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264 寬宏大量數鄭鳴

  一時間,瘋狂的沖擊,讓在場的人不能自已,甚至一些曾經說過鄭家壞話的人,在這一刻,身體都有點顫抖。
    鄭鳴看著鴉雀無聲的四周,一時間心情爽利了不少,特別是那差不多因為綠袍老祖而消耗不少的黃色聲望值,一下子竟然也恢復了三千多。
    一路走來,雖然這黃色的聲望值依舊在增長,但是增長的速度,實在是讓鄭鳴感到著急。
    現在一下子增長了三千多,挺好!
    雖然這讓人幸福的增長,只是剎那的事情,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不是。鄭鳴看著那些黑壓壓的,在自己面前等待著迎接自己的人,臉上的笑容變得越加的燦爛。
    “諸位,多謝大家的迎接,我和家父這次回來,雖然是暫住,但是呢,卻也不是立即就走。在我去京城這段時間里,誰要是說了我的壞話,嘖嘖,最好還是先去我家里賠禮道歉,不然讓我聽說了,可就不好了。”
    鄭鳴的話說到這里,臉上的笑容一下子變的陰森:“我這個人,脾氣有些不好,大家都知道的。”
    “當!”
    就在鄭鳴將一席話說完的時候,一個面色蒼白的四十多歲的男子,竟然直接倒在了地上。
    “馬兄,你這是怎么了?”他身邊的人,快速的將那男子扶起,聲音之中,更充斥著急促之意。
    三四個人一起動手,將那馬兄終于給挽救了過來,但是那馬兄所干的第一件事情看。并不是向救他的人表示感謝。而是好似瘋了一般的跑到鄭鳴面前道:“鳴少。我錯了,我前些日子不該嘴賤,說您的壞話。”
    說話間,這位馬兄,竟然跪在鄭鳴的面前,重重的抽著自己的嘴巴。
    鄭鳴看著三兩下就將自己打的鼻青臉腫的馬兄,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絲佩服之情,這位馬兄對自己如此的兇殘。那就是一個狠人啊!
    剛準備說一句知錯就改的話,鄭鳴就想到了聲望值,心中暗嘆了一口氣的他,心說自己這輩子,真的當不了好人了:“你去自己找個地方,扇自己三十個耳光,這件事情就算了。”
    “鄭公子仁義。”那馬姓男子恭敬的說道。
    隨著那馬姓男子的離去,鄭鳴感到,四周上萬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充滿了一種恐懼感。
    但是。當他偷偷的打開自己心頭的聲望值時,卻有點悲催的發現。自己的聲望值,從說完那番話到現在,竟然只增加了五十多個。
    自己剛剛一露面,聲望值就增加了三千,現在說了那么兇狠狠的一番話,然后又有人以暈倒來配合,最終聲望值的增加,也只不過是五十。
    豈有此理啊!
    不過鄭鳴的怒氣,很快就消失的干干凈凈,因為他的神志告訴他,這些人并不是不怕他,之所以聲望值不增加,實在是這些人已經將聲望值都送給了他。
    人家已經將聲望值貢獻了出來,你還從哪里弄聲望值呢?
    就在鄭鳴心頭,一個個念頭閃過的時候,程元泓已經滿是笑容的道:“仗劍而起,快意恩仇,鳴少真是性情中人,哈哈哈!”
    “對,鳴少是性情中人,性情中人啊!”
    “唯大英雄本色,鳴少這種本色,實在是讓我等敬服。”那些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的各家家主,也緊跟著府主大人,拍起鄭鳴的馬屁來。
    對于這些馬屁聲,鄭鳴真的是沒有興趣了,聲望值不增長,和他們有什么可聊的。
    鄭中望和鄭庸恩也從震驚之中清醒了過來,他們看著猶如眾星捧月一般的鄭工玄和鄭鳴,兩個人的心中,卻是充滿了異樣的滋味。
    不過在對視了剎那之后,他們心頭同時升起了一個想法,那就是立即將這里發生的事情,向家族進行匯報,讓太上長老拿出主意來。
    雖然太上長老沒有選擇,但是他們兩個人,卻非常期待太上長老聽說這件事情的表情。
    晴川縣鄭家,幾乎所有的家族長者,都聚集在家族的議事大廳之中,他們雖然沒有跟著鄭中望兩人去迎接那位清泉伯,但是他們一個個卻好似死了老子一般。
    平常熱鬧無比的議事大廳,此刻是鴉雀無聲,就算是平常最愿意說話的人,這一刻,也都緊緊的閉著嘴巴。
    大禍臨頭,還有什么好說的。
    太上長老坐在中間的位置上,看著一個個面如土灰,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族人,心中先是升起了一股怒氣。
    畢竟,這都是他們鄭家的族人,此時一個個在他的面前好似死了親爹一般,怎不讓他氣憤。
    但是氣憤歸氣憤,他自己心中很明白,這個時候氣憤也沒有任何的用處,畢竟他們家族的命運,都懸在那不知道是什么來頭的清遠伯手中。
    “太上,我們要拿出一個態度來,我們不能就這樣等死,我們要自救!”二長老雙眸通紅,神色之中充滿了猙獰的道:“我們要向清遠伯證明,我們晴川縣鄭家,和鄭鳴那孽障父子,沒有任何的關系!”
