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254 如霸如魔


    這指風快捷無比,更隱含著一種無堅不摧的力量,更恐怖的是,在這指風的籠罩之下,鄭鳴竟然感到自己無論朝著那個方向,都躲閃不了。
    面對這種攻擊,自己唯一的選擇,就是催動英雄牌。
    就在鄭鳴準備催動心頭秦夢瑤的英雄牌時,那素顏女子一揮衣袖,一片猶如云霧般的白氣,從她的衣袖之中飛出,將沖向鄭鳴的指風直接阻斷。
    “師妹,不要傷及無辜。”
    燕云焯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暴虐,不過隨即她就沉聲的道:“師姐,玉清為了這小子,不但硬闖出師門,更讓冰心訣化冰為火,不除掉此人,玉清就只有死路一條。”
    “還請師姐莫要猶豫,行雷霆手段,只有這樣,才有可能讓玉清恢復過來。”
    素衣女子的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讓鄭鳴就覺得一股清泉,在自己的心頭流動,這清泉,讓他有一種想要敞開心扉的沖動。
    這是一種法門,剎那間,鄭鳴的心頭,就有了判斷,如果自己在這目光之下屈服,那么自己以后的武學想要更進一步,將會無比的困難。
    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鄭鳴就催動自己心頭的道心種魔**,讓自己的心頭,展現出井中月的狀態。
    那素顏女子的臉色一變,她這種映泉慧眼的法門,就是宗師級別的強者,也難以逃脫,可是現在落在一個小輩的身上,竟然被這個小輩給擋住了。
    甚至,她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的心神,好似還要落入這小輩的束縛之中。
    快速的從鄭鳴的身上收回目光,素顏女子道:“你就是那個鄭鳴?”
    鄭鳴對于這素顏女子,并沒有太大的好感,但是此人畢竟是傅玉清的師長,所以他還是恭敬的道:“在下正是鄭鳴。請問前輩,玉清的化冰為火,是不是很嚴重?”
    “不是很嚴重,而是相當的嚴重。這種事情,在我們宗門之中,甚至是死路一條。”
    說話的是燕云焯,她狠狠地看著鄭鳴道:“傅玉清之所以會有今日,全部都是因為你這個孽障。”
    “師叔。這是玉清自己修煉出了問題,和鳴弟沒有任何的關系。”傅玉清說到此處,朝著那素顏女子看了一眼,接著平靜卻充滿了堅決的道:“雖然弟子落到了今日的地步,但是弟子終生不悔。”
    終生不悔四個字,讓燕云焯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而那素顏女子,卻一下子睜大了眼眸。
    鄭鳴的心,這一刻卻在顫抖。雖然傅玉清再說的,是她自己傷勢的問題,但是這何嘗,不是在向他鄭鳴表示,對于兩人感情的解釋。
    “傅玉清,你作為心劍閣的親傳弟子,可知道羞恥二字是如何寫的!”燕云焯手指傅玉清,聲音嚴厲無比的道:“師姐,這孽障實在是罪大惡極,不嚴肅處理。我心劍閣的名聲何在?”
    素顏女子沒有吭聲,但是鄭鳴已經漫步來到了傅玉清的近前,此刻的他,心中有的。只有火焰。
    一種叫**的火焰,一種可以燃燒萬物的火焰,一種讓他沒有絲毫顧忌的火焰。
    “滾!看在你是玉清師叔的份上,你立即給我有多遠滾多遠,不然,我讓你神魂俱滅。”
    鄭鳴的聲音。并沒有任何的壓抑,這一刻,項羽的霸氣,龐斑的魔氣,厲若海的剛烈,在鄭鳴的身上匯聚合一。
    一股磅礴的氣勢,從鄭鳴的身上生出,這一刻的鄭鳴,給人的感覺是如霸如魔!
    就算是燕云焯乃是修煉了多年的高手,但是在鄭鳴的霸氣之下,也不有的心中發寒。
    如果是一般人,在這個時候,對于他燕云焯這般的說話,燕云焯的選擇一定是直接誅殺,可是在鄭鳴那磅礴的氣勢下,燕云焯竟然不由得后退了兩步。
    這兩步并不是太明顯,但是燕云焯的臉卻一下子變得通紅。
    她燕云焯,竟然在一個小輩的氣勢下,一連退了兩步,這要是傳出去的話,她燕云焯以后還怎么混。
    就在燕云焯準備對鄭鳴出手的時候,那素顏女子已經輕飄飄的擋在了她的身前。
    雖然素顏女子并沒有說話,但是以燕云焯對素顏女子的了解,她知道素顏女子不讓她出手。
    她的心中,對于素顏女子這種偏向的舉動,很是不舒服,但是她不知道,素顏女子的動作,其實是救了她。鄭鳴已經準備好了英雄牌,只要她動手,就算是催動上古金烏的英雄牌,鄭鳴也在所不惜。
    “鄭鳴,你冷靜一下,我這次來,并不是要追究玉清什么,而是要想辦法看看玉清現在的情形是不是還可以醫治。”素顏女子輕聲的說道。
    鄭鳴雖然被燕云焯挑起了火焰,但是對救治傅玉清,卻是無比的上心,她當下將自己心頭的怒火一壓道:“前輩,玉清的傷勢要治療需要什么,只要前輩說出,晚輩一定辦到。”
    “好大的口氣,如果我說治療這種傷勢,需要千年冰龍丹,寒冰鳳凰髓,萬年雪蓮子,你也能夠辦到嗎?”
