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255 良辰美景當前

  傅玉清看著自己師尊臉上的悲容,輕聲的道:“這就是弟子的命,弟子認了。”
    “師父您多年的養育之恩,弟子恐怕無法報答,只能在來世,在回報師傅。”
    素顏女子眼眸中的悲容,一時間越發多了兩分,她來到傅玉清的近前道:“天無絕人之路,既然咱們救不了,上門哪里,一定有辦法,師傅我去上門走一趟,說不定……”
    雖然素顏女子的話,說的很堅定,但是到了最后,卻也有點說不出來,因為她自己,根本就沒有信心。
    “師傅,弟子雖然只剩下三個月的生命,但是這些天來,弟子卻非常的快活。請師傅不要為弟子操心,讓弟子過完這三個月的生命。”
    傅玉清說道此處,目光又看向了鄭鳴道:“這三個月,你愿意和我一起度過嗎?”
    鄭鳴看著一臉期待的傅玉清,又怎么會說出不愿兩個字,雖然傅玉清沒有說,但是一路上從燕云焯的話語,以及各種痕跡的推斷中,鄭鳴知道,傅玉清之所以落到現在這種程度,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他。
    要不是為了救自己一家,傅玉清就不會在武技未成之時,強行出關,而且還忍著傷勢來到京城。
    要不是為了自己,以傅玉清的資質,也不會在修煉冰心訣的時候,出現岔子。
    “我不愿意。”
    四個字,不但讓燕云焯愕然,更讓已經扭過頭去的金無神轉過了頭來。而那素顏的女子,更是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寒光。
    這寒光,是殺意,讓人心驚膽寒的殺意。從出現一直都是溫和善良摸樣的素顏女子,這一刻露出了她的鋒芒。
    但是她的殺意,在剎那就又消失的干干凈凈,因為,那個少年接下來的話語。讓她的殺意消失的干干凈凈。
    “我不會和你一起過三個月的快樂生活,我要和你過一生一世的快樂時光。”
    少年鄭重的話語。隱含的是,無比的堅定,聽著少年的聲音,素顏女子的眼眸露出了一絲的柔和。
    雖然,她知道,這少年的話,是難以實現的。畢竟連她和金無神都難以治療的傷勢,在大晉王朝,基本上已經是死路一條。
    但是,少年的話語,少年的勇氣,少年的堅定,卻讓她感到感動,同時也讓她感到了欣慰。
    最起碼,自己的弟子。不是所托非人。
    傅玉清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清泉,鄭鳴的話語。好似讓她再次回到了莽龍山,回到了少年橫槍立馬之時的情形。
    現在的鄭鳴。和以往一般的堅定,而且比起當時,現在的鄭鳴,更多的是霸道。
    牽著傅玉清的手,兩個年輕人漫步而去。燕云焯看著兩個人即將消失的身影,嘴中分不出究竟是什么味道的道:“大言不慚!”
    “我希望他們猶如那年輕人所說的。”金無神朝著燕云焯掃了一眼,話語中帶著一絲冷漠的道:“你請離去,我這里不歡迎你這種人。”
    作為宗師級的高手,燕云焯一向被人捧的很高。像是這種被人逐出門去的事情,實在是很少。
    但是。面對猶如魔神一般站在自己面前的金無神,燕云焯就算是心中有氣,也只能將這口氣咽在肚子里,因為面對金無神,他沒有任何可以驕傲的地方。
    素顏女子并沒有為燕云焯說任何的情,她朝著燕云焯擺了擺手,示意燕云焯離去。
    這讓燕云焯心中的怒氣,更多了兩分,可是她這一刻,就算是有憤怒,也只有咽在肚子里。
    恨恨的走出金無神的山洞,燕云焯踏上山峰,看著遠處兩個踏步離去的身影,話語中帶著嫉妒的道:“已經是無藥可救,就慢慢享用你們百日的生命吧。”
    鄭鳴和傅玉清并沒有立即回居住的院落,兩個人牽著手,就好似俗世之中最普通的男女,一起走過田野,一起走入京城,一起逛街,一起……
    傅玉清的臉上,笑容如花,以往的矜持,這一刻消失的干干凈凈。她就好似一朵綻放的曇花,要在這有限的時間內,綻放出所有屬于自己的美麗。
    各種各樣的小吃,堆滿了鄭鳴的口袋,更占滿了鄭鳴的手掌,兩個人,就好似兩個最快樂的天使,無憂無慮的揮灑著自己的青春。
    天入暮,夕陽藏入山后,踏著星星清冷的光芒,兩個人漫步走回住所,雖然臉上已經露出了疲憊之色,但是眼眸中依舊充斥著興奮的傅玉清,用手臂輕輕的拉著鄭鳴,聲音淡淡,卻又期待的道:“多希望,這一刻就是永恒。”
    一刻就是永恒,鄭鳴怎不懂傅玉清的意思,他笑了笑道:“你的傷勢,我一定會治好。”
