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274 飛刀再見飛刀


    而那歐長途,神色也變的無比的鄭重,雖然剛才的碰撞,看上去是他占了便宜,但是鄭鳴那猶如大山一般磅礴的內氣,在破碎的剎那,也震得他的手掌,有些發麻。←,
    好強的內氣,歐經綸等人,死在他的手中,并不冤枉,自己要不是突破了第六品,將內氣化成更高等級的真氣,恐怕剛才的交手,就能夠讓自己骨斷筋折。
    而站在一邊歐家老祖,臉色這一刻也多了一絲的凝重。雖然他嘴中說并不懼怕鄭鳴身后的雄霸,但是那雄霸畢竟是和金無神一戰不敗的強者。
    從鄭鳴強橫的修為上,他能夠感覺得到,雄霸的實力。
    畢竟,這般的弟子,并不是普通人能夠教授的了的。
    “小輩,再接我一爪。”歐長途長喝一聲,身軀在虛空之中晃動,轉瞬之間,竟然生出了七個身影,同時朝著鄭鳴抓了過來。、
    “老四看來這次是動真格的,連分光幻影的身法,都施展了出來!”站在歐家老祖右側的老者,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
    分光幻影,乃是歐家機緣巧合之下,獲得一份身法殘篇,按照那身法的記載,在將這份功法練到最高境界,可以瞬間分散出八十一個身影。
    而且這八十一個身影,修煉者可以隨心所欲的將任何一個虛影幻化成真,可以說威力無窮。
    只不過,因為歐家得到的是殘篇,所以就算是歐家的老祖。也只是將這種身法。修煉到了九個身影而已。
    面對著鋪天蓋地而來的七個身影。鄭鳴的神色無比的平靜,他知道要和這歐長途硬拼的話,自己絕對討不了好。
    所以,鄭鳴準備用飛刀!
    雖然他的飛刀,還沒有達到李尋歡那般,例不虛發的地步,但是配合道心種魔**,鄭鳴覺得自己的飛刀。絕對有李尋歡三成的實力。
    更何況,現在那歐長途已經飛起,他的身法,在鄭鳴看來,即是他的長處,更是他的弱點。
    特別是對鄭鳴而言,這就是他的弱點。
    鄭鳴的右手之中,換成了飛刀,而鄭鳴的眼眸,已經緩緩的閉上。
    歐家的老祖。在鄭鳴閉上眼眸的剎那,神色就是一變。本來自信滿滿的他。大聲的朝著歐長途喊道:“小心。”
    歐長途作為歐家最頂尖的人物,本就是身經百戰,此時的他,根本就不明白老祖所說的小心在何處。
    他已經實戰了分光幻影,等自己的對手手忙腳亂的時候,他準備用分筋錯骨之法,直接將鄭鳴打成重傷。
    反正老祖只是讓自己生擒,并沒有說要手下留情之類的話。
    小心,小心什么?老祖莫非在提醒自己,不要傷到鄭鳴不成?這實際上不用老祖提醒,自己也不要殺了鄭鳴。
    實際上,這根本就不用老祖提醒,自己也不會傷了鄭鳴,畢竟這家伙的身后,有一尊一品強者,自己要對付他,那就要小心處理。
    就在他念頭閃動的時候,一種危險的感覺,陡然升起在他的心頭,在這種危險的感覺下,歐長途猛然朝前方看去,卻發現前方并沒有變化。
    但是,就在他扭頭的剎那,卻發現自己閃動的身軀,正好迎向一柄飛刀。
    本來,自己的身軀,和這飛刀,還有一段的距離,但是當自己施展分光幻影身法,讓自己移動到那飛刀的位置時,飛刀正好扎入自己的脖頸之中。
    停,已經停不下,躲閃,更已經來不及!
    在歐長途看來,這一刻的自己,實在是讓人感到憋屈,因為他感覺,他這好似在送死。
    死,他很怕,但是在必須要死的時候,他也能夠去死。但是現在,他是將自己的性命,送到別人的手中。
    就好似,人家講刀放在了一個位置,而他自己,直接將自己穿到了人家的刀上。這種死法,歐長途不能夠接受,也難以接受。
    但是,他的心中,就算是有千種怨恨,有千種的不服氣,有千種的憋屈,也只能看著那飛刀,刺入了他的脖頸。
    他的手,無力的垂下,然后整個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歐長途死了,在歐長途看來,他自己有百般的手段,都還沒有來及施展,就好似自己在送死一般,倒在了一柄飛到下,這讓他難以接受。
    可是,他想不接受,也不行,那一柄飛刀,已經讓他難以飛出任何的聲音。
    歐家的諸多人物,靜靜的看著這一切,本來,他們看到自己家的長老,正在大展威風,要將鄭鳴擒拿,可是等那漫天的幻影消失,他們的長老死了。
    “好準的一刀。”歐家太上老祖的聲音,打破了整座城的平靜,他的目光盯著歐長途那瞪的大大的眼睛,沉聲的道:“能夠死在這樣準確的飛刀下,你死的不怨。”
    而隨著歐家太上老祖的這句話,歐長途終于閉上了眼眸。
    四周此刻,還是一片的靜寂,那些駐守在城墻上的歐家子弟,這一刻已經沒有了聲音。
    如果說,鄭鳴個人躲過那九根巨弩,讓他們感到恐懼的話,那么現在,他誅殺了被他們當成了長城依靠的家族老祖,就讓他們的斗志全無。
    不錯,就是斗志全無!
