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244 不對等的談判

  而趙甲成的死,也只是一個開始,鄭鳴離開了趙家之后,就進入了另外一個府邸。
    之所以選擇暗殺,是因為鄭鳴知道,要想堂堂正正的殺了這些渣子,他根本辦不到。
    并不是說他的修為比這些人差,而是這些人的長輩,絕對不會束手不管。雖然看在自己那個虛無縹緲的師尊面上,他們不敢對自己動手,但是他們可以阻止自己。
    除非,自己能夠施展那太古金烏的英雄牌。只是太古金烏是他最后的保證,他怎么可能為了幾個渣子,就將這么一張人品大爆發才抽到的英雄牌使用掉。
    以己之短功敵之強,從來都不是鄭鳴的行事法則,所以他選擇了自己最為擅長的暗殺。
    為了斬殺趙甲成,他一共在趙甲成的房間中躲了三個時辰,終于等到了趙甲成歸來。
    而趙家,雖然防范也算是森嚴,但是趙甲成所住的院落,并不是什么家族重要的地方,而一般的防御,卻擋不住鄭鳴的潛入。
    三品世家的琴家的防御,比之趙家更加的不如,鄭鳴在潛入之后,那位琴家的公子正跪在天井的院落之中思過。
    不過此時在這位琴家公子的四周,卻有四五個六品武者監視著這位琴家公子。
    鄭鳴要是直接動手斬殺這位琴家公子的話,那么最終他自己也將暴漏出來。
    就在鄭鳴猶豫是不是現在放手離去的時候,一個端著大碗的仆役,從鄭鳴的身邊經過。
    看到大碗之中的清水,鄭鳴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體悟,他當下也不客氣,輕輕的朝著那大碗一彈指,一道指風帶著一滴滴藥物,無聲無息的落入了清水之中。
    仆人根本就沒有發現這其中的變化,快速的將水送給了跪在地上的琴家公子。
    而已經口渴不已的琴家公子,快速的將一大碗水喝入了肚腹之中。然后繼續跪在庭院之中思過。
    這一夜,對于整個大晉王朝的人而言。都是最為普通的一夜,但是這一夜,對于一些人而言,卻是一個重要無比的時刻。
    日上三竿的時候,趙家的家人奉了趙牧坡的命令來催趙甲成起床,可是他們看到的,卻是趙甲成的人頭。已經落地。
    而琴家,那些緊盯著琴家公子的高手,在天亮的時候,陡然發現公子竟然趴在了地上。
    他們開始的時候,并沒有太在意,畢竟自己家公子趴在地上睡著了,也是正常的事情。
    他們雖然是派來監視的,卻不愿意在這件事情上的得罪人。
    可是,當他們趕到部隊的時候。才發現這位公子,已經臉色發青,死于非命。
    謝凌風聽到趙甲成死的消息。手中的茶碗直接掉在了地上,不用猜。他也知道,這趙甲成究竟是死在誰的手中。
    一時間,謝凌風的眼眸中,生出了絲絲的寒意,他有一種自己的權威被人挑釁的憤怒。
    要是按照他的脾氣,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的挑釁,他絕對不會讓那個人好過。
    但是這個人現在他惹不起,不但他惹不起,就是他們謝家。都不愿意招惹這么一個敵人。
    要不然,他也不會準備親自帶著自己這個表弟去鄭家賠禮道歉。卻沒有想到,鄭鳴如此的心狠手辣,還沒有等他去賠禮道歉,就將自己的表弟給暗殺了。
    “公子,您姑姑現在正在家主處,求家主出面,捉拿殺死表少爺的兇手,為表少爺報仇呢!”說話的男子三十多歲,渾身充滿了精明強干的氣息。
    但是謝凌風卻從他的話語中,聽出了他對自己姑姑的諷刺。
    謝凌風冷哼了一聲道:“實在是無知,要是殺人的是一般人,他們趙家自己會出面,現在趙家的人死了,他們趙家當縮頭烏龜,將事情給推到我們謝家出頭,虧他們想得出來。”
    “家主不會管這件事情的,對了,你吩咐下去,就說我這兩天要閉門修煉,不要讓人打攪我。”
    那精干男子恭敬的道:“遵命。”
    謝凌風想要躲,但是有些事情,他卻是怎么躲都躲不過去,就在他閉關的下午,謝家的家主將他叫到了自己的面前。
    對于這個雖然不是自己父親,但是卻一手教導自己的家主,謝凌風從心中充滿了恭敬。
    “凌風,甲成他們幾個的事情,你知道了嗎?”謝家家主謝東玄開門見山的問道。
    要是別人問謝凌風,說不定謝凌風隨口就能夠來一句他們出了什么事情,可是面對對他恩重如山的謝家家主,他沉聲的道:“正是因為孩兒知道,所以才閉關修煉。”
