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283 再下一府

  鄭鳴忍不住施展了天外飛仙,伴隨著這一劍揮出,就見虛空之中,出現了一道寒芒劃破虛空。
    這天外飛仙,自從使用了葉孤城的英雄牌之后,鄭鳴一直都在練習,只不過因為沒有了葉孤城的卡牌,所以這招天外飛仙,鄭鳴進步有限。
    但是現在,鄭鳴手持飛仙劍,一劍揮出,卻讓他感覺自己的天外飛仙劍法,比之以往,最少進步了一倍。
    那森然的劍光,直沖出一丈多遠,擋在鄭鳴前方的幾個桌椅板凳,更是在這一劍之中,全部化成了飛灰。
    看著這一劍,姜從風的心瞬間沉到了谷底,而那云月容的眼眸中,卻露出了喜色。
    云月容對于手中這柄飛仙劍的情況,可以說很清楚,這一路上,她更是有數次想要將這柄飛仙劍拔出來。
    只可惜,無論她如何用盡手段,都難以將這柄飛仙劍,從劍匣之中拔出。
    葬劍宮的寶劍,都是用特殊秘法鍛造,非劍之真主,根本就不能將劍拔出。
    當然,這個也不是絕對的,如果一個人的劍姿太過超凡,那么其他人的長劍,在面對此人的時候,也不會反抗。
    這就好似萬劍之中的皇者,對于任何一柄長劍,都擁有者生殺予奪的權力一般。
    云月容這次來錦綸三府,主要的目的,就是奉命要考驗一下鄭鳴的劍姿,至于姜家的事情,對他而言,也就是捎帶而已。
    “好一招劍法,小妹雖然三歲學劍,現而今修煉的劍法已經達到了一百三十六種,但是鄭兄這一劍,卻讓小妹覺得,您已經達到了劍法的巔峰。”
    姜從風雖然心情沮喪,但是對于鄭鳴那一劍,他的心頭。也充斥著敬畏。
    那一劍,看似簡單。卻好似隱含著無窮的變化,雖然那一劍不是攻擊他的,但是在那一劍揮出的瞬間,姜從風卻有一種自己的魂魄都要出竅的感覺。
    而他所想到的所有抵御的辦法,都覺得破綻百出。甚至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一旦抵御這一劍的話,那么自己施展出的抵御招式。最終會要了自己的性命。
    這世間,竟然有如此高明的招式!
    鄭鳴淡淡一笑道:“我這一招,還沒有修煉到家。”
    說到此處,他注視著云月容道:“云姑娘,我現在算不算已經將這柄劍從劍匣之中抽出?”
    “自然是抽出來了,如果這樣還不算從劍匣之中抽出的話,那這天下,恐怕就沒有將這長劍抽出的辦法了。”
    云月容說到此處,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道:“從今日起。錦繡府就是鄭兄的揮下,我會給姜家的族人說清楚,相信他們不敢違抗鄭兄的命令。”
    說到此處。云月容接著道:“至于我答應給鄭兄的一府之地,也絕對不會食言。這柄飛仙劍,就暫時留在鄭兄手中,等那一府之地交給鄭兄,鄭兄在將此劍交還如何?”
