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3 悟劍

  一劍、兩劍、三劍……
    本來慢的好似蝸牛一般的劍法,在綠劍的眼中,變的越來越快,到了最后,鄭鳴斬出的劍光,在綠劍的眼中,竟然是瞬間三十多道劍光。
    在這快捷而又飄渺的劍光下,綠劍根本就分不清那一劍是真,那一劍是假。
    就在綠劍有一點忍不住想要為這劍法喝彩的時候,卻見鄭鳴整個人騰空而起,劍光向下,如電如光!
    這一劍,劃破虛空,這一劍,更讓綠劍的心一陣的顫抖。
    她雖然只是一個侍女,但是在葬劍宮,對于劍招同樣不陌生,她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這世間,竟然有如此劍招。
    直到落地收劍,鄭鳴也沒有將這最后一劍刺出,可是越沒有刺出,躍讓綠劍感到這一劍的強悍。
    持劍而立的鄭鳴,一動不動的站在哪里,就好似一個雕像,山風吹動,一片樹葉,落向鄭鳴的額頭。
    鄭鳴人沒有動,就好似他根本沒有注意到這片樹葉一般,可是,就在這片樹葉離他還有三尺距離的時候,一道劍氣從他的身上直沖而出。
    劍氣縱橫,樹葉被凌空斬成數段,飄落在鄭鳴的四周。
    這情形,讓綠劍整個人呆在了哪里,不過隨即,綠劍想到了自己的差事。
    云月容安排她,讓鄭鳴準時出發,現在雖然還沒有到出發的時間,但是吃早餐已經有些急促。
    是不是要叫醒鄭鳴,這個念頭一出現,綠劍就有些害怕,雖然她不是樹葉,但是面對剛才那鋒利的劍氣,綠劍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抵擋。
    可是要不叫醒鄭鳴的話,那就是誤事,而且還誤大事。
    在稍等一會吧!
    猶豫了瞬間的綠劍,在這一刻做出了決定。她的心中。祈禱著鄭鳴快點醒過來,不要耽誤了事情。
    可是。有些事情,從來都不以個人的意志為轉移,比如現在的綠劍,就是這樣。
    你越是期待什么,他偏偏就不給你來什么,一刻鐘過去了,鄭鳴依舊沉寂在劍法之中。
    一只飛鳥。從遠處飛馳而來,看到這只飛鳥的剎那,綠劍心頭升起了一絲的希望,她期待,這一只飛鳥,能夠將沉寂在了悟之中的鄭鳴驚醒。
    可是,已經飛到了鄭鳴頭頂五丈處的飛鳥,在就要從鄭鳴頭頂掠過的剎那,好似遇到了巨大的危險一般。快速的轉移了方向。
    甚至綠劍能夠感到,這只飛鳥在離去的時候,竟然有些倉惶。對,就是倉惶。一種帶著驚慌失措的倉惶,一種想要快速逃離的倉惶,一種恐懼的倉惶。
    對于鳥兒這種純粹靠著本能意識的飛禽而言,他們之所以倉惶,是因為他們在面臨著巨大的危險。
    自己要是過去,會不會有危險。
    太陽越升越高,那金色的陽光照耀大地,讓這綠劍小筑平增了五分的生機,可是看著那驕陽。綠劍的心中生出的卻是一分的埋怨。
    時間過的實在是太快了,怎么就不能慢一點。
    猶豫了好一會。最終綠劍還好似決定叫醒鄭鳴,可是,就在她要挨近鄭鳴的時候,她的耳邊響起了一聲的怒吼。
    一聲猶如獅虎咆哮般的怒吼,這怒吼聲,讓綠劍的心,生活粗了一種巨大的恐懼。
    要不是她在葬劍宮修煉多年,要不是她并不是普通的弱女子,恐怕就這一吼,就能夠讓綠劍嚇得跌坐在地上。
    綠劍扭頭朝著發出怒吼的位置看去,就見一只金光閃爍的小貓,正瞪大眼眸看著自己。
    對于這只小貓,綠劍并不陌生,可以說,從鄭鳴來到綠劍小筑之后,她就被這只金色的小貓給吸引了。為了討得這只小貓的歡心,她更是運用鄭鳴的權限,給這只小貓不少的好處。
    不過這只貪心的小家伙,會將她準備的東西吃完,然后送給她一個大大的后腦勺。
    這就是一個寵物,剛才那猶如獅子吼一般的聲音,真的是它發出的嗎?
