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276 心火

  “嗖嗖嗖!”
    劍光如電,兩個想要阻攔鄭鳴的歐家武者,被那快速掠過的劍光,直接斬在了脖頸上。
    “小輩,別逃,在接我一掌!”歐家老祖厲喝聲中,呼嘯的掌風,再次朝著鄭鳴籠罩了過去。
    可惜,他揮出那烈焰焚天的速度雖然快,但是和辟邪劍法那快捷的速度相比,還是差了三分。
    “噗噗噗!”
    又是三劍,歐家又有一位長老的眼睛,毀在了鄭鳴的長劍之下,伴隨著這位長老眼睛的被毀,歐家只剩下一個長老還能夠戰斗。
    “小輩,你給我去死!”歐家太上老祖的憤怒,已經到了極點,他的臉變的無比的紅,整個人看起來,就好似一片就要燃燒的火焰一般。
    鄭鳴此時離歐家太上長老,有五丈多遠的距離,但是他就覺得,一種巨大的危險,出現在了自己的心頭。
    就在鄭鳴飛速朝后退的瞬間,那歐家老祖陡然張口朝著他的方向一吐,一道赤紅色的火焰,朝著鄭鳴直沖而去。
    這火焰,只有一尺多長,但是在被吐出的剎那,竟然快捷入電。不過對于鄭鳴而言,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在這一口赤紅色的火焰沖來的瞬間,鄭鳴的心頭陡然有了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無論如何躲,這赤紅色的火焰,都要打在自己身上。
    這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他漫步想要躲,卻發現自己的速度。竟然在不知不覺之間。開始變慢。
    而且還慢了不少。
    同時。他還發現,那歐家太上老祖本來并不算是太低的身軀,竟然在剎那間,變的矮了一尺。整個人這一刻看上去,搖搖晃晃一如風中的殘燭。
    但是這一刻,這位太上老祖的眼眸中,卻帶著笑容。這是一種自信的笑容,也是一種讓鄭鳴感到有些心寒的笑容。
    面對那直接襲來的火焰。鄭鳴瘋狂的促動自己手中的長劍,一連斬出了七十二劍。
    七十二劍,辟邪劍法的七十二劍,全部斬在了那一尺的赤紅火焰上。可是那一尺上的赤紅色火焰,不但沒有熄滅,甚至沒有變小,依舊朝著鄭鳴直沖而來。
    這……這該如何是好?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他陡然感到自己的身體一輕,隨即臉色就是一變。
    林平之的英雄牌,竟然在這一刻時間到了!
    熾烈的火焰。已經接近了鄭鳴,沒有任何思索的鄭鳴。本能的揮出了一掌。雖然這一掌,鄭鳴已經施展了全部的力量,但是這一掌和那詭異的火焰相比,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在內氣的級別而言,鄭鳴已經達到了內氣的巔峰,但是他的內氣,畢竟沒有化成真氣。
    更何況,歐家太上老祖耗盡全身精氣神的這一擊,已經有些超越了真氣的范圍,別說是鄭鳴,就算是三品的宗師,在面對這一擊的時候,也很有可能在劫難逃。
    可是,當鄭鳴拍出的紅日照大千的內氣和那赤紅的火焰接觸的剎那,那赤紅色的火焰,卻好似遇到了克星一般,竟然直接黯淡了不少。
    甚至,本來要沖向鄭鳴身軀的火焰,竟然呈現出后退的趨勢。
    雖然不清楚,這究竟是什么原因,但是鄭鳴絕對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他的道心種魔**,感覺到了這赤紅色的火焰,帶著一絲的靈性,一種高于道心種魔**的靈性。
    所以,鄭鳴快速的催動紅日照大千的功法,一連朝著那赤紅色的火焰,接連揮出了九掌。
    那一尺多長,仿佛隱含著靈性的火焰,就好似一只受驚的小動物,想要飛回那歐家老祖的身上。可惜,鄭鳴九掌籠罩之處,已經完全斷絕了那一赤紅色火焰的逃走之路。
    當最后一掌擊打在那赤紅色的火焰上時,赤紅色的火焰,已經變成了風中的殘燭。
    “怎會如此,我的心火之法,怎會被破!”歐家太上老祖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悲嗆。
    只不過,他的聲音,隨著那猶如殘燭般的心火在虛空之中熄滅,變的無比的微弱。
    “快走……離開錦綸府,你們不是他的對手,去找赤炎山,只有去赤炎山,咱們……咱們歐家才有活路!”
    歐家老祖這最后一句話喊出,就轟然倒在了地上。
    歐家四位長老,此時只有一個歐長輝,還是完整的,他朝著倒地的歐家太上老祖看了一眼,一跺腳,騰空而起,朝著城外飛馳而去。
    他的離去,代表著歐家的徹底潰敗,無數的歐家武者,瘋狂的朝著四面八方沖去。而跟隨在鄭鳴身后的三千精騎,伴隨著羅元浩的命令,開始剿滅歐家的殘余。
    雖然歐家已經潰敗,但是鄭鳴還是仗劍追擊,那歐長遠等被辟邪劍法刺瞎了眼眸的歐家強者,鄭鳴更是不準備放過。
    歐遠虎等人,一一被鄭鳴誅殺!
