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294 劍葬深宮

  將一招招劍法演練完畢的鄭鳴,心中多出了一絲的喜悅,這秦夢瑤的英雄牌果然沒有讓自己失望,雖然她沒有讓自己的天外飛仙有太大的提升,但是卻創出了一套和天外飛仙相互配合的劍法。
    只不過,這些劍法,并不是太完整,存在著不少的缺憾。
    一個時辰之后,鄭鳴再次點開了自己眉心的秦夢瑤的英雄牌,而伴隨著這英雄牌的點開,那本來已經定型的劍法,再次發發生了變化。
    半個月之后,手持飛仙劍的鄭鳴,猶如飄逸出塵的謫仙人,一劍飛出,千百光華,就猶如水銀瀉地。
    一式、兩式、三式……當第九式劍法實戰完畢之后,鄭鳴的身軀已經騰空而起,這最后一劍,自然是天外飛仙。
    從一式天外飛仙的劍招,變成了一套完整的劍法,鄭鳴的心,充斥著感慨。也就在這個時候,他才感到這世上,真的是有一種人物,就叫做天才。
    不服不行的天才。
    “啪啪啪!”一陣掌聲,這一刻突然在鄭鳴的耳邊響起,鄭鳴凝眸看去,就見在百丈外,一連笑意的云月容,正笑吟吟的看著自己。
    “好一套劍法,也唯有這樣的劍法,才能夠配得上飛仙劍,怪不得這飛仙劍會被鄭兄從劍匣之中拔出,這天下,也唯有鄭兄這樣的天資,才能夠給這飛仙劍創出他獨有的劍招。”
    自己給飛仙劍創出劍招,看著滿臉欽佩,一副恨不得將自己進行膜拜的云月容,鄭鳴有一種不知道該說什么的感覺。
    而跟在云月容身后的姜元豐,卻趕忙跪在地上,沉聲的向鄭鳴道:“鳴少,云姑娘已經等了您九天,實在是有點來不及,所以屬下才帶著云姑娘來您閉關之所。”
    鄭鳴對于姜元豐這種態度,心中還是滿意的。但是他還是決定給姜元豐一個教訓。
    畢竟,他好似沒有分清楚。現而今究竟誰才是他的主人。
    “呵呵,既然云姑娘有要事,那就算了,元豐,我今日參悟龍象拳有所體悟,你看看我施展的對還是不對。”
    說話間,鄭鳴不待那姜元豐推辭。就直接催動體內的內氣,將龍象拳的第一式聚龍匯象施展了出來。
    淡紅色的龍象,在鄭鳴推出的剎那,就狂暴無比的朝著姜元豐直沖了過去。
    當那紅色的龍象脹大到一丈大小的時候,姜元豐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天威,朝著自己籠罩下來。他覺得自己在這偌大的天威下,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反擊之力。
    甚至,他有一種跪倒在這紅色龍象之下,頂禮膜拜的沖動。
    但是多年修煉武技的意志。讓姜元豐拼命的冷靜下來,他知道這一刻,是自己生死關頭。所有沒有絲毫猶豫的他,雙手催動自己所有的勁氣。以自己所修煉的抱陽拳法的最后一式猛地轟了出去。
    而站在姜元豐身邊的云月容,也感到了姜元豐的危險,她手中長劍如電,化成一片紫色的長虹,朝著那紅色的長龍直接斬落了下去。
    “轟轟!”
    巨象和姜元豐的掌力碰撞在一起,姜元豐整個人直接倒飛了出去,一直飛出了十多丈,這才算是停住了腳步,但是一口鮮血。在這一刻卻從他的嘴中吐了出來。
    至于云月容,雖然斬斷了鄭鳴的紅龍。但是他的身形,也在虛空中倒退了九步!
    “聚龍匯象,是聚龍匯象!”
    雖然在姜元豐的判斷之中,前些日子閉關有些閉的地動山搖的鄭鳴,已經已經參透了他們家傳的龍象拳,但是今日見到這龍象拳的招式,姜元豐依舊激動不已。
    他作為姜家的家主,對于家傳的龍象拳的招式,可以說是清楚的不能在清楚,所以一見到龍象齊行的情形,就明白這是他們姜家的龍象拳。
    真的練成了,鄭鳴竟然將他們姜家多少代人都沒有修煉成的龍象拳,給練成了。
    這……這……
    姜元豐雖然早有準備,但是此時,依舊不知道自己是該為自己家的祖傳武技重現天下而感到高興,還是為自己等子孫不孝而感到愧對祖先。
    和激動不已的姜元豐相比,云月容的神色,則顯得平淡,但是她那持劍的手臂上,不斷的順著手臂留下的血滴,卻是讓她整個人,多了一絲的柔弱。
    對于龍象拳,云月容并不知道它的來歷,但是她對于鄭鳴能夠修成龍象拳,并不覺得意外,畢竟,鄭鳴是能夠將飛仙劍都可以拔出來的人。
    在姜元豐激動不已的時候,云月容輕聲地道:“鳴少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
    鄭鳴自然不會忘記自己和云月容的約定,他可是有了將這柄飛仙劍占為己有的想法。
    “這個自然不會忘。”
    云月容輕輕一笑道:“那就請鳴少快收拾一下,和月容一起趕往葬劍宮。如果鳴少能夠幫著咱們葬劍宮度過這次危機,不但這柄飛仙劍是鳴少的,就是整個葬劍宮統領下的十八個府城,也可以歸屬清泉伯。”
    十八個府,就是幾千萬甚至上億的人口,武者更是達到百萬之巨。這等的聲望值,絕對能夠讓鄭鳴的實力,有一個巨大的提升。
    因為云月容時間緊迫,所以鄭鳴只是簡單收拾了一下,就跟著云月容出發了。
    坐在云月容那足足有半丈大小的金雕上,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羨慕。他不止一次的想要獲取一只飛行類的妖獸,可惜的是,一直都沒有遇到一只合適的。
    “喵嗚!”
