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286 風吹波浪起

  當他看到這紙條的第一時間,他的想法,就是直接將這紙條撕掉,然后將那在他身上貼了紙條的人找出來撕成碎粉。
    可是,就在羅元浩發現紙條的時候,跟隨在鄭鳴身后的不少人,也發現了貼在羅元浩身上的紙條。
    他們在看清楚紙條的意思之后,一個個臉色都有點發青,因為他們知道,那紙條究竟是什么意思。
    “鳴少,您看看這個。”羅元浩將紙條輕輕的遞給鄭鳴,頭卻低了下來。
    鄭鳴低頭一看,就見紙條上寫了三行字:五日之內,當刺君一次,不成功,則奉上錦華府!無花谷左。
    這行字沒有提成功了怎么辦,但是鄭鳴心中很清楚,那成功了,錦華府自然也就不用提了。
    從這紙條上的意思而言,這就是一次挑戰,而挑戰者將這紙條無聲無息的貼在羅元浩的身上,實際上就是已經斷絕了鄭鳴拒絕的路。
    無花谷的刺殺之術,在整個定州,名氣非常的大,其中最有名的,是當年無花谷下屬的一個府,府主為了能夠得到更大的利益,投靠了赤炎山。
    而赤炎山為了彰顯自己的強大,就將這府主保護在赤炎山內部的一座山峰之中。
    在定州大多數人的眼中,赤炎山就是銅墻鐵壁,那府主既然已經被保護在赤炎山之中,無花谷就只能將這口氣咽在肚子里。
    可是,就在那谷主投靠赤炎山的第三天,他的人頭,卻詭異的出現在了他所統治府城的城門上。
    從那之后,只要是無花谷的下屬,鮮有背叛無花谷的。
    現在,無花谷終于將刺殺的目標,指向了鄭鳴,雖然在這紙條之中,沒有寫明一定要鄭鳴的性命。但是這刺君一次,卻讓不少人心生戚戚然。
    那些本來已經對鄭鳴生出了巨大敬畏的錦繡府世家家主,這一刻看向鄭鳴的目光,也生出了異樣。
    雖然現在。他們還不能夠確定,鄭鳴是不是能夠躲得過這次無花谷的刺殺,但是有一點他們卻很清楚,那就是無花谷要殺的人,一般很少有人躲得過去。
    而那些被鄭鳴揍得鼻青臉腫。被鄭鳴譏諷為更無一人是男兒的姜家子弟,這一刻看向鄭鳴的目光,多出了一絲幸災樂禍的味道。
    惹上無花谷,想要活命的可能性,那可是非常小。也不知道鄭鳴在無花谷的刺殺之下,究竟會不會保得住性命!
    最好,是保不住性命,這樣的話,這錦繡府,還是自己姜家的。
    鄭鳴看著紙條。心頭的聲望值表還沒有關閉,他一下子發現,自己那黃色的聲望值,這一刻不但沒有增長,反而一下子掉了七八百。
    我勒個去的,老子辛辛苦苦的掙聲望值,毫不顧忌風度的,將錦繡府的人給捶了一頓,給給人家說出了更無一人是男兒的話,嗚嗚。俺弄聲望值容易嗎?你他娘的來挑戰也就罷了,還讓俺辛辛苦苦得來的聲望值給丟了這么多。
    不管你左什么,老子都和你沒完。
    鄭鳴猙獰的神色,看在羅元浩的眼中。讓羅元浩一陣打顫,他知道,鄭鳴剛才的大殺四方,可以說讓整個錦繡府為之臣服,而自己卻丟了鄭鳴的臉。
    被人將挑戰的紙條貼在背上,自己竟然不知道。如果那人要自己的性命,恐怕自己也要身首兩處。
    “鳴少,屬下無能,還請鳴少責罰!”羅元浩跪在地上,大聲的說道。
    鄭鳴朝著羅元浩看了一眼,而后淡淡的道:“這件事情,怪不得你,你起來吧!”
    而就在鄭鳴的目光朝著四方掃過的時候,不少人都感到鄭鳴目光之中的殺機,一時間,竟然沒有人敢和鄭鳴的目光對視。
    “刺殺我,好啊,我倒要看看,無花谷的人,究竟有什么厲害的。”鄭鳴目視四方,淡淡的道:“要是你五日之內不出現的話,我就去你無花谷走一趟。”
    這句話一出口,頓時讓跟在鄭鳴身后的那些家族主事者大吸冷氣。從鄭鳴一開始對他們嘲弄加胖揍,他們已經知道鄭鳴這位爺,并不好招惹。
    卻沒有想到,這位在遇到挑戰之后,竟然說出了要去無花谷的走一遭的話。
    雖然他們承認,鄭鳴已經達到了他們難以達到的高度,但是無花谷,那可是定州的三大勢力之一,在他們的眼中,那根本就是無敵的存在。
    鄭鳴現在的話語,無疑是向無花谷提出來挑戰。
    當鄭鳴策馬走進錦繡府的時候,無花谷向鄭鳴挑戰的消息,就好似飛一般的傳遍了整個錦綸三府。
    甚至很快,這個消息就傳播到了整個定州,傳到了京城,傳遍了大晉王朝的頂級世家之中。
    通過一次劍狩,幾乎大晉王朝所有的頂級世家,都受過鄭鳴的蹂躪,所以不少人在收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一個個都心生歡喜。
    無花谷刺殺之道的威名,是整個大晉王朝都特別的有名,甚至有人說出了得罪什么人,都不要得罪無花谷的人這句話。
    而現在,鄭鳴要面對無花谷的刺殺,這讓不少人的心中,充滿了對這場刺殺的期待。
    當然,大多數人的希望,就是鄭鳴能夠死在這場刺殺之中。
    雖然鄭鳴在劍狩之中,已經表現出了自己一個暗殺高手的手段,但是大多數人,還是愿意相信無花谷,愿意相信這個成名多年的刺殺組織。
    更何況,那留下名字的殺手,在自己的姓氏前面冠上了無花谷三個字,這就已經說明了此人在無花谷的地位。
    無花谷的核心真傳弟子!