    在鄭鳴的心頭,此時根本就不想要什么一府之地,他很想要這柄飛仙劍。
    雖然手中也用過幾柄寶器,但是鄭鳴第一次感到,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出現在自己的心頭。
    這柄飛仙劍。在鄭鳴的感覺中,并不是一柄劍。而是一個活物,一個可以和自己心神相連的活物。
    “那一府之地,我可以不要,云姑娘可否將此劍于我。”鄭鳴看著云月容,話語中帶著一絲的鄭重。
    “鄭兄,所謂名劍配英雄,這柄劍配鄭兄,自然是再好不過,但是這柄劍并不是月容之物,月容也做不了主,如果鄭兄真的喜歡這柄劍,請一個月之后,到我葬劍宮一行。”
    云月容說道此處,重重的看了鄭鳴一眼道:“月容相信,我葬劍宮,絕對不會讓鄭兄失望。”
    雖然,鄭鳴很希望從這個小女子的口中,在知道一些東西,但是很可惜,云月容說完了這些之后,就不再多言。
    再將云月容送出府外的時候,鄭鳴對云月容道:“一個月之后,鄭鳴一定到葬劍宮一行。”
    “鳴少,那葬劍宮不知道打的是什么主意,我覺得咱們還是收了他的一府之地,至于這柄劍,給他就是。那葬劍宮,還是不要去的好。”羅元浩一直跟隨在鄭鳴的身邊,此時沉聲的建議道。
    鄭鳴知道羅元浩想的是什么,他沒有吭聲,而是催動手中的飛仙劍,開始施展自己所學的劍法。
    從最普通的快劍,到斷流劍法,最后到幻光三劍,當那一劍幻化出三道劍影的瞬間,鄭鳴的身軀騰空而起,一式天外飛仙施展了出來。
    猶如雷電橫空的劍光,彌漫整個小院,所有看到這劍光的人,心底都是一陣的發寒。
    而鄭鳴在收起天外飛仙的剎那,就覺得自己通體上下,都是爽利無比,而那柄飛仙劍,更是在這一刻,在鄭鳴的手中發出一聲聲劍鳴。
    心隨意動,劍光如練,這最少也是一柄三品以上的長劍!
    而這等的長劍,在天下真的很難得。更難得的是,鄭鳴感到這柄劍和他十分之一的飛仙體很相配。催動這柄劍,可以完全將飛仙體和天外飛仙的劍法,發揮的淋漓盡致。
    羅元浩看著揮劍起舞的鄭鳴,眼眸中的敬意,更多了九分,特別是那一招天外飛仙,讓羅元浩越加發現了自己和鄭鳴的差距。
    “派人告訴姜家,明日我要到錦繡府!”
    收復姜家,鄭鳴本覺得還要打一場硬仗,那聲望值什么的,自然隨著這一仗,直接飆升起來。
    卻沒有想到,這云月容竟然用這種方式,讓錦繡府落入自己的手中。雖然在外人看來,這樣自己占了便宜,但是實際上,卻少了讓鄭鳴立威的機會。
    少不得,在去錦繡府的時候,自己要使用一些特殊的手段。
    手持飛仙劍,鄭鳴一夜都在參演那一招天外飛仙,可以說,他整個人。完全沉寂在了那一招天外飛仙的境界之中。
    至于那柄飛仙劍,經過了一夜的御使。更讓鄭鳴有一種感覺,那就是此劍真的好似活過來了一般。
    只要自己心意一動,這柄長劍,就會生出反應,讓自己有一種如虎添翼的感覺。
    這柄劍,還是不還的好。
    當鄭鳴神清氣爽的催動飛仙劍,在花園之中施展了一式天外飛仙之后。羅元浩一身薄甲,整個人顯得無比英武的來到鄭鳴近前道:“鳴少,兩千精騎已經準備好,咱們什么時候出發去錦繡府?”
