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259 真元真元

?  而那綠袍老祖,在這團火焰進入鄭鳴身體的產,就催動自己體內的珠子,直接朝著那潔白的火焰撞了過去。
    雖然潔白的火焰,好似能夠焚燃萬物,但是在玄牝珠的碰撞下,卻是瞬間化成了一點點只有沙粒大小的火焰。
    不過就算是這樣,那玄牝珠依舊沒有放過這些四散的火焰,就見這顆珠子旋轉之間,一團團黑色的霧氣,開始在鄭鳴的靜脈之中不斷的旋轉。
    就好似一團團的旋風,將那些沙粒大小的火焰,直接旋轉成了更小的顆粒。
    “修為實在是太低,要不然整個吞下去,怎么會有如此的麻煩。”鄭鳴自語了一句,又嘆了一口氣,現在他使用綠袍老祖的英雄牌,就覺得自己的身上,有用不完的神通法力,可是這些神通法力并不屬于他。
    再過幾分鐘,這些神通法力就會用完。
    奶奶的,這綠袍老祖的英雄牌,用的有點賠本啊!
    自語之間,鄭鳴朝著傅玉清看去,就見沒有了冰焰的真氣,此刻已經和冰蟒內丹化成的細流,在傅玉清的體內匯聚如一。
    那本來只是氣體的真氣,這一刻竟然開始有些水化的跡象。
    從真氣化成真元,這是突破一后才能夠達到的境界,傅玉清現在已經有了化成真元的跡象,那她在突破一前,將是一片的坦途。
    吸了一口氣的鄭鳴,心中念頭閃動之間,就朝著外面看去,就見自己的父親和哥哥,都一動不動的站在房間外,看那摸樣,是經脈被制。
    而在兩個人的腳下,已經化成了小黑貓的小金貓,則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小小的嘴巴間。更帶著一絲血痕。
    身如狂風一般來鄭工玄身邊的鄭鳴,剛剛揮手準備解開鄭工玄身上的點穴法,但是隨即他的心頭,就閃過了一絲的念頭。
    借助綠袍老祖的英雄牌。他的身體之中有了綠袍老祖的修為,但是有一點卻讓他很難受,那就是他根本就難以對自己做出什么大的改變。
    但是,對于外人,那就不一樣了。雖然不能夠直接將他們提升成絕頂的高手。但是有一點鄭鳴卻可以做到,那就是給他們洗筋伐髓,打通經脈。
    一般的一手,給人洗筋伐髓還耗費不少的功力,但是這種情況,對于綠袍老祖絕對不存在。
    鄭鳴催動玄牝珠,也就是幾十個呼吸的功夫,就完成了自己父親的洗筋伐髓。
    而在給鄭亨洗筋伐髓的時候,鄭鳴更是隨手將自己哥哥體內的內勁,直接給轉化成了內氣。
    這種轉化。對于鄭亨以后的武道修為,雖然有一些不好的影響,但是現在已經給了鄭亨洗筋伐髓,那點小小的影響,可以忽略不計。
    秉著見者有份的心思,還剩下一點時間的鄭鳴,直接催動自己的玄牝珠,罩在了小金貓的身上。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小金貓體內的筋脈雖然少,但是卻無比的粗壯。甚至有一半的經脈,都呈現出光華的狀態,因為還有自己的母親和妹妹沒有洗筋伐髓,所以鄭鳴只是粗粗的給小金貓捋順了一下經脈。
    鄭鳴不知道。他如果細心的將玄牝珠在小金貓的體內催動,那么他就會發現一個巨大的秘密。
    當最后玄牝珠從鄭小璇的身上飛回來的時候,鄭鳴使用綠袍老祖英雄牌的時間正好到了。
    那種掌控一切的感覺,徹底在鄭鳴的身上消失,這讓鄭鳴很是有點不適應。
    傅玉清體內的真氣,依舊在運轉。而已經洗筋伐髓的父母親人,也都在沉睡。
    綠袍老祖的洗筋伐髓,實在是有些霸道,所以現在鄭工玄等人,最需要的就是睡覺。
    現在,只有鄭鳴一個人,他在綠袍老祖英雄牌消失的剎那,就感到自己的經脈之中,充滿了鼓脹的感覺。
    而且,在這鼓脹之中,還有一種冰冷的灼熱感,讓鄭鳴感到自己的經脈之中無比的難受。
    怎么將它給忘了,鄭鳴想到那被玄牝珠碾成了碎粉的冰焰,當下也不怠慢,快速的盤坐在床榻上,運轉起了自己的紅日照大千功法。
    當鄭鳴第一個周天運轉下來的時候,他的身體四周,就出現了一片潔白的寒霜,房間之中的溫度,更是已經到了滴水成冰的地步。
    第二個周天運轉下來,鄭鳴整個人,就已經凍在了玄冰之中。
    當鄭鳴開始運轉第三個周天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進入了無欲無想的地步,只不過就在他進入這個境界的剎那,他隱隱約約覺得自己好似忘記了什么。
    傅玉清從修煉中醒來,就覺得渾身上下,無處不舒坦,甚至她有一種飄柔飛起的感覺。
    自從被自己師叔所傷之后,自己什么時候有了這種感覺,心中欣喜不已的傅玉清,快速的鎮定心神,讓自己從那種輕飄飄的感覺之中掙脫開來。
    緩緩的催動體內的真氣,傅玉清差點沒有驚叫出來,作為心劍閣的弟子,這些年心劍閣的培養,差不多已經讓傅玉清達到了天崩地裂而心不動的境界。
    但是現在,傅玉清不能不驚駭,因為她發現,自己的真氣,竟然變得似水非水,無比的凝實。
    真元,不,自己的真氣,還不能夠稱之為真元,但是要是稱之為偽真元,卻是半點都沒有錯。
    化氣為元,意通天地,是為躍凡!
