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284 **************

  姜元豐站在城門外,目視著遠處飛馳而來的眾人,眼眸中閃爍著一絲的難過。
    他猶豫了剎那,最終還是將目光落在了陪伴在自己身邊的二兒子姜從風的身上道:“真的不能更改了嗎?”
    更改什么,姜從風心中很清楚,他看著自己老爹有些不甘的神色,知道他想要說什么。雖然從他的心中,自然也不希望自己家就這樣投靠于人,但是他卻很清楚,在這種事情上,自己真的沒有任何的辦法。
    “父親,云師姐在宮中地位甚高,她的決斷,孩兒真的推翻不了。”
    “孩兒無能!”
    姜元豐嘆了一口氣道:“風兒,這不怨你,人為刀殂,我為魚肉,是我們姜家沒有那個實力,歸附就歸附吧,反正歸附誰都一樣。”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處在姜元豐身后的眾人,也都看著已經越來越近的鄭鳴等人,當他們看到姜為龍等騎兵逐漸停下,只剩下兩騎之后,一個個神色之中,都露出了異樣。
    有年輕的姜家族人,一個個緊緊的咬著牙齒,用一種仇恨的目光看著鄭鳴。
    在這些姜家子弟的眼中,他們姜家,本來就是獨立的家族,最多也就是給葬劍宮每年供奉一些供奉而已。可是現在,卻要臣服在那個清泉伯的手中。
    而這種臣服,還是一仗都沒有打,就整個家族的臣服。
    鄭鳴單槍匹馬的前來,在他們的眼中,讓他們覺得自己更受到了欺辱,鄭鳴以這種方式過來,就是在告訴他們,他根本就沒有將他們姜家放在眼中。
    “欺人太甚啊!”一個二十多歲的姜家武者,聲音之中帶著憤怒的道。
    這年輕人的身邊,簇擁著不少姜家的少年,他們一個個同樣憤怒無比的看著已經接近的鄭鳴,更有人牙齒咬的格格直響。
    “大哥。咱們姜家一仗都沒有打,就直接向那鄭家投降。這種事情,說出去咱們在外面都抬不起頭,你看看那鄭家是怎么對待咱們的,單槍匹馬的過來,這分明就是羞辱咱們鄭家,覺得咱們不能怎么他!”
    “士可殺不可辱,小弟等一下。要讓這狂妄之徒知道知道,咱們姜家不是沒有男人。”
    和姜家少年的低聲議論相比,那些錦綸府的各大家族的家主,一個個神色淡漠。
    他們本來就是姜家的下屬,現在姜家歸附清泉伯,對他們而言,并沒有任何的影響,所以他們只是淡漠的看著這一切。
    “姜家姜元豐,率錦繡府各世家拜見鳴少!”姜元豐在鄭鳴的來到近前時。恭敬的彎腰行禮道。
    而他身后的那些人,不管愿意不愿意,也都跟著躬身。一時間,倒也像模像樣。
    按照平常的劇本。作為征服者的鄭鳴,應該非常大度的將姜元豐扶起,然后來兩句安慰的話,這樣一場戲演的可謂是十全十美。
    而且這在大多數人的眼中,鄭鳴也應該這樣坐,最起碼,和鄭鳴并騎而行的羅元浩,已經從自己的坐騎上跳了下來。
    可惜,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鄭鳴卻是連動都沒有動,他用眼睛淡淡的朝著姜元豐掃了一眼道:“姜家主對歸附我清泉伯府。應該是口服心不服吧?”
    我靠,什么個情況?姜元豐對于面見鄭鳴的情況,心中已經猜想了不少次,卻沒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次拜見,竟然會面對這樣的場景。
    不應該是求賢若渴嗎?不應該是親如一家么?
    不過作為一府之主,姜元豐還是有自己手段的,他沉聲的道:“屬下不敢。”
    鄭鳴嘿嘿一笑,也沒有理會姜元豐,而是用目光朝著在場的人掃了一眼道:“我知道你們之中,不說每一個人都對我們鄭家不服,但是十個里面,也有八個心中不舒坦。”
    “就算是表面服從,但是心中也坐著勁,嘿嘿,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這些人,選出一百個來,只要能夠將我擊敗,你們錦繡府我就不管了。”
    姜元豐的眼睛,這一刻瞪得更大,雖然鄭鳴的事情,他聽說過不少,卻也沒有想到,這位竟然如此的霸氣。
    讓自己等人圍攻,他沒有搞錯吧!雖然姜元豐的心頭一陣的心動,但是這種好似玩笑一般的事情,他還真的不感相信是真的。
    不但姜元豐遲疑,就是那些跟隨而來迎接鄭鳴的人,一個個都愣在了哪里。
    那些小家族,他們本來就覺得聽誰的都一樣,所以不敢動,而姜家的年輕人,這一刻卻是一個個躍躍欲試。
    畢竟,他們追求的,就是自己的家族,不要在別人的壓迫下生存。不過這些姜家的子弟,一個個都經過姜家多年的培養,在大事上不敢擅自做主。
    “鳴少說笑了!”姜元豐將自己心頭蠢蠢欲動的念頭壓了壓,臉上掛笑的說道。
    鄭鳴怎么可能放過自己營造的立威機會,他嘿嘿一笑道:“說笑,我說的是真的,而且我這個人說話算話,怎么你們真的沒有人敢試試嗎?”
