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9)      完本感言(12-09)     

隨身英雄殺263 是他是他還是他

  “鄭杳,注意你的形象,你是鄭家的三長老,你代表的是鄭家,就算是要死,咱們鄭家的人,也不能像個孫子一般的死,你明白嗎?”
    鄭杳的眼睛之中,露出了一絲的掙扎,但是隨即,這一絲掙扎被嘆息所代替。
    鄭中望搖了搖頭,鄭杳雖然聰明,但是他在心智上,還是差的太多,如果自己能夠作主的話,絕對不能夠讓鄭杳這樣的人成為家族的三長老。
    他心中最好的三長老人選,是鄭工玄。
    雖然所有人都說,鄭家這場滅家的大禍,主要是因為鄭鳴闖下來的,但是從心中,鄭中望還是替鄭工玄擔了一份心,畢竟,鄭工玄和自己,也算是有不錯的交情。
    “來了!”一聲沉喝,從遠處傳來,伴隨著這沉喝聲,就見一匹四蹄被青色鱗片包裹的駿馬,從遠處飛馳而來。
    這駿馬飛馳之間,就好似一道青色的閃電,眨眼之間,就已經來到了眾人的近前。
    “各位大人,清泉伯的車隊,已經來到了三里之外。”一個身穿青色緊身衣的武者,根本就沒有從駿馬上跳下來,就急匆匆的說道。
    “列隊。”身材雖然不是很高大的程家家主,也是鹿靈府府主程元泓,沉聲的喝到。
    在他的喝聲下,鹿靈府大大小小家族的領頭人物,都按照已經安排好的位置,恭恭敬敬的站成了一片。而那上萬人的隊伍,更是瞬間變的鴉雀無聲。
    雜亂的馬蹄聲,從遠處傳來,鄭中望昂頭朝著遠處看去,就見一隊穿著金色鎧甲的衛隊,好似從大地的盡頭策馬而來。
    金甲衛士,這是國君的衛隊,難道這清泉伯,還是一個王室成員不成?
    心中猜測的剎那,鄭中望不由得搖了搖頭。這來人的身份,和自己有什么關系。他們不論是什么樣的身份,都不會放過自己,放過鄭家。
    一輛由八匹雪白駿馬拉著的寶車,在日光下,給人一種耀眼的奢華,雖然離的很遠,但是那一串由嬰兒拳頭大小珍珠穿成的車簾。鄭中望還是能夠看得到的。
    這樣的珍珠,來自于遙遠的深海,鄭家倒是有一顆,只不過一直在寶庫之中珍藏著。
    可是現在,這種在鄭家要當成至寶的東西,卻被人拿來穿成了車簾,這里面的奢華,實在是讓鄭中望感嘆。
    他對于這個即將決定他們鄭家命運的清泉伯,越發多了幾絲的恐懼感。
    “鹿靈府府主程元泓攜鹿靈府三十六縣士紳拜見清泉伯。”在馬車還有十數丈距離的身后。程元泓就恭敬的大聲說道。
    而將這句話說完,程元泓更是恭敬的躬身行禮。跟隨在程元泓身后的那些家主們,一個個也都恭敬的行禮。
    鄭中望心中在胡思亂想。但是他在動作上,并沒有比其他人慢。也是快速的躬身行禮。
    而就在他行禮的時候,那馳騁而來的馬車停了下來,就聽里面有人道:“諸位不用多禮。”
    這說話人的底氣,好似有那么一點不足,而且這聲音之中,還有點急促。這讓鄭中望有點意外,畢竟能夠在大晉王朝封為伯爵的人,都是威風八面,氣勢如虹。
    清泉伯。好似氣勢有點不足。
    不過這還不是讓鄭中望感到最意外的,他感到最意外的是。他竟然感覺這清泉伯的聲音,好似有點耳熟。
    莫非,我認識這個清泉伯,或者自己在哪里見過清泉伯。
    這個想法一出現,鄭中望就覺得好笑,自己最遠,也就是去過州城,怎么可能認識從京城來的清泉伯。
    更何況自己的地位,和清泉伯差的實在是太遠,別說認識,恐怕清泉伯連自己的名字都沒有聽說過。
    看到身邊的人都立起了身子,鄭中望也站直了身體,而他的目光,卻是看向了那馬車。
    馬車的珍珠車簾,被一個大手輕輕的調開,伴隨著這珠簾的調開,一個身穿赤紅色蟒袍的身影,從馬車之中走了出來。
    這個人,身材不是太高,也不是太壯,甚至他身上的氣勢,也不是那么的逼人。
    看起來,這位清泉伯,應該不是一個殺戮過重的人,要是這樣的話,自己鄭家就能夠少死很多人。
    能夠保住家族的平安,可以說是鄭中望最大的心愿,他不由得心中升起了一絲的歡喜。
    陽光照耀在那人的身上,讓那人通體都注入了一層的金光,看上去無比的神圣。
    “啊!”一聲驚呼,在鄭中望的耳邊響起,聽到這驚呼,鄭中望的心頭一驚。因為他聽出來這驚呼的人,正是鄭杳。
    這家伙,在這種場合驚呼,那不是給自己的家族找死嗎?就算是那清泉伯不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但是作為這次迎接總負責的程元泓,會放過他們鄭家嗎?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啊!
