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1)      完本感言(03-31)     

隨身英雄殺265 攔江斷流

  這些離開的人之中,有一半都是他和鄭杳原來的屬下,只是現在,這些人已經不將他放在心上了。
    二長老氣急敗壞,卻又無能為力,而且他的心中除了屈辱,還有一種叫做恐懼的東西。
    鄭工玄會不會放過自己,會不會找自己秋后算賬?這些念頭,在他的腦海中不斷的旋轉,讓他怎么都平靜不下來。
    太上長老重重的坐在椅子上,他已經完全恢復了過來,看著在自己面前挑撥的鄭杳,他嘆了一口氣道:“二長老,你也回去吧,鄭工玄是清泉伯,是咱們鄭家最好的消息。”
    “最起碼,他們不會對咱們鄭家下毒手。”
    二長老還想再說話,太上長老已經重重的揮了一下手,轉身朝著里院走去。
    雖然太上長老的步伐,依舊是那樣的雄健,但是二長老自己心中清楚,從今之后,整個鄭家,屬于太上長老的時代,已經完全結束。
    鹿鳴鎮的陽光依舊,只是鹿鳴鎮已經沒有了以往的活力,甚至鎮子上的一些大戶人家,都已經搬離了這座小鎮。
    當鄭家的馬車踏破鹿鳴鎮的平靜時,鹿鳴鎮僅有的住戶都滿是震驚的看著一副讓他們一輩子都忘不掉的場景。
    上千匹擁有兇獸血脈的馬匹,無數衣著華麗的大人物,還有那些盔甲猶如黃金的武者。而他們這些人,簇擁著的,是他們的鎮首鄭工玄。
    那個在很多人的眼中,永遠不會再回來的鎮首,現在被無數他們眼中的大人物簇擁著。
    晴川縣三十五個鎮的鎮首來了,晴川縣有頭有臉的人物來了,還有一些自認為有頭有臉的人物,也都趕了過來。
    只是,這些他們眼中的大人物,只能夠在外面站著。
    清泉伯,鎮首鄭工玄成為了清泉伯!這個消息。就好似旋風一般,在整個鹿鳴鎮回蕩。
    對于絡繹不絕的拜訪者。鄭鳴并沒有理會的心思,當他發現自己在鹿靈府已經難以弄到太多的聲望值之后,他就沒有和那些來人糾纏的心思。
    不過,有些人,鄭鳴還是要接待的,比如羅元浩等人!
    “羅元浩拜見公子!”和前些時候相比,羅元浩的修為。更精進了不少,雖然還沒有達到八品巔峰,卻也距離不遠。
    在向鄭鳴見禮的時候,羅元浩的心頭充滿了忐忑,他作為鄭鳴的下屬,在鄭家落難的時候,并沒有出上什么力,光這一點,鄭鳴就可以殺他。
    “不用多禮。”鄭鳴朝著羅元浩掃了一眼。沉聲的說道。
    雖然鄭鳴說不用多禮,但是羅元浩卻不敢立即起來,他跪在鄭鳴的面前。沉聲的道:“在聽到老爺和夫人被黑蛟衛帶走的消息之后,屬下也帶著人想要攔截。但是那些黑蛟衛不但修為高超,而且來去如風,屬下難以動手,請公子責罰!”
    責罰羅元浩,鄭鳴還沒有這個意思,他心中清楚,這件事情,其實怪不得羅元浩。
    畢竟,羅元浩下屬的人手雖然不少。但是和黑蛟衛相比,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更不要說從黑蛟衛手中搶人。
    “這件事情。也怨不得你!”鄭鳴將羅元浩跪著的身子扶起,淡淡的道:“畢竟在實力上,你們和黑蛟衛,有著巨大的差距。”
    羅元浩此時,一顆忐忑的心才完全放了下來。他本以為,這件事情之后,鄭鳴怎么都要懲處他一下,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完全沒有將此時放在心上。
    “老羅,咱們現在一共有多少人?”鄭鳴在羅元浩坐下之后,沉聲的問道。
    羅元浩恭敬的道:“回稟公子,我們現在一共有八品武者七人,九品武者六十五人。十品以下入品的武者一共五百多人,不入品的下屬三千多人。”
    本來,瀚云寨沒有如此強大的實力,但是在九千里蠻荒路中,鄭鳴可是收復了不少八品九品的下屬,這些人的加入,讓瀚云寨的聲勢日盛。
    甚至鹿靈府程家,都已經開始注意瀚云寨的實力。
    雖然這些實力,對于大家族而言,真的算不了什么,但是對于鄭鳴而言,這股勢力,卻是他的班底。
    “你回去準備一下,咱們過幾天,就去定州。”
    定州,羅元浩以往都不知道在大晉王朝,還有一個定州,但是現在鄭鳴做出了決定,他能做的,只有服從。
    “鳴少,鄭金他們,我給您帶來了。”在向鄭鳴告辭離去之前,羅元浩輕聲的稟報道。
    而隨著鄭鳴一聲讓他們進來,精神飽滿的五人,快速的走了進來,他們看到鄭鳴的剎那,就直接跪在了地上:“拜見公子。”
    此時的鄭金五人,和以往相比,多出了一股的肅殺之氣,而且鄭金和鄭水兩個人的身上,更是有了一種九品武者才有的強者氣息。
    在收復了瀚云寨之后,鄭鳴就一直將他們五個人放在羅元浩的手下鍛煉,現在他們實力的提升,讓鄭鳴覺得,自己的選擇沒有錯誤。
    “都起來吧!”鄭鳴衣袖揮動,一股無形的內氣,將跪在地上的五人全部托了起來。
    站在鄭鳴旁邊的羅元浩,眼中的驚駭越加多了五分,本來,他已經覺得鄭鳴有些深不可測,但是現在他才真正的感到,自己和鄭鳴之間的差距。
    鄭鳴應該已經突破了八品,但是他身上的勁氣,怎么比自己以往見過的七品高手,都要強上百倍呢?
