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281 葬劍宮來人

  鄭鳴的話語剛落,那寇家的家主,身體就是一陣的顫抖,他大聲的道:“鄭鳴,你不能這樣做,我們寇家,是大晉王朝確定的八品世家,你不能這樣對我們!”
    寇家家主的吼聲,讓其他五個家族的家主身體不斷的顫抖,而就在這一刻,卻聽鄭鳴接著道:“一個時辰之內,我要看到你們五家剿滅寇家!”
    “如果一個時辰你們完不成任務的話,那么錦綸府能夠晉級八品的家族,應該也不少!”
    “鄭公子放心,我們一定完成任務!”其他五家的家主對視了一眼,聲音中充斥著殺意。
    錦繡府姜家,整個錦繡府所有世家的家主,全部都匯聚在姜家的大廳之中,他們一個個面色鄭重,更有不少人的目光中,帶著一絲的憂慮。
    歐家被滅,整個錦綸府易主的事情,他們在昨日都已經聽說!那個本來并不被他們覺得有太大威脅的鄭鳴,一露出自己的獠牙,就直接將錦綸三府實力最大的錦綸府給吞了下去。
    已經對錦綸府動手的鄭鳴,不可能放過錦繡府。
    所以,他們這些家主,在天不亮的時候,就來到了姜家,準備看一看在這件事情上,姜家準備怎么辦。
    畢竟,這不但關系到姜家的未來,對于他們各個家族的影響,也很大,甚至稍微不慎,就有家族被滅的危險。
    大殿中,高高在上的寶座上,并沒有人坐在上面,而坐在下方的上百人,同樣沒有人開口,如果不是有這么多的人坐在下面,甚至給人一種沒有人的感覺。
    姜家的家主姜元豐,此刻正在家族中的小廳里,向幾個家族的太上長老匯報著此事。而那些太上長老,此刻一個個的眉頭。也緊緊的皺著。
    “冷家那邊什么意見?”坐在太師椅上的太上大長老,沉聲的問道。
    “冷家的回信說他們暫時也沒有什么好主意。除了向無花谷求救之外,他們希望咱們兩家能夠聯合起來。”
    姜元豐此時已經將自己粗豪的偽裝丟在一邊,聲音中帶著睿智的道:“他這聯合,分明就是一句空話,不說兩家聯合,到底能不能和鄭鳴抗衡。”
    “就是能夠抗衡,咱們聯合起來的人手。究竟是放在咱們錦繡府,還是放在他們錦華府。”
    那太上大長老沉吟了剎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陰沉的道:“老二那邊,有消息了沒有?”
    姜元豐皺了一下眉頭,其實在他的心中,對于這件事情,也很是著急,畢竟,真正支撐他們和新晉清泉伯對抗的。還是葬劍宮。在得到歐家的消息之后,他就第一時間,用飛鷹傳書的方式。給了自己兒子傳遞了消息。
    可是,到現在。卻是半點聲息都沒有回。
    不會是葬劍宮那邊,出現了什么問題了吧?要是那樣的話,他們姜家,也危險了。
    “太上,風兒那邊,還沒有回信,不過我相信,葬劍宮絕對不會看著咱們家投靠鄭家的。”
    太上長老的神色,多了一絲的凝重。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這樣。你先派人去錦綸府,對鄭家占據錦綸府表示恭賀。另外也表示一下咱們姜家對清泉伯的歸順之意。”
    “太上,咱們要是歸順了清泉伯,那……那葬劍宮那邊,該如何交代啊!”姜元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著急之色。
    這不但是關系到姜家的未來,更關系到他二兒子在葬劍宮的地位。
    葬劍宮憑什么給他兒子如此高的地位,還不是因為他二兒子代表著姜家。如果姜家歸附了鄭家的話,他二兒子在葬劍宮的地位就要下降。
    “歐家阻攔不了那鄭鳴的步伐,咱們姜家同樣不行,雖然沒有和歐家老鬼比試過,但是我覺得,歐家老鬼的修為,絕對在我之上。”
    姜家的太上長老嘆了一口氣道:“更不要說,他們家族的歐長途等人,比你們幾個也要強。”
    “那鄭鳴能夠一股氣拿下歐家,就絕對不會給咱們太長的時間,與其被打上門來投靠,還不如先過去表達咱們的投靠之意。”
    “至于葬劍宮,如果他們真的過來,幫著咱們擊敗了鄭鳴,自然是一切好說!”
