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9)      完本感言(12-09)     

隨身英雄殺299 龍不與蛇居

  “月容,長輩再次論事,哪里有你說話的地方,還不給我退下。”坐在寶座上的宮主,沉聲的說道。
    云月容清楚,自己的師尊這個時候訓斥自己,實際上是在保護自己,她恭敬的答應一聲,就要退下,卻聽岑月珠發出了一陣咯咯的笑聲。
    “月容師侄,鄭鳴不如卓英亢,這還用什么證明,只要是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來。”
    “師侄你如此維護鄭鳴,莫非對他動了什么心思不成?”
    云月容的臉色,頓時變的通紅,她沒有想到,這個自己一向尊重的師叔,竟然說出這種話來。
    就在她不知道該如何回話的時候,就聽那岑月珠道:“師姐,諸位長老,這次劍會,關系到咱們葬劍宮的生死存亡,還請各位從大局出發,將引劍珠送于卓英亢使用。”
    大殿上,一片的躁動,不少人更是低聲的議論了起來,而就在這時,那掌劍長老再次站出來道:“住處不換也罷,不過那引劍珠,我覺得還是給卓英亢,畢竟這樣幾率更大一些。”
    “掌劍長老說的有理,雖然鄭鳴能夠拔出飛仙劍,但是他畢竟靈脈不行。”又有長老站出來說道。
    就在葬劍宮主眉頭輕鎖的時候,就見有人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宮主和長老們正在議事,你這樣跑進來,成何體統?”岑月珠看著跑來的人,聲音冰冷的訓斥道。
    進來的是一個十七八歲的青衣女子,她在宗門之中的地位和岑月珠差了很多。所以被岑月珠這么一吼。頓時嚇得手足無措。
    “真如。何事如此慌張,慢慢道來!”那葬劍宮的宮主,帶著一絲雍容的問道。
    “回稟宮主,打起來了!”青衣女子的聲音中,帶著急促的道。
    “誰打起來了?你慢慢說清楚!”葬劍宮主被岑月珠的一番言辭,本來就氣的極其不爽,此時聽到青衣女子的話語,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冷意。
    “卓英亢和鄭鳴打起來了。”青衣女子吸了一口氣。這一刻平靜了不少道。
    鄭鳴和卓英亢打了起來,葬劍宮議事的長老們神色都是一變。對于他們葬劍宮而言,這次為了葬劍之會,邀請了不少的少年英才。
    其中最讓他們寄予希望的,就是卓英亢和鄭鳴兩個人,這兩個人還沒有出手,就自己動起了手,對于葬劍宮而言,真不是什么好消息。
    “師姐,有那么一句話。叫做龍不與蛇居,卓英亢天資過人。乃是人中之龍,自然不能給忍耐一個碌碌之輩爬在自己的頭上,這一架,我覺得打的是在所難免。”
    岑月珠說到這里,嘻嘻一笑道:“我親自去找的卓英亢,這孩子別的都好,就是太傲氣。”
    云月容看著眼眸中帶著一絲驕傲的師叔,卻感到事情并沒有那么簡單。
    她是親自接觸過鄭鳴的,知道這個人實在是驕傲的很,而這樣的人物,又豈能老老實實的吃虧。
    就在云月容想著這其中是不是有其他事情的時候,卻聽到大殿之中響起了一聲的嬌笑。
    順著笑聲,云月容看了過去,就看到一向與世無爭的六師叔正用素手掩著小嘴,一副整個人都要笑癱的模樣。
    岑月珠自然也聽到了笑聲,她在宗門之中,可以說一向霸道,除了幾個特定的人招惹不得,對于其他的師兄妹,一向是冷言相向。
    “程師妹,有什么好笑的事情,讓你在此地如此失態,莫非你真覺得咱們宗門生死存亡的大事,就是一個笑話嗎?”
    岑月珠的話語,不但充滿了嚴厲,而且直接就將一個大帽子給蓋了下來。
    紅衣女子雖然平時在宗門之中與人為善,而且并不參與爭權奪勢,但是他也不是任人拿捏的主,更何況他要是默認了岑月珠的話語,以后在宗門之中,將沒有她立身之地。
    “岑師姐,宗門大事,小妹自然不敢開玩笑,只不過有一些特別好笑的事情,實在是讓人不得不笑。”
    說到這里的紅衣女子,咯咯一笑道:“本來這事情還沒有那么好笑,但是被師姐您這么一說,小妹覺得越發可笑了。”
    岑月珠的臉一沉,不過她也是聰慧之輩,瞬間就從紅衣女子的話語中聽到了不一樣。
    “真如,你說到底是一個什么情況?”那葬劍宮的宮主,打斷了兩人的爭吵道。
    青衣女子趕忙道:“卓英亢公子對于自己住紅劍小筑有些不滿,讓人揚言要在葬劍之會上一鳴驚人,讓天下人都知道,住綠劍小筑的人不如他。”
    岑月珠輕輕的點了一下頭,眼眸中生出了一絲贊嘆的道:“少年熱血,本應如此啊!”
