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273 劍斬經綸

  心中有這種念頭,鄭鳴自然不會放過歐經綸,他手中長劍催動,一式閃電驚鴻,快速的朝著歐經綸斬落過去。
    歐經綸一擊無功,已經有了退意,可是鄭鳴的閃電驚鴻,實在是太快,快的讓歐經綸根本就來不及應對。
    他本能的朝著身邊一抓,就將一個護衛在自己身邊的八品武者,抓到了自己的身前。
    閃電驚鴻過處,那擋在歐經綸身邊的武者,已經被斬成了兩段,而歐經綸,則拼命的向后退。
    與此同時,就聽虛空之中有人高喝道:“住手。”
    這說話之人的聲音,就好似天空之中的雷霆,聽到這聲音的歐經綸,眼眸之中頓時升起了一絲的喜色。
    鄭鳴眼角的余光朝著說話的方向看去,就見一道烏黑色的身影,一掠數十丈,正飛速的趕來。
    凌空換氣!
    而且從那人飛掠之間,從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上,鄭鳴已經判斷出來人最少是一個六品的武者。
    只有將內氣化成真氣的六品武者,才能夠在實戰輕身功法的時候,一掠數十丈,更只有比內氣更加精純,也更加能夠溝通四周天地的真氣,才能夠支撐著這武者才空中換氣。
    看到那飛掠而來的老者,歐經綸的眼眸中露出了驚喜,他大聲的道:“祖爺救我。”
    鄭鳴此時,已經來到了歐經綸的不遠處,他自然不會因為那老者的高喝,就將這偷襲了他一下的歐經綸給放掉。
    而歐經綸此刻,也做出了一個防御的招式,等待著那沖天而來的老者。
    鄭鳴看著面臉期待的歐經綸,沉吟之間,整個人騰空而起,一道劍光,猶如水銀瀉地,朝著歐經綸直接斬落下來。
    天外飛仙!
    這一劍。正是鄭鳴得自于葉孤城的天外飛仙,雖然這一招天外飛仙。鄭鳴只得到了葉孤城的一成奧妙,但是實戰之間,依舊是氣象萬千。
    作為歐家的家主,歐經綸雖然也接觸過不少的劍法,但是想天外飛仙這種,雖然不是劍訣,卻已經達到了劍道頂峰。更破開了劍訣的劍法,他哪里見過。
    他就覺得這招劍法是那樣的華麗,他更感覺到,這詭異的劍法,讓他根本就無路可逃。
    好似他躲向任何一個地方,這一刀絢麗的劍光,最終都會落在他的頭上,這讓他的心中,充斥著無盡的驚恐。
    這是什么劍招。為什么會如此的絢麗?
    這是歐經綸最后一個念頭,他的手掌雖然凌空劈出了好幾式,但是那絢麗的劍招。最終還是直接將他的頭直接斬掉。
    “你殺了經綸?”那老者也看到了絢麗無比的劍法,更看到了死在劍招之下的歐經綸。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夠看到那劍招之中的破綻,但是他卻來不及提醒歐經綸,更來不及阻攔鄭鳴。
    但是對于他一個家族長老而言,,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家族的族長死于他人的手中,這對他而言,就是一個巨大的侮辱,一種只有用血才能夠洗刷的屈辱。
    歐家的武者,看到歐經綸的死。一個個都飛速的退到四邊,實際上。從鄭鳴開始了他的殺戮時,他們就已經知道,自己等人根本就不是對手。
    就算是上去,也是送菜!
    更何況,現在家族的真正主事人,已經來到。
    “祖爺,您一定要為我大哥做主啊,他……他不但殺了大哥,而且還殺了三哥!”歐遠虎的胸前,出現了兩個縱橫的傷口,不斷留下的血痕,顯得無比的恐怖。
    歐遠虎自己很清楚,自己這個傷勢,只要是深入一寸左右,那么自己就沒有了性命。
    他對于鄭鳴,不但恐懼,而且憤恨,如果可能的話,他很想將這個敵人,撕成碎粉。
    那老者這一刻,才仔細的朝著四周看去,就見那金剛木做成的城門,被人打了一個巨大的窟窿。而在從城門到鄭鳴所立的百丈距離之內,更倒了上百個武者。
    而且這些武者,大都是他們歐家的精英子弟,可以說這些武者的死亡,讓歐家元氣大傷。
    而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這個手持長劍的少年造成的。
    七品,這少年的修為,也就是七品巔峰,但是在他的手下,歐經綸死的好似一只沒有任何反抗的雞一般。
    “你說的沒錯,是我殺了那個叫歐經綸的人?”鄭鳴看著老者,聲音淡淡的道。
    老者的臉色,越加的陰冷,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就見四道身影,從錦綸府中間直沖而來。
    這四道身影,也是四個老者。按照打扮來說,這四個老者和第一個趕到的老者,差不了太多。
