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290 化功大法


    三掌,鄭鳴看著胖乎乎的左無害,感到左無害這三掌,絕對不好接,但是他本身內氣磅礴,再加上有九震破山的功夫在身,自然不懼左無害。+,
    更何況,他現在有太古金烏、帝釋天、丁春秋小李飛刀等人的英雄牌在手,對付左無害,他還是有信心的。
    “既然前輩有興致,晚輩陪你三掌就是。”
    左無害見鄭鳴答應,那本來寒下來的臉,頓時多出了一絲的笑意,而依舊被鄭鳴用劍指著的左云從,眼眸中也升起了一絲的狂喜。
    他對于自己這位大伯,自然熟悉,鄭鳴別說還沒有突破六品,就算是他突破六品,想要接自己大伯三掌,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畢竟,自己大伯的功夫,可就在手掌上。
    “小子,接我一掌。”左無害說話間,憑空拍出一掌,這一掌看上去無聲無息,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力道。
    但是在這一掌近身的剎那,鄭鳴卻覺得有一股至陰至柔的死氣,瘋狂的朝著自己涌來。
    從左無害提出要接他三掌的時候,鄭鳴就已經催動自己的九震破山法訣,在左無害出掌的剎那,他已經將自己體內的內氣,在自己的經脈之中,一連疊加了六次。
    六倍的力量,匯聚在鄭鳴的左掌上,他雖然沒有太高級的掌法,卻也在那一掌打來的剎那,一式一掌斷山打了出去。
    這一掌揮出,帶著一絲赤紅的內氣,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個半丈大小的手掌。朝著左無害的那滿是肅殺之意的掌風迎了過去。
    左無害面對鄭鳴磅礴浩大的掌風。眼眸中生出了一絲驚奇。對于鄭鳴的修為,他非常的清楚。
    七品巔峰,還沒有突破六品的鄭鳴,絕對不會修成真氣。但是他還從來都沒有見過,那一個人的內氣,竟然能夠達到如此磅礴的地步。
    “轟!”
    兩道掌風在虛空之中碰撞,鄭鳴就覺得自己的掌力,被那至陰至柔的掌力直接破開。一股陰柔之氣,順著自己的手掌,直接鉆入了自己的經脈之中。
    伴隨著那陰柔之氣如體,鄭鳴的身形雖然沒有晃動,但是她的內腹之中,卻升起了一陣巨痛,一口鮮血,差點從他的口中,直接噴出來。
    左無害的身體,朝著后一連倒退了七步。從這情況來看,他好似吃了虧。
    但是實際上。鄭鳴的掌風雖然狂暴,但是卻難以進入左無害那由真氣護衛的身軀,自然也無法對左無害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
    但就是這樣,左無害也覺得自己的面皮一陣的發熱,畢竟自己一個四品的強者,竟然被打的連連倒退,這可是丟人不小。
    站在一邊觀戰的左云從,這個時候更是瞪大了眼睛,以他對左無害的了解,這第一掌吃虧的,應該是鄭鳴才對,卻沒有想到,表面上鄭鳴身體也就是晃了晃,而左無害卻倒退了七步。
    這怎么可能?
    “小子,你能夠接下我一掌很不錯,但是我這一掌,就要讓你吐血倒地!”圓圓的胖臉上已經沒有了笑容的左無害,翻手再次朝著鄭鳴打出一掌。
    這一掌和剛才那一掌相比,顯得更加沒有聲息,但是鄭鳴的心頭,卻能夠感到一股綿綿不絕的柔風,朝著自己直吹而來。
    柔風無形無象,就猶如三月春風,但是柔風吹處,卻是一片的死寂。
    這等的手段,比之凝氣成型,氣象萬千的攻擊,雖然在形式上有所不如,但是在威力上,卻不知道要強上多少。
    幾乎在剎那的功夫,鄭鳴就判斷出,自己根本就擋不住這一掌,而一旦選擇躲閃的話,已經占據了主動的左無害,絕對會出第三掌。
    幾乎沒有思索,鄭鳴就有了決斷,他心中念頭閃動,那丁春秋的英雄牌,就被鄭鳴直接點開。
    化功**!