    就連對鄭鳴怨氣最大的歐遠虎,此刻也不敢看鄭鳴的眼睛,他恐怕自己盯著鄭鳴看的時間長了,自己會對這個年輕人,產生恐懼。
    “能告訴我,你施展的是什么刀法?”歐家太上老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鄭鳴道。
    鄭鳴此刻,已經睜開了眼眸,他淡淡的道:“小李飛刀!”
    歐家的太上老祖一愣,他雖然不敢說自己熟悉天下所有的武技,但是有一點卻敢說,那就是他對于大晉王朝的武技,卻都清楚。
    但是他翻遍了自己腦海之中的記憶,卻也不記得,自己聽說過小李飛刀這四個字。
    小李飛刀是什么,他不知道,但是他卻感到了一種威脅,鄭鳴雖然沒有修成內氣,但是他手中的飛刀,實在是太詭異,詭異到了讓他都有一種躲不過的感覺。
    一個鄭鳴已經如此,那他的師尊雄霸,究竟要強到什么地步,如果雄霸親自施展飛刀對付自己,自己是不是能夠躲得過去。
    一個個念頭,在歐家太上長老的心頭閃動,他看向鄭鳴的目光,不覺多了一絲的猶豫。
    只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在四周的一眾子孫,落在那巨大的錦繡府上時,他這種猶豫就變成了堅定。
    雖然他殺了鄭鳴的心思,已經變小了不少,但是現而今,他們必須要擒下鄭鳴。
    不然的話,他們歐家怎么立足了錦綸府,他作為歐家的太上老祖,更難以給歐家的子弟以交代。
    “長遠,長輝,咱們一起動手,以力破巧,將這孽障擒下!”
    太上老祖的話,讓歐家的眾人一愣,他們本以為,太上老祖這一刻,應該是親自動手拿下鄭鳴,他們沒有想到,太上老祖竟然讓幾位長老一起動手。
    以三個長老,一個太上長老的合力,將鄭鳴拿下來,這在他們看來,實在是……
    不過,在簡單的遲疑之后,歐家的三位長老漫步朝著鄭鳴走了過來,他們穩扎穩打,和太上長老匯聚如一,準備以自己強大的真氣,將鄭鳴生擒。
    鄭鳴的飛刀之術雖然詭異,但是他們四個人聯手,再加上他們穩扎穩打,他們相信,擊殺鄭鳴,并不是什么太難得事情。
    “以多欺少,歐家真是英雄了得!”從那破敗的城門中,躍馬而來的羅元浩怒聲的吼道。
    在羅元浩的身后,三千精騎蜂擁而入,他們立于鄭鳴的身后,滾滾的殺機,直接籠罩了整個錦綸府。
    與此同時,錦綸府歐家的子弟,也快速的圍攏了過來,他們的士氣雖然已經低落,卻也有一戰之力。
    “殺殺殺!”
    從跟隨鄭鳴沖向錦綸府的瞬間,這三千精騎的心中,就充斥著一團的火氣。而當鄭鳴單槍匹馬的沖入錦綸府的瞬間,這股火氣,變得越加的熾烈。
    現在,他們看到自己崇敬的人,竟然要遭受圍攻,一時間更是群情激憤。
    而歐家的武者,雖然在人數上,比這三千精騎要多上不少,但是面對氣勢如虹的三千精騎,他們卻弱了不少。
    只不過,歐家的太上老祖,并沒有理會這些精騎,在他的眼中,這些精騎算不了什么。
    也就是上百個九品武者而已,別說他們歐家,就算是他們歐家下屬的幾個家族,都能夠將這些人殺光。
    對他們而言,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誅殺鄭鳴,所以他根本就沒有回頭,只是朝著歐遠虎道:“如果有人敢于上前,殺無赦!”
    對于自己家老祖的命令,歐遠虎從來都是立即執行,他沉聲的道:“老祖放心,如果這些人敢于動手,我一定將他們統統殺光。”
    鄭鳴看著一臉兇光的歐遠虎,冷哼一聲,一柄誅龍刃,朝著歐遠虎直接打出。
    這誅龍刃快捷無比,雖然只是得到了李尋歡的十分之一功力,但是鄭鳴的小李飛刀,依舊讓人不能小視。
    飛刀如電,轉瞬間,就已經沖到了歐遠虎的近前,在這飛刀之下,歐遠虎拼命的晃動了一下身體。
    可是,他躲閃的雖然快,但是那飛刀的速度實在是太快,眨眼睛,飛刀竟然已經出現在了他心口處。
    ps: 元宵節快樂,貓貓在這里,祝所有的兄弟姐妹元宵節快樂!元宵節,不斷更,不少更,不……,元宵節趕上星期一,又快是月底,請允許俺賣萌求票票,月票、推薦票,統統的有啊!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