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277 赤炎山上

  而這個笑容,卻讓司空紫符心頭的火氣,一下子升騰了起來,他現在就好似一個洪荒巨獸,恨不得一下子就將那翩翩起舞的女子,直接撕成碎粉。
    不過作為一方帝王,司空紫符還是將自己心頭的**控制了一下,他朝著那說話的人掃了兩眼,淡淡的道:“鷹族一向桀驁,現在他們將如此級別的美女奉上,是不是有所圖?”
    “鷹族最近和夢族爭奪天夢荒原的控制權,自然希望咱們大晉王朝能夠站在他們這一邊。”那人冷聲的道:“夢族一向桀驁,對咱們大晉王朝更是身懷敵意,屬下覺得,咱們應該支持一下鷹族才是。”
    司空紫符呃了一聲,就沒有再說話,而那說話的人輕笑了一聲,很熟悉司空紫符性格的他,知道司空紫符這樣的態度,就代表著他已經同意了。
    “陛下,這次天下論才之會,可謂是英才不少,不但卓家那小子光芒耀眼,還有幾個年輕的小子,表現得也不比卓家那小子差多少。”
    那說話之人說到此處,猶豫了剎那,輕聲地道:“咱們皇族這次天下論才之會,表現一般,我覺得陛下應該稟告老祖,將皇族之中隱藏修煉的天才人物,請出來幾個。”
    司空紫符將手中的異果一扔,然后淡淡的道:“也好,省的讓一些人總覺得我們皇族無人。”
    “謝家的謝云良,王家的王清俊都是什么來歷,你查出來了嗎?”
    司空紫符口中的這兩個人,乃是王謝兩家新進涌出的少年天才,特別是謝云良,以十五歲的年齡,修為已經達到了七品的巔峰,在天下論才大會中,一經崛起,就被譽為是一品英才。
    而這兩個人。以往可以說半點名聲都沒有。
    “陛下,這兩個人物的來歷。屬下核對了一下,發現他們名義上都是王謝兩家分支子弟,但是小的懷疑,他們是王謝兩家秘密培養出來的少年英才。”
    “要不是王謝兩家遭遇了雄霸的打擊,恐怕他們這少年英才,到現在還不舍得拿出來呢?”
    司空紫符的眉頭輕輕皺了一下,雖然掌控不了這兩個家族。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但是作為一個帝君,司空紫符還是覺得很不舒服。
    “我聽說,鄭家在回到鹿靈府之后,顯得很高調啊?”
    那陪伴在司空紫符身邊之人,乃是司空紫符的信服,對于司空紫符這種隨意話題的行為,可以說已經非常之熟悉。
    “衣錦還鄉,自然是要氣派一番。不過那定州,不,應該說錦綸三府。就不是那么好對付的,那鄭鳴雖然得到了咱們的圣旨。但是小的覺得,在錦綸三府,他就要跌的頭破血流。”
    司空紫符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多了不少。他對于鄭鳴,更沒有好感,這小子殺了司空龍象,讓他在家族之中,也受到了不小的責難。
    甚至已經有點動搖他的王位,要不是家族老祖維護他。司空紫符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過去這一關。
    “錦綸三府雖然名義上遵循咱們的政令,但是實際上。他們做的卻是腳踏兩只船的買賣。”
    “只不過咱們和那赤炎山需要一個緩沖之地,所以不收拾他們,但是這三府絕對不會將自己的基業,都送給鄭鳴。”
    “嘿嘿,希望鄭鳴不要進不了錦綸三府,就被人給趕出去,朕還期待著他能夠和赤炎山里面的爭斗一番呢!”
    司空紫符的話語中,充滿了感慨,但是從他的神色中,可以看出,他很是希望自己能夠坐山觀虎斗。
    那伺候在司空紫符身后的男子,輕輕一笑,剛剛準備開口,就見一個黑衣的侍衛,快速的將一封奏折送了上來。
    司空紫符接過奏折,臉色頓時變的有點僵硬,好一會才幽幽的道:“這小子,還真是小看他了!”
    “陛下,出了什么事情?”伺候在司空紫符身邊的男子,看到司空紫符竟然如此的感慨,趕忙問道。
    司空紫符沒有吭聲,只是將手中的奏折遞給了那人,那人在奏折上掃了一眼,聲音中帶著驚駭的道:“一個多時辰,就攻破了錦綸府!”
    “這怎么可能,錦綸府的實力雖然不算大,卻也不弱,特別是錦綸府的那位老祖,怎么會死在鄭鳴的手中,他鄭鳴就算是再逆天,也不應該……”
    雖然那人說的激動,臉上更充斥著不信的神色,但是他自己更清楚,作為專門送給司空紫符批閱的奏折,一般都是經過嚴格審核才能夠送過來。
    也就是說,這奏折之中,絕對不會有任何的錯誤。要不然,寫這些東西的人,都是死罪。
    “陛下,我覺得,這消息之中,有些地方不實!”那平靜下來的男子,沉聲的道:“如果屬下估計不錯的話,鄭鳴的身邊,一定有他師傅派來的高手。”
    “要不然,光憑他自己,絕對無法擊敗歐家的老祖,將整個歐家覆滅。”
    司空紫符重重的朝著那男子看了一眼,聲音之中帶著鄭重的道:“就算是鄭鳴的身邊,隱藏著人手,但是這奏報之中,最少有七成也是真的。”
    看到那男子還要說話,司空紫符手掌一揮道:“我們在那邊安排的人手,我還是了解的,他們就算是想要給我作假,也不敢空口白牙的胡說。”
    “最起碼,這斬殺歐遠辰,躲過九條神臂巨弩,都應該是真的,想不到這小子,竟然厲害到這般的地步。”
    說到這里,司空紫符又哈哈笑道:“也好,鄭鳴厲害一點才好,要不然,他怎么和赤炎山斗。吩咐下去,以后定州的情報,第一時間稟報過來!”
