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248 飛刀再見飛刀

  一道道目光,緊緊的盯著鄭鳴,和這些目光相伴的,是一股股凌厲無比的殺機。
    在這殺機的籠罩下,鄭鳴的神色很平靜,他雖然沒有雄霸的英雄牌,但是他的手中,有李尋歡和秦夢瑤。
    只要催動這兩張英雄牌,從木家沖出去,應該沒有什么大的問題。更何況從木家現在的情況來看,木家并不準備為難自己。
    “鄭鳴,你來我們木家不是為了殺我嗎?哈哈哈,來啊,來殺我啊,我就站在你面前,哈哈哈!”木金成感受著四面八方匯聚的燈火,臉上的神色變得越加的瘋狂。
    他前些日子,已經被鄭鳴嚇破了膽,而司空龍象等人的死,更讓他焦躁不安。
    他不但怕鄭鳴來刺殺自己,更怕家族頂不住鄭鳴的壓力,將自己給交出去。
    現在鄭鳴來了,而且被自己家的武者被包圍了起來,他心中的怨氣,這一刻可算是發泄了出去。
    “住口!”一個威嚴的聲音下,走出了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這老者身材高大,整個人就好似一棵大樹,聳立在天地之間。
    “鄭小友,你潛入我木家,就是對我們整個鄭家的挑釁,不過我們家看在雄霸先生的面上,不為難你這個晚輩,你只要到我們祖先堂磕一個頭,然后發誓結束這次恩怨,我們可以讓你現在離去。”
    磕頭賠禮,然后發誓,這個條件只要是鄭鳴一答應,那么鄭鳴所有的聲望,都將不復存在。
    而且,鄭鳴恐怕立即就會成為整個大晉王朝的笑柄,其他的尋仇,更是無從談起。
    看著那身材高大的老者,鄭鳴淡淡的道:“如果我不呢?”
    “你要是不答應,那我們只能將你抓住,送與國君處理。”高大老者傲然一笑道。
    木金成緊緊的咬著牙齒。他其實最想的,還是將鄭鳴給直接干掉。這樣一了百了。
    但是家主的意思,他反對不了,也難以反對,所以他只能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嘴唇,惡狠狠的看著鄭鳴。
    同時,他的心中也存在著一絲的嫉妒,那就是為什么自己的身后。沒有一個一品高手的靠山。
    鄭鳴看著一副吃定了自己模樣的高大老者,又朝著那處在大樹上的干瘦老者瞟了一眼。
    一股豪氣,從他的心底升騰而起,他朝著那四周的眾人掃視了一下道:“這次我不但要離開木家,而且還要取了木金成的性命。”
    鄭鳴的話,只有兩句,但是這兩句話聽在木家的眾人耳中,卻讓他們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鄭鳴是不是瘋了。
    他要是不瘋。怎么會說出如此不靠譜的話來。
    在這重重包圍下,他不但要沖出去,而且還要將木金成給宰了。這怎么可能?他以為他是誰啊!
    木家那身材高大的老者。在驚訝的剎那,就仰天大笑道:“年輕人。話不要說的太滿,那樣就收不回來了。”
    而另外一個站在大樹上的老者,則陰測測的道:“今日只要你能夠殺了木金成,我木家以后就任由你出入。”
    說話間,老者的身軀一動,雖然這一動很是微弱,但是給鄭鳴的感覺卻是,這老者的身高一下子提升了一尺多高。
    當然,這并不是最重要的。鄭鳴的道心種魔大法在這一刻感到,整個小院之中的氣機。已經完全被這老者所籠罩。
    三品宗師!
    這是一個溝通了天地,形成了精神念力的三品宗師。木家是四品世家,三品宗師,乃是他們最重要的戰力。
    雖然,在利用雄霸英雄牌的時候,鄭鳴揮手之間,就用三分歸元氣誅殺了王家四個三品的宗師。
    但是現在,他獨自面對三品宗師的時候,卻感到了三品宗師的可怕。在這三品宗師的氣機之下,鄭鳴覺得自己竟然有一種不戰而敗的感覺。
    戰,戰,戰!
    心中的堅韌,讓鄭鳴的戰意再次燃燒,但是和剛才相比,鄭鳴的戰意一下子減弱了三成。
    三成的戰意,就是三成的戰斗力。這還是鄭鳴,要是普通的八品武者,恐怕連動手的心思都沒有。
    “鄭鳴,我祖爺已經說了,你只要能夠殺了我,我們木家你隨便走。”木金成以一種貓戲老鼠的口氣道:“來啊,來殺我啊,我這大好頭顱,就等著你來去走呢?”
    “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有這種本事!”