    想到冰心訣最后記載的幾句話,傅玉清就覺得自己的心在這一刻跳動的無比的厲害。
    雖然,她還沒有把握真意,沒有晉級成為宗師,但是她卻覺得,自己要比一師,都要強上不少。
    因為,她的真氣,已經開始變化成真元,而一旦真氣化為真元的話,那么她就會成為整個大晉王朝第一個躍凡境的高手。
    躍凡,躍出平凡!
    一然高高在上,但是依舊是凡俗之人。只有超越一才是躍凡,別的不說,只要超越凡俗。在壽命上,就能夠達到五百歲!
    五百歲,這對于無數武者來說,都是他們夢寐以求的夢想,畢竟。就算是一者,也難以活過二百歲。
    所以說,只要是踏入宗師境界的武者,最想的事情,就是能夠有朝一日,化氣為元,脫胎換骨,進入躍凡。
    雖然傅玉清的資質不凡,被稱為心劍閣近百年來少有的人物,卻也不敢說一定能夠進入躍凡境。
    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她的真氣已經半化真元,躍凡境的大門,可以說已經向她打開。
    伴隨著真氣緩緩的歸入中丹田,傅玉清的眼眸緩緩的睜開。要不是她想要搞清楚自己身邊的情形,傅玉清絕對要好好的修煉一番。
    當傅玉清睜開眼眸的時候,就發現在自己的不遠處,鄭鳴的身軀,正被一片赤紅的光芒所包圍。
    滾滾的紅光,就好似一輪驕陽。臉色通紅的鄭鳴,在紅光之中若隱若現。
    一道道的赤紅色的內氣。在鄭鳴的體外,猶如一條條火紅色的小龍,不斷的循環往復。
    傅玉清看著這些內氣,眼眸瞪大了不少。她這一刻,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怎么可能?
    “十三條奇經,八條主脈,他……他竟然都打通了!”
    作為一個即將超越四武者,傅玉清對于奇經八脈的了解。可以說遠超普通人。
    通奇經,內氣可以外放,而貫通一條主脈,則可以讓內氣生生不息。但是貫通奇經八脈的功法,歷來有高有低。
    低的的功法,可以貫通一條經脈,而高等的功法,則可以貫通七八條奇經,四五條主脈。
    當然,貫通的經脈越多,體內的內氣也就會越加的強橫,這也是為什么,有些普通的七者的內氣,會沒有那些八者的內氣強橫。
    傅玉清修煉的心劍閣功法,讓她能夠貫通九條奇經,六條主脈!這在大晉王朝來說,已經是最頂尖的功法。
    而她給鄭鳴的紅日照大千功法,雖然比之他們心劍閣的都要強,但是按照她的了解,也只不過是貫通了十條奇經,七條主脈而已。
    十三條奇經,八條主脈完全貫通的功法,不能夠說完全沒有,但是據傅玉清所知,這種功法不但很少,而且也很少有人能夠做到這一點。
    畢竟越是到了最后,經脈貫通越是困難,甚至有些天才人物,在最后貫通一條奇經,都需要一兩年的時間。
    修煉者的時間無比的寶貴,所以大多數人到了最后,都會在自身經脈貫通的數量差不多的時候,選擇將體內的內氣轉化成為真氣。
    鄭鳴怎么一下子貫通了如此多的經脈,他前些時候,不還只是八峰么?
    就在傅玉清心中念頭疑惑的時候,她陡然感到了一股寒意襲來。要知道她本身修煉的就是冰心訣,再加上現而今真氣就要化為真元,普通的冷意,她根本就感覺不到。
    但是現在的寒意,卻讓傅玉清的身體哆嗦了一下子。
    傅玉清定睛朝著寒意襲來的方向看去,卻發現那森冷寒意竟然是從鄭鳴的身上傳來了。
    艷紅如火的真元,依舊在鄭鳴的體內不斷的運轉,可是從鄭鳴的身上,竟然傳來了冰冷如霜的氣息,這讓傅玉清有一種自己是不是熱冷不分的感覺。
    不過很快,她就肯定了自己的感覺沒有錯,那股陰冷徹骨的寒氣,確確實實是從鄭鳴的身上發出的。
    莫非,鄭鳴也發生了化冰為火的事情,或者說,自己之所以會如此的恢復,是因為將自己的傷勢轉移到了鄭鳴的身上。
    這個想法,讓傅玉清的臉色一變,她緊緊的盯著鄭鳴,生恐鄭鳴再出現其他的問題。未完待續。
    PS: 今日第二更,再次感謝所有兄弟對貓貓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