在,竟然有劍意化成赤龍的人出現。
    本來正拿著本書觀看的真玄子,也放下了書籍,他看著那赤龍,又朝著贏少典看了過去。
    不是贏少典,這怎么可能?
    凝聚了赤龍劍意的,不是贏少典,也不是卓英亢,而是一個身體強壯,面目粗豪的少年,這少年乃是無花谷所搜尋的英才,并不如贏少典兩個人耀眼!
    “左老鬼,你真是用心了,嘖嘖,劍意呈現赤龍繞柱之像,此人要是加入我們葬劍宮,一定前途無量!”
    祝心容說道此地,聲音之中帶著不容置疑的道:“左老鬼,將此人讓給我們葬劍宮,條件你隨便提!”
    左老鬼晃了晃腦袋道:“這厲劍晨可是我們無花谷重點培養的弟子,以后可是我無花谷的中流砥柱,怎可給你。”
    “他在你無花谷,雖然也算是出色,卻難以登峰造極,只有進入我葬劍宮,他才能夠綻放出耀眼的光華。”
    祝心容說道此處,不容置疑的道:“這個人,我要定了。”
    真玄子并沒有吭聲,只不過他看向那厲劍晨的目光,同樣帶著一絲的贊賞。
    雖然赤炎山的功法,并不是以劍著稱,但是厲劍晨的劍意呈現出赤龍之像,可以說和赤炎山的功法同樣相合。
    這樣一個優秀的子弟,赤炎山同樣不愿意失去。不過他并沒有說嘴角的爭搶之言,而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看著這一切。
    PS:  第二更就在眼前,沒有催動少年無名的鄭鳴是一個什么樣子呢?呼呼,給票票吧!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