    看著神色鄭重的羅元浩,鄭鳴輕輕一笑道:“準備那么多人干嘛,就咱們兩個人過去。”
    “咱們兩個人過去?”羅元浩以為自己聽錯了,眼眸中充斥著驚訝的道。
    “就咱們兩個人。”鄭鳴收起飛仙劍,不容置疑的道。
    羅元浩雖然很少質疑鄭鳴的命令,但是此刻猶豫了一下。還是規勸道:“鳴少,就咱們兩個人過去太危險,我看咱們還是多帶些人。”
    “有用嗎?”鄭鳴似笑非笑的朝著羅元浩看了一眼。淡淡的道。
    羅元浩張大嘴,想要說什么。可是最終,卻是什么也沒有說出來,鄭鳴的話雖然簡單,卻一句聞到了羅元浩規勸的名門上,還真是沒有什么用,去的人多了,對鄭鳴而言,也沒有太大的用處,畢竟整個錦綸府。就是鄭鳴一個人打下來的。
    從錦綸府到錦繡府,有足足上千里的路程。好在鄭鳴和羅元浩的坐騎,都是擁有兇獸血脈的良駒,所以在兩個多時辰之后,就已經來到了錦綸府和錦繡府的交界之處。
    “鳴少,咱們拿下錦綸三府之后,屬下覺得該休養一下,等您的修為提升上去之后,再說定州其他的府城。”
    “畢竟,那些府城,都是歸三大勢力統屬,就算是大晉王朝,都沒有講他們壓服。”
    對于羅元浩的建議,鄭鳴并沒有吭聲,而就在此時,前方一下子響起了一陣馬蹄聲,一隊身穿紫色盔甲的騎兵,快速的跑到鄭鳴他們近前。
    “你們是什么人?”那沖在最前方的騎兵,厲聲的喝到。
    鄭鳴沒有吭聲,只是淡淡的朝著羅元浩看了一眼,羅元浩當下沉聲的道:“此乃清泉伯之子鄭鳴公子,此次來錦繡府,乃是巡查。”
    那喝問的騎兵一愣,隨即將自己的頭盔拿下,仔細的朝著鄭鳴打量起來。
    作為姜家的騎兵頭領,此人昨日已經得到消息,知道那個單槍匹馬攻破了歐家的鄭鳴要來錦繡府。而且他們的主子姜家,已經表示要投靠。
    傳達命令的人送來了姜家家主姜元豐的命令,那就是這個鳴少脾氣不好,萬萬不可得罪。
    他沒有想到這個鳴少不但從他把守的路口經過,更只帶了一個隨從,所以驚愕的剎那,他還是有點不放心的道:“您就是一拳打破了錦綸府城門的鄭鳴?”
    “那應該是我。”鄭鳴同樣在打量這騎兵統領,發現他九品巔峰的修為,整個人顯得很是有一種英武之氣。
    “屬下錦繡府駱龍山守衛使將姜為龍拜見鳴少!”那騎兵統領在確定了一下鄭鳴的身份之后,隨即恭敬的跪伏在地道。
    鄭鳴一揮手道:“不用多禮。”姜為龍屬下的騎兵,也一個個過來見禮,但是鄭鳴從這些騎兵的目光中,雖然看到了敬畏,但是他同樣看到了一絲的桀驁和不服。
    雖然,鄭鳴匹馬踏平錦綸府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錦繡府,但畢竟那是耳聽為虛,他們沒有真正的見到過鄭鳴出手,再加上鄭鳴只是帶著一個隨從,看上去整個人就好似一個出外游學的少年,自然讓他們難以升起太多的敬畏之心。
    “鳴少,家主聽說您今日要駕臨錦繡府,已經在三十里外的縣城迎候,請讓我為鳴少引路。”姜為龍朝著鄭鳴拱手道。
    羅元浩心中有些提著的心,一下子放下了不少,那姜家的家主既然在三十里外迎候,說明他這次應該是真心歸附。
    在姜為龍眾人的簇擁下,鄭鳴和羅元浩催馬前行,鄭鳴一邊前行,一邊將自己的聲望值表打開,就發現自己聲望值增加的速度,和入錦繡府的時候,沒有什么不同。
    這說明,自己的聲望值,沒有突飛猛進的跡象。
    那云月容,實在是有點幫倒忙,自己好好的聲望值獲取機會,就這么被她給搞沒有了。
    看來,自己這一次到錦繡府,要使用一些立威的手段,才能夠讓自己的聲望值,有一個巨大的提升。
    就在鄭鳴打定主意的時候,一個城池,隱隱約約的出現在鄭鳴眼中。
    PS:  直接接管的城池,咋能夠最快弄到聲望值呢?鄭鳴很苦惱的道——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