    傅玉清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將自己的頭,緊緊的靠著鄭鳴的肩膀上。
    “二哥,嫂子你們回來了,哎呀,還給我買了這么多好吃的,嫂子真好。”當鄭鳴他們推門進入府邸的時候,早就等在門外的鄭小璇,快速的接過鄭鳴手中的糖,臉上充滿了笑容的說道。
    看著歡喜的鄭小璇,鄭鳴笑了笑,他輕聲的對鄭小璇道:“小璇你給爹娘說一聲,就說我要給你嫂子療傷,就不過去給他們請安了。”
    說話間,拉著傅玉清就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
    傅玉清本來有點發白的面容,這一刻陡然紅了起來,她好似想到了什么,但是她的腳步,卻變的越加的堅定。
    鄭鳴能夠感應到傅玉清的情形,他的道心種魔大法告訴她,傅玉清的心跳,比之剛才,好似快了一半。
    “玉清,你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鄭鳴撫摸了一下傅玉清的額頭,輕聲的道。
    “你呀你,走吧!”傅玉清輕輕的一跺腳,隨機話語中帶著一絲堅定的道。
    鄭鳴雖然還是有點不明白,但是他卻也加快了腳步,畢竟早一點對傅玉清的傷勢有了解,就能夠早一日找出救治傅玉清的辦法。
    要是一般的法子治不了傅玉清的病情,那說不得自己就使用金烏牌,在這片天地搜尋一圈,抓一些蛟龍鳳凰之類的,治療傅玉清的傷勢。
    來到鄭鳴的小屋內,傅玉清反而平靜了下來,她朝著鄭鳴笑道:“今日走了一天的路,身上沾了不少的塵土,不如你先燒些水沐浴一下。”
    洗澡,唔,這個可以有,鄭鳴愣了瞬間,又沉聲的道:“咱們還是先將正事做了,然后在洗澡也不遲。”
    傅玉清剛剛平靜下來的心,再次跳動了起來,就在她一咬牙的時候,鄭鳴的手掌,已經落在了她的手臂上。
    就在傅玉清臉越來越紅的時候,她突然發現,鄭鳴正在給她把脈,看著一連嚴肅的鄭鳴,傅玉清這時候才明白了過來,原來自己真的想多了。
    雖然,傅玉清想要告訴鄭鳴一句,他這是浪費時間,可是感覺著從鄭鳴的手掌上傳來的熱氣,傅玉清沒有吭聲。
    她喜歡這種感覺,她喜歡鄭鳴幫他看病的樣子,她喜歡兩個人靜靜的,感覺對方心跳的樣子。
    鄭鳴對于經脈的研究,并不是太深,但是當他的手搭在傅玉清的手臂上時,他還是感到傅玉清的經脈,跳動的無比快。
    最少,是普通經脈跳動速度的七倍。
    如果只是經脈跳動的快,鄭鳴的腦海之中,還有一些辦法,但是當他的手指在傅玉清的手腕上停留的時間過長的時候,他感到一股冰冷的寒氣,鉆入了自己的手指之中。
    寒氣在進入手指的剎那,一種好似好似被烈火灼燒的感覺,就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冰中含火,不,應該是冰火逆生,鄭鳴的心一下子沉了下來。他看,他開始的時候,還有點不明白什么化冰為火是什么意思,但是現在他完全明白了。
    傅玉清輕聲的道:“冰心訣將的是心若冰清,只是一旦走火入魔,陰盡而陽生,則內焚經脈,外焚肉身。”
    “良辰美景當前,鳴弟你何必讓姐姐生而有憾呢?”
    看著傅玉清那有些發紅的面容,鄭鳴雖然為傅玉清此時的傷勢而感到心痛,但是他的心,還是不由自主的輕輕蕩了一下。
    良辰美景當前啊!
    將自己心頭那洶涌的情潮壓了壓,鄭鳴直接催動了秦夢瑤的卡牌,雖然秦夢瑤并不是以醫藥擅長,但是比起鄭鳴自己來,在這方面無疑要強上不少。
    秦夢瑤是個女子,當鄭鳴將這位傳奇女子的英雄牌使用了之后,他的心中,就升起了一種別扭的感覺。
    這并不是身體上的別扭,而是一種心理的別扭。這種別扭讓鄭鳴有一種無法形容的感覺。
    鄭鳴可以確定,如果用秦夢瑤的英雄牌去戰斗的話,那么自己的戰斗力,最多也只能夠發揮七成。
    當然,現在他并不是用秦夢瑤去戰斗,而是用她來治病,隨著手指再次落在傅玉清的手臂上,一個個信息,開始不斷的在鄭鳴心頭閃動。
    陰陽調和,道胎魔種,戰神圖錄……
    伴隨著這些東西在鄭鳴的心頭不斷的展現,一個念頭開始在鄭鳴的心頭形成。
    “鳴弟,你怎么了?”傅玉清開始的時候,心中還滿是嬌羞,可是當她發現鄭鳴的臉色不斷的變幻,一時間又多出了幾分對鄭鳴的擔憂。
    “玉清,我覺得我已經想到了救你的辦法。”鄭鳴的聲音之中,充斥著歡喜的味道。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