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252 龍蛇起居之所

  司空紫符看著手中的資料,臉色變得越加的凝重,他將那用硬皮紙做成的書簡放下,目光落在了一個身材不高,但是眉目之中充斥著精明的男子身上。
    “所有人,都去跪著請罪了嗎?”
    精明男子點頭道:“是的陛下,魯家的魯抗開始,只要是活著的,參加劍狩的世家子弟,都到鄭鳴居住的地方去請罪了。”
    “哼,真是讓人失望,他們這些世家,也不嫌丟人。”司空紫符的手掌重重的排在桌子上,聲音中的怒氣,更是一絲都沒有掩飾。
    精明男子沒有說話,但是他的心中,卻充滿了對司空紫符的腹誹,作為王朝的國君,你司空紫符都對那個叫做鄭鳴的小子無可奈何,你讓其他人世家怎么做。
    世家的顏面,在很多的時候,是比什么都重要,但是在不少時候,這種顏面,卻又是一文錢不值。
    畢竟,那個鄭鳴不但有一個一品的師尊,他自己的飛刀之術,更是讓三品宗師吃了虧。
    嘖嘖,三品的宗師都擋不住他的飛刀,那些世家嫡系子弟不想死,又怎不去求饒。
    “你覺得,咱們該如何對待鄭鳴?”司空紫符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整個人平靜了下來。
    “陛下,老祖們答應了鄭鳴的事情,咱們該做還是要做,另外鄭家的家主鄭工玄既然已經封了伯爵,那么他們家族,也應該具有一份封地。”
    精明男子后面的話,讓司空紫符的神色變的越加的不好看。熟悉司空紫符的人。都會明白。這是作為陛下的司空紫符,隨時準備發怒的征兆。
    “而且,為了顯示陛下對鄭鳴的友善,您還要給他們鄭家,一個大大的封地。”
    對于精明男子好似沒有看到自己生氣,依舊說下去的樣子,司空紫符非常的不舒服,他嘿嘿冷笑一聲道:“按照你這么說。朕是不是要給他們一州之地?”
    一州之地,那絕對是一方諸侯。只要擁有一州之地,那就代表著一州之內的天材地寶,都能夠任憑人取舍。
    大晉王朝雖然幅員遼闊,但是司空家族能夠掌控的州,也只是不到三分之一而已。
    如果再給鄭鳴一州之地的話,那就等于在司空家族的身上,挖下一塊肉來。
    精明男子淡淡一笑道:“陛下英明。”
    這四個字,讓司空紫符有一種想要將精明男子直接給宰了的想法,英明個狗屁啊!
    不過這精明男子一直都是司空紫符的心腹。再加上司空紫符對此人的了解,剎那間一個念頭就沖破了他的憤怒。
    “你的意思。是驅虎吞狼?”
    精明男子朝著司空紫符一抱拳道:“陛下英明,小的的打算,就是驅虎吞狼!”
    司空紫符的手指,輕輕的在桌子上敲擊著,雖然司空家族在大晉王朝擁有皇權,但是整個大晉王朝一半以上的權力,并不在他們司空家族的手中。
    要讓鄭鳴這個災星一般的家伙來一個驅虎吞狼,好似也是不錯的選擇,但是他更知道,那些世家的人,也都不是好惹的。
    自己的計策,很容易讓人看透,到時候他的驅虎吞狼之策,很可能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驅虎吞狼不錯,但是你覺得王謝兩家的人,都是傻子嗎?”司空紫符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不滿。
    那精明男子一笑道:“陛下誤會了,屬下所說的驅虎吞狼,并不是將鄭鳴引到各大家族的地盤上,屬下的意思,是請陛下將定州分封給鄭鳴。”
    定州這兩個字,讓司空紫符的眼眸之中,生出了一絲的精光,他在愕然了剎那之后,就仰天大笑道:“好,好,好!好一個定州,我怎么沒有想到呢?”
    “相信將定州分封給鄭鳴,王謝家族那些老家伙,一個個一定喜不自勝。哈哈哈,好,我這就將這件事情向老祖回稟,希望姓鄭的小子,能夠忍得住才是啊!”
