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4 大羅劍身

  綠劍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悟劍,她詫異的道:“那怎么才能夠將鄭鳴公子從悟劍的狀體下叫醒?”
    “悟劍這種狀態,對于一個武者而言,實在是千載難逢的機緣,上萬個武者之中,也不見得又一個武者,能夠進入悟劍的狀態之中。”
    云月容說到此處,眼眸中滿是羨慕的道:“聽說大晉王朝的一代劍帝金無神,三十四歲進入悟劍狀態,七日出關,一舉進入了三品宗師之境。”
    “對悟劍者來說,此時每一分的時間,都珍貴無比,要是將人從悟劍的狀態下拉出來,對于悟劍者而言,那簡直就是生死之仇。”
    臉上露出一絲難色的云月容道:“更何況,要叫醒一個悟劍者,實在是太難了,很有可能還沒有叫醒那悟劍者,就會受到悟劍者的反噬。”
    “一旦那樣的話,就是不死不休!”
    “月容師姐,那該怎么辦?您不是說這次的事情,對咱們葬劍宮來說,關系重大嗎?要是鄭公子醒不過來,這……這該如何是好啊!”
    看著一臉著急的綠劍,云月容也露出了苦笑之色道:“怎么辦師姐也不知道,畢竟像悟劍這種情況,師姐我也是第一次遇到,你先看好鄭公子,萬萬不可打攪他,我去向師尊回稟一聲。”
    云月容就好似一道旋風沖出,這一刻的她,也顧不得風度,只是以最快的速度,朝著中間的山峰沖了過去。
    一刻鐘的功夫,云月容就跑到了議事大殿之中,此刻就算是以她的修為,也面紅耳赤,氣喘吁吁。
    而那大殿之內。此時岑月珠的聲音無比的響亮:“師姐,這就是你說的奇才,哼哼。連一點時間的觀念都沒有,實在是讓人感覺不到此人有什么特異之處。”
    “咱們劍冢開啟的時間。是午時三刻,現在晨時已過,他……他竟然連面都不露,他這是瞧不上咱們葬劍宮看,還是自己膽怯,不敢過來了!”
    大殿之中,當時就有人道:“這等人看不上咱們葬劍宮,咱們葬劍宮還瞧不上他!”
    “師姐。你那個好弟子,還真是會挑人啊!”岑月珠帶著嘲諷的聲音,讓云月容的神色,變的更加的難看。
    “見過太上,見過師傅。”云月容快步的走進大殿,率先朝著坐在自己師尊上手的太上長老行禮道。
    那太上長老乃是葬劍宮上一代的宮主,論起年齡,足足有九十多歲,但是她坐在白玉做成的椅子上,卻分明就是一個花信少婦的模樣。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此人的身份。恐怕沒有人會將這個女子和葬劍宮上一代宮主聯系起來。
    太上長老朝著云月容稍微點了一下頭,卻是沒有說話,而李秋冉的聲音之中卻帶著一絲急切的道:“那鄭鳴為什么到現在還沒有過來?”
    “師尊 。弟子過去的時候,發現那鄭鳴正好進入了悟劍的狀態,弟子不知道該如何將鄭鳴叫醒。”云月容朝著自己的師尊一抱拳,沉聲的回答道。
    李秋冉的眉頭一皺道:“悟劍?”
    不但李秋冉,就是那一直都是一副淡然模樣的太上長老,眉頭也挑了一下道:“云容丫頭,你說的是真的,那鄭鳴真的進入了悟劍的狀態?”
    云月容這一刻,也有點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她沒有見過悟劍狀態是什么樣子的,只能夠憑借著自己聽說的悟劍狀態的特征。以及鄭鳴此時的情況,來判斷鄭鳴進入了悟劍狀態。
    但是。她真的不敢肯定。
    猶豫了瞬間,最終云月容道:“弟子過去的時候,鄭鳴不言不動,只要是有物體要落在他的身上,就會有一股銳利的劍意從他的身上發出。”
    “而且他所圈養的那一只小貓,也顯得極其狂暴,不允許任何人挨近鄭鳴。”
    “所以弟子判斷,鄭鳴應該是進入了悟劍的狀態。”
    云月容的話剛剛落地,那岑月珠就嘿嘿一笑道:“師尊,師姐,雖然我沒有進入過悟劍的狀態,但是咱們葬劍宮這么多年來,也唯有二代祖師進入過悟劍的狀態。”
    “在咱們整個大晉王朝,能夠進入悟劍狀態的人,現在也只有劍帝金無神。”
    “而且,金無神在進入悟劍狀態的時候,是他學盡大晉王朝劍法絕學,挑戰大晉王朝所有高等劍客之后,在洛龍山上,苦修兩載,這才進入了悟劍的狀態。”
    “現在,鄭鳴竟然在這關鍵的時候進入悟劍狀態,嘿嘿,實在是讓人難以分辨真假。”
    岑月珠的話語之中,雖然說是難以分辨真假,但是在場的人都能夠聽得出他話語之中的意思。
    這個女人分明就是說鄭鳴這種悟劍的狀態是假的!
    李秋冉這一刻,也有點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將目光看向太上長老道:“師尊,您看此事當如何處理?”