    “只有這樣,我們才有一線生機啊!”
    二長老的話一出口,頓時就有不少人符合道:“二長老說的對,我們只有拿出行動,證明我們家族和鄭鳴家已經恩斷義絕,這才能夠自救!”
    “我們不能夠認命,我們要自救啊!”
    太上長老聽著下面亂糟糟的議論聲,他覺得自己的腦袋,都有一種想要爆炸的感覺。
    但是這一刻,他實在是沒有心情理會這些想要瘋狂的家伙,他心中清楚的很,現在這種情況,無論他們鄭家表現的多么和鄭工玄一家沒關系,那都是白搭。
    與其浪費時間,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坐著等待。
    就在一個中年的壯漢說什么將整個鹿鳴鎮上姓鄭的族人抓起來,奉送給新來的清泉伯處理的時候,一個青衣侍從快速的跑了進來。
    “太上長老,家主的急信。”說話間,青衣侍從就將一個竹管遞了上來。
    看到這竹管,太上長老的心在顫抖,在鄭中望等人去迎接那位過境的清泉伯時,鄭中望的仆從隨身攜帶了三只鳩鷹,為的就是將接下來發生的狀況,以最快的速度傳遞過來。
    拿著那竹管,太上長老就覺得自己好似拿著千鈞的重物一般。畢竟,主管里面的內容,實在是太重要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太上長老將那竹管之中的紙片掏出來,當他的目光落在紙片上的剎那,太上長老整個人都呆在了那里。
    怎么可能……
    在關系到身家性命的時候,人對于自己身邊的風吹草動,可以說都無比的重視。
    二長老等人的心情,比太上長老并不平靜多少,他們都緊緊的盯著太上長老的臉,想要從太上長老的臉上,看出一點什么出來。
    而太上長老吃驚的神色,落在鄭杳等人的眼中,頓時讓他們有一種被五雷轟頂的感覺。
    看來這次鄭家,真的是在劫難逃了!
    “太上長老,是不是圍剿咱們鄭家的兵馬已經出發了?”二長老強行鎮定的,大聲向太上長老問道。
    太上長老不吭聲,而他的神色顯示,他整個人,現在依舊處在震驚之中。
    “完了,我們鄭家這次完了,這讓我們以后如何去見列祖列宗,冤孽啊,都怨我們鄭家出了鄭鳴這樣的小畜生,是他,將我們整個鄭家都給坑了!”
    二長老揚著獨臂,聲音之中充滿了怨毒的詛咒道。
    “清泉伯是鄭工玄。”太上長老的聲音不高,他并不是在向自己的晚輩敘述事實,他實在自己說給自己聽。
    所以,太上長老的聲音不高,但是這不高的聲音,卻一下子打在了所有人的心頭。他們一個個都瞪大眼睛看著太上長老,眼眸中充斥著不信。
    甚至有人在這個時候覺得,太上長老一定是老糊涂了,要不然的話,怎么會說出如此沒有譜的話來。
    鄭工玄要是新來的清泉伯,我就是大晉王朝的國君。這句話憋在不少人的心頭,只不過沒有人說出來而已。
    太上長老這個時候,也從震驚之中清醒了過來,他沒有理會那些直直的盯著他的目光,又仔細的朝著那紙片上掃了幾眼,這才道:“清泉伯是鄭工玄,他和鄭鳴都回來了。”
    雖然,鄭家的人這一刻根本就猜不出來這之中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有一點他們卻可以確定,那就是清泉伯一伸手,就能夠將他們整個家族給碾碎。
    鄭工玄是清泉伯,所以鄭工玄現在一伸手,就能夠將他們全部碾碎。
    “太上長老,我家里有點事情,先走一步。”一個三十多歲的壯漢,陡然站出來朝著太上長老說道。
    這壯漢雖然話說的很客氣,但是說完之后,轉身就走,根本就沒有理會太上長老有沒有同意。
    而這個壯漢只是一個開始,隨即就有四五十個人,一窩蜂一般的跑了出去。那本來亂糟糟的大廳,瞬間變得一片的冷寂。
    “太上,他們這些人這是要和咱們劃清距離,他們這是要去討好鄭工玄!”二長老手指著那些離去的族人,聲音之中充滿了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