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245 待我兇名蓋世時


    他謝凌風是誰,是大晉王朝少有的奇才,就是一些大家族的家主,對他都是持著一副巴結的態度。
    現在,自己巴巴的上門,又等了這么長的時間,鄭鳴竟然一副沒有看到自己的模樣,實在是讓人可惱。
    可是他還是不得不壓制自己心頭的怒氣,露出了一副和藹的面容向鄭鳴說到。
    鄭鳴自然看到了謝凌風,但是他不愿意搭理謝凌風,說實話,他看到謝凌風那一副高高在上,好似誰都欠他錢的樣子,心中就感到有些不爽。
    不爽的時候,自然想理會你,就理會你,不想理會你,就不理會你。
    “謝公子有什么事情?”鄭鳴收起手帕,又開始整理鄭小璇那因為跳繩而亂了的頭發。
    謝凌風那剛剛壓下去的怒氣,這一刻再次升騰了起來,他心中暗道:鄭鳴,你的架子也太大了,別人和我說話,都是恭敬的不得了,你卻這般態度。
    心中越加不爽的謝凌風,哼了一聲道:“鄭鳴,我是奉命和你來談一些事情,咱們還是找地方談吧。”
    “有話就說,我還有事情。”鄭鳴朝著謝凌風掃了一眼,淡淡的說道。
    將那怒氣再次壓下去,謝凌風沉聲的道:“趙甲成他們四個人的死,你知道嗎?”
    “自然知道,我還是最先知道的。”鄭鳴將鄭小璇的頭繩系緊,以一副說水果多少錢一斤的口氣道。
    謝凌風愕然,他覺得鄭鳴怎么都要分辯一下,卻沒有想到,鄭鳴直接就這么承認了。
    這讓他本來準備好的說辭,一時間有點用不上,好在謝凌風也是聰慧過人,在瞬間的愕然之后,他沉聲的道:“尊師和劍帝兩位前輩已經約定,此事到此為止。”
    “你為什么還要挑釁,讓這件事情再起波瀾。莫非你準備違背尊師的命令嗎?”
    “我這次過來,是奉了陛下的命令,他希望你在今后,能夠安分守己一點。”
    鄭鳴將手中的小金貓朝著鄭小璇一扔道:“小璇。你帶和小金去玩。”
    鄭小璇畢竟是個孩子,在她的眼中,整個大晉王朝都為止驕傲的凌風公子,和小金貓差的太遠了,所以在小金貓落地要跑的時候。她就快速的向小金貓追了過去。
    “我師父答應的事情,是他的事情,我要了結的,是我和那些人的恩怨。”鄭鳴從遠去的鄭小璇身上收回目光,再次淡淡地說到。
    謝凌風沉聲的道:“鄭鳴,要不是尊師,你覺得你有機會站在這里嗎?”
    “可那就是我師尊。”鄭鳴磨練一下鼻子,嘴角輕輕的挑了挑道。
    看著鄭鳴這一副我就是有一個好師傅,你又能夠怎樣的樣子,謝凌風的心肝都有些顫抖。
    他看著鄭鳴。很想動手教訓一下這小子,但是想到這小子身后那龐大的靠山,他還是將這種讓他心動不已的想法,直接給壓了下去。
    “你究竟想要怎樣?”
    鄭鳴看著臉色有些陰沉的謝凌風,聲音帶著一絲陰冷的道:“我也不想怎樣,我只是想要將我胸中的這口惡氣出來。”
    “冤冤相報何時了?”謝凌風以一副鄭重的面容看著鄭鳴道:“你應該知道,他們的家族之所以能夠暫時忍耐你,是因為你師父。”
    “沒有了你師父的庇護,你在這大晉王朝將寸步難行。”
    看著謝凌風那鄭重的面容,鄭鳴有一種想要笑的感覺。冤冤相報何時了,這句話自己真的夠熟悉的。
    說實話,在鄭鳴的心中,這句話倒也沒有什么錯。但是它謝凌風,卻沒有資格和自己說這句話。
    冤冤相報,現在想起來冤冤相報了,早干什么去了,自己要不是有雄霸的英雄牌,嘿嘿。還不知道被他們給誅殺了多少次,連自己的家人,都被他們不要臉的從鹿鳴鎮給帶到了大晉王朝的京城。
    現在,和自己談什么冤冤相報,實在是不要臉。
    “我師尊就庇護我,我就要出這口氣。”鄭鳴看著謝凌風,眼眸中露出一絲譏諷的道:“他們要是有意見,讓他們和我師尊談就是。”
    和雄霸談,就算是借謝凌風一個膽子,他也不敢去找雄霸,那可是當著王家老祖的面,將王左軍給直接宰了的霸道人物。
    相信各家的家主,寧愿自己的子弟死了,也不愿意在這件事情上和雄霸談。
    “殺人不過頭點地,難道鄭鳴你就不能放他們一馬么?”謝凌風此時的口氣,讓他自己都很不喜歡。
    因為他聽了出來,自己此時說話,就好似在哀求鄭鳴。
    哀求,他謝凌風并不是沒有哀求過人,只不過那個時候他哀求的人,無一不是高高在上的強者,讓他不得不哀求。
    可是鄭鳴算是什么人,他憑什么讓自己哀求。
    “謝兄你說的也不錯,殺人不過頭點地,我還真的能夠放他們一條生路,這樣,你讓他們在明日日出的時候,將自己的一條手臂打斷,然后在我這門口跪一個時辰,我就當這件事情沒有發生過。”
    鄭鳴的臉上,此時露出的是一副我已經很給你面子的模樣,但是這種模樣落在謝凌風的臉上,卻讓謝凌風感到無比的憤怒。