    看著下方一些臉色通紅的年輕人,鄭鳴眼眸中的笑意更多了一分,他淡淡的道:“姜家主,我以往讀過一首詩,一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現在我懂了。”
    說話間,鄭鳴聲音清朗的念道:“十四萬人齊解甲,**************!”
    這首詩,鄭鳴就記得這么兩句,但是這兩句這個時候吟誦出來,那是相當的打臉。
    幾乎就在鄭鳴將這兩句詩吟誦出來的剎那,一聲暴喝響起,伴隨著這喝聲,就見一粗壯的年輕人騰空朝著鄭鳴重來。
    這年輕人看上去二十多歲,在沖向鄭鳴的剎那,他的雙拳已經匯聚成數十道拳影,伴隨著這些拳影的,更有內氣匯聚而成的拳風。
    一時間,拳風給人一種如山的感覺。
    九品武者,這年輕人不但是一個九品武者,而且他修煉的武技,也超過了七品。
    在錦繡府而言,這年輕人,應該是一個強大少年英才,但是他的拳頭,在擊打在鄭鳴身上的剎那,他才感到了自己的差距,那隱含著淡紅色光芒的氣鐘,在發出金鐵交鳴聲音的剎那,也將他的拳風震碎。
    而就在他后退的剎那,鄭鳴的拳頭,更是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肋下,直接將他打飛了出去。
    “兄弟們,跟他拼了,讓他看看,咱們錦繡府的男兒,也不是好欺負的。”
    一聲呼,百聲應,剎那間,上百條身影,瘋狂的沖向了鄭鳴,他們要將這個可惡的家伙打成肉泥。
    **************,他這話,實在是太侮辱人,他們要讓這廝看一看,自己等人,是不是男兒。
    鄭鳴面對沖上來的眾人,發出了一聲爽朗的笑聲,他等這些少年已經很久了。
    雖然揍這些少年,對于鄭鳴而言,真的有點勝之不武,但是可愛的聲望值,真的沒有人嫌棄少。
    三重的氣鐘配合鄭鳴那已經修煉到了七層巔峰的紅日照大千,在加上道心種魔大法把握氣機,一時間施展熊抱功的鄭鳴,就好似虎入狼群一般。
    大多數沖上來的,都是姜家的子弟,而這些姜家年輕子弟的修為,最多也就是八品左右。
    更多的人,修為在九品,甚至有一些過來長見識的年輕人,還沒有突破九品,他們被鄭鳴一激,直接沖了上來,根本就沒有下想,自己能不能打得過鄭鳴。
    年輕人的雄心,一些時候很讓人敬佩,所以鄭鳴基本上不下死守,對于那些瘋狂朝他攻擊的姜家子弟,他最多也就是打斷腿了事。
    “啊,我的手,我的手斷了!”
    “大哥,快將我帶走,我的腿被打斷了,嗚嗚,好疼啊!”
    姜從風看著一如虎入羊群般的鄭鳴,心中一時間閃過了萬千的念頭,他此時心中很想沖上去,但是他想的更多的,卻是他這樣沖上去是違抗了云月容的決定。
    雖然他和云月容聽起來是師姐弟,但是兩個人的地位,在葬劍宮是天地之別。
    說不定就因為自己違抗了云月容的決定,就讓自己葬劍宮弟子的身份給割除了。
    就在姜從風心中猶豫的時候,沖上去的上百人,已經有七八十個人,已經倒在了地上,另外一些人,也沒有了剛剛沖上去的英勇,反而一個個抱頭鼠竄。
    “諸位,你們還呆著干什么,讓這姓鄭的,看看咱們錦繡府男兒的血氣!”
    “上啊,你們還是不是男人,你們還有沒有點血氣,頭可斷,血可流,但是不能夠當孬種。”
    幾個已經被打到在地,但是依舊不愿意屈服的姜家子弟,在大聲的吼叫。他們的聲音,配合上不少人的悲鳴,一時間竟然充斥著悲哀的氣憤。
    “族長,我去戰上一場,就算是敗了,也不能夠讓人覺得我們姜家沒有人。”一個站在姜元豐左側的中年男子,說話間直朝著鄭鳴沖了上去。
    這中年男子一出手,就是一道熾烈的掌風,滾滾的掌影,攜著排山倒海的勢頭。
    七品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