    金色的小貓,輕輕的叫了一聲。這一聲并不是太靠,但是那托著鄭鳴和云月容兩個人的金雕,身軀卻劇烈的顫抖了一下,好懸沒有將云月容和鄭鳴從雕背上拋下去。
    “金兒,前方怎么了?”云月容抱著金雕的頭,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緊張的問道。
    她經常乘坐金雕出行,知道這金雕雖然不大,但是卻有生裂虎豹之力,就算是一些六品左右妖獸,這金雕都能夠斗上一斗。
    可是現在,這金雕在飛行之中,竟然顫抖不已。
    金雕在云月容的安撫下,剛剛鎮定了剎那,那小金貓再次發出了一聲喵嗚的聲音。
    伴隨著這聲音,正在展翅飛翔的金雕,直接就好似一個從天空上下落的物品般,直接掉落了下去。
    如果云月容在這個時候,還不明白自己的金雕是因為那只有拳頭大小的小貓的叫聲而恐懼如此,那她也就不配是宗門最出色的武者。
    “鳴少,管一下你的貓!”
    不用云月容安排,實際上鄭鳴已經開始對小金貓動手,要它老實一點,畢竟他可不想從金雕的背部摔下來。
    等那金雕再次展翅飛翔的時候,云月容開始瞪大眼睛打量小金貓,這小金貓開始給她的感覺,是可愛無比,以至于她這種將修煉當成自己必生目標的人,都忍不住想要將這只小金貓從鄭鳴的手中討要過來。
    可是現在,她要接受這小金貓竟然是一只比她所駕馭的金雕還要厲害的多的妖獸的事實。
    “云姑娘,現在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你們葬劍宮請我過去,究竟是為了什么?”鄭鳴將小金貓從自己的肩膀上拿下來,淡淡的問道。
    云月容的目光從小金貓的身上收回,她輕笑道:“我本以為,鳴少在和月容去葬劍宮的時候,就該問這個問題。”
    說話間,目光恢復了平靜的云月容道:“我們這次請鳴少到葬劍宮,只是請鳴少取出一柄劍。”
    “我們葬劍宮的祖師愛劍如癡,她認為,所有的劍,不論是絕世神兵,還是普通的凡兵俗劍,都擁有自己屬于他們自己的靈性!而一柄劍的主人辭世,他的長劍,也就應當自尋明主。”
    “所以,當年祖師創立葬劍宮,在宮內的劍冢之中,埋藏了上萬柄各式的長劍。”
    “我們葬劍宮的弟子,在加入葬劍宮的第一時間,就是要去劍冢尋找屬于我們自己的那柄劍。”
    葬劍、尋劍,鄭鳴心中念頭閃爍之間,對于那位葬劍宮的立派祖師,也多了一絲的敬佩。
    所謂鳳凰不落無寶之地,那些通了靈的名劍,自然也會選擇能夠發揮它們鋒芒之人。
    而這些人的天資,自然不會差到哪里去。
    “現而今,雖然我們葬劍宮不敢說是天下名劍最多之地,但是在整個大晉王朝之中,能夠超過我們葬劍宮的,卻沒有一個。”云月容說到此地,猶豫了一下道:“但是我們葬劍宮的劍冢之中,最珍貴的,并不是那上萬柄寶劍!”
    “而是祖師留下的一柄神劍,一柄名為紅顏的神劍!”
    神劍紅顏,左無害和自己說的,同樣是神劍紅顏,看來左無害送給自己的機緣,和云月容說的應該是同一件事情。
    “這柄紅顏長劍,自葬劍宮立門以來,就沒有人能夠見到它的蹤跡,更不要說,將它從劍冢之中取出。”
    云月容說到此地,幽幽的道:“甚至,就沒有人知道,這柄名為紅顏的劍,究竟在劍冢何地?”
    一直被鄭鳴握在手中的飛仙劍,好似因為聽到紅顏兩個字,竟然在鄭鳴的手中震顫了起來。
    這種震顫,并不是戰意迸發的震顫,而是一種恐懼的震顫,一種臣服的震顫。
    PS:  今日第二更,呼呼,因為是月初,俺再厚著面皮,吼一聲票票,希望兄弟們能夠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