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296 鄭鳴的霸道

  好容易見到一個熟人,鄭鳴自然不會讓他離去,當下快速的追到左云從身邊道:“云從兄,你這是要到那里去?”
    左云從此時在心中對自己是好一陣埋怨,怎么就開口了呢?看到鄭鳴,自己不躲,怎么就開口了呢?
    作為一個優秀的殺手,自己應該天塌不驚,自己應該冷靜如雪,自己在看到不愿意接觸的人,就應該快速的離去。
    在沉吟了剎那,左云從做出了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道:“哈哈,鳴少,真巧,沒有想到在這里遇到您!”
    “我覺得也挺巧!”鄭鳴笑吟吟的看著左云從道。
    左云從干笑,就是不說話,準備給鄭鳴來一個以不變應萬變,可是就在他做出這個準備的時候,卻聽鄭鳴笑吟吟的道:“這幾日不見,左兄那剛剛開始崢嶸的頭角,竟然變的消減了不少,實在是……”
    摸了一下自己的腦袋,左云從趕忙笑吟吟的道:“鳴少,我們無花谷的住處在這邊,您拿的是無害師叔的邀請令,那個……那個應該和我們住在一起。”
    說話間,左云從朝著右側的山峰一指道:“那里是我們無花谷的住處。”
    鄭鳴凝眸一看,發現那座離自己有二三十里路的山峰上,有四五座大小不一的建筑,想來無花谷的人就住在哪里。
    他此刻也沒有事情,和無花谷的人去聊一下,也不是一件壞事。當下點頭道:“正準備見見左無害前輩。”
    就在兩人要離開的時候,突然聽人道:“有好戲看了,卓英亢已經放出話來,說要讓那住在綠劍小筑的人知道,住在和自己能力不匹配的地方,最終要成為笑柄。”
    “嘖嘖,看來卓英亢對于沒有能夠住進綠劍小筑,很是不爽啊!”
    “可不是,我可是聽說。卓英亢因為這事情,還和葬劍宮的接待人員發了脾氣。不過那綠劍小筑的入住,乃是葬劍宮高層定下來的,卓英亢就算是在鬧,也沒有什么用處。”
    左云從朝著小山頂端的方向看了一眼,輕聲的道:“鳴少,看來這一次有好戲看了。”
    “卓英亢,想不到葬劍宮竟然將他給請了過來。此人我雖然沒有見過,但是能夠被評為大晉王朝這一期唯一的一品英才,此人絕對不能小看。”
    鄭鳴笑了笑并沒有吭聲,而左云從接著道:“也不知道那住在綠劍小筑的人是誰,他要是能夠壓制得住卓英亢,自然是一切都好,要是壓制不住的話,嘿嘿!”
    “走!”鄭鳴一拉左云從的手,大踏步的朝著山峰的方向走了過去。
    “鳴少。走錯了,我們無花谷的住址在那邊!”左云從愣了一下,大聲的道。
    “沒錯。誰去你們無花谷的地方,我這是要去紅劍小筑。奶奶的,找麻煩找到我頭上了,我還真的讓那小子知道知道,馬王爺究竟有幾只眼。”鄭鳴說話間,已經走出了十多丈。
    左云從一撮手道:“鳴少,人家只是找那個綠劍小筑的住客,和您好似……”
    說到這里,反應過來的左云從驚聲的道:“鳴少,您……您不會就是那位綠劍小筑的住客吧?”
    “你還真猜對了。我現在就住在綠劍小筑。”鄭鳴朝著左云從一揮手道:“我不找別人的麻煩,已經是他祖上冒青煙。他竟然挑釁我,實在是可惡。”
    左云從看著氣憤不已模樣的鄭鳴,趕忙道:“鳴少,你要想教訓那卓英亢,可以等這次葬劍之會開始之后,取得比他強的名劍,甚至取得那柄神劍紅顏就行,不值得現在去直接找他麻煩!”