    燕云焯再說出這些譏諷的話語之后,就覺得自己的臉有點發熱,她雖然對鄭鳴沒有任何的好感,但是這種這種猶如潑婦罵街的說話方式,卻很是讓她丟人。
    而她說出的東西,都是她當年偶爾在一本古籍上看到的神藥,別說見到過,她都沒有聽人說過。
    “你只要說出冰龍和鳳凰的所在,晚輩就一定將這些東西取來!”鄭鳴斬釘截鐵的說道。
    燕云焯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絲的譏諷,冰龍和鳳凰,哪里能夠尋得到,可是他看著鄭鳴那堅定無比的眼神,一時間譏諷的話語,又說不出來。
    “好了,師妹少說兩句。”素顏女子朝著燕云焯鄭重的說了一句之后,朝著傅玉清道:“你的情況,為師我也解決不了,現在你跟我去見一下金無神,看看他有什么好的辦法。”
    劍帝金無神,在大晉王朝之中,幾乎是神一般的存在,傅玉清看著自己師傅那平和之中帶著關心的眼神,一時間心頭生出了無數的念頭。
    “師尊,弟子自己的情況自己知道,就不用在麻煩金前輩了。”
    “傻孩子,為師已經約好了金無神,他不但修為通天,而且曾經游歷過諸國,說不定有辦法。”素顏女子說話間,手掌抓住傅玉清的手道:“走吧。”
    素顏女子的聲音雖然平和,但是卻有一種讓人難以抗拒的力量,傅玉清沒有在反對。
    鄭鳴看著超前走的傅玉清和素顏女子,哪里能夠放得下心,他當下就快速的跟了過去。
    “金無神可不是什么人都見得,你還是老老實實的留在家中等著吧!”燕云焯看到鄭鳴竟然跟了上來,冷聲的道。
    鄭鳴雖然很不爽燕云焯,但是為了傅玉清的傷勢,也沒有心思理會她,只是催動輕功跟上。
    燕云焯想要阻攔,那素顏女子淡淡的道:“他既然不放心,就讓他跟上來吧。”
    素顏女子的速度看似平緩,但是只是一刻鐘的功夫,就已經除了京城,鄭鳴雖然修為大進,但是他用盡全身的力量,也只不過是勉強跟上素顏女子的步伐。
    以至于到了最后,鄭鳴都生出了使用英雄牌的沖動。
    一座不大的山谷,一個看上去在普通不過的山洞,如果說這里還有什么讓人注意的,就是一柄長有七尺的劍。
    要不是見到金無神從山洞之中走出,鄭鳴絕對不會想到,作為大晉王朝第一人的金無神竟然住在這里。
    “金兄,我這個弟子,要麻煩金兄幫忙看一下。”素顏女子朝著金無神輕笑道。
    金無神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他輕輕點頭道:“些許小事,有什么麻煩不麻煩的。”
    說話間,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傅玉清的身上,那本來舒展開來的眉頭,瞬間皺了起來。
    “經脈受傷,不對,是經脈逆轉,化冰為火!”金無神的臉上帶著一絲驚詫的道:“心劍閣的冰心訣,授徒一向嚴謹,怎么會出這種事情?”
    素顏女子苦笑了一聲,并沒有答話,而金無神則將目光落在了跟在后面的鄭鳴和燕云焯的身上。
    他在鄭鳴的身上,停留的時間有點長,甚至在他看到鄭鳴的剎那,一股磅礴的劍意,從他的身上直沖而起。
    只不過這股劍意剛剛升起,就被金無神給壓了下去,他朝著鄭鳴仔細的大量了兩眼,然后又搖了搖頭。
    “清芬,你應該知道,這種化冰為火的情況,是無藥可救的。”金無神重新將目光落在那素顏女子身上道。
    素顏女子平和的臉上,此刻多出了一絲的悲容,她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期待的道:“真的不能救嗎?”
    “我是沒有辦法。”金無神搖了搖頭道:“這不是傷勢,而是壞了根本。”
    “別說是我,就算是其他一品強者,也沒有辦法救治,除非有一種比冰心訣高明百倍的力量,讓你這弟子能夠融合冰火,但是那種力量……”
    金無神說道此處,輕輕的搖了搖頭。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