    只不過,沖在最前面,速度還是一道黑色光影的老者,灰色的袍服上,多了一團金色的火焰。
    “是誰敢來我歐家撒野?”那老者在落地的剎那,一股無形的氣息,就已經籠罩在了方圓十丈的空間之內。
    “弟子等拜見太上老祖!”歐遠虎等人在看到那老者落地的剎那,眼眸之中充斥著激動的跪在地上。
    剛才鄭鳴持劍上前的一幕,已經讓他們心神俱裂,可以說讓他們在和鄭鳴爭斗,他們已經沒有了心思。
    就算是那位祖爺的到來,也讓他們心中,沒有必勝的信心,但是當這位老者到來之后,他們的心,算是徹底的放了下來。
    有這位他們太爺爺輩分的老者在,就算是鄭鳴再厲害,他們也不怕,他們不信,鄭鳴能夠抵擋得住,這位已經踏入了五品巔峰的強者。
    老者的眼眸,瞬間落在了鄭鳴的身上,在這眼眸落下的剎那,鄭鳴就覺得一股無形的壓力,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感覺,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好似在老者的算計之中,而他自己在老者的目光下,更有一種束手束腳的感覺。
    按照這種狀態的話,自己還沒有和這老者動手,恐怕就已經敗了。
    快速催動道心種魔大法的鄭鳴,讓自己的心頭,變成了一如映照月光的枯井,那種難受的束縛感,這才消失了不少。
    老者好似感應到了鄭鳴的變化,不由得輕哦了一聲,而他的雙眸,更是變成了赤紅色。
    “歐遠虎,你將事情給老祖回稟一聲?”那第一個來到的老者,沉聲的向歐遠虎吩咐道。
    歐遠虎一下子跪在地上,大聲的道:“老祖,這個鄭鳴,今日不但無辜殺了去迎接他的三哥,而且還直接沖入咱們錦綸府,說要以謀逆之罪,捉拿咱們歐家上下。”
    “還請老祖為大哥、三哥報仇啊!”
    歐家太上老祖的眉頭一皺,他重重的看了鄭鳴一眼,冷聲的道:“娃娃,我孫兒說的可對?”
    “一點錯都沒有,這定州乃是我鄭家的封地,歐家心懷不軌,勸你們立即投降,不然不要怪我手下無情。”鄭鳴淡然一笑,沉聲的說道。
    那歐家的太上老祖,眼眸中的殺機頓時多了兩分,他手指著鄭鳴道:“小輩,不要以為有一個好師傅,就在這里囂張,你師尊現在不在,你信不信,我現在就能夠將你誅殺,然后帶著我們整個家族,上赤炎山。”
    “就憑你,要平我們歐家,你差得遠。”
    “差不差的遠,要打了才知道。”鄭鳴早就知道,今日之事,那里有什么善了,他長劍朝著歐家眾人一指道:“誰來送死!”
    歐家老祖朝著自己左側的老者道:“老四,你過去一趟,將他擒下,我要用他活祭經綸等歐家子弟的英靈。”
    “孩兒曉得。”那老者說話間,整個人騰空而起,猶如飛鷹一般,朝著鄭鳴沖了過來。
    “老朽歐長途,鄭鳴你記住了!”那有些枯瘦的老者說話間,整個人騰空而起,就好似一只蒼鷹,朝著鄭鳴直撲而來。
    不過,就在那歐長途離鄭鳴還有一丈距離的剎那,他的手掌凝聚成爪,朝著鄭鳴直接抓出了一爪。
    這一爪使出的瞬間,一道青色的爪芒,朝著鄭鳴的四周籠罩了下來,在這爪芒下,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軀,好似受到了無形的束縛。
    真氣,這歐長途施展的是真氣,而且是一種帶著束縛性質的真氣。這種真氣不但威力比內氣強得多,而且更能夠在施展出的瞬間,在虛空之中,影響天地元氣的變化。
    從七品到六品,對于武者而言,就是一個巨大的坎,這個坎的關鍵,就是能不能化內氣為真氣。
    鄭鳴并不是沒有面對過使用真氣的對手,但是大多時候,他都是使用英雄牌對敵。
    而現在,他想要以自己的實力,對抗那使用真氣的對手。
    看著那已經在虛空之中,化成了鋪蓋大小的青色手掌,鄭鳴瘋狂的催動自己體內的內氣。
    紅日照大千的功瘋狂運轉,所有的內氣,在鄭鳴的體外,形成了三層紅色的金鐘。
    與此同時,鄭鳴更感到,你手抓的中間位置,是這一爪的弱點之所在,所以他猛然出拳,一拳朝著那一爪的中間位置重重的砸了下去。
    這一拳,鄭鳴催動了九震破山,在揮出的剎那,已經有些發紅的拳風,已經聚集了五倍的力量。
    “轟”
    拳風重重的擊打在了那青色的爪影上,雄渾如山的內氣,被爪影頃刻間撕成了碎片,不過當那爪影落在鄭鳴身上的時候,也只剩下了兩成力量。
    可是,就是這兩成力量,直接破碎了鄭鳴的三重氣鐘,更在鄭鳴的堅韌的肌膚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PS: 今日第二更,求支持,求推薦,求訂閱!小貓在這十五元宵節就要來臨之際,求一切兄弟們的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