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5)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5)      完本感言(04-05)     

隨身英雄殺295 天生神人

  通過這些天的修煉,鄭鳴雖然沒有做到和飛仙劍心劍通明,卻也能夠感覺到這柄飛仙劍的驕傲。
    它給鄭鳴的感覺,就是劍中的飛仙,傲然出世,不落凡塵。而這等的劍,讓它臣服不宜,讓他恐懼就更不容易。
    現在,云月容只是提到了那柄紅顏劍的名字,就讓飛仙劍生出恐懼的感覺,可想那紅顏劍,究竟是何等的存在。
    “既然紅顏劍一直沒有人能夠取出,你們葬劍宮何不讓它一直在劍冢之中等待呢?”鄭鳴安撫了一下手中的飛仙劍,淡淡的問道。
    云月容生出了一絲的苦笑道:“取出紅顏者,當是我葬劍宮的主人,祖師當年與人有約定,除了我葬劍宮的人,其他人也可以取紅顏劍。”
    “而且,那準備取紅顏劍的勢力,和我們葬劍宮并不友好,一旦讓他們取出紅顏劍,恐怕我們葬劍宮現在的人手,下場會很不好。”
    鄭鳴的神色平靜,葬劍宮能夠允許自己這個外人去取劍,自然是因為外敵的脅迫。
    “不知道云姑娘可否告訴在下,那準備取紅顏劍的人,究竟是何方勢力?”
    “赤炎山。”云月容猶豫了瞬間,嘴中說出了這三個字。
    赤炎山、無花谷、葬劍宮這定州三大勢力,究竟是什么關系,為什么最強的赤炎山只有七府之地,而葬劍宮的長劍第一神劍紅顏,還能夠任由赤炎山來取。
    心中念頭閃動,鄭鳴隨口道:“那紅顏劍你們葬劍宮這么多年沒有取出來,難動赤炎山的人,就能夠取出不成?”
    “本來,我們對赤炎山來取紅顏劍。是并不太放在心上的,但是赤炎山最近出了一天才人物,聽說生而神靈。弱而能言,眉分八色。雙眸重瞳!”
    “天下靈物,只要是落在他的面前,都會臣服,甚至赤炎山的……”
    云月容說道這里,好似覺得自己有些說過了,趕忙閉上了嘴巴。在深深地朝著鄭鳴看了一眼之后,輕聲的道:“聽說他現在雖然只有十五歲的年紀,卻已經將赤炎山的鎮山法訣紅日典練到了第七品。”
    紅日典。這三個字讓鄭鳴愣了一下。他修煉的功法,是紅日照大千,現在已經達到了七品巔峰的鄭鳴,再進一步,就能夠花內氣為真氣。
    可惜,紅日照大千的后續功法,卻是沒有半點消息,這讓鄭鳴心中很是有些著急。
    雖然他有英雄牌在手,但是本身的實力,同樣重要無比。如果自己的實力一直難以進步,想要獲取更強的英雄牌的希望,也就會越來越渺茫。
    這赤炎山的紅日典。和紅日照大千是不是有什么聯系,是巧合還是……,不過不管兩者之間什么關系,鄭鳴心中這一刻都已經打定主意,一定要將這紅日典借來一觀。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就聽那金雕又發出了一聲長鳴,只不過這聲長鳴并不是恐懼,而是一種充斥著歡喜的長鳴 。
    “鳴少,前方就是我們葬劍宮。還請鳴少暫時在千劍館休息。”云月容的神色中,也多出了一絲的笑意。她說話間,朝著前方一座山峰指了一下。
    鄭鳴低頭超身下看去。就見一座占地千里的山岳,盤踞在無盡的大地之上,在這片山岳之中,有上千座高低不一的山峰。
    不過這些山峰雖然大小不一,卻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每一座山峰都尖銳如劍,直插蒼穹!
    特別是那最中間的山峰,足足有萬丈多高,看著這座山峰,鄭鳴的心頭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根本就不是一座山峰,而是一柄鋒利無比的絕世好劍。
    一柄可以橫斬天際的長劍!
    那無盡的劍意,讓人從心頭,都忍不住生出一種臣服的感覺。
    云月容給鄭鳴安排的是千劍館的一座小院,這院落雖然不大,卻精巧異常。
    坐在幾桿青竹下,鄭鳴呼吸著山上的新鮮空氣,很是有一種如在畫中的感覺。
    “鳴公子,這是我們葬劍宮特產的焚劍酒,請鄭公子品鑒!”一個身穿青衣,猶如弱柳從風般的女子,飄然來到鄭鳴的近前,輕聲的說道。
    焚劍酒,鄭鳴還是第一次聽說。他對喝酒雖然沒有太大的興趣,但是此時也不由得好奇焚劍酒究竟是一個什么摸樣。
    青衣侍女名為綠劍,乃是這小院的侍女,就姿容而言,這綠劍雖然也就是一般,但是嬌俏活波,善解人意,讓鄭鳴很有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
    端起青玉做成的酒杯,鄭鳴輕輕的抿了一口綠劍口中的焚劍酒,這酒入喉柔綿,但是當這酒進入自己喉嚨的時候,卻給鄭鳴一種火燒一般的感覺。
    只不過,這種感覺,來得快,去的也很快。當這種火燒的感覺去后,鄭鳴就覺得自己體內,多出了一股不是太強的氣息,這氣息鋒利如劍,流入丹田之中的剎那,讓鄭鳴覺得自己的內氣,竟然多了一絲鋒利之感。
    雖然這種鋒利,對鄭鳴而言,沒有太大的幫助,但是對于九品以下的武者而言,卻是難得至極。
    “酒不錯。”鄭鳴放下酒杯,輕聲的道。
    “公子喜歡就好,這焚劍酒,可是五長老的心肝寶貝,要不是我給他說公子您想要嘗嘗,還要不到呢?”綠劍說話間,端起酒杯,又給鄭鳴滿上了一杯。
    聽綠劍提到五長老,鄭鳴的眼眸中光芒一閃,他對于葬劍宮可謂是一無所知,正好趁此機會,了解一下葬劍宮的情況。
    “五長老為何會將如此美酒送我呢?”