    她這一評論,頓時讓那青衣女子露出了為難之色,最終青衣女子還是為難的道:“這句話不知道怎么,傳到了鄭鳴公子的耳朵之中,然后鄭鳴公子就來到紅劍小筑之中,直接……直接將卓公子給揍了一頓!”
    大殿之中并不知道情況的葬劍宮長老們,這一刻都瞪大了眼睛,對于那叫做鄭鳴的少年,一下子多出了幾分的認知。
    他們好似看到了一個粗壯的大漢,直接將一個好似如花似玉的美少年抓起來,嘴里面恨恨的道:“不服氣是吧,老子揍到你服氣!”
    “卓英亢沒事吧?”岑月珠的臉,頓時變的無比的僵硬,她問出的這句話,更是充斥著陰森之氣。
    那青衣女子還沒有來得及說話,紅衣中年女子卻嘿嘿一笑道;“大的事情倒是沒有,只不過臉被打腫了!”
    這句話一出,大殿之中有人輕笑了起來。
    岑月珠的神色,越加的難看,她哪里不明白,人家雖然說卓英亢,但是實際上說的還是她岑月珠,說她的臉,被打的腫了。
    “師姐,這鄭鳴實在是無法無天,一定要嚴厲懲處,不然怎可服眾!”
    陪伴著自己的師尊走出大殿,跟隨在自己師尊后面的云月容就發現師尊那以往漆黑如墨的發鬢之間,竟然多出了幾條白色的絲線。
    雖然這些絲線,并不是太顯眼,平時的時候,更讓人難以發現,但是白發畢竟是白發。
    一時間,云月容的眼眸中,不由得生出了水痕。
    “師傅。”云月容輕輕的叫了一聲,不過這個時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該說什么。
    李秋冉回頭看了一下自己臉上都是淚痕的小弟子,眼眸中露出了一絲關切的道:“月容,怎么了?”
    “師傅,沒事。”云月容將自己本來準備說的話咽下去,強作出一副笑容的說道。
    “你師叔這個人,野心實在是太大,唉,她也不看看現在是什么時候,還在搞爭權奪勢的事情,哼!”李秋冉說話間,眼眸之中,生出了一絲的殺意。
    云月容有點擔憂的道:“師傅,您這次力保鄭鳴,要是萬一鄭鳴取不到紅顏劍的話,師叔一定會借機在此發難,到那時候,咱們該如何應對?”
    “這次咱們邀請來的人,要是能夠將紅顏劍取在手中,則是天佑咱們葬劍宮。”
    李秋冉說道此處,聲音幽幽的道:“要是咱們取不出紅顏劍,最終讓紅顏劍落在赤炎山的手中,那咱們葬劍宮才會真正的萬劫不復。”
    說到此處,李秋冉雙眸看天道:“希望祖師能夠庇佑,讓咱們葬劍宮度過這一劫。”
    “師傅,紅顏劍在咱們葬劍宮如此多年,歷代都沒有人可以取出,現在咱們不見得能夠取到紅顏劍,那赤炎山的弟子,也不見得就能夠得到紅顏劍!”
    云月容說道此處,低聲的道:“師傅您不用太擔心。”
    “丫頭,你這些話,師傅怎么不懂,不過這次不一樣。”李秋冉摸了一下云月容的額頭:“赤炎山的神火印,隱藏在萬火之中,一向沒有人見到。”
    “可是現在,那個人卻收服了神火印。在品級上,神火印可是比紅顏劍強的。”
    云月容自然知道神火印的事情,但是她還是第一次聽說,神火印的品級竟然高過自己宗門的紅顏劍。
    “師傅,我相信,鄭鳴是不會讓咱們失望的。”
    李秋冉點頭道:“能夠將你師祖的飛仙劍拔出,鄭鳴在劍上的資質,自然是不凡。丫頭你也準備一下,三日之后,就是劍冢開放之時。”
    云月容答應一聲:“弟子遵命。”
    三日時光,一如流水而過。
    清晨,早早起來的鄭鳴,手持飛仙劍,緩緩的施展著飛仙九劍,雖然這套劍法,是通過秦夢瑤創出來的,但是鄭鳴自己對于這套劍法的掌控,也只是達到了會意的地步。
    這九招劍法,鄭鳴施展的非常的慢,但是落在正端著早餐過來的綠劍眼中,她就覺得自己看到的,是一個仙人,在哪里翩翩起舞。
    在這一刻,她覺得眼前的少年,是那樣的醉人,是那樣的讓人忍不住心生親近。
    站在回廊下,她默默無聲,生恐自己一點動作,驚到了鄭鳴。
    而已經沉醉于飛仙九劍境界之中的鄭鳴,雖然發現了綠劍的到來,但是他并沒有理會的心思。
    緩緩施展劍法的鄭鳴,就覺得一絲絲的體悟,不斷的出現在自己的心頭,而伴隨著這些體悟,鄭鳴更覺得自己好似隱隱約約的抓住了一點什么。
    這點東西,當他施展葉孤城英雄牌的時候,曾經呈現在他心頭,只是當那英雄牌的時間過去之后,他就完全想不到究竟是什么。而現在,這種感覺,又開始出現在他的心頭。
    ps:  第一更準時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