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267 錦綸三府

  那第一個說話的鄭家族老,氣喘吁吁的聲音中,充斥著怒氣的道。而他的話剛剛說完,又一個老者也一副氣憤不已的道:“反了,真是反了,祖宗的家法,都讓你們敗壞盡了。”
    “你一個小小的黃口小兒,也敢在我們這些族老面前咆哮,你……你不當人子啊!”
    “鄭工玄,你就是這樣教導兒子的,哼哼,實在是丟盡了我們鄭家的臉面!”
    鄭工玄對于兒子的表現,心中說不出的暢快,但是此時這幾個老者的話語,卻讓他一時間有些為難。
    雖然他離開了鄭家,但是這些人的輩分,實在是太高。
    “我們家和你們家,已經沒有什么關系了,所以,不要在我面前倚老賣老,另外,我這個人脾氣不好,雖然不會對你們動手,但是為了出這口氣,我將你們的兒子孫子給打死打殘幾個,可不要怪下手狠啊!”
    鄭鳴說話間,攥了攥拳頭,一副隨時準備出手的樣子。
    那些鄭家的族老,敢于指責鄭鳴,依仗的就是自己的身子太老,鄭鳴敢于打他們的話,他們直接就倒地裝死,讓鄭鳴的名聲直接爛掉。
    可是鄭鳴要對付他們兒子孫子的話,卻好似抓住了他們的命根一般。
    畢竟,他們來這里,為的就是給自己的兒子孫子謀劃一場富貴,要是鄭鳴將他們的兒子孫子全部給宰了,他媽這富貴還能夠給誰啊!
    一時間,幾個鬧騰的很厲害的鄭家族老,一個個都不再開口。
    “鄭鳴,我也隨大家,稱呼你一句鳴少,所謂血濃于水,一筆寫不出了兩個鄭字來,你這般的作為,難動不覺得有點太絕情了嗎?”
    說話的。是一個滿頭白發的老者,他的眼睛緊緊的盯著鄭鳴。一副痛心棘手的模樣。
    “一筆寫不出兩個鄭字,呵呵,您老人家說的真好,那我問你,在我當年經脈寸斷,家里被危機籠罩的時候,您為什么不說一筆寫不出兩個鄭字。”
    “在我被追殺。家里人被黑蛟衛帶走的時候,為什么咱們一筆寫不出兩個鄭字的家族,連派個人去京城看看都沒有派!”
    “這個時候想起了一筆寫不出兩個鄭字來,老人家您覺得這個鄭字,是不是太好寫了。”
    鄭鳴一字一句的道:“所有無關人等,立即給我滾出鹿鳴鎮,不然我讓晴川縣,從今之后沒有鄭家。”
    這句話一出口,頓時讓太上長老等人。都感到了巨大的壓力,他們看著那站在一邊,但是身上卻有一股洶涌霸氣外延的鄭鳴。心都顫抖了起來。
    他們相信,鄭鳴能夠做得到。
    在那族老的嘆息中。人猶如潮水一般的退去,鄭工玄看著離去的人,深深的吐了一口氣道:“爹在這件事情上,還是有點太猶豫啊!”
    “不,是老爹你做慣了好人,更何況那些來的,都是您的熟人,不好下手罷了。”鄭鳴替自己老爹開解道。
    鄭工玄笑了笑,沒有再提這個話題。而是輕聲的對鄭鳴道:“鳴兒,那定州咱們什么時候去。”
    ……
    定州。錦綸府府主歐經綸正在會客,一壺香茶,幾碟小小的吃食,再配上歐陽倫的峨冠博帶,很是給人一種灑然之氣。只不過這個時候,本應該滿臉笑容的歐陽倫,他的臉上,卻帶著一絲的凝重。
    “清泉伯,執掌整個定州,司空紫符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他難道不知道,這定州,并不是他們大晉王朝的嗎?”說話的男子,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臉上充斥著憤怒之色。
    這種憤怒,是一種本應該屬于自己的東西,被別人給搶了的憤怒。而這種憤怒配合著說話男子那高高大大的身軀,很是有幾分懾人的氣度。
    可惜,和他坐在一起的歐經綸兩個人,在氣度上,都不在他之下,所以他這般的發飆,實在是沒有任何的用處。
    歐經綸遲疑了剎那,這才道:“清泉伯的來歷,我讓人打聽了一下,這個人在一個月之前,是一個鎮首。”
    鎮首兩個字,聽在另外兩個人的耳中,讓這另外兩人的神色都變的驚訝不已。
    他們每個人執掌一府之地,屬下的鎮首可以說數以千計,對于這種小小的鎮首,他們從來都沒有放在過眼里。
    可是,將要成為他們上司的清泉伯,在一個月之前,還是一個鎮首,這實在是太讓人不敢相信了。
    要不是兩個人對歐經綸的了解,兩個人絕對不會相信這是真的。
    “奶奶的,還真他娘的有走了狗屎運的事情,咱們這些家族拼死拼活這么多年,才有了一府之地,人家一個鎮首,一個月竟然有了一州的地盤!”
    長相粗豪的大漢,雖然聲音之中充斥著不服之意,但是他的眼眸卻多了一絲的冷芒。
    至于另外一個瘦削男子,卻是任何動作都沒有,靜靜坐在椅子上的他,就好似是一個事外人。
    “人家有一個好兒子,不,應該說人家的兒子有一個好師傅。”歐經綸輕輕一笑道:“據我歐家在京城的密探回稟,那清泉伯的兒子,叫鄭鳴。”
    “鄭鳴,好似聽誰提過。”外表粗豪的男子撓了撓自己的頭,帶著一絲疑惑的道:“莫非這小子資質太好,被那上門收為了弟子不成?”
