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257 接天接天

  雖然此刻,鄭鳴的道心種魔大法已經感到了危險,更已經感受到了這些掌影之中的破綻,但是鄭鳴想要躲閃,卻是根本就來不及。
    好在說那句話的時候,鄭鳴就已經準備好了秦夢瑤的英雄牌,在那掌影還沒有落下的剎那,鄭鳴就將秦夢瑤的英雄牌催動了起來。
    “師傅!”傅玉清看到鄭鳴悲觀攻擊,朝著素顏女子喊了一句,她現在經脈逆轉,已經沒有真氣可以使用,只能向那素顏女子求助。
    素顏女子淡淡的道:“讓他吃點苦頭也好。”
    雖然對于燕云焯的做為不是太喜歡,但是燕云焯畢竟是她的師妹,自己的師妹被鄭鳴如此不給顏面的訓斥,素顏女子也覺得心中有些不舒服。
    所以,她要讓鄭鳴吃一點苦頭,更何況從燕云焯的攻擊手段之中,她發現自己的師妹,并沒有下殺手。
    可是,就在她心中想著如何讓鄭鳴吃苦頭的時候,卻見鄭鳴的身軀,猶如行云流水般的,朝著自己師妹的方向垮了三步,就將自己師妹的攻擊給躲閃了過去。
    這怎么可能,雖然穿花手在心劍閣的武技之中,排名并不是靠前,但是自己師妹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宗師境界,一般五品以下的人,根本就躲閃不過這攻擊。
    素顏女子吃驚之余,就見鄭鳴手掌輕翻,一掌就朝著自己的師妹打了過去。
    這一掌,簡單至極,但是素顏女子卻感到,無論自己的師妹往哪里躲閃,都躲不開這一掌的攻擊范圍。
    “敢爾!”一聲怒斥,從燕云焯的口中喝出,伴隨著這怒斥聲,燕云焯的身前,浮現出了一片碧綠色的光幕。
    護體罡氣!
    面對護體罡氣,一般人的選擇。只有硬碰硬。現在,鄭鳴催動了秦夢瑤的英雄牌。也有了和燕云焯硬碰硬的實力。
    但是,在這世上,很多人在面對隨手就能夠解決的問題時,絕對不會耗費自己的全部離去去做。
    鄭鳴是一個這樣的人,所以在那心劍通明的狀態下,鄭鳴根本就不會硬破燕云焯的護體罡氣。
    他的兩根手指,并指如劍。朝著燕云焯的眉心點出。
    這一點,雖然不能給說快如流云,但是卻不帶任何的煙火之氣,等燕云焯反應過來的時候,鄭鳴的這一指,就已經點在了燕云焯的眉心。
    四周那無堅不摧的罡氣,就好似退了潮的海水,瞬間四散而去,燕云焯的眉心之處。沒有半點的防御之力。
    燕云焯此刻,就算是想要出手,已經是來不及。她瞪大眼睛看著落下的手指,心中一陣的黯然。
    可以說。在這一刻,她感到的是死神的威脅。
    “小友住手。”素顏女子的身軀,詭異的挪移了十多步,就在鄭鳴的手指要點下的剎那,擋在了鄭鳴的身前。
    雖然素顏女子并沒有出手,但是鄭鳴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只要自己一動,自己全身,都要處在這素顏女子的攻擊之下。
    而他心頭的秦夢瑤的意識。更是快速的朝后踏出了五步,快速的退出了那素顏女子的攻擊范圍。
    “怪不得能夠讓雄霸先生收你為徒。鄭鳴你的武道觸覺,實在是讓人感嘆。”
    素顏女子并沒有追擊,她在重重的看了鄭鳴一眼之后,沉聲的說道。
    燕云焯滿是恨意的看著鄭鳴,這一刻,如果能夠撕了鄭鳴的話,她絕對不會對鄭鳴有任何的憐惜。
    如果說,剛才鄭鳴的話語,讓她氣憤不已的話,那么剛才兩個人的教授,卻是讓她丟盡了顏面。
    雖然她并不認為,自己比鄭鳴差。不,應該說他覺得自己比鄭鳴高上千百倍,剛才之所以在鄭鳴的手下差點吃虧,是因為鄭鳴實在是太狡猾。
    或者說,是自己實在是太大意。
    但是不管他的心頭如何的解釋,剛才的情形,要不是素顏女子出手,她就要在鄭鳴的手中吃大虧。
    現在,自己的師姐已經出手幫了自己,自己再向鄭鳴動手的話,那心劍閣的名頭,就要讓自己丟盡。
    更何況,自己的師姐也不會在允許自己動手。
    “師姐,我先走了。”燕云焯重重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隨機漫步而去。
    那素顏女子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后朝著鄭鳴道:“鄭鳴,希望你能夠善待玉清,我剛才聽玉清說,你要虬蝎內丹來給她治療傷勢,我這里雖然沒有虬蝎內丹,卻有一顆四品的冰蟒內丹,你看是不是合用。”
    說話間,素顏女子的手中,就多出了一個淡白色的,猶如鵪鶉蛋大小的珠子。
    就在這珠子拿出的剎那,鄭鳴就感到四周的溫度,一下子降低了十幾度。
