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266 家主之位


    鄭鳴神色雖然平靜,但是他的心,這一刻,卻是無比的凝重,剛才他劈出那一掌,是琢磨的步驚云的排云掌。◎,
    雖然,沒有得到雄霸十分之一的實力,對于排云掌的秘訣,更是七竅通六竅,但是按照施展之時,自己記住的排云掌的使用方法,再配合上道心種魔**對精氣的掌控,這四不像的排云掌,威力倒是比一般的武技要強。
    一掌劈開水流,這對于鄭鳴來說,并不算是太難做的事情,真正讓他壓力大增的,還是那滾滾的水流。
    策馬慢行,雖然看似灑脫,但是那聚集在一起的水流沖擊之力,足足達到了數十萬斤。
    數十萬斤的力量聚集在一起,那就算是金鐵,也能夠打破。
    鄭鳴就覺得,自己體內的內氣,在瘋狂的循環,奇經八脈全部貫通的他,瘋狂的運轉道心種魔**,將那些灌入體內的天地精氣,快速的轉換成內氣。
    兩丈的距離,鄭鳴策馬行走了半盞茶的功夫,但是這半盞茶的功夫,在三千精騎的眼中,卻是那樣的漫長。
    他們幾乎不敢呼吸,生恐自己的呼吸之力,增大了鄭鳴的壓力,從而讓那濤濤的河水,重新聚合在一起。
    “公子威武!”當鄭鳴的馬從河中走過,濤濤的河水一如脫韁的野馬覆蓋河道的時候,有人高聲的喝到。
    這喝聲,開始的時候,只是一個人,但是轉眼之間。這和聲就成了十個人。百個人。千個人!
    喝聲如海,震蕩四方!
    在這喝聲之中,羅元浩輕輕的搖了搖頭,他的心中有敬服,更有那么一絲的失落,他心中很清楚,從今之后,折枝他辛苦培育出來的實力。將會對鄭鳴唯命是從。
    因為,鄭鳴已經掌控了這支精騎的神髓。
    “我是鄭鳴,相信大家都聽過我的名字,但是你們不知道的是,我父已經被王朝封為清泉伯,整個定州,就是我們鄭家的封地!”
    “也就是說,從今之后,我們將是定州的主人,我們將擁有整個定州之地。你們只要努力,不能說一人一縣。但是創立世家,也不是沒有可能!”
    長槍在手的鄭鳴,聲音一如雷鳴,而他的話語,更讓那些本來對他就敬服不已的下屬,一個個都好似吃了藥一般,瘋狂不已。
    別說那些下屬,就是瀚云寨的那些寨主,就是九千里蠻荒路,被鄭鳴逼迫著加入到瀚云寨的那些武者,此時一個個也都心情激蕩。
    他們大多數人,都是屬于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的類型,要不然,也不會出來當強盜或者拼命。
    但是這并不是說,他們就沒有一個上進之心,只是他們一直都沒有這個機會而已。
    可是現在,鄭鳴給他們提供了這個機會,一洲之地,幅員遼闊,只要忠心鄭鳴,說不定就能夠建立一個九品家族。
    一個九品家族,那可就是子孫萬代的事情,任誰聽了,不心中搖曳,難以自己。
    “誓死跟隨公子,馬踏定州!”
    “馬踏定州,馬踏定州!”
    高呼聲,讓人的血有些沸騰,鄭鳴此時就感到,這些人他已經能夠猶如手臂一般的執掌。只是這些人中,高手實在是太少,自己還要好好的培養。
    他的心頭,同時還有一絲小小的疑惑,自己并不是太擅長鼓動人心,怎么這一次,卻將三千沒有怎么接觸的人,掌控的如此明了。
    難道是因為我使用過一張項羽的英雄牌。
    讓三千精騎就地扎營,鄭鳴和羅元浩等人又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鄭鳴就策馬返回家中。
    不過當他的馬還沒有進府的時候,一個鄭家的老家丁快速的跑到鄭鳴的耳邊道:“公子,太上長老和家主他們都過來了,說是要請老爺當家主。”
    鄭家的家主,以往就是整個晴川縣的主宰,但是現在在鄭家家人的眼中,他們請自己家老爺當家主,那就是在害自己家老爺,這種事情,怎可答應。
    鄭鳴自然知道鄭家的人打的是什么主意,讓自己父親當家主,那整個鄭家的身價,直接就抬了起來。
    雖然定州的封地還沒有掌控,但是以一個伯爵當家主,在整個大晉王朝,愿意得罪鄭家的人,真沒有幾個。
    他們在鹿靈府,都可以橫行無忌,別人就算是心中對他們不爽,但是看在鄭工玄的份上,那也得留下幾分的顏面。
    自己老爹什么都好,但是為人不夠剛毅,更有點心慈面軟,讓他應付太上長老等人,實在是不讓人放心。
    鄭鳴心中念頭閃動,就大踏步的走向大廳,還沒有等他進入大廳,就聽里面有人道:“工玄,你要是不答應,我們這些人,就跪死在這里。”
    “工玄,所謂一筆寫不出兩個鄭字,咱們是血脈之親,就算是打斷了骨頭,那咱們的筋還是連著的。你拍著胸口想想,你是不是吃鄭家的米長大的。”
    “振興鄭家,一直都是咱們祖先的期望,現在工玄你成為了伯爺,莫非要忘了祖宗不成。”
    “工玄,咱們兄弟是一起長大的,我知道你的心,是向著族里面的,當時大家之所以要將你們家驅逐出宗族,也都是為了保存整個宗族啊!”