    “要真是那樣的話,咱們三家,就只有老老實實的歸附了。”
    冷臉的男子,這一刻突然開口道:“不會。”
    他這兩個字一出口,頓時讓那滿臉粗豪的漢子眼前一亮,歐經綸則笑著道:“看來冷兄已經得到了消息。”
    “沒有。”冷臉男子對于歐經綸,并沒有客氣的意思:“要是那樣的話,你不會讓我們來商議。”
    歐經綸點頭道:“冷兄說得對,那個人并沒有被上門收為弟子,但是那個鄭鳴,卻有一個一品武者的師傅,就在前些時候,他的師傅為了他,一個人打上京城,和坐鎮京城的劍帝金無神交手。不分勝敗。”
    冷臉男子的面皮抽搐了一下,而那位粗豪男子。在呆了一下之后,話語中帶著一絲悲哀的道:“這和上門的弟子,也差不到哪里去啊?”
    歐經綸端起水杯喝了一口,隨即笑吟吟的道:“是,看似差不了多少,但是實際上差遠了。”
    “那鄭鳴本人要是上門的弟子,他要是記了咱們的仇。那咱們三個家族,自然是寸步難行。”
    說到此處,歐經綸接著道:“但是,他師尊是一品強者,并不代表他是一品強者,那些一品強者的主要心思,都在修煉上,只要咱們按照大晉王朝的規矩來,他總不能無緣無故的。請他那個一品強者的師傅,將咱們給殺了。”
    “更何況,他就算是真的請動了他師尊。那他要針對的,也是三大勢力。”
    ……
    “定州四十六府。雖然名義上都歸屬大晉王朝,但實際上除了錦綸三府還聽大晉王朝的號令之外,其他四十三府,都已經不將大晉王朝放在眼中。”
    “其中,勢力最大的赤炎山,占據紅土七府,而葬劍宮和無花谷則實力相差無幾,一方占據十八個府。”
    臨時駐扎的營帳中,鄭鳴聽著羅元浩的匯報。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
    “你說赤炎山占據紅土七府,其他兩個實力各占據十八府。是不是這紅土七府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羅元浩對于鄭鳴這樣問,一點都不覺得意外,因為他在收到這情報的時候,同樣問過下面的人。
    “鳴少,那紅土七府緊挨赤炎山,土地貧瘠,出產更是少的可憐。”羅元浩一攤手道:“雖然都知道赤炎山是定州第一勢力,但是這赤炎山為什么只占據紅土七府,卻沒有人明白。”
    鄭鳴點了點頭,沒有在說話。
    “鳴少,我覺得我們應該先從還在大晉王朝掌控之中的錦綸三府入手,只要掌控了這三府一百零八個縣,咱們就算是站穩了腳跟。”
    “至于其他的府縣,咱們還是慢慢圖之的好。”
    三府一百零八縣的地盤,在羅元浩的眼中,已經是不小,以鄭鳴現在的實力,想要將整個定州吞下去,根本就不可能。
    雖然他已經從各種渠道知道,自己跟的這個主子,也不是沒有后臺的人,但是赤炎山等三大勢力,實在是太強,自己等人想要吞下去,那就好似小蛇吞象。
    鄭鳴點頭道:“既然這樣,那咱們就先拿下錦綸三府,這三府之中,可有什么棘手的人物?”
    “公子,錦綸三府為錦綸府、錦華府、錦繡府!這三府分別有三個七品家族掌控,其中錦綸府歸歐家掌控,而一直以來,三府也以歐家馬首是瞻。”
    “歐家家主歐經綸,不但修為達到了七品,為人更是機智狡詐,此人聽說就算是司空家族,也有點奈何不了他。而且據說,他的嫡女,就嫁給了赤炎老祖的第二個弟子做妾。”
    “至于錦華府,則歸冷家執掌,雖然冷家一直很低調,好似是錦綸三府之中最弱的一環,可是整個大晉王朝的世家,差不多都知道這冷家祖傳的冰寒玄氣,乃是無花谷的寂滅心訣的一個分支。”
    “還有那錦繡府,錦繡府的府主名為姜元豐,此人看似粗豪,但實際上心細如發,很不好對付。他的二兒子,現在更是葬劍宮的真傳弟子!”
    “也正是因為這些原因,所以這三家雖然對大晉王朝很是恭敬,但是實際上卻是腳踩兩只船。對于大晉王朝的供奉,是越來越少,現在甚至變成了一個名義。”
    羅元浩一口氣說完這些,而后小心的朝著鄭鳴看去。他雖然對鄭鳴有信心,但是這猶如一片亂麻般的關系,還有那猶如巨獸一般的三大勢力,都讓他感到心中發涼。
    “嗯,那咱們就先拿下錦綸三府。”鄭鳴一揮手,大大咧咧的說道。
    羅元浩看著一副準備出發的鄭鳴,整個人都愣在了哪里,這就出發了,連個計劃都沒有。
    那錦綸三府雖然只是七品世家,但是人家多年的經營,再加上和三大勢力的關系,那絕對不會老老實實屈服的。
    看著策馬向前的鄭鳴,羅元浩在猶豫了一下道:“鳴少,咱們是不是商議一個對策,這樣直接過去實在是有些匆忙。”
    鄭鳴一揮手道:“咱們有大晉王朝的冊封,咱們就是定州的主人,哪里有什么好羅嗦的。”
    說話間,鄭鳴已經策馬飛馳而去。
    PS: 馬踏錦綸三府,請諸位兄弟拭目以待,在此關鍵時刻,請允許小貓求兩張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