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9-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9-29)      完本感言(09-29)     

隨身英雄殺247 井中月

  木府最高的觀望樓上,兩個身材雄壯的男子,正在低聲的交談著,其中個頭比較低的男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自豪的道:“五百青木衛,別說是人,就是個鳥,他也沖不入咱們木府。”
    那個頭較高的男子沉聲的道:“木青,小心為上,那小子可是精通刺殺之術。”
    “哼,精通又怎樣,他還不是沉著各家沒有防備,這才鉆了空子,現在各家都對他有了防范,他再想殺人,我看比登天容易不了多少。”
    木青的臉有些粗獷,他聲音之中帶著一絲不甘的道:“一個走了狗屎運的小輩,竟然逼的咱們木家將全部的力量放在防守上,實在是可惱啊!”
    “要不是……,青爺我就將他的腦袋擰下來當球踢。”
    雖然木青的聲音不是太高,但是他聲音之中隱含的殺機,卻讓四周升起了滾滾的寒氣。
    而木青眼眸之中閃過的一絲青芒,則更讓人心底發虛。
    那高個的漢子急忙道:“木青,這件事情,族長和大長老都已經有了決定,那小子要是來到咱們木家,將他趕走就是,萬萬不可和他發生別的沖突。”
    “王家的下場,你別忘了!”
    木青哼了一聲,一拳打在了自己不遠處的石桌上,還沒有等他的拳頭挨住那石桌,滾滾青色的勁氣,就直接將那用黑石做成的石桌化成了碎粉。
    真氣,這青色的勁氣,是比內氣要強上十倍的真氣。
    “難道咱們堂堂木家,就讓這種走了狗屎運的小輩在頭上拉屎。”那木青說道此處,恨恨的道:“咱們木家能夠給那小輩和解,就已經夠給他面子了。他竟然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不依不饒。”
    “哼哼,我倒要看看,他那個師傅。能夠庇護他多久。”
    高個男子搖了搖頭,沒有在說話。雖然他一直在勸木青。但是更多的是不愿意讓木青違背家族的決定。
    要說對于那個叫做鄭鳴的幸運小輩,他還真沒有怎么放在眼中。能夠闖過萬劍塔第十層又怎樣,還不是一個八品的小輩而已嗎。他們可是突破了真氣,進入了六品的人。
    像他們這種六品強者,在百萬軍中,可以殺個三進三出不說,更是可以獨掌一軍,威勢無匹。
    本來。為家族守夜這種事情,根本就用不到他們這種高手,木家也是迫于鄭鳴的追殺,這才讓他們兩個負責整個府上的安全防御。
    “不管他那師傅能夠庇護他多久,咱們都不要太得罪他。”高個男子說到此處,再次叮囑道:“如果發現他進入咱們木家,老祖的意思是將他驅趕走。”
    “就算是動手,也只能輕傷他,絕對不能重傷他。”
    木青哼了一聲道:“奶奶的,爺爺這么長時間。還沒有如此窩囊過呢!”
    高個男子的心中,其實也感到挺窩囊,但是沒有辦法。這命令是他們老祖下的。
    而且所有家中有參加劍狩子弟的世家,都下了這種命令,可以將鄭鳴驅逐,但是不能給傷他。
    這原因,自然是鄭鳴的身后有雄霸這個他們都不愿意招惹的靠山。當然,他們并沒有將鄭鳴的威脅看在眼中。
    趙甲成等人的死,是因為各大家族都沒有防備,現在,他們都將參加了劍狩的子弟安置在家族之中最安全的地方。他們不相信鄭鳴還能夠殺人。
    鄭鳴此刻,正在木府的百丈之外。那將木府四周照的猶如明日一般的火焰,讓鄭鳴有點皺眉。
    雖然他的潛行功夫很不錯。但是道心種魔*的感應,卻讓他有一種自己難以進入木府的感覺。
    木府的四周,防御實在是太過森嚴。
    要是能夠將自己十丈之內的情況,都絲毫不差的落在自己心中,說不定自己還有機會進入木府。
    但是,鄭鳴的道心種魔*雖然變化萬千,但是感應到的,也大多是對手的氣機。
    月在天上,皎潔的月光,給鄭鳴今日的行動,又增添了不小的難度。
    看著天上的圓月,鄭鳴的心頭陡然閃過了一個念頭,當年看小說的時候,寇仲和徐子陵兩個人可以憑借著井中月,來感應四周的變化。
    自己修煉的雖然不是長生訣,但是道心種魔*和長生訣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這個念頭已出現,鄭鳴就控制著自己的心神,讓自己進入井中月的境界,伴隨著這念頭的控制,鄭鳴覺得自己好似變成了一口井。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鄭鳴就覺得四周五丈之內的變化,統統落入了自己的心頭。他發現在自己十丈范圍內的地下,有四五個九品的武者潛伏在半丈深的地道內。