    那精明男子嘿嘿一笑道:“姓鄭的小子囂張跋扈,能夠忍得住的可能性很小。”
    “就算是他能夠忍得住,定州的風浪那么大,說不定什么時候,就能夠給陛下解決一個煩惱。”
    謝家,謝凌風作為家族年輕一代的佼佼者,未來的一品強者,在家族的事情上,擁有著巨大的發言權,當他看到司空紫符傳遞過來的指令時,也不由得為司空紫符的決定喝了一聲彩。
    定州,還真是一個好地方。
    按照謝凌風的記憶,這定州位于大晉王朝的西北,南北八千里,東西寬更是一萬二千里,山河起伏,氣象萬千,可以說是龍蛇起伏之地。
    雖然此地名義上歸大晉王朝所有,但是大晉王朝能夠影響的,也只是定州的三個府,而且就是這三個府,大晉王朝也難以收到一點的賦稅。
    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除了定州山高地遠之外,更因為定州之中龍蛇混雜,難以平息。
    將一個定州封給鄭鳴,這就是一個讓人難以挑出任何毛病的坑。甚至表面上,鄭鳴還要感謝他司空紫符龍恩浩蕩。
    就在謝凌風心中念頭翻滾的時候,一個侍女快速的跑了進來道:“公子,不好了,那位……那位傅小姐她……她吐血了,而且吐的很厲害。”
    謝凌風一下子從座位上站起來,整個人猶如鬼魅一般的來到那侍女的近前,一把將那侍女直接提起來道:“你說什么,再給我說一遍!”
    能夠在謝凌風身邊伺候的侍女,不但姿色過人,同樣也修煉了不錯的武技,但是此刻,這個已經有九品修為的女子,卻好似一個發抖的鵪鶉一般,難以動彈。
    “剛才傅小姐閉關的小院有響動,奴婢和秋月兩個人就走進去看看那位傅小姐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可是當婢女走進去的時候,就發現那位傅小姐倒在寶榻上吐血。”
    侍女說到此處,有點驚駭的道:“以奴婢的感覺,傅小姐的氣息,變得非常的微弱。”
    謝凌風一揮手,直接將那婢女扔在一邊,他本人好似一陣狂風,朝著傅玉清閉關的小院沖了過去。
    當謝凌風沖進那小院的時候,他發現傅玉清竟然站在小院內,這讓謝凌風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的喜色。
    就在他準備為自己的貿然闖入而向傅玉清賠禮的時候,卻發現傅玉清此時的臉色,竟然比紙還要白。
    除了臉色,更讓謝凌風感到吃驚的是,他的感應之中,現在的傅玉清身上,散發出來的,并不是以往那種磅礴血氣,而是一種暮氣。
    一種日落西山的暮氣,一種秋天黃葉的暮氣!
    “玉清小姐,您這是怎么了?”謝凌風看著傅玉清,聲音之中帶著顫抖的道。
    修為到了謝凌風的地步,除了他真正關心的事情,心智都已經達到了天塌不驚的地步。
    傅玉清朝著謝凌風笑了笑,淡淡的道:“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輪回過往,自有天命!”
    “多謝謝兄這些天的招待,只不過謝兄的招待之恩,以后玉清是沒有辦法回報了。”
    謝凌風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精光,他雖然難以看穿傅玉清現而今究竟是怎么了,但是他的感覺卻告訴他,此時傅玉清的情形真的很危險。
    要不然,像傅玉清這樣的人,也絕對是說不出猶如放棄一般的話語。
    他朝著傅玉清一笑道:“玉清,修煉上就算是出了問題,也是可以治療的,我這就去請我祖爺,我想以他的見識,一定能夠找到救玉清的辦法。”
    “經脈逆轉,化冰為火,玉清大限已到,謝兄就不要再去麻煩前輩啦。”傅玉清的神情,依舊顯得無比的淡然,她就好似說的不是自己的情況一般。
    謝凌風的眼睛瞪得很大,他自然清楚經脈逆轉代表著什么,作為武者,一旦經脈逆轉,那就代表著在修煉之中走火入魔。
    如果說在大宗門之中,走火入魔還有可能救治的話,那么化冰為火一句,對傅玉清而言,簡直就是死路一條。
    傅玉清修煉的,是心劍閣的冰心訣,此術講究的,是心若冰清,而一旦這冰心訣變成了火焰,那無形的火焰之力,就會將傅玉清整個人燒成灰燼。
    怎么會是這樣,以傅玉清的修為,她這冰心訣的修煉,怎么會經脈逆轉,怎么會化冰為火。
    “玉清,這說不定,就是你的猜想,你先等一下,我去請老祖。”不愿意繼續想下去的謝凌風,說話間,整個人化作一陣的狂風,朝外沖了出去。
    傅玉清并沒有在阻攔,她的目光,重新落在了小小的院落中,此時這花園內,依舊是百花盛開,嬌艷欲滴的花朵,好似在展現著它能夠留在世間的最好一面。
    緊緊的盯著一朵紅艷艷的花朵,傅玉清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歡愉之色。雖然這一次,她的修為可以說盡損,壽命更會隨時失去,但是卻讓她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生有涯,有一知己,不枉今生!
    ps: 今日第一更,認真更新的好少年求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