    木金成用手在自己的頭上拍了拍,眼眸中的挑釁之意更多了九分,而那些圍過來的木家高手,大多也哈哈大笑了起來。
    他們對于鄭鳴,都存著怨氣。雖然鄭鳴針對的是木金成,但是他們都覺得鄭鳴損了他們家的威勢。
    所以,現而今看著木金成戲弄鄭鳴,他們覺得很是爽利。
    而就在木金成拍著自己的頭顱時,整個京城,都已經得到了消息,當司空紫符聽到鄭鳴偷入木家,竟然被木家圍困的消息之后,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陛下,那木家要是對鄭鳴下殺手的話,那事情恐怕就難以收場啊?”一個伺候在司空紫符身邊的老太監,輕聲的說道。
    司空紫符一笑道:“沒事的,木家的人又不傻,一定會把握住這其中的度。”
    “他們頂多給鄭鳴一些教訓,殺鄭鳴,他們還沒有這個膽量。這樣也好,讓那個膽大包天的小子受到一些教訓也要,也讓他知道知道,在這京城之中,他還沒有橫行無忌的資格。”
    一個瘦削的男子,從遠處快速的跑來,將一個紙片,快速的交給了老太監。
    老太監沒有看,而是恭敬的將那紙片遞給了司空紫符。
    司空紫符翻開紙片,臉上露出了一絲譏諷的冷笑:“不自量力,這鄭鳴實在是不自量力。”
    看到司空紫符如此感慨,老太監好奇的道:“陛下,那鄭鳴怎么了?”
    司空紫符將自己手中的紙片朝著老太監一扔道:“那鄭鳴到了這個時候,還在嘴硬,還說要殺木金成,真是不知道進退。”
    “現在木家三祖已經放出了話,說鄭鳴只要在他的面前擊殺了木金成,就讓他任意出入木家。”
    老太監接過紙片掃了兩眼,眼眸就瞇了起來,他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感嘆的道:“這個鄭鳴,真是不知進退,木家三祖可都是宗師級的人物,就憑他鄭鳴,怎么可能在一個宗師面前,誅殺木金成。”
    “真不知道,他哪里來的好運氣,拜得一個一品強者作為師尊。”
    司空紫符朝著四周掃了兩眼,淡淡的道:“吩咐下去,讓人繼續關注,如果鄭鳴沒有性命危險,咱們就不要理會。”
    “屬下遵命。”老太監恭敬的答道。
    謝凌風接到消息的時間,并不比司空紫符晚,就憑這一點,就說明王謝兩家的實力,并不比作為皇室的司空家族差多少。
    對于鄭鳴,謝凌風可以說充斥著一肚子的氣,他表弟死在鄭鳴的手中,自己親自去講情,鄭鳴更是一旦面子都沒有給。
    要不是鄭鳴身后的那個人,實在是太難以招惹,謝凌風就有一種想要將鄭鳴千刀萬剮的念頭。
    “哈哈哈,狂,我讓你狂,這一次碰到石頭上了吧,在木家三祖面前說殺人家的子孫,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物。”
    說話間,謝凌風就從盤做的玉榻上站起,他整個人化作一片幻影,朝著木家的方向沖了過去。
    雖然他不會出手,但是讓鄭鳴吃癟的好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他要好好的看一下,那個不給他顏面的小子,會丟臉到什么程度。
    王家、薛家等等家族,也都派出了各自的得力人手來到木府,他們的目的和謝凌風一樣,都是要看一看鄭鳴吃虧的樣子。
    鄭鳴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木金成,但是他道心種魔大法形成的精神力,卻難以鎖定木金成。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那好似枯木一般的三品宗師。
    天外飛仙,不行,自己恐怕還沒有進入那小院,就要被那三品宗師阻攔,如果自己的天外飛仙達到了葉孤城的地步,說不定能夠一舉成功。
    可是,鄭鳴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己的天外飛仙,也只是葉孤城的十分之一。
    快劍之術,更不行。自己的快劍真意雖然有些進步,但是依舊難以攻破那三品宗師的防御。
    至于其他的手段,也一一被鄭鳴否決。
    看來,只有運用英雄牌,究竟是運用秦夢瑤還是李尋歡,鄭鳴不由有點猶豫。
    要說武技的高低,鄭鳴覺得秦夢瑤應該在李尋歡之上,但是秦夢瑤是一個女子,自己要是使用她的英雄牌,會不會讓自己當著如此多的人,顯得女里女氣。
    而李尋歡,他能不能做到例不虛發呢?
    “哈哈哈,鄭鳴,你不是要我的人頭嗎?怎么不吭聲了,要是沒有那個本事,就立即給我滾出我們木家,以后永遠不要進來!”
    木金成看著小院外的鄭鳴,意氣風發的道:“沒有那個本事,就不要吹大氣,省的風大閃了舌頭。”
    就在木金成說的高興的時候,鄭鳴一拍自己身上的鹿皮囊,將當年傅玉清鍛造的誅龍刃取出了一柄。
    這誅龍刃每一柄都鋒利無比,掄起質量,比之鄭鳴手中的青電劍絲毫不差。
    只是這些時間來,鄭鳴的飛刀之術,并沒有太大的進步,所以那些誅龍刃,也就沒有什么用處。
    而這一次,鄭鳴取出了誅龍刃,同樣代表著他已經下定了決心。
    PS: 三更萬字,大年初一,祝所有老大新年行大運,萬事如意,心想事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