    偌大的錦綸府,無論是執掌權勢的世家,還是在錦綸府中苦苦求存的普通人,這一刻,都安守在自己的家中,不敢出來半點。
    伴隨著最后一名沒有來得及沖出城門的歐家子弟死于黑妖狐的刀下,這一場殺戮,算是徹底的結束。
    手持斬馬長刀的羅元浩,站在夕陽西下的街頭,看著那被血和尸體占據的長街,此刻他的心中,依舊是充斥著不敢相信的激動。
    在他的心頭,被一個超七品的世家盤踞了多年的錦綸府,要想收復,鄭鳴要做很多的事情。
    比如各種妥協,甚至犧牲一些利益。
    就是在和鄭鳴躍馬進入定州的時候,他也沒有想到會是這種結果。現在,歐家已經七零八落,整個錦綸府,已經完全的掌控在了自己等人的手中。
    只不過,這一次平定錦綸府,他們三千精騎,并沒有立下太多的功勞。
    錦綸府之所以能夠平定,完全都是因為一個人!
    正是他,在巨箭之下,破開了錦綸府的城門,更將錦綸府歐家的長老們誅殺,這才帶來了整個歐家的潰敗,可以毫不夸張的說,打下錦綸府,全部都是這一個人之力。
    “稟告鳴少,錦綸府,我們拿下了!”跨步來到鄭鳴近前的羅元浩,單膝跪地,聲音之中充滿了自豪和敬仰的道。
    而就在羅元浩行禮的剎那,所有的三千精騎,都單膝跪在地上,他們的眼眸中,充斥著瘋狂的崇敬之意。
    鄭鳴看著偌大的錦綸府,眼眸之中,同樣充斥著歡喜之色。這錦綸府比鹿靈府更大,帶給他的聲望值,也將更多。
    現在,他要將這偌大的錦綸府人口,統統變成他的聲望值。
    “傳令錦綸府所有世家,明日午時,來城頭覲見,不來者,族誅!”
    羅元浩答應一聲,就準備讓人去傳令,可是就在此時,就聽鄭鳴厲喝道:“明日午時,城頭覲見,不來者,族誅!”
    鄭鳴的聲音,一如雷霆,瞬間傳遍了整個錦綸府,而那三千精騎,在遲疑的瞬間,也緊跟著吼道:“明日午時,城頭窺見,不來者,族誅!”
    如此三遍,聲震百里!
    而伴隨著這喝聲,鄭鳴就感到自己心頭的聲望值,再次瘋狂的飆升。
    特別是紅色的聲望值,更是從直接躍升了上百萬,眼看離千萬的紅色聲望值,也只剩下幾十萬的距離。
    錦綸府外三十里的一座茅棚之中,一身疲憊的歐長輝,在聽到三千精騎的大吼之后,臉色變的異常的難看。
    他知道,從今日開始,他們歐家經營多年的錦綸府,就不再是他們歐家的。
    “長老,我們該怎么辦?”一個歐家的年輕武者,滿眼含淚的看著遠處的錦綸府,聲音中帶著顫抖的道。
    “從今日起,這錦綸府,已經沒有咱們歐家的立足之地,咱們走,去赤炎山,我相信,赤炎山絕對不會看著咱們歐家就這樣被吞下。”
    歐長輝說到此處,聲音之中更充滿了恨意的道:“更何況,在赤炎山,咱們還有馨兒,我相信馨兒一定能說服赤炎山高層,誅殺此獠!”
    “等咱們在回來的時候,就是咱們歐家報仇的時候!”
    “報仇,報仇!咱們一定要報仇!”數十個逃出來的歐家子弟,聲音之中,充斥著激烈。
    歐長輝的心,這一刻平靜了不少,但是他更多的,卻是悲哀,畢竟今日之前,他根本就不會想到,自己的家族,竟然會落到現在這種地步。
    一日之間,天堂地獄,而這種變化,實際上只是因為一個人,一個讓他們家族嚴重低估的人。
    作為大晉王朝的執掌者,司空紫符的享受,還是很舒坦的,高大的宮殿,一個個搖曳生姿的美人,還有那普通人家,想都想不到的奇珍異果。
    司空紫符左手輕捏著一個嬰兒拳頭大小,通體土黃的異果,一邊慢慢品嘗,一邊看著前方長發女子的舞蹈。
    這是一種充滿了狂野氣息的舞蹈,那充滿了異族色彩的女子,就好似一個燃燒著的火焰精靈,在司空紫符面前,不斷的散發著自己的活力。
    “陛下,這次鷹族進獻而來的美女,素質還是不錯的,特別是這裹女,乃是鷹族祭神天女中的一員,聽說她們都修煉有秘術,可以讓人……”說話之人說到此處,給了司空紫符一個是男人都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