    “這一部好戲,咱們可不能錯過。”
    而就在司空紫符接到錦綸府被鄭鳴強占的消息時,在一座高懸于赤紅火山之上的偌大宮殿中,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紅袍男子,同樣在看著自己手中的消息。
    這三十多歲的男子面容英俊,那雙看似赤紅色的眼眸,跟給人一種火焰般的炙熱。
    “一戰拿下錦綸府,還真是夠勇猛的。”男子將手中的紙片隨意的放在淡紅色溫玉做成的桌子上。淡淡的說道。
    在男子的下方,一個身穿赤紅色勁裝的老者道:“二公子。看來這小子野心不小。”
    “年輕人,火氣大了點,咱們可以理解,他真的以為,他被封定州,這定州就是他的地盤,說不得。咱們就要給這位小朋友,一個讓他終生難忘的教訓。”
    英俊男子的話語平靜,就好似再說一件和他沒有太大關系的事情,但是熟悉紅衣男子的勁裝老者,卻明白這紅衣男子已經動了殺意。
    而在整個定州,能夠讓這紅衣男子動了殺意,卻能夠活下來的人雖然不能說沒有,但是再赤紅色勁裝男子的眼中,卻不包括那個橫沖直撞的鄭鳴。
    “二爺。雖然拿下那小子,咱們赤炎山并不會費多少的功夫,但是他的師傅。畢竟是一個一品的強者,我覺得這件事情。咱們還是從長計議的好。”
    為了引起自己這位主子的重視,勁裝老者再說一品高手的時候,聲音之中可是加了重音。
    他相信,二公子能夠明白,他話語之中的意思。
    而那英俊男子的眼眸中,并沒有露出任何的怯意,他淡淡一笑道:“一品強者又如何?”
    一品強者,那幾乎是世俗之中最強的戰力,一個國家要想傳承下去。這個國家之中,就必須有一品強者坐鎮。而一個擁有一品強者的世家。就算是國君也不愿意招惹。
    他們赤炎山之所以能夠不理會大晉王朝,還不是他們之中,又一個一品強者坐鎮。
    那被稱為二爺的中年人輕輕一笑道:“鄭鳴那個師傅是一品強者,這個我自然知道,不過他只要踏上咱們赤炎山,就是死路一條。”
    “嘿嘿,你給我想一個辦法,讓那個鄭鳴,最好帶著他師尊來赤炎山。”
    勁裝老者的臉色大變,他有一個可能,也不愿意得罪一個一品的強者,畢竟他這樣的人,讓一品強者殺起來,簡直就好似屠狗一般。
    雖然眼前這個二爺,在赤炎山之中,也算是位高權重,但是他還真的沒有和一品強者抗衡的本錢。
    “你放心,這件事情,師尊自然有計劃,你只管負責執行就是?”那紅衣男子輕輕一笑道:“說起來,那司空紫符的驅狼吞虎咽之法雖然不是太高明,但是能夠給師尊送來一個一品強者,也算不錯。”
    “不過要是他知道,咱們如此歡迎這位一品強者來咱們赤炎山,會怎么想。”
    就在兩人說話時,一個看上去二十多歲,花容月貌,渾身上下充斥著火焰一般誘惑的年輕女子,滿臉含淚的走進了大殿,還沒有走進殿中,她就跪伏在地上,嬌聲哭泣道:“還請二爺為我們歐家作主!”
    “嗚嗚,我歐家的老小,死的實在是太慘了!”
    紅印男子看著那猶如梨花帶雨,別是有一番滋味的女子,眼眸之中升起了一絲的火焰。
    他跨步來到那女子的身前,將女子那好似柔不勝衣的身軀輕輕的托起,然后從自己衣袖中拿出了一個潔白的手絹,將女子的淚痕擦干道:“馨兒不用擔心,這個仇,我一定會給你報的。”
    “二爺說的是真的?”那女子昂起精致的面容,話語中充斥著可憐味道的道。
    “哈哈哈,就算是沒有馨兒你們家的事情,那狂妄的小子和他的師尊,也是死路一條,更何況他還得罪了我的馨兒,自然更要讓他們全部化為灰燼。”
    紅衣男子說話間,目光看向了遠處,同時他的眼眸中,也多出了一絲的**。
    這并不是對女子的**,而是一種對于權位,對于力量的**,在這**之下,男子的眼眸,升起了兩道赤紅色火焰,就好兩個熊熊燃燒的太陽。
    PS: 今日第二更,再次準時奉上,準時更新好少年,求您的各種票票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