    此時的鄭鳴,心頭還催動著秦夢瑤的卡牌,所以剎那間,就對這顆鵪鶉蛋大小的珠子做出了判斷。
    可以用,這顆冰蟒內丹正好可以代替道胎魔種之中的道胎,心中歡喜的鄭鳴,當下伸手就要朝著那冰蟒內丹拿去。
    可是,還沒有等他的手挨到那冰蟒內丹,就見一條金線,朝著冰蟒內丹只沖了過去。
    鄭鳴雖然在使用著秦夢瑤的英雄牌,但是在這一刻,也覺得自己有點來不急。就在他心中一驚的剎那,就見那素顏女子手掌輕翻,就將那金線抓在了手中。
    這時候,鄭鳴才發現,剛才沖過來的,哪里是什么金線,就是自己養的那只小金貓。
    只不過以往很是驕傲的小金貓,被一只素手抓住頂瓜皮,卻是半點都動彈不得。
    看到鄭鳴,小金貓滿是委屈的叫了兩聲。
    要是平時,誰欺負自己的小金貓,鄭鳴絕對不會輕輕放過,但是現在嗎,他恨不得將這只貪吃的家伙,狠狠地收拾一頓。
    這家伙貪吃內丹,鄭鳴不放在心上,可是它竟然要槍傅玉清救命的內丹,鄭鳴怎么能輕饒了它。
    就在鄭鳴想著怎么收拾這個渾身銅筋鐵骨的家伙時,傅玉清卻朝著素顏女子道:“師傅,你快放了它吧,它也就是一時調皮而已。”
    小金貓好似聽到了傅玉清給自己說情,那張小小的貓臉上,做出來一副可憐至極的樣子。
    素顏女子沒有想到小金貓竟然如此的表現,那美麗的面容上,也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這孽障倒也聰慧,好了,就放你這一次。”說話間,就將抓住小金貓頂瓜皮的手松開。
    得到了自由的小金貓,朝著鄭鳴狠狠的瞪了一眼,那意思好似在說,沒有庇護自己小弟的鄭鳴,并不是一個好主人。
    對于小東西這般的動作,鄭鳴有點哭笑不得,而那素顏女子卻嘆了一口氣,然后鄭重的朝著傅玉清道:“你好好養傷吧。”
    說話間,又將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沉吟了剎那的素顏女子,想要說什么,最終卻是什么都沒有說。
    “有了這顆內丹,你的傷勢不是什么大的問題。”鄭鳴沉著秦夢瑤的英雄牌還沒有用完,快速的來到傅玉清的身前道:“我現在給你說一下療傷時需要注意的事項。”
    而等鄭鳴說了一通的時候,卻發現傅玉清竟然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樣。如果不是傅玉清此刻的臉有些蒼白的話,鄭鳴絕對會大發脾氣。
    “師傅這個閣主,其實也不是那么好當的。”傅玉清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幽幽的道。
    鄭鳴能夠感受到傅玉清和素顏女子的親近,他安慰道:“你師尊當心劍閣閣主這么多年,對于各種問題,應該都能夠應對,你不用太擔心她。”
    傅玉清笑了笑,目光重新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咱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將你身上的傷勢治好,有了這顆內丹,我有七成的把握讓你恢復如初。”
    傅玉清雖然將一顆心都給了鄭鳴,但是她還是有點不信自己師尊和金無神都做不到的事情,鄭鳴能夠做得到。但是看著鄭鳴鄭重的樣子,她還是鄭重的問道:“需要我怎么做?”
    鄭鳴當下也不耽誤時間,快速的將需要注意的事項說了一遍。
    按照秦夢瑤英雄牌制定的方案,雖然里面也有雙修的內容,但是卻只是內氣方面的雙修,至于其他的則是沒有。
    當秦夢瑤的英雄牌使用時間過后,鄭鳴的心頭突然升起了一種想法,那就是自己這次,要是得到的不是秦夢瑤的英雄牌,而是韓柏的英雄牌就好了。
    夜晚,更深露重。
    在秦夢瑤居住的房間四周,鄭工玄和傷勢已經恢復了大半的鄭亨守衛著四周,他們雖然不知道鄭鳴要怎么給傅玉清療傷,但是他們都知道,這個時候,不能夠讓人打攪。
    那已經融入到了黑夜之中的小金貓,來回的奔走著,就好似一只小小的幽靈。
    實際上,鄭鳴這次給傅玉清療傷的最大護法,就是這只小金貓,論其戰斗力來,小金貓可是比鄭亨父子要強太多了。
    雖然這次給傅玉清療傷,從危險的程度上說,比之當年秦夢瑤和韓柏的接天之戀差的多,但是只有兩人一獸的防御,實在是弱的太狠。
    自己以后,一定要收攏一大批的人手。
    心中下定決心的鄭鳴,將目光從外面的夜色中收回,就見一身麻布長袍的傅玉清,正一臉忐忑的坐在椅子上。那臉色雖然依舊蒼白如紙,可是在這蒼白之中,還有那么一絲淡淡的紅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