    “你選擇在這個時候閉關修煉并不錯,但是有些事情,不是
    想躲就能夠躲得了得。”
    謝東玄鄭重的看著謝凌風道:“雖然那個小魔星的事情,我也不想讓你沾染,但是現在參加劍狩的世家子弟,一夜之間死了四個,不但皇室震動,那些有子弟參加了劍狩的世家,也都很慌張。”
    謝凌風已經有點明白了,只是他輕輕的咬著嘴唇,并不吭聲。而謝東玄則接著道:“老祖已經同意,你過去和那小魔星談一下,讓他不要在胡鬧。”
    以往,謝凌風看向鄭鳴的目光,總是帶著一種傲然,一種俯視的傲然。
    他一個四品高手,一個溝通竅穴,罡氣護體的強者,怎會在乎一個還沒有練成真氣的人。
    可是,現在他不能不小心的面對鄭鳴,這小子的身后,有著不次于他的背景。
    更重要的是,這個小子身后的背景,剛剛將和他齊名的王左軍給宰了。
    想想王左軍的下場,讓他不愿意招惹鄭鳴,更不愿意去面對鄭鳴,因為在鄭鳴面前,他沒有什么好驕傲的。
    但是,老祖已經同意了,他謝凌風就沒有反抗的可能性。所以在猶豫了剎那,就恭敬的朝著謝東玄道:“凌風遵命。”
    “凌風,你自己過去和這小魔星談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覺得,你最好還是拉著傅玉清一起過去。”謝東玄朝著謝凌風指點道。
    就算是沒有謝東玄的指點,謝凌風也想到了傅玉清,他拜別了謝東玄之后,就朝著傅玉清修煉的小院走了過去。
    這小院雖然面積不大,但是靈氣卻是無比的充沛,走進小院之中,就會覺得本來晴朗的天地,一下子變的霧氣蒙蒙。
    那種植在小院之中的花木,更是青翠欲滴,滋潤無比。
    “玉清姑娘出關了嗎?”兩個身材挺拔猶如小白楊般的侍女,快速的向謝凌風行禮,可是謝凌風卻沒有時間理會他們,急匆匆的問道。
    那站在左側,長著鵝蛋臉的侍女恭敬的道:“公子,玉清姑娘說她這幾日,都要閉關修養,沒有急事,讓我們萬萬不可打擾她。”
    說到此處,她小心的朝著謝凌風的臉上掃了一眼,然后道:“公子要是有急事,婢女這就去向玉清姑娘通稟一聲。”
    “玉清姑娘的傷勢怎樣?”謝凌風一擺手,沉聲的問道。
    那鵝蛋臉的侍女沉吟了剎那,有點擔憂的道:“婢子看玉清姑娘入關時,臉色非常的不好。”
    謝凌風點了點頭,他雖然沒有探查過傅玉清的傷勢,卻也知道傅玉清傷的不輕。
    在猶豫了一會之后,他擺了擺手道:“你們兩個好好的守護玉清姑娘,有什么事情,立即向我稟報。”
    離開了小院,謝凌風就讓人準備了一些禮物,然后跑到了鄭鳴一家的住所。
    此時的住所中,雖然只住著鄭鳴一家,但是在那不是太大的院落外,卻有上百名黑蛟衛在把守。這些黑蛟衛在看到謝凌風,一個個恭敬的行禮。
    “我來見一下鄭鳴。”謝凌風交代了一句之后,就大踏步的走進了院落之中。
    此時的院落中,一臉歡快的鄭小璇,正在快樂無比的用一根金色的繩子跳著繩,而謝凌風要找的鄭鳴,則一手撫摸著拳頭大小的小金貓,一邊給鄭小璇計數。
    “一百零九,一百一十,一百一十一……”
    看著面帶笑容,一副渾然坦蕩模樣的鄭鳴,謝凌風有一種不愿意將昨夜的暗殺和這個年輕人聯系起來。
    但是,他此時,卻又不能不將這場暗殺和這個年輕人聯系起來,因為在京城之中,精通暗殺的人雖然不少,但只有這個少年,才有殺人的動機。
    雖然可以肯定殺人的就是這個少年,但是人家背后那讓人感到壓抑的背景,卻讓任何人都不敢輕舉妄動。
    他是來和鄭鳴談判的,所以他沒有打斷鄭鳴的計數,哪怕這種計數一直進行了一刻鐘,而他的心中,也很不耐煩。
    “二哥,這跳繩實在是太好玩了,你怎么不早告訴小璇,嘿嘿,等回到鹿鳴鎮,我一定要讓小紅她們知道,我跳繩也是很厲害的。”氣喘吁吁的鄭小璇,一邊收了繩子,一邊攥著自己的小拳頭,帶著驕傲的說到。
    鄭鳴拿出潔白的手帕,輕輕的在鄭小璇的臉上擦了擦,然后寵溺的道:“我家小璇,就是最棒的。”
    “鄭鳴,我有些事情要和你談一下。”謝凌風見鄭鳴一副沒有看到自己的模樣,心中越加的不爽。
    PS: 過年了,過年啦,過年啦,重要的事情說三遍,俺給大家拜年了,呵呵,還有一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