    一時間,綠劍有一種自己精神是不是恍惚的感覺,而就在她猶豫了一下,正準備再次漫步向前的時候,那金色的小貓,已經化成了一條金線,沖到了她的近前。
    面對著金線,她根本就沒有應對的力量,就覺得自己脖頸處一疼的她,順手在自己的脖頸處摸了一下,并沒有任何的血痕。
    但越是這樣,綠劍的心越是忐忑,他已經感到,剛才她之所以沒有危險,實在是這只小貓手下留情了。
    要不然的話,光憑著金色小貓的一抓,就能夠讓她血賤五步。
    雖然是一個丫頭,但是作為葬劍宮最重要的綠劍小筑的伺候者,綠劍在葬劍宮的地位不低。
    可以說一般的內門弟子,還不如她。
    自然,綠劍的武技也很不錯,已經達到了九品的綠劍,等修為在穩固一下,就能夠成為葬劍宮的核心弟子。
    可是現在,她在一只小貓的手下,竟然接不了一招,這等事情要是傳播出去,一定會讓她顏面大失。
    但是現在,并不是綠劍計較這些的時候,太陽越升越高,葬劍之會就要到來,作為這次葬劍之會最大的貴客,鄭鳴竟然進入了這種奇怪的狀態,實在是讓綠劍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自己要是完不成云師姐交代的任務,那么別說成為葬劍宮的核心弟子,恐怕現在的地位都保不住。
    “小貓咪,我只是想要叫醒你的主人,他有重要的事情,你……你別攔我好嗎?”蹲在金色的小貓的近前,綠劍帶著一絲討好的說道。
    可惜,金色的小貓高高的昂著自己的頭,那雙金色的眼眸中射出的目光,更讓綠劍覺得自己好似一個伺候著國王陛下的侍女。
    “綠劍,都什么時候了,你還有心思逗貓玩!”一聲充滿了憤怒的聲音,在綠劍的耳邊響起。
    聽到這聲音的綠劍扭頭看去,就見一臉憤怒之色的云月容,快步走了進來。
    云月容是葬劍宮主的親傳弟子,在葬劍宮之中。地位很是特殊,就是一般的長老。在面對云月容的時候,都要讓她三分。
    但是云月容這個人性子雖然清冷了一些,但是再為人處事上,卻極其不錯,所以整個葬劍宮,對于云月容都即使親切。
    綠劍雖然是一個侍女,但是和云月容關系也不錯。云月容從來都沒有超她發過脾氣。
    可是這個時候,云月容有一種將綠劍撕了的感覺。
    自己在幾天之前,就已經交代過綠劍,讓她準時通知鄭鳴參加葬劍之會。就在昨天,自己又親自過來了一次,重新對綠劍叮囑了一遍。
    在自己想來,綠劍是一個知道輕重的女子,在大是大非面前,更是不敢有任何的含糊。
    可是讓自己沒有想到的是。綠劍她不但辜負了自己的托付,不但沒有提醒鄭鳴參加今日的葬劍之會,更在這里豆貓玩。她知不知道,前面已經因為鄭鳴的沒有到來。亂成了一團。
    作為關系到這個葬劍宮的大事,葬劍宮的上上下下,對此事極為關心,就連一直閉關的太上長老,也提前出關,為的就是提升這些被挑選出來的少年取得神劍紅顏的機會。
    而被太上長老視為重點的,正是鄭鳴。
    畢竟,他拔出了太上長老的飛仙劍,和太上長老有不少相通之處。有太上長老對他進行指點,可謂是錦上添花。
    可是。當卓英亢等參加這次大試的少年,都被葬劍宮內的長老一一的指導完,鄭鳴還沒有蹤跡。
    那本來就對鄭鳴列為一號種子的岑月珠,更不放過這次機會,說起了風涼話。
    雖然,岑月珠的話不敢針對太上長老,更因為太上長老的存在,說的有些含蓄,但是云月容還是能夠聽得出來這位師叔的詞鋒,那就是自己尋找的鄭鳴不靠譜,自己的師尊連這種事情,都做不好。
    作為一手測驗,并推薦了鄭鳴的人,云月容自覺這種事情,自己難辭其咎,在著急之下,更是風風火火的趕了過來。
    可以說此刻,她的肚子里,本來就憋了一肚子氣,現在看到別人不當回事的樣子,她自然不舒服。
    “月容師姐,我不是在逗貓!”綠劍急切的解釋道。
    “你沒有逗貓,難道你還是在為我葬劍宮出力不成,你可知道,現在咱們葬劍宮正處在危機之中!”云月容說話間,直接朝著鄭鳴走了過去。
    “鳴少,我不是已經通知您了嗎?今日要進行取劍之試,您怎么還……”
    沒有等云月容走到鄭鳴的身邊,小金貓就好似一條金線,朝著云月容直沖了過來。
    比起綠劍,云月容的修為雖然高了數倍,但是她在面對那快捷無比的攻擊之時,還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九步。
    此刻的小金貓,可是沒有絲毫的憐香惜玉之心,那雙小小的爪子,快捷如風,不斷的朝著云月容的要害招呼,而云月容的掌力落在小金貓的身上,卻興不起半點的波瀾。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云月容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十三步,正好退到了她走向鄭鳴之前的位置。
    “綠劍,這究竟是怎么回事?”云月容看著擋在自己前方,一副虎視眈眈模樣的小金貓,沉聲的朝著綠劍問道。
    “月容師姐,鄭公子今天早晨起來練劍,卻不知道怎么著,就進入了一種忘我的狀態,好幾次我準備叫醒鄭公子,都被這只小金貓擋住。”
    綠劍自然不放過這個說出自己委屈的機會,當下大聲的說道。
    “忘我的狀態!”云月容這個時候,才仔細的朝著鄭鳴觀看了過去,好一會才有點詫異的道:“悟劍!”
    PS:  第二更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