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288 昨日重現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感到四周的人群一陣的騷動,當他凝眸朝著那騷動的方向看去的時候,就見一臉笑容的鄭鳴,在姜元豐等人的陪伴下,漫步而來。
    鄭鳴面帶笑容,而跟在鄭鳴身后的姜元豐,整個人更是恨不得笑出一朵花來。
    “鳴少,我已經準備好了最堅實的牢房,只要將他放進去,我相信他絕對逃不了。”姜元豐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諂媚,這種諂媚在熟悉他的人眼中,那絕對不是他的風格。
    可是,姜元豐不這樣表現不行,他抬頭間看向左云從的目光,也充斥著怨恨。
    你沒有本事對付鄭鳴,就不要吹大氣,害的老子昨日在面對鄭鳴的時候,有些怠慢。
    雖然那怠慢并不存在表面,但是姜元豐心中很清楚,這種怠慢不但他知道,鄭鳴也知道。
    而就在他等候鄭鳴和無花谷弟子相斗消息的時候,他等來的,卻是那無花谷的弟子,被吊在旗桿上的消息。
    吊在旗桿上,嘖嘖,這不但是失敗,而且還失敗的無比的徹底。一時間,姜元豐就覺得自己的心頭冷汗直流,所以一大早他在看了旗桿上的左云從之后,就等候在鄭鳴的房間外。
    “不用,午時快要到了,他等一會就能夠離去!”鄭鳴昂頭看了一下天,就朝著旗桿上的左云從道:“左兄弟,明天這個時候,我再將你送到這旗桿上。”
    左云從一時間,就覺得一口血要從自己的心肺間吐出來。
    ……
    “放走了,這怎么可能?這可是放虎歸山啊!”冷淵影看著自己的兒子,聲音之中充斥著不信。
    不但冷淵影不信,冷家的幾個主事的長老同樣不信。一個出自無花谷的頂尖刺客,一個已經表明要進行刺殺,雖然沒有說不死不休。但是卻已經讓全天下人都下了賭局的刺客,能夠抓到他一次就是幸運。
    怎么可能會放掉。
    這種事情。要是放在他們的身上,就算是面對無花谷,他們也絕對不會將要自己命的人給放掉。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的冷淵影,朝著自己兒子掃了兩眼道:“你確定,那是你左叔?”
    “孩兒可以確定,左叔雖然長相不起眼,但是孩兒對他的眼睛很熟悉,孩兒可以確定。那就是左叔。”少年的聲音之中,充斥著堅定。
    一個冷家的長老輕聲的道:“鄭鳴難動不知道這是放虎歸山,他這樣做,究竟是什么目的?”
    “也許是不愿意得罪無花谷。”一個身材瘦削的冷家長老,聲音中帶著猜測的道。
    但是他的猜測,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畢竟,鄭鳴已經將左云從吊在了旗桿上,他還有什么不敢做的。
    就在眾人猜測的時候,那少年輕聲的道:“鄭鳴放了左叔的時候 。說明天還要將左叔吊在旗桿上!”
    錦華府冷家,雖然已經脫離無花谷自立多年,但是從他們的骨子里。他們依舊將自己當成是無花谷的人。
    所以在聽到少年的話語之后,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憤怒之色,更有老者大聲的道:“實在是太過狂妄,他鄭鳴真的以為,他能在潛殺之術上,擊敗無花谷嗎!”
    “狂妄自大,最終都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我覺得這次云從之所以失手,是因為他太大意。”
    “這次事情之后。云從一定會更加的小心,他刺殺鄭鳴。誰勝誰負還不一定,怎么可能會失手被擒。而且還是明天再次失手被擒呢!”
    冷淵影點頭道:“嗯,我們現在,除了相信云從之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但是對于鄭鳴,咱們還是小心為好。傳令下去,沒有家族長老會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和鄭鳴發生沖突。”
    這個命令,讓冷家少年拳頭緊攥,但是整個房間之中的長老們,一個個卻沒有人反對。
    少年覺得,鄭鳴的陰影,已經籠罩在了所有的長老身上,讓這些長老,難以興起反抗之心。
    為此,少年感到自己的心在發冷,但是想到吊在旗桿上的左云從,他對于那個人,同樣生出了一種恐懼。
    要是讓自己和鄭鳴為敵,自己干嗎?