    “實際上,太上長老他們的心,也都是非常難受的!”
    “工玄哥,你是咱們家族的頂梁柱,可不能最后弄成咱們家族的罪人啊!”
    鄭工玄的臉色緊繃,但是眼眸之中,卻又有那么一些無奈,而幾個顫巍巍的老者下下跪的樣子,更是讓鄭工玄有點不知所措。這些老者,都是和他父親同輩份的人,鄭工玄實在是不知道該如何辦。
    他只有吩咐站在一邊的鄭亨,將這些人攙扶一下。
    看著被圍攻的父親,鄭鳴哪里不明白這些人打的是什么主意,他對于鄭家已經失望頭。
    “呵呵,挺熱鬧啊!”
    鄭鳴的聲音不是很高,但是在話語之中,卻隱含著一種著震人雙耳的內氣,隨著他這一句話,勸說的,求情的,各種各樣的鄭家族人,都將目光看向了鄭鳴。
    而不少人是鄭鳴的族人,這一刻都閉上了嘴巴。
    不過太上長老的目光朝著那幾個顫巍巍的老者掃了一眼,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淡定。
    鄭鳴的威名,只要是鄭家的族人,那是沒有不知道的,雖然他們不清楚鄭工玄為什么能夠封伯,但是鄭鳴在劍狩之中的表現,他們卻清楚得很。
    千里追殺,用大晉王朝那些世家子弟的血,染紅了一條劍狩的路。
    這等的人物,怎是他們能夠得罪起的,在鄭鳴的面前,他們都覺得自己渺小的好似蚊蟲一般,見到鄭鳴,他們需要的是仰視。
    對鄭鳴的仰視!
    鄭工玄看到鄭鳴走了過來,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氣,他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就將自己的兒子,當成了自己最大的靠山。
    “鳴兒,你來了就好。”
    對自己老爹這句沒有水平的話,鄭鳴只能表示自己沒有聽見,他的目光落在鄭杳的身上,讓一直躲在一邊的鄭杳感到自己的身體在打顫。
    這次讓家族大多數人簇擁鄭工玄當家主,一半都是他的主意,只不過他并不開口而已。可是此刻對上鄭鳴的目光,他就覺得自己好似被剝光了衣服,怎么都感到不舒服。
    “滾!”鄭鳴對于鄭杳,只給了一個字。
    這一個字,頓時讓鄭杳的臉漲得無比的紅,他就覺得一股讓人難以忍受的屈辱感,在他的心頭升起。此時的鄭杳,甚至生出了一種拼命的想法。
    可是,鄭鳴只是淡淡的看著他,一副淡然的模樣,但是鄭杳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真的要上去和鄭鳴拼命的話,鄭鳴絕對會要了他的命。
    他的目光,朝著四周掃了幾眼,希望那些對他表過忠心的人,在這個時候,能夠拉他一把。
    就算是不呵斥鄭鳴無禮,也要給他鄭杳解解圍,但是讓他失望的是,所有人的目光,這一刻都垂了下去。
    這一時的鄭杳,看著那陽光下的少年,心中越發的悲嗆,與此同時,他的心中,還有那么一絲的解脫。
    一種難以為敵,不再為敵的解脫。他自己所有的一切算計,在這一個滾字上,統統的化成了碎粉。
    鄭杳走了,不過他的走,卻沒有得到任何的同情,大多數人都緊緊的盯著鄭鳴,希望讓鄭鳴能夠看到他的笑臉。
    “你是工玄家的二小子吧,哈哈,你當年出生的時候,我還抱過你呢,這一轉眼啊,你都這樣大了。”一個差不多牙都掉光的老者,拄著拐杖,笑吟吟的向鄭鳴道。
    對于這倚老賣老的老家伙,鄭鳴的心中,并沒有任何的好感,這個時候知道親近了,早干嘛去了。
    他沒有理會那說話的老者,而是冷漠至極的道:“這里是清泉伯府,所有人都立即給我出去。”
    幾個壯年鄭家族人,臉色就是一變,他們熟悉鄭鳴的性子,知道按照鄭鳴的做派,說不定就能夠將他扔出去。
    “孽障,你真是無法無天了,諸位長輩在此,哪里有你說話的地方,工玄,這就是你管教的兒子嗎?”
    ps: 推薦,俺要推薦,有推薦票的兄弟,麻煩支持貓貓一把!u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