    錦華府中,有人開出了賭盤,除了賭鄭鳴的生死,更賭鄭鳴幾日會被無花谷的刺客刺殺得手。
    雖然錦綸府和錦繡府的各大家族,攝于鄭鳴的威勢,一時間不敢在這方面投注,但是整個錦華府,卻開始了瘋狂的投注。
    有不少世家,都投進了大量的銀子,特別是各個八品世家,更是壓上了自己家族的重金。
    他們這樣做的目的,雖然不無討好冷家的意思,但是這也充分說明了他們對無花谷的信任。
    鄭鳴在錦繡府吃的飯很是有點郁悶,雖然那位外表粗豪的姜家家主恭敬依舊,而且無比的客氣,但是羅元浩還是深深的感到了一種讓他不舒服的感覺。
    這種感覺,是一種等待的感覺,是一種并沒有完全臣服的感覺。
    “鳴少,我已經派人調集兩千兄弟過來,錦繡府姜家的人,咱們不能夠完全相信!”羅元浩手持大砍刀,站在鄭鳴住處的門口,一副小心守衛的樣子。
    雖然羅元浩的修為還是八品,但是他這份忠心,鄭鳴卻能夠感覺的到。
    “你呀,好好回去睡一覺吧,那個刺客,他殺不了我,如果不出意外,明日午時,我就能夠將那個刺客抓到。”
    拍了拍羅元浩的肩膀,鄭鳴從自己的口袋中取出了一粒通天丸遞給羅元浩道:“這是姜家送給我的一顆通天丸,你今晚服下,爭取突破第七品。”
    突破第七品,一直都是羅元浩的夢想,不過他啊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要是以他自己的能力想要突破七品的話,最少還需要十年。
    而通天丸這種藥,羅元浩聽說過,但是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能夠得到通天丸。
    實在是這通天丸太珍貴了,他當年在瀚云寨的時候,曾經算了一筆賬,以他的瀚云寨的收入,他就算是每日都辛辛苦苦的打劫,也要三十年,才能夠湊足一顆通天丸的錢。
    而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還要有人賣給他通天丸。
    “鳴少,我……”羅元浩要推辭,卻被鄭鳴直接給趕走道:“好了,回去好好修煉,那姓左的家伙,明天你應該就能夠見到他的模樣了。”
    左姓的年輕人,此刻正在和冷家的人分別,那冷淵影的兒子朝著左姓年輕人重重的行了一禮道:“左叔,我在家里,等您將鄭鳴的人頭取下來。”
    冷淵影的手掌,重重的扇在了自己兒子的頭上,他怒聲的道:“孽障,不要胡說八道。”
    “賢弟,還是按照你原來的計劃,逼降鄭鳴就成,畢竟此人的身后,有一個一品強者,要是你將他給殺了,恐怕會給咱們無花谷造成劫難。”
    左姓年輕人輕輕點了一下頭道:“我只是給他一個挑戰,卻沒有想到,竟然被弄的如此沸沸揚揚。”
    “這說明,真的有不少人,恨不得這個姓鄭的家伙死掉!”那冷淵影的兒子,聲音中帶著一絲感慨的道:“這個家伙,還真是夠招人恨的。”
    他這句話,倒是沒有惹來冷淵影的胖揍,因為冷淵影這一刻也和自己的兒子一樣的想法。
    鄭鳴這家伙,還真是夠招人恨的,要不然也不會有如此多的人,恨不得他死掉。
    左姓年輕人搖了搖頭,他也沒有發現,鄭鳴竟然如此招人不待見,從冷家傳來的消息,好似在遙遠的大晉王朝京城,也開始有人就他的刺殺下注。
    作為一個刺客,最好還是不要高調,畢竟高調的刺客,很多時候都要給人暗算。
    自己這一次,只是一次隨手之舉,卻沒有想到,竟然變成了高調至極的事情。
    看來以后,有一些像鄭鳴這樣的人,自己還是能不招惹,最好不要招惹的好。
    PS:  二十八號了,嗚嗚,我以為是最后一天呢,雖然明天才二月結束,但是咱有月票的兄弟,給兩張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