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249 小李飛刀

  誅龍刃在月光下,顯得越加的清冷,鄭鳴的手指,輕輕的夾著誅龍刃的柄,顯得有些隨意。
    而那將自己的意識籠罩在整個小院的木家三祖,臉上卻露出了一絲不屑的笑容。
    飛刀之術,在大晉王朝之中,修行的人并不是太少。其中甚至有人將飛刀之術,修煉到了一刀殺三人的地步。
    但是,這飛刀之術,在宗師級別的人眼中,卻是不登大雅之堂。
    不但三品以上的武技之中,沒有飛刀這一項,就是一些將飛刀修煉的出神入化的人,其本身在對待飛刀這門手段的時候,也是慢慢的舍棄。
    因為,飛刀之術越是往后走,越是一條絕路,他們要想出人頭地,只有更換門庭。
    鄭鳴手中的的誅龍刃賣相雖然不錯,但是又如何能夠放在木家三祖這位宗師級別強者的眼中。
    甚至在他的眼中,鄭鳴就是黔驢技窮,就是要以這一擊,給他這種莽撞的行為來一個收場。
    和木家三祖的成竹在胸相比,木金成這一刻的眼中,卻帶著一絲的失望。他本以為,鄭鳴會沖入小院,來對自己動手,那樣的話,三祖就有借口,將這個家伙打傷。
    在場的木家眾人之中,對鄭鳴敵意最大的,就是木金成,他可以說恨不得鄭鳴現在就死。
    但是鄭鳴身后的一品強者,注定木家不敢真的要鄭鳴的性命,所以他的心中,就希望鄭鳴此次能夠有一個大的教訓。這樣的話。自己也出一口氣。
    飛刀。還真是會算計,扔出一刀,然后就算是將自己說出的大話給完成了。
    就在木金成憤怒的用拳頭砸了一下身邊大樹的時候,他的耳中響起了木家三祖的聲音:“不要懊惱,這飛刀,還不知道會傷在誰身上。”
    木金成的眼中,頓時露出了驚喜的光芒,他這一刻。幾乎可以百分之百的確定,自己家三祖,已經有了收拾鄭鳴的想法。
    用自己的飛刀傷了自己,這還真是一個夠可笑的事情啊。
    謝凌風雖然站在遠處,但是里面的情形,他依舊能夠看的清清楚楚。他本以為,鄭鳴對木金成的出手,不是那猶如仙飛天外的一劍,就是他師尊雄霸威霸無比的武技。
    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拿出了飛刀。
    這是再逗人玩。還是什么意思。從他了解的關于鄭鳴的消息之中,鄭鳴是會用飛刀。
    但是鄭鳴的飛刀真的很一般。甚至這飛刀之術,也沒有給鄭鳴創下什么威名。
    “知道事不可為,用這種法子來退卻,倒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但是就不知道木家那老頭,是不是會讓他如此輕松的退下。”說話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壯年男子,一身鐵血氣息,讓人不由心生畏懼。
    而在這男子說話的時候,一個手持折扇的中年男子瀟灑的道:“他這也是自作聰明。雖然木家絕對不會上了他的性命,但是木家也絕對不會容許他這樣大搖大擺的離去。”
    “作為一個世家,木家不能給讓自己的顏面丟盡。”
    能夠來此的人,都是大晉王朝各大家族中的強者,他們的議論,讓謝凌風不斷的點頭。
    謝凌風特別同意手持折扇男子的話語,這位三品家族洪家家主的弟弟,不但武技達到了四品,眼力更是超人一等。
    從謝凌風的心中,他很希望這位木家的三祖出手能夠狠一點,這樣讓鄭鳴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受到的教訓能夠更厲害一些。
    但是他更知道,這不可能,木家的三祖,一定會把握好這個度。
    鄭鳴催動了自己心頭李尋歡的英雄牌,在沒有催動李尋歡英雄牌的時候,鄭鳴雖然無比的平靜,雖然催動了道心種魔**,但是他依舊找不到木家三祖的絲毫破綻。
    他甚至能夠算到,自己的飛刀只要發出,那木家三祖都能夠輕松無比的接下。
    但是,當他催動李尋歡英雄牌的剎那,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從自己指尖的誅龍刃上傳了過來。
    這種感覺,躍躍欲試,是人刀如一,是強大的自信,是一種古怪,卻充滿了歡悅的感覺。
    那冰冷的誅龍刃,在這一刻,更好似活過來了一般。
    站在大樹上的木家三祖,眼眸中閃過了一絲不敢相信的神色,雖然站在他面前的年輕人,并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他卻有一種冰寒從心頭升起。
    多少年了,自從跨過了三品的坎,成為了一個真正的宗師級高手之后,他不記得自己有多少年沒有遇到過這種感覺。
    如果這種感覺的來源,是一個一品高手,他絕對不會有任何的意外。甚至這種感覺的來源,是一個和自己同等的宗師,他也能夠接受。
    可是,這種來源,竟然是一個被自己當成了玩笑來對待的少年。他有一種這不可能的感覺,但是偏偏,這種感覺,就來源于少年的身上。
    不,應該說是少年手中的刀!