    如果不是井中月的狀態,讓自己發現了這地道,說不定自己剛剛潛身過去,就要被這些潛伏的人給發現。
    無數的念頭閃動之間,鄭鳴已經有了決定,當那一絲烏云將太陽給遮擋住的剎那,鄭鳴的身體,就好似一道輕煙,快速的朝著木府沖了過去。
    而就在這一刻,一聲貓叫響起,這貓叫吸引了不少衛士的注意力,讓鄭鳴的行動,變的更加的容易。
    雖然木府外守衛森嚴,但是木府之中的守衛,就沒有那么嚴謹。鄭鳴從孟星魂那里得到的刺客之法配合井中月的感覺,讓鄭鳴無聲無息的潛入到了木家的中心之處。
    木金成,在劍狩之會中,這個人表現的雖然不是特別的出眾,卻也沒有死在鄭鳴的反狩之中。
    不過對于這個木金成,鄭鳴的心頭,卻存在著一絲的怒氣,因為通過鄭鳴的調查,打斷了鄭亨腿的人之中,就有這個木金成。
    “聽說三少爺今天一下子叫了四個侍女回去陪他睡覺,嘖嘖,看來這是要折騰到天亮啊!”一個手拿著燈籠的青衣小廝,話語中帶著一絲羨慕的道。
    而他身邊另外一個小廝,神色卻有點僵硬,就聽他話語中沒有好氣的道:“三少爺今晚不敢睡覺,自然要想辦法讓時間過的快一點。”
    “你呀,就不要在想著你的秋甜了,她能夠被三少爺叫到房里,是她的福氣,你也不看看,她剛才過去的樣子,是多精神。”那第一個說話的青衣小廝,笑嘻嘻的說道。
    被勸的青衣小廝,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的怒氣,但是他清楚自己的身份,哪里有發怒的資格,最終只能夠咬了咬牙齒,然后恨恨的朝著一個方向看了一眼。
    鄭鳴雖然不知道青衣小廝此時的心頭所想,但是那一眼卻讓他可以肯定,自己要殺的人,就在那個院落之中。
    飛躍之間,鄭鳴就已經來到了一座小院。此時和外面的安寧相比,這小院顯得有些亂糟糟的。
    男人的大笑聲,女子的嬌嗔聲,還有喝酒勸酒的聲音,都在這小院之中不斷的響起。
    “那個鄭鳴,他算什么東西,他不過是運氣好,拜了一個好師傅,哼哼,等幾年,少爺我要是能夠出人頭地,一定第一個斬掉他的狗頭。”
    帶著暴虐的聲音,從小院中傳來,聽著這聲音的鄭鳴,剛剛準備進入小院,一股危險的氣息,就已經傳入了他的心頭。
    在小院的大樹上,有一個人,要不是有道心種魔*衍生出來的井中月境界,鄭鳴真的很難發現這個人。
    因為這個人已經和大樹的氣息,完全融合到了一起,他就好似一棵大樹。
    一棵扎根大地的大樹,一棵籠罩了整個小院的大樹。
    “小輩,能夠發現我,你的修為,還真是讓我感到意外,乖乖離去,我不為難你。”淡淡的聲音,從小院之中傳了出來。
    這聲音一出,那本來嬉鬧的男女聲音,頓時停了下來。同時一條身影,從房間之中沖了出來。
    “叔祖,是鄭鳴來了嗎?殺了他,他敢來到咱們木家找麻煩,您老人家可不能放了他啊!”木金成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瘋狂的味道。
    “你給我站一邊去。”帶著一絲冷厲的聲音,再次在小院之中響起。這聲音之下,那木金成頓時噤如寒蟬,不敢在發出半點的響動來。
    “我今日坐鎮這小院,你萬萬是殺不了金成的,快點離開,省得我把你扔出去。”那聲音再次道:“小輩,雖然你身后有人支持,但是你要知道,這天下天外有天,并不是只有你身后有人支持。”
    “聽我一句勸,你還是快點回到你的住處老是睡覺,別說你在我家,就算是再其他人家,你也不會討得好。”
    “年輕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
    鄭鳴的身軀輕輕的落在院外的一棵手腕粗的樹上,凝眸朝著小院中看去,就見一個身材枯瘦,猶如古木一般的老者,正盤坐在樹上。
    淡淡的月光下,可以看到那老者面目發黃,一雙眼眸,卻猶如寒星般的攝人心魄。
    而在大樹的下方,木金成正站在下面,他看向鄭鳴的目光,不但有畏懼,更有仇恨。
    “鄭鳴,我叔祖他老人家大人有大量,饒你一命,你還不立即滾走,在這里丟什么人。”
    “要是你真的有膽量,就沖過來,我叔祖他老人家說不要你你的性命,就絕對不會殺了你,就怕你沒有那個膽子進來。”
    “讓我打斷胳膊給你跪著賠禮,你配嗎,要殺我,來啊,我就在這里,看你如何殺我。”
    四周,無數的木家的護衛,從四面八方沖了過來,他們看著已經被圍的鄭鳴,一個個眼中除了戒備,更帶著一絲絲的興奮。
    在他們看來,鄭鳴這次在他們木家,是要栽了。
    ps:今日第二更,貓貓給大家拜年,票票拿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