    華燈初上的錦繡府,現而今已經是戒備森嚴,只要是跨刀帶劍的武者,都會受到最為嚴厲的搜查。稍微有反抗,立即就會被人打倒在地抓起來。
    化裝成一矮瘦老者的左云從,雖然沒有被這些錦繡府衛隊的為難,卻也能夠感應到整個錦繡府中的緊張氛圍。
    這種緊張氛圍,原因就是因為他左云從,只不過此刻的他,并沒有什么驕傲。
    “哎,今晚是不用想回去了,奶奶的,那無花谷的刺客明明已經抓住了,還將他放了,這不是玩人嗎?”兩個相伴走來的錦繡府武者,踏步走來。
    說話的,是一個年紀不大,臉上長著一些紅疙瘩的武者,而站在他身邊的中年武者則噓了一聲道:“老二,是不是想你婆娘了,你小子身子骨雖然壯實,但是色字頭上一把刀,還是悠著點的好。”
    “另外,關于那位的話,你小子最好少說點,我可是聽說了,那位的脾氣可不好。”
    “嘖嘖,整個歐家,直接被他給挑了,你說說,要是知道你埋怨他的話,能給你好。”
    被稱為老二的武者,好似心虛的朝著四周掃了兩眼,這才道:“我不敢埋怨那位,我說的是咱們姜家,那位明明就沒有說讓咱們出手,非要讓兄弟們巡街。”
    “好了,你也該為家主想想,昨天家主做的事情有點不地道,他可是怕那位給他小鞋穿。”
    “嘖嘖,不知道那位是怎么弄的,無花谷的頂級刺客,竟然給他掛在旗桿上了。”
    這兩個人的談話,讓左云從有些不爽,但是卻將那一直盤繞在他心頭的一個事情再次給弄了出來。
    鄭鳴究竟是怎么找到自己的?自己為什么會被鄭鳴直接打暈過去。
    就在左云從疑惑的時候,他突然發現竟然有人朝著他招手,那向他招手的,是一個算命的先生,躲在黑漆漆的角落之中,就好似一個孤魂野鬼。
    這應該是一個想要從自己手中騙銀子的家伙,心中生出這般念頭的左云從,轉身就準備離開 。
    今夜他準備將自己丟了的顏面找回來,那里有時間和一個算命先生在這里浪費時間。
    可是,就在他要離去的時候,卻見那算命先生的手指猛地朝著天空指了指,這讓左云從愣了一下。
    天空,左云從順著那算命先生的指的地方,竟然看到了一個旗桿,一個孤零零的旗桿。
    可是這個旗桿,左云從是怎么都忘記不了,畢竟就在今天午時之前,他就在旗桿上吊著。
    這算命先生是什么人?莫非他看透了自己的行蹤,心中升起了一絲戒備的左云從,漫步朝著那算命先生走了過去。
    “左先生,你天庭飽滿,地閣方圓,只是頭角不夠崢嶸,所以才會諸事不順。”那算卦先生一開口,讓左云從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
    他手中的九根飛針已經準備好,隨時準備對這算卦先生出手。
    “你是誰?”
    當左云從問出這句話的時候,他整個人就好似一張準備發射的弩箭。
    “鄭鳴!”那算卦先生很是意外的直接回答道。
    聽到這個回答,左云從就覺得自己的腦袋嗡了一下子,隨即就覺得自己的腦袋開始冒金星,然后他的頭又是一疼,隨即暈倒在了地上。
    鄭鳴看著站在左云從頭上,從黑色變成金色的小金貓,笑罵道:“你難道就不能有點憐香惜玉之心,老是打人家的腦袋,那是會將人給打傻的。”
    小金貓揮了揮可愛的小爪子,一雙金色的眼睛朝著鄭鳴喵喵的叫了兩聲,那意思很明顯,人已經幫你給干掉了,將需要的東西拿過來吧。
    鄭鳴一揮手,將一粒七品兇獸的內丹朝著小金貓扔了過去。猶如金線一般吃下內丹的小金貓,再次落地的時候,依舊眼巴巴的看著鄭鳴。
    鄭鳴哪里不懂,這家伙分明是告訴他,他付出的價值不夠。看著一副討債鬼模樣的小金貓,鄭鳴笑罵道:“你這次行動,就這一顆,吃多了也不怕撐爆你!”
    說話間,也不理會在哪里喵喵亂叫的小金貓,直接提著左云從走向了旗桿。
    幾乎和昨日一樣,當左云從醒來的時候,他發現下方有不少人在圍觀自己,而他則高高在上的俯視著下面的人,只不過這股姿勢,實在是不太好受。
    而且這一次,依舊掛著一個條幅,條幅上的字跡,和昨日也沒有任何的改變。
    過了午時,就把自己放掉。但是這一刻,左云從的心中,已經沒有了昨日的平靜。
    他雖然已經將鄭鳴放到了一個足夠高的高度,卻還是沒有想到,自己低估了這個家伙。兩天之內,同一個時間被掛在同一個旗桿上,無花谷的臉,讓他算是丟盡了。
    而下方,各種各樣的議論聲,更是不斷的涌入左云從的耳中,而且這些人說話,也不像昨日那般的含蓄。
    昨天的時候,這些人雖然議論,但是都顧忌他左云從無花谷弟子的身份,所以議論的內容,還是有些保守。
    但是今日,他們議論的可就什么都有了,更有人質疑左云從,究竟配不配當無花谷的弟子。
    ps:二月二十九日,四年才有的一個日子,好讓人覺得有紀念意義,看書的兄弟們,一輩子也就是經歷三十多個這樣的日子,還不快點將就要消失的票票投給隨身,謹以此紀念我們逝去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