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269 一拳轟殺

  三千精騎在鄭鳴這兩個月的帶動下,雖然修為提升的很一般,但是氣勢也給鄭鳴操練了出來。
    所以他們一見到有人竟然在鄭鳴的面前舉起了弓箭,他們一個個,也同時舉起了手中的刀槍。
    羅元浩看著歐遠辰身后的兵馬,心頭打了一個突,雖然他現在已經將自己的未來和鄭鳴拴在了一起,但是看現在這種情形,自己等人要和歐遠辰打起來,絕對占不了便宜。
    不說歐遠辰的人不比自己少,就歐遠辰屬下的精銳程度,恐怕還在自己三千精騎之上。
    沉吟了剎那,他就來到鄭鳴的面前低聲的道:“鳴少,好漢不吃眼前虧!”
    鄭鳴朝著羅元浩重重的看了一眼,而后沒有理會羅元浩,策馬向前的他,直直的朝著歐遠辰沖了過去。
    歐遠辰看到鄭鳴竟然朝著自己沖來,臉色就是一變,他一揮衣袖,跟在他身后的騎兵,全部舉起了弓箭。
    “再上前一步,殺無赦!”
    羅元浩看到鄭鳴這般反應,一時間有點呆了,不過隨即,他就大聲的吼道:“跟上鳴少。”
    那來自瀚云寨的三千精騎,在羅元浩的吼聲之中,也快速的沖了上去,不過他們的速度雖然快,卻也快不過鄭鳴。
    鄭鳴根本就沒有理會歐遠辰的弓箭威脅,他坐下的駿馬帶著他,就好似一條閃電。
    歐遠辰離鄭鳴只有十多丈遠,看到鄭鳴竟然真的直沖而來,歐遠辰的臉色也是一變。
    他猶豫了剎那,心中的狠厲頓時占了上風,隨著他的手掌揮下,上千只弓箭,朝著鄭鳴直射了過來。
    上千只強弓,可以將六品武者射成刺猬。
    但是,就在這上千只弓箭射來的剎那,鄭鳴的體外。出現了三個顏色發紅的寶鐘。
    氣鐘三重天!
    在吸納了傅玉清真氣凝成的冰焰之后,鄭鳴的金鐘罩。已經達到了氣鐘三重天,此刻的他,整個人已經被金鐘罩住,就算是七品高手的全力一擊,也奈何他不得。
    這些士兵的弩箭雖然不錯,但是要達到七品高手的一擊,他們還差得遠。而鄭鳴在他們弓箭飛出的剎那。就騰空從那駿馬上飛起,朝著歐遠辰直沖了過去。
    “當當當”
    長箭就好似飛蝗,當當當的擊打在那氣鐘上。在這上千只長箭幾乎同時打在氣鐘上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一種炸裂的感覺。
    他的道心種魔大法,這一刻讓他感到,無數的弓箭聚集在一起的力量,絕對不是一加一等于二。
    那三重氣鐘,幾乎在和常見碰撞的剎那。全部崩碎了開來,一種深深的危機感,更充斥在了鄭鳴的心頭。
    不過。好在他的身體出了三重氣鐘,還有九重體鐘。而那些弓箭之力,在沖破了氣鐘的剎那,也都消耗殆盡。
    上千只弓箭將人淹沒的場景,對于士兵們來說,雖然不是沒有見過,但同樣驚人。
    可是,當一個人被上千只弓箭射中,弓箭好似雨一般的從他的身體上落下大的場景,他們還是第一見。
    不但是他們。就是歐遠辰,此刻也大大的睜大了嘴巴。
    他在那上千只長箭射出的時候。心中已經升起了一絲的后悔,畢竟他大哥歐經綸所制定的策略,是軟中帶硬,不卑不亢的將鄭鳴等人送出自己的地盤。
    他要是殺了清泉伯的人,那就代表兩個家族不死不休。
    這可是一下子將自己的家族大計給打破,就算是他,也有點承擔不了這個后果。
    可是,當他看到那數千支的箭,竟然沒有一支能夠傷到鄭鳴的時候,他的腦子就嗡了一下。
    這怎可能?但是這有真真實實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鄭鳴已經沖到了他的身前,隱含著鄭鳴全部力量的一拳,重重的擊打在了歐遠辰的身上。
    歐遠辰整個人,就好似一股炮彈,從馬上直飛出十多丈遠,重重的砸落了十幾個士兵,這才停了下來。
    那些被歐遠辰撞到的士兵,一個個骨斷筋折,甚至有人直接沒有了呼吸。
    鄭鳴此刻,不但打通了十三條奇經,更貫通了八條主脈,可以說他體內的內其數量,是普通七品武者的十倍。
    而剛才對于歐遠辰的那一拳,鄭鳴更是沒有絲毫的留情,九震破山的功法只用了兩個疊加,卻也不是歐遠辰這種八品武者能夠承受的。
    “你……你……噗!”倒地的歐遠辰,勉強從地上做起來,他手指著鄭鳴想要說話,但是一口血吐出,整個人就好似癟了的氣球般倒在了地上。
    錦綸府的士兵,這一刻全部都用畏懼的目光看著鄭鳴,雖然他們也是百戰雄兵,但是這一刻,他們的斗志,已經完全被眼前的少年所奪。
    在眼前的少年面前,他們根本就沒有戰斗的心思,自然更不用說戰斗的實力。
    羅元浩快速的沖到了歐遠辰的面前,他用手掌朝著歐遠辰的鼻子上試了一下,隨即面色變得無比的古怪。
    “鳴少,歐遠辰死了。”
    鄭鳴也愣了一下,他要立威,所以他朝著歐遠辰直接出手,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誅殺了歐遠辰。
    看來這歐遠辰,有點不抗打。
    錦綸府的士兵,這一刻更加的騷動,甚至有幾個年輕的將領,都以憤怒的目光看著鄭鳴,只不過他們被鄭鳴剛才的神勇所攝,根本就不敢對鄭鳴動手。
    “死了就死了,歐遠辰忤逆上命,罪在不赦,既然他死了,那就不怪罪他的家人。”
    鄭鳴說話間,朝著羅元浩道:“斬下歐遠辰的頭顱,進兵錦綸府,我倒要看看,歐家想要干什么!”