    一時間,羅元浩本來就敬服的心,越發多了幾分的恭順。
    在問了一番鄭金等人修煉的情況之后,鄭鳴朝著鄭金道:“你們有驚人的消息嗎?”
    “驚人少爺在老爺被黑蛟衛帶走之后,回了一趟晴川縣,之后小的就不知道驚人少爺的消息了。”鄭金思索了一下,低聲的說道。
    鄭鳴點了點頭,他已經向鄭庸恩打聽了鄭驚人,知道這小子跑去了京城,可是這一路上,自己并沒有遇到他。莫非他和自己走岔路了不成?
    無名山坡,三千精騎如虎!
    羅元浩看著那渾身上下都是青色緊身衣,胯下全部都是一等駿馬的下屬,心中不由升起了一股豪氣。
    有這三千精騎,他能夠橫行整個鹿靈府。就算是作為鹿靈府府主的程家,想要剿滅他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時的三千精騎,一個個收攏著自己手中的韁繩,生恐自己坐下的坐騎,發出半點的聲音。
    他們在等待,等待一個人的到來。
    踏踏的馬蹄聲,由遠而近,一個坐在黑色龍鱗馬上的少年,就好似一道閃電,沖入了他們的視線。
    在這三千精騎中,不少人看到這少年的剎那,眼眸中多出的是敬服,但是更多的人看向這少年的目光,確實差異。
    他們加入瀚云寨并不是太久,他們沒有見過這個少年,雖然聽自己同伴們形容這個瀚云寨的幕后大頭領如何的厲害,但是百聞不如一見。
    這一見,讓他們感到失望。
    少年策馬而來,剎那就已經接近了眾人所在的山坡,而就在此刻,少年的前方出現了一條河。
    一條寬有兩丈,流水湍急的長河。
    這條河,在鹿靈府并不算是什么大河,要過這條河的辦法實際上也有很多。
    其中最簡單,也是最省事的過河方式,就是從十丈之外的橋上繞過去。
    這種選擇,是大多數人的選擇,而且還沒有任何錯誤的選擇,但是策馬而來的鄭鳴,卻沒有改變自己的方向。
    雖然這三千來自于瀚云寨的精騎,無論如何,都不會離他而去,但是鄭鳴要得到的,是這三千精騎的忠心。
    而要得到忠心,除了賞罰,更重要的是懾服,是將人心的懾服,當年的西楚霸王項羽,之所以能夠言出法隨,就是對下屬的懾服。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鄭鳴就策馬朝著河中沖去,但是他就在馬匹沖入河內的剎那,手掌一揮,朝著大河重重的打出了一掌。
    這一掌,蘊含了鄭鳴體內磅礴的內氣,劈出的剎那,從鄭鳴入河之地到大河的中間,直接出現了一片空地。
    河水濤濤而下,鄭鳴在揮出第一掌的剎那,就催動自己體內的內氣,在河道之中,形成了一個無形的堤壩。
    這堤壩無形無蹤,但就是這堤壩,抵擋著滾滾的河水,讓它們寸步難動。
    河水斷流,是被人從河水中間分開的斷流,這一掌之威,頓時讓那些精騎瞪大了眼眸。
    他們有不少人,在河水之中練過功,深知要想在逆流之中擊打河水,就無比的耗費力氣。
    更不要說,阻攔河水!
    本來如箭一般的馬匹,這一刻卻慢的好似一頭驢,一頭悠閑一如閑庭漫步的驢。
    可是,在那少年一手推河,一邊策馬而行的情形,讓人感到有一種天神下凡的感覺。
    “攔江斷流,這是五品以上武者才能夠達到的攔江斷流!”黑妖狐的話語中,充斥著不敢相信的味道。
    作為羅元浩的心腹之人,黑妖狐對于鄭鳴的情況,可謂是知之甚深,按照羅元浩的說法,這位大人并沒有化虛為真,形成真氣。
    可是現在,這位大人是真真正正的來了一次攔江斷流。
    PS: 今日第二更,月已經過半,月票越來越落后,嗚嗚,貓貓打滾求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