    “那是以后的事情,我就想現在揍他一頓。”
    紅劍小筑,一個身穿淡金色長袍的少年,面帶傲色的看著自己四周的幾個少年。
    這幾個少年,一個個雖然修為不凡,但是他們看向那金色長袍少年的時候,臉上的笑意,卻是怎么都掩蓋不住的。
    “卓少,剛才我已經將您的戰貼,扔到了綠劍小筑之中,那綠劍小筑的人,竟然不敢出面。”、
    “嘖嘖,也不知道這葬劍宮的高層,究竟是背了什么樣的人情,竟然讓一個懦夫住在綠劍小筑之中。”
    “剛才我們過去的時候,都將那小筑的侍女給嚇哭了,嘿嘿,那小子就是不敢出來。”
    “那小子不敢迎戰又怎樣,他躲得過初一,還能夠躲得過十五不成,只要上了葬劍之會,以卓少的實力,還不是虐的他找不到北。”
    卓英亢臉上的笑容,一直都是淡淡的,他對于這幾個圍在自己四周的少年英才,心頭充滿了不屑。
    但是他心中明白,一個好漢三個幫,自己以后要鵬程萬里,少不得幾個給自己跑腿的人,這些家伙雖然能力一般,但是用來跑腿卻也不錯。
    至于那住在綠劍小筑的人,哼哼,只能說他自己不知道天高地厚,整個大晉王朝少年一代,誰不知道自己乃是第一英才人物,他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兩,竟然要住在自己的頭上。
    這一次,他不但要在這葬劍之會上光芒萬丈,更要取得那傳說之中的神劍紅顏。
    “誰是卓英亢,給我滾出來。”一個帶著絲懶惰之意的聲音,陡然在小院外響起。
    聽到這聲音,卓英亢的臉色就是一變,而那些簇擁在卓英亢四周的少年,一個個神色更是變的僵硬起來。
    卓英亢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有被人打上門來的一天,他聽到這挑釁的聲音,第一個感覺,就是愕然。
    不過隨即,他這愕然就變成了憤怒。
    少年成名,大晉王朝年輕一代第一人,無論走到何處,都被人捧在手心,就算是他們家族之中的老祖,對他都是慢聲細氣,生恐讓他不舒服。
    “是誰,好大的狗膽,竟然敢在卓少面前大吼大叫,不想活了不成!”說話的,是簇擁在卓英亢左側的少年。
    此人出身在大晉王朝一個二等宗門裂云劍宗,乃是裂云劍宗宗主之子。雖然裂云劍宗比不過問劍閣等高等宗門,卻也不次于三品的世家。
    他之所以能夠來到葬劍宮,自然有一定的實力,八品巔峰的修為配上年紀輕輕就領悟裂云劍宗的鎮宗劍法裂云劍訣,讓他高出同輩人不少。
    就是在前不久舉行的本州天下英才會上,此人更是橫掃本州英俊。不過在遇到了卓英亢之后,自覺不如的他,就很是熱情的緊隨卓英亢的步伐。
    現在,有人敢在卓英亢的面前撒野,他就第一個站了出來,別的不說,他要給卓英亢留下一個好印象。
    而就在此人開口的時候,鄭鳴和左云從已經走了進來。
    鄭鳴看著咆哮的少年,淡淡的道:“你就是卓英亢?”
    “我自然不是卓少。”那少年愣了一下,隨口答道。可是就在他說話之際,卻被一個手掌,直接抓住他的衣襟,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就被扔了出去。
    “既然你不是,這里哪有你說話的地方。”
    卓英亢的眼睛,一下子瞇了起來,雖然他從心中看不起這好似蒼蠅一般圍在自己周圍的少年,但是他心中也清楚這少年的斤兩。以自己的手段,想要擊敗這少年容易,但是想要像出手之人這般舉重若輕,他感到不行。
    看著那張和自己差不多面容的臉,一時間卓英亢的心頭充滿了疑惑。
    這人是誰?大晉王朝,什么時候多了這樣一個英雄人物,更重要的是,自己什么時候將這種人物給得罪了。
    “小子,我跟你拼了!”作為裂云劍宗的天之驕子,被扔出去的少年,什么時候吃過這種虧。
    心頭的怒火,已經讓這少年昏了頭腦,他騰空而來的剎那,一道劍光如電而來。
    這劍光長有一丈,熾烈的劍氣呈現出淡白色,蘊含著一種無堅不摧的威勢。
    裂云劍訣威力最大的一式,劍裂長天!
    作為裂云劍宗最強的劍訣,這劍裂長天如果有該宗門三品祖師施展,劍氣縱橫,足以讓長河斷流,山川洞裂。
    這少年雖然比之自己的祖師,不知道差了多少,但是這一劍施展之間,卻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抵御。
    不過他遇到的,卻是鄭鳴,不但在修為上高他很多,在眼力上,在心念上更有道心種魔大法和井中月在手的鄭鳴。
    這一劍,鄭鳴首先感應到的,并不是這一劍的威勢,他感應到的,是這一劍的破綻。
    雖然這劍訣不錯,但是那施展的少年,對于這劍訣的掌握,別說小成,就是熟練都沒有達到。
    破綻實在是太多了!
    在這一劍到來的剎那,鄭鳴連動都沒有動,甚至到了最后,鄭鳴干脆將自己的眼睛給閉上了。
    閉上眼眸,這人準備干什么?卓英亢的心中,一下子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他絕對不會以為,這少年閉上眼睛,是因為恐懼,或者是放棄。
    能夠直接找他麻煩,并將這裂云劍宗的首席弟子一下子扔出去的人,絕對不會不堪一擊。
    而那施展劍法的少年,眼眸之中卻露出一絲的狂喜之色,他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一劍縱橫之間,不但沒有任何收縮之勢,甚至還顯得更加的狂暴。
    這一劍,如果能夠斬實的話,絕對能夠要了人的性命。
    可惜,就在這劍光離鄭鳴還有三尺距離的時候,鄭鳴凌空打出一拳,狂暴的拳勁,直接破開少年的劍勢,狠狠的轟擊在了少年的身上。
    少年就好似一個被鐵錘擊打的破布娃娃,重重的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
    PS:  今日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