    打斷手臂,這對于武者來說,并不是什么大的事情,有不少靈丹妙藥,可以讓被打斷的手臂,第二日就能夠完全恢復過來,但是跪一個時辰。
    這簡直就是在打大晉王朝那些世家的臉。
    如果這個打臉的人是雄霸,這些家族說不定都要屈服,可是鄭鳴,憑什么讓這些家族屈服。
    他們得罪不起雄霸,所以不敢為難鄭鳴。但是讓他們的子弟相鄭鳴卑躬屈膝,他們做不到。
    最起碼,謝凌風知道,他們謝家絕對不會答應這樣的條件。
    “鄭鳴,人貴有自知之明,你雖然有雄霸先生撐腰,這世上的人,都不愿意得罪你。”
    “但是,你還是要看清楚一點,你只是一個八品的武者,這京城,不是你能夠橫行的地方。”
    謝凌風說到此地,覺得自己心頭的火焰,總算是送出了一些,他感到無比的爽利。
    所以,他手指著鄭鳴,繼續慷慨激昂的說道:“你暗殺那些人之所以能夠成功,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各大家族沒有防備。他們之所以請我和你談,也不是看重你,而是因為你有一個好師傅。”
    “你不要得寸進尺,你覺得以后,各大家族有了防備,你還能夠殺了那些人嗎?”
    鄭鳴看著突然慷慨激昂的謝凌風,有一種想要在他臉上狠狠揍一下的想法。
    只不過,現在的謝凌風,他還打不過,所以這種想法,他也只能藏在心頭。
    畢竟,不顯露英雄牌的話,他還不是這謝凌風的對手。
    謝凌風看到鄭鳴不吭聲,覺得自己的一番話,已經將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給震住了。
    心情一陣爽利的他,有一種天地萬物,盡在自己掌握之中的感覺,他朝著鄭鳴一揮手道:“鄭鳴,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可以提一些靈丹妙藥之類的補償。”
    “不要等到最后,雞飛蛋打,這對你不好。”
    鄭鳴看著重新風度翩翩的謝凌風,撇了撇嘴,然后朝著謝凌風揮了揮衣袖。
    “你什么意思?”謝凌風一時間理解不了鄭鳴的意思,冷著臉向鄭鳴問道。
    “你有多遠,給我滾多遠。”鄭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樣到。
    這句話,對于謝凌風的傷害很深,甚至讓謝凌風覺得自己的心再刺痛。他很想將這個可惡的小子直接揉碎了喂狗,但是他卻不敢行動。
    鄭鳴的師尊,實在不是他能夠得罪的。
    “鄭鳴,你妄自尊大,總會受到教訓的,我相信,從今日起,那些對你動手的人,你一個都殺不了。”
    謝凌風說到此處,眼眸中閃過一絲得意的道:“那時候,看你還能不能得意。”
    隨著謝凌風的離去,鄭鳴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他快速的調出自己的聲望值窗口,就發現自己紅色的聲望值,達到了十五萬三千多,而黃色的聲望值,則飆升到了六萬多。
    昨日還一萬多的黃色聲望值,竟然一下子飆升到了多,這……這實在是太幸福了。
    同時,這也深深的讓鄭鳴感到,在這大晉王朝的京城之中,有多少武者。
    雖然,這些給自己提供了黃色聲望值的家伙,修為并不一定太高,但是通過自己對趙甲成等人的動手,自己的兇名,已經留在了大晉王朝之中。
    兇名蓋世,那聲望值該多少。
    要是自己當時不用雄霸的裝束,自己直接顯露出一品武者的修為,自己的聲望值,又該提升多少。
    想著那巨大的好處,鄭鳴的心中閃過了一絲小小的后悔,但是隨即,他就將這后悔扔到了一邊。
    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大,自己雖然有太古金烏的卡牌傍身,但是說不定太過妖孽,就會惹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讓自己吃大虧。
    這樣造一個師傅,雖然損失了不少聲望值,但是最起碼,卻能夠讓自己有一個穩定的環境,不至于讓像觀星劍宗那樣的龐然大物關注自己。
    有得必有失!
    將自己心頭那一絲可惜壓住,鄭鳴就開始了自己最喜歡做的事情,抽取英雄牌。
    PS:  在新年的鐘聲即將敲響之際,呃,為了讓大家準時看到本書內容,就不設置到玩上十一點五十八分了,但是這句話,大家還要讓我說出來,七八個小時也是即將,我真是太聰慧了,呵呵,祝所有隨身的書友明年大吉大利,萬事如意!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