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249 生滅枯榮身

  三品高手,匯聚天地之勢,一擊之下,當是天地驚變之勢。不但木家的武者,就是在遠處觀戰的各方武者,此時一個個都瞪大眼眸朝著木家三祖看了過去。
    謝凌風的眼眸中,充斥著一絲的期待和羨慕。他期待的,自然是木家三祖騰空一擊,將鄭鳴斬殺當場。
    而他羨慕的,則是那匯聚在木家三祖身上的威勢,從四品到三品,聽上去只有一品只差,但是這其中的差距,卻是天地之別。
    這也是為什么,三品可以被稱為宗師,而四品只是武者。
    總有一日,自己也要突破三品,舉手投足之間,更要隱含這種威勢沖天的天地之威。
    “三哥,停下!”猶如雷霆的聲音,這一刻在木家上空響起,喊出這句話的,是木家那個身材高大的老者。
    雖然他同樣用一種憤怒的目光看著鄭鳴,但是從他的眼神之中可以看出,這位木家的強者,并沒有被憤怒沖昏了頭腦。
    那已經要揮出自己一擊的木家三祖,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之中,他的眼神之中,充斥著憤怒。
    “去!”木家三祖的拳,重重的朝著十丈外的假山轟去。伴隨著這拳頭轟出,就見一個半丈大小的青色手掌,挾著雷霆萬鈞之勢,重重的擊落在那占地足有半畝的假山上。
    無聲無息之中,假山化成了一片碎粉。
    這般的威勢,讓四周本來氣勢有些低落的木家子弟,一個個都振奮了精神。
    不少人這一刻,更是用一種挑釁的目光看著鄭鳴,那意思很明顯,就是在告訴鄭鳴,如果這一掌不是落在山石上,而是落在你鄭鳴的身上,你就是死路一條。
    鄭鳴看著那假山,心中也帶著震撼。但是他更多的,是信心。是對手中飛刀的信心。
    在修為上,李尋歡賦予鄭鳴的修為,比不過這位木家的三祖,但是例不虛發的飛刀,鄭鳴卻有取這位木家三祖命的信心。
    所以,面對這種挑釁,他只是淡淡的站在哪里。
    高大的老者看著一臉不服氣的木家三祖。臉色變幻之間,朝著鄭鳴冷聲的道:“你的飛刀,果然很不凡,這一場,我們木家輸了,我三哥答應你的條件,我木家一定遵守。”
    “但是這個場子,我木家以后一定要找回來。”
    高大老者的話聽在謝凌風的耳中,讓謝凌風不由得暗罵這木家的家主狡猾。
    木金成已經死了。而他們木家的人又不敢誅殺鄭鳴,更何況鄭鳴那猶如神來一刀的飛刀,更讓他們畏懼。
    所以。以遵守木家三祖許下的諾言,讓鄭鳴這個喪門星離開。幾乎是木家最好的選擇。
    而且,這樣一來還顯的木家誠實守信,一言九鼎。可以說,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鄭鳴同樣明白這位木家家主的想法,他的心中,此刻卻是非常的不爽。
    李尋歡的英雄牌,他才用了五分鐘,要是就這樣離去的話,那實在是有點浪費。
    但是這木家家主的話。卻又讓他一時間有點找不到反駁的理由,在沉吟了剎那之后。鄭鳴陡然騰空而起,手中的誅龍刃再次揮出。
    “再接我一刀!”
    鄭鳴的話音剛落,那誅龍刃就朝著木家三祖飛射而去。本來已經對鄭鳴充滿了一肚子氣的木家三祖,看著鄭鳴打來的飛刀,當下沉喝一聲,手指連彈三次,三道青色的指芒,帶著呼嘯之氣,朝著鄭鳴的飛刀迎了過去。
    這指芒,每一道都有破山裂石之力,剎那間,就已經沖到了鄭鳴的飛刀近前。
    刀光和指芒,在虛空之中交匯,而那飛向了木家三祖的飛刀,在這碰撞的剎那,好似改變了方向。
    木家三祖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笑意,剛才,他沒有攔住鄭鳴的飛刀,讓木金成死于鄭鳴的飛刀之下,這對于他而言,可以說是丟盡了顏面。
    當然,找回顏面的最好手段,自然是將鄭鳴直接斬殺,但是鄭鳴身后的神秘一品雄霸,絕對不是他木家可以招惹的起的。
    他雖然是三品武者,但是王家四個三品宗師,在雄霸的手中猶如土崩瓦狗一般的死去。
    這個教訓,他不得不吸取,所以他心中對于鄭鳴的恨意雖然一如潮水,但是也只有忍耐。
    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鄭鳴此人竟然如此的不知進退,自己已經讓他離去,他竟然還對自己出飛刀。
    現在自己接下了他的飛刀,也算是自己挽回一些顏面。
    可是,當木家三祖凝眸朝著鄭鳴誅龍刃所落的位置看去的剎那,他的臉色頓時變的難看。