    “因為公子您是咱們葬劍宮的貴客啊,不,應該說您是咱們葬劍宮的第一貴客。”綠劍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道。
    第一貴客!
    看來自己的身份還不是太低嗎?鄭鳴灑然一笑道:“我是第一貴客莫非除了我之外,還有第二貴客,第三貴客不成?”
    “這個……這個好似沒有,但是來的這么多貴客之中,公子您是最尊貴的貴客。”綠劍說到此處,輕輕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道:“這些我都是聽管事大人說的。”
    鄭鳴看著一副嬌憨模樣的綠劍,也就停了問她東西的想法,他端起綠劍給自己倒的酒,一飲而盡之后,就笑著道:“我出去走走。”
    綠劍雖然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跟上來,只是輕聲的道:“公子早去早回 。”
    踏出小院,鄭鳴一路向下,這千劍館所在的地域之中,雖然沒有什么奇花異草,但是那一桿桿青竹,卻給這千劍館平增了不少的景致。
    開始走在曲曲折折的小路上,鄭鳴還沒有遇到什么人,但是當鄭鳴走過幾個獨立的小院之后,就發現四周的人開始多了起來。
    這些人,大多是和自己一樣十六七的少年,而且每一個少年給人的感覺,都是有一身不俗的武技。
    不過鄭鳴性子本來就有些冷淡,人家不主動開口,他也不會主動拿自己的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
    “你們聽說了沒有,好似卓英亢也來了?”一個少年的聲音,陡然在鄭鳴的耳中響起。
    卓英亢,這個名字鄭鳴還真不陌生,好似在大晉王朝的天下英才榜中,此人被排到了第一位。
    而當時,鄭鳴只是排到了五六品之間,所以在鄭鳴的心中,還是很希望看看這卓英亢究竟是什么樣的人物。
    只是在經過了雄霸大殺四方之后,他就沒有心思參加那個英才榜的評定,畢竟定州這邊帶來的聲望值,比那個所謂的英才榜可是多得多。”
    “真的,他怎么回來?他不是在參見天下英才之會嗎?”
    “天下英才之會和這并不沖突,畢竟卓英亢已經穩居英才榜第一。”
    “哎,這次還想一步進入葬劍宮,卻沒有想到卓英亢竟然來了,真是運氣不太好啊!”
    “知足吧老兄,我聽說葬劍宮的劍,都是天下少有的名劍,只要能過得到一柄,就不虛此行。”
    聽了一會少年們的議論,鄭鳴就沒有了太多的興趣,就在他準備轉身走開的時候,就聽有人道:“我聽說這次卓英亢被葬劍宮安排了這千劍館的紅劍小筑?”
    “嘖嘖,紅劍小筑,那可是葬劍宮以往招待貴賓的地方,沒有一方之主的身份,根本就住不進去啊!”
    “是啊,聽說有一個三品的宗師,來到葬劍宮,覺得自己應該可以住進紅劍小筑,卻最終被拒之門外,嘖嘖,卓英亢不愧是卓英亢啊!”
    就在這時,卻突然有人道:“葬劍宮最好的地方,是綠劍小筑,我聽說綠劍小筑之中,現在也有人住。”
    綠劍小筑,鄭鳴愣了一下,他對于自己住的地方,還真的不是太清楚,不過有一點他倒是可以肯定,那就是伺候自己的丫頭,好似叫做綠劍。
    “怎么會?聽說這次葬劍宮邀請各地劍道英才,為的是一件大事,那卓英亢應該是咱們大晉王朝的一品奇才,他怎么會被安排到第二位。”
    “這不應該啊!”
    “可是,這是事實,據伺候我的仆役說,那綠劍小筑里面真的住著人,哎,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能夠壓得住卓英亢,咱們現在沒事,不如過去看一看。”
    “鄭……”就在這時,鄭鳴突然聽到自己身后有人低喝,隨即那人趕忙捂著嘴巴,快速的離去。
    這是誰,見到自己怎么就跟見到鬼一般,鄭鳴快速的扭頭看去,就見左云從正快速的朝著一個方向跑開。
    ps:今天第一更,嗚嗚,有點晚,怨貓沒有計劃好,覺得不會耽誤,卻耽誤了半小時,再次向兄弟們道歉,并以我最大的誠意,求一句月票!嘎嘎嘎,俺就是這樣沒有節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