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282 萬劍有靈


    將云月容送到最尊貴的客房休息,姜元豐和太上長老等人就將姜從風拉過來,追問姜從風云月容究竟是什么意思。⊙,
    “太上,父親,雖然我沒有參加長輩們的決議,但是從我聽到的話語中,我覺得葬劍宮好似不是太愿意得罪鄭鳴,不,應該是鄭鳴身后的那個一品強者雄霸。”
    姜從風說到此處,看到自己父親等人的臉色不是太好,當下趕忙道:“當然,葬劍宮的長輩,也不愿意白白的將一府的地盤,白白的給鄭鳴。”
    “所以,這次云月容師姐過來,手里面帶著我們葬劍宮九大名劍之中的飛仙劍。”
    “那鄭鳴,要是有本事,能夠將飛仙劍從劍匣之中取出,葬劍宮就讓咱們家歸附鄭鳴,要是鄭鳴無法將飛仙劍取出,那一切休提。”
    ……
    “鳴少,葬劍宮已經有人到了錦繡府。”羅元浩站在鄭鳴的身后,道。
    鄭鳴朝著羅元浩看了一眼,羅元浩趕忙道:“是金莽縣楊家的眼線看到的,據說葬劍宮的人非常的高調,駕馭者金雕飛臨錦繡府。”
    “而且錦華府冷家,昨日也派人到了錦繡府,好似是和那葬劍宮的來人見面。”
    鄭鳴朝著羅元浩擺了擺手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既然司空紫符將定州封給咱們,那咱們和葬劍宮打交道是早晚的事情。”
    羅元浩點頭道:“鳴少說得對,對了,這是從歐家的機密房中找到的關于定州三大宗門的情況。鳴少請過目。”
    鄭鳴接過羅元浩遞過來的冊子。翻開第一頁。發現上面赫然寫著赤炎山三個大字。
    在這份資料之中,對赤炎山的記載,非常的明確,除了赤炎山的赤炎老祖沒有太過明確的資料之外,赤炎山其他高手的資料,是應有盡有。
    六大長老,九大堂主,八十一火焰分舵。就是整個赤炎山的組織形式,其中六大長老全部都是三品以上的強者,而九大堂主,則都是四品強者。
    至于八十一個火焰分舵的舵主,雖然沒有達到六品,但是每一個,也都是七品的強者。
    在這份資料之中,更有一種分析,說赤炎山的整體實力,要遠強于葬劍宮和無花谷。之所以不吞并這兩處,是因為赤炎山要對抗大晉王朝。
    對于資料中的分析。鄭鳴并沒有在意,不管赤炎山是強是弱,他都要將整個定州納入掌中。
    畢竟,這關系到上億的聲望值!
    緊接著赤炎山的,是無花谷的資料,這無花谷雖然在三大勢力之中最弱,卻也最為神秘。
    歐家雖然也算是定州的一方勢力,但是除了知道無花谷擁有四位三品以上的長老,和七大堂口之外,至于其他的則是一無所知。
    但是那收集無花谷消息的人,對于無花谷的評價卻是非常的高,其中就提到,無花谷的弟子,非常擅長于刺殺之道,如果能不得罪,最好是不要得罪。
    當鄭鳴將資料翻到葬劍宮的時候,眼眸中卻不由得升起了一絲鄭重的神色。
    葬劍宮的傳承,是以劍為主不假,但是葬劍宮的傳承,卻是極其的特別。那葬劍宮的創立者,信任萬劍有靈,所以在收納弟子的時候,就要每一名弟子先入劍冢取劍。
    這劍冢取劍,按照歐家的記載,也不是亂取,而是只有得到劍的認可,才能夠取到劍。
    能夠取到劍,才能夠成為葬劍宮的弟子,不能夠在劍冢之中取到劍的人,難以成為葬劍宮的弟子。
    當鄭鳴將葬劍宮的內容翻看的差不多的時候,就見下面還有一點記載:據傳,葬劍宮中,有一絕世名劍,得之者,可為葬劍宮主。
    絕世名劍,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興趣,現在的他,主藥的兵器是劍,對于一柄好劍,自然是很動心。
    就在鄭鳴將那份資料看完的時候,黑妖狐快步的走進來道:“鳴少,城外來了一男一女,說是葬劍宮的人,想要見鳴少您!”
    葬劍宮只來了兩個人,鄭鳴的神色變換之間,揮手吩咐道:“來者是客,請他們過來。”
    來的人,自然是云月容和姜從風。那云月容漫步而入,神色之中,充斥著從容淡定。但是當她看到坐在主位上的鄭鳴時,神色間也不由得升起了一絲的意外。
    雖然她不知道鄭鳴的具體年齡,但是從鄭鳴的面容上,她可以肯定,鄭鳴的年齡比自己要小,而且還小不少。
    就是這個人,直上萬劍塔最頂層,更在一場劍狩之中,橫掃了大晉王朝所有的貴胄子弟。
    現而今,更是單人只劍,直接將整個歐家,給殺的倉皇而逃。
    “葬劍宮云月容拜見鄭公子。”云月容的心智,并不是一般人可比,也就是剎那功夫,就恢復了鎮定,她柔和的向鄭鳴行了一禮,輕緩的道。
    鄭鳴同樣也在打量云月容,如果說相貌的話,云月容的相貌,不次于傅玉清,甚至在氣質上,比傅玉清,還有點生人勿近的感覺。
    “不知云姑娘來我錦綸府所為何事?”