    因為,那柄看似被他指風擋下的誅龍刃,竟然再次插入了木金成的太陽穴之中。
    這病誅龍刃,和上一次插入到木金成頭上的誅龍刃,就好似兩個對稱至極的簪子,一左一右的插在木金成的頭頂。
    甚至,以木家三祖的眼力,他還能夠看到,兩次出手的飛刀,在插入木金成太陽穴時的深度,都是一樣的。
    如果這飛刀落在木金成身上其他的地方,木家三祖都可以說是巧合,但是現在,這般般配的情形,木家三祖的面皮就算是再厚,也說不出巧合兩個字。
    鄭鳴分明就是在利用這種方式告訴他,他護不住木金成,他更不是一時的失手。
    這對于木家三祖顏面的打擊,可不是一點半點。
    瞪大眼眸的木家三祖,在這一刻有一種想要將鄭鳴給撕了的想法。
    “好好好,鄭鳴,我不得不說,我剛才還是小看你了,你再出一刀,如果這一次,你還能夠刺在金成的身上,我木玉森以后見到你,就行弟子之禮。”
    木家三祖木玉森已經出離了憤怒,他手指著鄭鳴,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咆哮的味道。
    木家的家主皺了一下眉頭,卻沒有阻攔,他心中很清楚,木玉森沒有將木金成救下,就已經丟了顏面。現在鄭鳴二次用飛刀之術在他的臉上狠狠的來了一巴掌,如果木金成現在再退縮的話,那么木金成將會成為大晉王朝的笑柄。
    一個三品高手的尊嚴嗎,已經不容許他在退縮。
    更何況,木玉森乃是木家僅有的三個宗師級高手之一,他的顏面,代表的同樣是木家的顏面。
    鄭鳴點了點頭道:“很好,那你就準備給我行弟子之禮吧!”
    “鄭鳴,大言不慚,就憑你也配讓我加三祖行弟子之禮,你那飛刀,要是你能夠傷到木金成的身體,我就姓你的姓。”
    說話的,是一個木家雄壯的漢子,他看向鄭鳴的眼眸,都充斥著火焰。
    這漢子的話,可以說說出了不少木家人的心聲,他們因為鄭鳴身后的靠山,不敢對鄭鳴怎么樣,但是現在鄭鳴在他們木家殺人的情形,卻讓他們憤怒不已。
    特別是,鄭鳴對于木玉森的在此羞辱。
    鄭鳴沒有理會這些吵嚷的人,他將木玉森的怒氣挑起,實際上就已經達到了他的目的。
    小李飛刀還有十五分鐘,自然不能給浪費,用這張英雄牌給自己弄到更多的聲望值,對鄭鳴而言,才是現而今最重要的事情。
    而就在鄭鳴手中再次出現了一柄誅龍刃的時候,木家三祖陡然朝著木金成的方向跨出了一步。
    這一步,看上去無比的簡單,但是隨著木玉森這一步的跨出,一股淡青色的光芒,開始從木玉森的身上溢出。這淡青色的光芒開始的時候,只有薄薄的一層,但是隨著四周天地精氣的匯聚,也就是一會功夫,這些青氣,就化成了一層足足有半丈方圓的青色護罩。
    青色的護罩,不但將木玉森整個人籠罩在了中間,更將已經死了的木金成籠罩在了中間。
    “生滅枯榮身,這是木家的生滅枯榮身!”一個看熱鬧的武者,聲音中充斥著敬畏的喊道。
    謝凌風對于生滅枯榮身也聽說過,這種生滅枯榮身,乃是木家祖傳功法枯榮訣修煉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夠修煉的一種功法。
    傳說之中,這種功夫一經施展,就是寶刃神兵,也難以破開生滅枯榮身的防御。
    要說,作為三品的宗師,木玉森對戰鄭鳴,根本就用不著這種以防御為主的功法。現在,木玉森將這種功法施展出來,其實就有一種耍賴的感覺。
    但是,誰也提不出異議來,因為兩者哎對戰之前,并沒有說不可以施展生滅枯榮身。
    木家家族的眉頭皺了一下,很顯然,他皺眉頭,并不是因為鄭鳴,他之所以皺眉頭,是因為木玉森竟然將這種他們木家壓箱底的功法施展了出來。
    不過,既然已經施展,他就算是再皺眉也沒有用處,但是他對于木玉森這次能夠戰勝的信念,卻是憑空更添了十成。
    鄭鳴的飛刀之術是夠刁鉆,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手段,都是花架子。
    就算是你的飛刀厲害無比,你能夠穿破一個銅墻鐵壁嗎?
    鄭鳴感受著那依舊吸納著天地精氣,已經變的越來越濃厚的罡氣,神色也越加的凝重。
    他的意識,這一刻已經和李尋歡的意識合二為一,但是面對這種情況下,他也忍不住開始皺眉。
    例不虛發的小李飛刀,能夠破得了這猶如銅墻鐵壁一般的生滅枯榮身嗎?
    PS: 今日第二更,多謝各位兄弟對貓的支持,貓在這里拜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