    飛刀,最多也就是**品寶刃的飛刀,在他的眼中,應該是不屑一顧的飛刀。
    可是,現在這種他從來都不放在眼中的飛刀,竟然給了他這種只有死亡才能夠帶來的威脅,這讓他意外無比。同時他的心中,也變的更加的謹慎。
    他本來只是淡青色的手掌,這一刻變成了枯黃色。所有知道木家功法的人,都知道這種變化,實際上已經將功力提升了一倍以上。
    而那作為木家族長的高大老者,也深深的皺起了眉頭。他同樣感到了從飛刀上流露出來的殺機。
    雖然這種殺機不是針對他,但是他同樣感到了威脅。
    眨眼間,所有的人,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那誅龍刃上,自信滿滿的木金成,這一刻就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
    他雖然對于木家的三祖充滿了信心,可是鄭鳴突然的變化,摧毀了他所有的自信。
    也就在他顫抖的朝著木家三祖靠過去的時候,鄭鳴手中的飛刀,陡然揮出。
    這飛刀,快如驚虹,朝著木金成直射了過去,而就在飛刀揮出的剎那,木家三祖的身軀,朝著那飛刀直接迎了過去。
    飛刀如電,但是木家三祖的速度更快,更讓人意料不到的是,木家三祖并沒有用手去接飛刀,更沒有去阻攔飛刀,而是揮出了自己的手臂迎向飛刀。
    只要飛刀刺入木家三祖的手臂,那飛刀就算是變幻萬千,最終也翻不起任何大的波浪。
    木家的功法,可是有刀入不傷只說。
    飛刀在和木家三祖的手臂接觸的剎那,不少木家的子弟的臉上,都露出了笑容。特別是木金成,他的神色中,更是生出了巨大的輕松。
    這一次,還真是被這小子的飛刀給嚇住了,不過三祖接下了這飛刀,等一下倒霉的,就該是鄭鳴了。
    讓自己的飛刀給傷了,這絕對是天底下最好笑的事情之一。就在一絲笑容出現在木金成臉上的剎那,他的心底陡然傳來了一股寒氣。
    這寒氣,讓他心驚不已,可是他根本就來不及想到發生了什么事情,就覺得自己的腦袋一黑,然后整個人,就直接倒在倫敦地上。
    死了,木金成死了,一柄飛刀,從他的太陽穴位置插入,一刀斃命!
    木家三祖猶如狂風一般的來到木金成的身旁,他那發青的臉,此時已經變成了鐵青,一雙眼眸,在這一刻,更是充斥著狂暴的殺機。
    作為一個宗師級別的存在,他在大晉王朝,也是金字塔最頂端的一些人,他的顏面很重要。
    可是這一次,在他充滿了自信的保護下,自己家族的晚輩,被人一飛刀誅殺,這就等于一個重重的耳光,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臉上。
    不知道有多少年,他沒有這樣的丟過臉,現在,這種丟臉的事情,卻再次發生在了他的身上,這讓他如何能夠接受的了。
    “你……你該死!”木家三祖手指著鄭鳴,厲聲的喝到。
    木家三祖的聲音,讓那些本來都沉寂在真經中的人,一下子驚醒了過來。
    他們大都用一種不敢相信的眼神看著鄭鳴,一個三品宗師的出手,竟然沒有阻攔住鄭鳴。
    那飛刀,應該已經被阻攔下來的飛刀,竟然詭異無比的被阻攔住,這怎么可能?
    可是,在所有人的眼中,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確確實實的發生了,木金成,剛剛還好好的活著的木金成,現在已經躺在了地上。
    死了一個木金成,雖然讓木家少了一個嫡系的子弟,但是卻不會給木家造成什么大的傷害,但是木家三祖的名聲,卻被重重的踩在腳下。
    以后,整個京城會如何看木家,更是讓木家的眾人心底發寒。
    謝凌風此時,就覺得自己的后背在發汗,這是冷汗,這是因為那一刀而生出的恐懼的冷汗。
    木家三祖沒有接下的一刀,自己能夠接得下嗎?應該能,雖然自己沒有木家三祖護法,但是木金成那個笨蛋,又怎么能夠比得上自己。
    更何況,自己已經達到了第四品,真氣匯聚,在體外凝結成罡,就算是寶刃也難以傷害自己。
    這種想法,讓謝凌風找回了一絲的自信的,但是那出神入化的一刀,卻深深地印在他的心中。
    為什么,這明明已經要沒入木家三祖手臂的飛刀,會在最不可能出現意外的時候轉動,然后刺入了木金成的脖頸。
    從小院之中飛身而起的木家三祖,就好似一只盤旋的蒼鷹,朝著鄭鳴直沖而來。
    森森的殺機,瞬間籠罩了十丈的空間,而鄭鳴的手中,這一刻再次多了一柄誅龍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