    太上長老的娥眉輕輕的皺了一下道:“悟劍的狀態下,強行叫醒,危險太甚。”
    “說不定傷了心神,造成難以挽回的危害,甚至是傷了人家的性命,我看還是算了吧!”
    “師尊英明,人家找出悟劍這個借口,為的就是躲避這次取劍之試,與其把人家叫醒之后讓人家裝病,還不如咱們另取良才呢!”岑月珠說到此處,聲音高亢的道:“這一次,弟子親去大晉王朝卓家,請來了大晉王朝天下英才榜中唯一被評定為一品奇才的少年英才。”
    “不如我讓他進來,請太上一觀!”
    太上長老點頭道:“那就將這位一品英才請過來吧!”
    一刻鐘之后,手掌已經附在卓英亢手心處的太上長老眼眸中,充斥著狂喜之色。
    “大羅劍身,竟然是大羅劍身,哈哈哈,真是天佑我葬劍宮。天佑我葬劍宮啊!”那太上長老的眼眸中,竟然升起了一絲的淚痕,她看向卓英亢的目光。就好似看著世間最珍貴的寶物。
    大羅劍身四個字聽在云月容的耳中,讓云月容心頭一顫。他知道什么是大羅劍身,更明白一個大羅劍身對于現在的葬劍宮的珍貴,可是,這大羅劍身,并不是她們師徒找到的。
    大羅劍身是什么,一般人還真的分不出來,但是對于葬劍宮的真傳弟子而言,他們卻很清楚。
    他們宗門的品劍錄上 。將劍身分生三類六品,而大羅劍身,就是最頂級的三種劍身之一。
    葬劍宮成立這些年來,最頂級的三種劍身,一直都沒有出現過,所以在大多數人的眼中,這三種頂級劍身,根本就不存在。
    可是今日,太上師卻親自認定,卓英亢是大羅劍身!
    一時間。無數看向卓英亢的目光,都充滿了羨慕和討好,就是一些長老。都簇擁在卓英亢的身邊,希望能夠和卓英亢多說上幾句話。
    當年,葬劍宮初代宮主在去世之前,曾經說過只要三種頂級的劍身能夠找到一種,就能夠取到紅顏劍。
    所以在不少人的眼中,卓英亢就是葬劍宮的希望,就是葬劍宮未來的主宰者。
    “出發!”伴隨著太上長老一聲令下,葬劍宮參加這次劍冢取劍之會的人,浩浩蕩蕩的朝著劍冢的方向走去。
    本來應該站在一眾少年英才之間。走在后方的卓英亢,被太上長老特意拉到了自己的身邊。站在葬劍宮主以及一眾長老之間,顯得一如眾星捧月。
    卓英亢此刻。表現的是一副謙遜爾雅的樣子,不過他那偶爾挑起的眼眸中,卻帶著深深的傲然。
    鄭鳴,總有一天,我要將你踩在加下!
    卓英亢咬牙切齒,卓英亢覺得這輩子,自己永遠忘不掉在紅劍小筑的一幕。
    要不是他天生意志堅定,要不是他堅信自己一定能夠比得過鄭鳴,要不是……
    他的堅持,終于得到了回報,看著那些討好的目光,卓英亢就覺得自己的心是那樣的舒坦。雖然他的心中,對于那些討好他的人充滿了不屑,特別是前兩日,其他而去的那些人。
    他還要接納那些人的熱情,他要讓他們像狗一般的倒在他的腳下,他要讓他們成為他通往更加輝煌道路的墊石。
    鄭鳴不能參加這次取劍之會,實在是讓人感到可惜。
    “太上,這次劍冢取劍,我們葬劍宮一共有一十六個名額,現在缺少一個,我們是讓自己的弟子補上,還是缺著。”掌劍長老在要走出大殿的時候,沉聲的請示道。
    太上長老朝著李秋冉掃了一眼,淡淡的道:“自然是補上,難道要讓赤炎山看熱鬧,覺得咱們葬劍宮連一十六個進入劍冢的英才都湊不齊嗎?”
    李秋冉抿了抿嘴,并沒有開口,太上長老的話語,重點在表達對她這個宗主的不滿,而越是在這個時候,越是不能有任何的表示,那樣只會更糟。
    “太上,弟子新近收了一名弟子,姿勢雖然有點差,但是年齡正好,我看就將這個機會讓給他吧!”
    “好,那就讓他跟著去劍冢吧!”太上長老很是隨意的道。畢竟,她全部的希望,都已經寄托在了卓英亢的身上,至于多出來的這個名額,實在是沒有任何的用處。
    但是岑月珠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而且這笑容,還故意露給了李秋冉。
    李秋冉一副淡然的模樣,就好似對于這笑容,根本就沒有看到的樣子,但是云月容的心中,卻非常的替自己的師尊委屈,同時他的心頭,也對鄭鳴生出了一腔的怨氣。
    這一切,都是因為鄭鳴,你好好的,怎么就在這個時候,進入了悟劍的狀態,你這實在是太坑人了。
    ps:感謝所有兄弟對貓貓的支持,在這里貓對所有支持貓的兄弟,真誠的說一句謝謝,另外,俺還要問一句,那個還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