    姜元豐這個時候,心中有些汗顏,太上長老簡單的拖延之計,自己竟然沒有看出來。
    這并不是自己的心智不如太上長老,實在是關心則亂。就在姜元豐下定決心的時候,那太上長老又幽幽的道:“歐家之所以滅亡,是因為他們將鄭鳴想的太簡單了。”
    “一個能夠單槍匹馬通過劍狩的少年,絕對不是簡單之輩,你們要記住歐家的這個教訓。”
    一聲鷹鳴,從虛空之中直傳而來,這鷹鳴之聲猶如金鐵,一時間竟然讓人有一種心神顫抖的感覺。
    正準備說上姜元豐兩句的太上長老,猛地站起身來,快速的朝著門外走去。
    姜元豐等姜家的主事者,一個個緊跟太上長老,他們的神色之中,都帶著一絲的緊張。
    畢竟,昨日鄭鳴剛剛將歐家給滅了,這個時候有人過來,絕對不會是什么好事情。
    不過當姜元豐等人走到院落中的時候,就看到虛空之中,兩條身影從一只長有一丈的巨大蒼鷹之上飄然下落,而那巨大的蒼鷹身上,更散發著一種強烈的兇煞之氣。
    雖然這種兇煞之氣,并不是針對某個人,但是他們姜家的一些駐守弟子,此刻忍不住緊緊的抓住自己手中的兵器,眼眸中生出一絲絲的懼意。
    飄然下落的兩個人中,處在首位的,是一個面容秀麗,姿容脫俗的年輕女子,青色的長裙在落地的剎那,給人一種飛天仙子般的感覺。
    這女子雖然看上去沒有什么攝人之處,但是所有人的目光在和這女子目光交匯在一起的剎那,都有一種忍不住扭開自己雙眸的沖動。
    就連姜家的太上長老,都不敢正視這女子的眼眸。
    不過,當姜元豐看到跟隨在女子身后的男子身上的剎那,他的眼前不由就是一亮。
    而那個年輕人看到姜元豐,更是快速的朝著姜元豐以及太上長老行禮道:“孩兒拜見父親,拜見太上!”
    這男子二十多歲,身材高大,眉目俊朗,很是容易給人帶來好感,他和姜元豐站在一起,如果沒有人介紹的話,絕對不會有人說他是姜元豐的兒子。
    姜元豐的嘴唇動了動,將自己要到嘴里面的話,給憋了回去,畢竟這個時候,他要尊重太上長老。
    太上長老一揮衣袖道:“不用多禮。”
    “太上長老,父親,這位是云月容師姐,奉師門之命,前來處理咱們姜家之事。”
    太上長老和姜元豐對視了一眼,兩個人幾乎同時朝著那云月容道:“云仙子大駕光臨,實在是我們姜家的榮幸!”
    “兩位不用多禮!”云月容的聲音很客氣,但是她給人的感覺,依舊是生人勿近。
    在姜家一眾人的簇擁下,云月容走進了姜家的大殿,那些本來聚集在大殿之中,等待著姜元豐商議對策的各家家主,此刻卻被人給趕了出來。
    他們還沒有資格,和葬劍宮的人接觸。
    “太上,父親,歐家真的被滅了嗎?”姜元豐的二兒子姜從風,在坐下之后,沉聲的問道。
    姜元豐知道,這是自己兒子給自己傾訴的機會,當下朝著云月容一拱手道:“云仙子,要不是現在歐家的人已經逃的七七八八,連我都不相信歐家被滅了。”
    “雖然我沒有見過鄭鳴是什么模樣,但是這個人,真的不能夠小看,可以說,就他自己一個人,就將歐家給滅了。”
    “歐家的太上老祖,是一個五品巔峰的武者,同樣死在了鄭鳴的手中,據歐家存活的人說,這鄭鳴的劍法,十分的詭異快捷,偶家的歐經綸等人,根本就來不及躲閃,就被他用劍,將眼眸給劃破。”
    那云月容的神色之中,頓時多出了一絲的凝重之色,她沉吟了剎那道:“他的修為,已經晉級六品了嗎?”
    “應該沒有!”姜元豐沉吟了瞬間,肯定的道:“聽說他和歐家老祖動手的時候,實用的還是內氣。”
    “沒有晉級六品,卻能夠依靠劍法戰勝歐家老祖,這個人在劍道上的天資很不凡啊!”
    說道此處,云月容的臉上,竟然多出了一絲的笑容,這笑容讓姜元豐的等人,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雖然云月容看上去年紀不大,但是對于葬劍宮可以說很了解的姜元豐,卻是知道云月容此時的位置。
    按照葬劍宮的規矩,將處理歐家的事情交給云月容,那么他們姜家的存亡,云月容就掌控者絕對的權力。
    他不敢隨意的和云月容說話,就將目光看向自己的兒子,希望自己的兒子快點說兩句。
    姜從風沉吟了剎那,最終還是道:“師姐,我覺得很多事情,百聞不如一見。”
    “那鄭鳴雖然聽說悟性不錯,要不然也不能闖過萬劍塔,但是聽說他的資質一般,要不然也不會被觀星劍宗的尊使,直接給擋在觀星劍宗之外。”
    云月容點頭道:“師弟說得不錯,看來咱們還是要見上那鄭鳴一次才好。”
    “如果鄭鳴真的資質超群,師弟家不妨投靠與他。”
    姜元豐的心頭,這個時候一陣的郁悶,本來以為葬劍宮的大人物出手,自己家族可以免于禍患,可是這位云月容,竟然說讓他們投靠鄭鳴。
    PS:  呼呼,葬劍宮的大幕就要拉開,月底了,貓在這一個月中,又做到沒有斷更,沒有少更,如此好少年,兄弟們支持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