    “竟然派人用弓箭射我!”
    鄭鳴的最后一句話,讓那些歐家子弟臉上露出喜色,他們早就想要為歐遠辰報仇,只是懾于鄭鳴的神威,才不敢出手。
    現在,鄭鳴竟然要拿著歐遠辰的頭顱去讓歐家認罪,這實在是自投羅網,他們覺得,自己家族,絕對不會讓歐遠辰白死,更不會輕輕放下此事。
    “遵命。”羅元浩重重的答應道。
    歐家的后院,歐經綸手拿著一本書,顯得無比的悠然,四周那如畫的環境,絲毫沒有打攪他看書的雅興。
    “大哥,聽說那姓鄭的小子,已經要進入咱們錦綸三府,你怎么不召集大家商議一下對策。”一個身材高壯,臉色發黑的中年男子,一把奪下歐經綸手中的書,話語之中帶著一絲不滿的朝著歐經綸說道。
    對于這個奪下自己書的人,歐經綸只是無奈的一笑道:“應對之策早就說好了,有什么好商議的。”
    “大哥,兄弟我將話放在這,錦綸府乃是咱們歐家的祖先拼出來的,你要是給那小子半點東西,別怪我召集兄弟們,彈劾你這個家主。”
    歐經綸對于壯漢的威脅,并不放在心上,他呵呵一笑道:“四弟,除了商議好的,咱們歐家應該放棄的東西,大哥絕對多一點都不會放棄。”
    “說不定談的好了,還能夠多討回一些東西呢,畢竟這錦綸府,是咱們歐家多年來一直在支撐。要不是咱們,說不定這三府,也不歸大晉王朝呢?”
    歐經綸說到這里,臉上露出了一絲自信的道:“我已經讓三弟去迎接那些人了,現在算算時間,那些人已經到了清風口!”
    “這事情,大哥您怎么不讓我去,我怎么也能夠,給那小子點好看。就憑著一紙詔書,就想要將咱們歐家多年經營的經論法拿走,他想的也太好了。”
    壯漢說話間,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狂傲之意。
    對于自己這個兄弟,歐經綸熟悉的緊,他搖了搖頭道:“四弟,你將礦脈管好就行了。”
    “對了,礦脈那邊,一定要弄好,任何消息,都不能暴漏出去,知道嗎?”
    壯漢哈哈大笑道:“大哥,有我歐遠虎在,礦洞那邊出不了事情,誰要是敢在礦里面鬧事,兄弟我立即要了他的性命。”
    好似想到什么的歐經綸,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道:“四弟,我聽說前些天,礦洞之中有一百個礦工,被你直接給殺了?”
    壯漢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渾然不在意的神色道:“大哥,那些賤民,竟然敢在暗地里詛咒咱們歐家,嘿嘿,不殺了他們,怎顯出咱們歐家的威風。”
    “礦奴嗎,這定州還不多的是,咱們看那個家族不順眼,直接滅了他,礦奴就有了。”
    歐經綸的手掌,重重的在桌子上一拍道:“你給我住口,這種事情,也是你亂說的嗎?”
    “大哥,這府中,都是咱們歐家的自己人,你還怕有誰敢將咱們兄弟的話傳出去嗎?”
    “再說了,要不滅幾家抓捕那些礦奴,咱們怎么有足夠的資源供奉給上面啊!”
    歐經綸那本來憤怒的神色,慢慢的變成了笑容,他拍了一下歐遠虎的肩膀道:“四弟啊,我這不是針對四弟你,只是咱們家族之中的事情,還是要謹防隔墻有耳。”
    “對了,你讓青翎衛準備一下,等一下讓他們跟著我去迎接清泉伯的人,雖然咱們不主動招惹他,但是該給他顯示出來的肌肉,咱們還是要顯示一下。”
    PS: 第二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