    云月容淡淡的道:“公子誅殺歐家,相信下一步就是錦繡府,月容正是為錦繡府而來。”
    鄭鳴這一刻,對于云月容的關注,更多了一分,這個女子說話,就好似一柄劍,開門見山,直指本心。
    “不錯,家父被封我清泉伯,執掌整個定州,錦綸三府,我們鄭家自然不會放棄。”
    說到此處,鄭鳴的目光落在云月容身后的姜從風身上道:“我聽說姜家有人在葬劍宮學藝,莫非就是這位姜兄。”
    姜從風作為葬劍宮的核心弟子,一向也是自視甚高。此時在見到鄭鳴之后。自己竟然生出了一種束手束腳的感覺。這讓他從心中感到不舒服。
    但是此行以云月容為主,再加上此地是鄭鳴的地盤,所以他很小心的道:“姜從風拜見鄭公子。”
    鄭鳴點頭,還沒有等他說話,那云月容已經輕聲的道:“月容這次過來,也是為了解決錦繡府的事情。”
    “月容這里,有一柄劍,名為飛仙。素聞鄭公子乃是劍道高手,不如就和月容賭一把。”
    云月容說話間,衣袖之中已經多出了一柄長有三尺的長劍,她手指著長劍道:“只要鄭公子將此劍從劍匣之中取出,那錦繡府就歸附鄭兄。”
    “反之,如果鄭兄你無法將此劍取出,錦繡府就歸附我葬劍宮,鄭公子可感賭么?”
    賭抽取長劍,鄭鳴的心頭一動,他看著那柄叫做飛仙的劍。心中想的,卻是自己身上的英雄牌。
    自己有少年無名的英雄牌。天劍出萬劍俯首,抽取一柄飛仙劍,應該不在話下。
    只是自己要是這樣答應下來,豈不是太便宜了這云月容,所以鄭鳴哈哈一笑道:“云姑娘的提議,在下不能答應。”
    “那錦繡府,在我眼中,就是我口中之肉,想要什么時候吞下,就什么時候吞下,姑娘用我的東西和我打賭,這怎么算,都是我吃虧。”
    “吃虧的事情,我這個人怎么能做呢?”
    看著一副好似吃定了錦繡府的鄭鳴,姜從風的心頭升起了一股的怒火,雖然他現在是葬劍宮的嫡傳弟子,但是他畢竟是姜家的人。
    那錦繡府,在他的記憶中,一直都是他們姜家的地盤好不好,現在在此人的口中,竟然成了他的。
    實在是太過可恨!
    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那云月容突然道:“要是鄭公子能夠拔出飛仙劍,我可以再送公子一府之地,如何?”
    再送自己一府之地,看來這云月容,是真的吃定自己拔不出來此劍,要不然的話,她怎么答應的如此痛快。
    但越是這樣,鄭鳴心中越是歡喜,有天劍之體的少年無名在手,鄭鳴還真不相信,這世上,還有他拔不出來的劍。
    “也好,那咱們就試試!”
    說話間,鄭鳴就伸手拿向那柄飛仙劍,而站在云月容身邊的姜從風,眼眸中卻露出了一絲的不屑。
    作為葬劍宮的弟子,姜從風對于葬劍宮的事情,比鄭鳴可是知道的多。
    飛仙劍不但是葬劍宮的九大名劍之一,更是葬劍宮上代宮主的佩劍,就算是現任宗主,也難以拔出這柄飛仙劍。
    雖然不明白這次云月容為什么會將已經成為太上長老的上代宮主的佩劍帶來,但是他絕對不相信,鄭鳴能夠拔出這柄飛仙劍來。
    這不但因為葬劍宮的每一柄劍,都通過特殊的葬劍之法,非面對自己性命相和的主人不出竅,更因為這柄劍的上一代主人還健在。
    一柄有主的劍,更難以被其他人拔出。
    鄭鳴接過飛仙劍,就覺得這柄劍,有一種說不出的劍意。這種劍意飄然出塵,讓人心動不已。
    在自己的手掌落在這柄飛仙劍的剎那,鄭鳴甚至感到,自己的心中,竟然一陣的意動。
    這種意動,自然是因為飛仙劍。不過,就在鄭鳴的手落在飛仙劍上的剎那,那本來平靜無比的飛仙劍,竟然快速的顫抖了起來。
    云月容的神色依舊很平靜,但是她的眼眸,卻暴漏了她的內心,很顯然,她對于鄭鳴能不能拔出飛仙劍,同樣顯得無比的關注。
    “出鞘!”一聲低喝,從鄭鳴的口中吐出,伴隨著這低喝聲,就見一柄寒光,出現在了鄭鳴的手中。
    在手持這柄劍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頭,多出了意思的激動,他忍不住揮動這柄長劍。
    天外飛仙!
    ps:  葬劍宮送禮的來了,呼呼,想要知道鄭鳴究竟能夠在葬劍宮得到什么樣的好劍嗎?給俺幾張票票,俺在告訴大家!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