    對于這位面慈手狠的左無害,鄭鳴還真的沒有什么說的,化功**催動,直接朝著那幾乎無形無質的掌風推出了一掌。
    左無害的臉上,笑容燦爛,他對于鄭鳴本就沒有什么好感,再加上剛才的吃虧,自然要讓鄭鳴吃一個大虧。
    他相信,這一掌下去,就算是不能讓鄭鳴重傷倒地,卻也能夠讓他吐血不知。
    雖然他不敢對鄭鳴動殺手,但是讓鄭鳴吃點大虧,卻也不是什么大事。
    可是就在他覺得自己是不是該收回兩分力氣的時候,就感到自己體內的真氣,竟然呈現出一種不聽自己使喚的感覺。
    這些真氣,竟然從體內蜂擁而出,好似要流逝在天地之間。
    什么情況?心中驚恐的左無害,想都沒有想,快速的逆轉真氣,強行將那要沖出去的真氣拉了回來。
    但是逆轉真氣,又豈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他逆轉真氣的瞬間,他的臉色就是一白,一口鮮血,從他的嘴中直接吐了出來。
    感覺到心肺之間翻江倒海一般的難受,左無害快速的運行真氣,將自己體內翻騰不已的真氣給壓了下去。
    可就是這樣,他發現自己的那本來開辟出來的三個竅穴,竟然有一個呈現出崩潰之像。
    雖然這個竅穴還沒有崩潰的,但是左無害卻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要知道開辟竅穴艱難無比,他開辟這三個竅穴,每一個都耗費了數年的功夫。
    現在,和鄭鳴才一次對掌,竟然讓自己的竅穴有崩潰的感覺,這……這實在是太讓他心痛了。
    “你……你那是什么妖法?”左無害手指著鄭鳴,眼眸中越發多出幾分的忌憚。
    鄭鳴淡淡一笑道:“這是化功**,乃是家師怕人覺得我功力低欺負我,專門傳授給我的。”
    ****,這世上還有如此害人的功法,這實在是太沒有天理了,左無害有一種悲憤莫名的感覺。同時對于那位雄霸先生,也越加的感到恐懼。
    這化功**讓鄭鳴施展出來,就有一種讓自己竅穴想要崩潰的感覺,要是那位雄霸先生施展,豈不是要將自己的真氣,統統的化成虛無。
    看來趁著人家不在,欺負人家的弟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左前輩第二掌晚輩已經接下了,是不是該開始第三掌了?”鄭鳴可沒有時間和左無害羅嗦,上前一步道。
    左無害看著躍躍欲試的鄭鳴,心中越加的悲苦,他哪里還有心思在這里和鄭鳴比試。
    朝著一副緊張摸樣的左云從看了一眼,左無害雙手一攤道:“你師傅傳給你了這樣的功法,我老頭子可沒有辦法破,算了,這三掌就算是你過了。”
    他話說的爽利,但是左云從卻有一種想要哭出來的感覺,怎么可以這樣,我不想再被吊在旗桿上。
    就在他思索著是不是逃跑的時候,鄭鳴卻笑吟吟的道:“前輩,我這化功**,有不少的限制,其中有一點,就是施展出來就停不下。”
    “前輩您還是多和晚輩過幾招吧!”
    左無害嘴一撇,剛剛準備推辭,可是鄭鳴這邊,已經不給他說話的時間,化功**催動之間,一掌就朝著左無害重重的打了過去。
    吃了一次虧的左無害,此刻哪里還敢和鄭鳴對掌,他在那掌力臨空的剎那,騰空躲閃開來。
    如果是鄭鳴本人,以掌力對付左無害,自然是沒有太多的辦法,但是現在,鄭鳴可是使用了丁春秋的英雄牌。
    精通不少武技的丁春秋,在左無害躲閃的瞬間,就已經有了應對之法,就見他手掌揮動,無數的掌影,好似一片片的落葉,不斷的朝著左無害籠罩了過去。
    這片片掌影,左無害要應對起來,有的是法子,最簡單的法子,就是催動自己的罡氣,硬擋這些掌影。
    但是見識了化功**的左無害,此時對鄭鳴,可以說畏懼之際,所以唯有施展身法躲閃。
    一次兩次躲閃,對于左無害而言,并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但是當躲閃的次數多了之后,難免會露出破綻來。
    所以,當鄭鳴一拳打在左無害破綻上的時候,左無害就覺得自己的功力,再次瘋狂的傾瀉。
    要不是他功力強勁,硬生生的阻斷了自己要外泄的真氣,恐怕就這一次,他凝練的竅穴就要出大問題。
    “住手!”
    左無害這時候,看向鄭鳴的目光,已經帶著一絲的畏懼,這小子的化功**,實在是太坑人了。跟他對掌,簡直就是找虐。
    “小子,我認輸了!”
    左無害這次很光棍,但是鄭鳴怎么允許他認輸,丁春秋的英雄牌,他老兄只是用了三分鐘,還有十七分鐘,要是不用,實在是浪費啊!
    “前輩,我這化功**一開動,他就停不下來,前輩還是好好的教導晚輩一下吧!”鄭鳴說話間,身形如鶴,朝著左無害又是一掌。
    這一次,鄭鳴施展的是白虹掌力,那打出的掌風,直接扭轉方向,朝著左無害打了過去。
    左無害這一次躲閃的雖然極是,但是卻沒有估計到白虹掌力竟然會扭轉方向,一時間被這化功**再次擊中。
    一股股真氣的流失,讓左無害直哆嗦,他這個時候,甚至升起了逃跑之心。
    “鄭鳴,小爺,我真的認輸了,只要你停下來,我送你一個大大的機緣!”左無害一邊快速的后退,一邊朝著騰空朝著自己追來的鄭鳴大聲的喊道。
    鄭鳴打左無害打的很爽,但是卻也感覺到這左無害要爆發出來的力量,應該在丁春秋之上。
    所以在沉吟了剎那,他沉聲的道:“你要送我什么機緣?”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