    就在鄭中望扭頭準備看向鄭杳的時候,他的耳中再次響起了一聲驚呼,這驚呼讓鄭中望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因為這驚呼的聲音,他聽出是鄭庸恩的。
    鄭杳發出驚呼,鄭中望還可以當作這是他心性修養不夠,所以才出現這樣的狀況。可是現在,鄭庸恩的驚呼,讓鄭中望都充滿了不解。
    鄭庸恩這個大長老,別說在心性上比鄭杳要強,就是比自己,也要強得多。他在這種關鍵時候,怎么能夠如此失禮呢?
    難道這真的是天要亡我們鄭家!
    心中升起一絲悲嗆得鄭中望,目光無意識的落在了那位清泉伯的身上。這個時候,陽光已經有點轉移,而他也能夠看清楚這位清泉伯的臉。
    這張臉,是真正的熟悉,雖然衣服變了,但是這張臉,他絕對忘不了。
    “啊!”鄭中望發出了一聲驚呼,這一刻的他,臉上全部都是驚駭之色,好似見了鬼一般。
    不,就算是見到了鬼,鄭中望都不會驚駭成現在這個模樣,他這一刻,腦袋之中只有一句話,那就是不可能。
    不可能,這不可能,他……他怎么會成為清泉伯?
    但是那張臉,是那樣的熟悉,甚至那個人走路的動作,都讓他無比的熟悉。是那個人,就是那個人。
    鄭工玄,在他眼中,本應該是兇多吉少的鄭工玄,竟然成了他要迎接的清泉伯。這怎么可能?可是那出現在他面前的人,確確實實的是鄭工玄。
    而他的驚呼聲,也引起了鄭工玄的注意,朝著他看了一眼的鄭工玄,還輕輕的點了點頭。
    對于鹿靈府的權貴們來說,鄭工玄他們并不清楚,但是鄭中望三人的驚呼,卻讓他們大都皺起了眉頭。
    這種時候,大呼小叫,實在是丟盡了鹿靈府的人,但是無論是作為府主的程元泓,還是其他世家的家主,都不愿意理會鄭中望等人。
    畢竟在他們眼中,鄭家這一次是在劫難逃,他們要是訓斥鄭家,讓清泉伯覺得自己在為鄭家打圓場,和鄭家有交情,那才是麻煩呢?
    “伯爺大駕光臨鹿靈府,實在是讓我等欣喜萬分。”程元泓雖然覺得鄭工玄這個清泉伯的修為有點低,但是他卻不敢有任何的小看,話語中,更充斥著尊敬的味道。
    鄭工玄知道程元泓,畢竟這程元泓乃是鹿靈府的府主,但是以他的身份,卻沒有見過這位府主。
    鄭工玄從來都沒有想到,自己和程元泓這個府主見面的情況,會是這個樣子。
    看著恭敬抱拳,滿面春風的程元泓,鄭工玄也讓自己的臉上,堆滿了笑容:“程府主實在是太客氣,我此次回鄉,多有打攪,還請程府主擔待。”
    客氣,清泉伯太客氣了。這是程元泓對于鄭工玄說話的第一個反應,不過隨即,他的心肝就顫抖了一下。
    回鄉?這么說這位清泉伯,竟然是鹿靈府的人。
    想一想自己的封地之中,竟然多出了一個伯爵,程元泓就覺得自己的心頭,有無數個狂牛掠過。
    雖然他是府主,這鹿靈府的地盤,更是他們程家的,但是他心中很清楚,他們程家的力量,還沒有到可以對抗一個伯爵的程度。
    而就在他心中想著如何組織詞語,試探一下鄭工玄的時候,程元泓就看到一個年輕人從華麗的馬車上走了下來。
    這個年輕人,他認識,不但認識,而且還知道這個人是相當的能惹禍。
    鄭鳴,這是鄭鳴,在萬劍塔之中,可謂是一舉成名。但是接著的劍狩,又讓他從天堂陷入了地獄之中。本來,程元泓覺得自己永遠見不到這個年輕人,卻沒有想到,他此時竟然面帶笑容的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
    而且還是跟著這位清泉伯一起過來的,這是什么情況。
    “鄭鳴,是鄭鳴,他是鄭鳴!”迎接鄭工玄的世家家主之中,有人認出了鄭鳴。
    而伴隨著這喊聲,不少人的目光,都緊緊的盯在鄭鳴的身上,對于劍狩所發生的事情,這些家主多少也都有耳聞。
    雖然他們知道的不是太清楚,都是一些只言片語,但是憑著他們所知道的那些東西,他們基本上都已經肯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這一次鄭鳴在劫難逃。
    鄭鳴回來了,而且那個清泉伯,就是鄭工玄。
    PS: 月中了,呼呼,有月票的兄弟,給俺兩張票票吧,跪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