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243 人善被人欺


    看著滿臉笑容的鄭工玄,鄭鳴的心中熱乎乎的,這些年的父子,他很明白自己父親的性格。
    雖然一個伯爵,可以讓他欣喜不已,但是絕對沒有到讓他欣喜若狂,對著自己大力炫耀的地步。他老人家之所以這樣,無非就是要減輕自己的愧疚。
    “是啊,你爹這一輩子最大的夢想,就是讓咱們家能夠進入九品世家,現在他成了伯爵大人,咱們家進入世家之列,也沒有什么阻撓。”
    端陽英同樣笑容滿面,一副因禍得福的模樣。
    而鄭小璇也嘻嘻的笑道:“我聽娘說,爹當了這個伯爵,以后我想吃什么,就能夠吃什么。”
    “吃吃吃,小心你吃成小肥豬。”鄭鳴在自己妹妹的耳朵的上捏了一下,滿是寵溺的說道。
    就在這時候,一道金光,從外面沖到了鄭鳴的肩頭,鄭小璇開始嚇了一跳,不過當她看清楚那通體金黃的小金貓時,眼眸中全部都是小星星。
    “哥哥,我能夠看看這小貓嗎?”鄭小璇說話間,伸出自己的小胖手,朝著小金貓抓了過去。
    鄭鳴自然不會慳吝一個小金貓,可是就在他準備將小金貓遞過去的時候,那小金貓就好似一條金色的閃電,直接竄到了房梁上。
    金色的眼眸中,閃著高傲的神色,一副我怎么可能幫著你逗孩子玩的模樣。
    對于這個傲嬌的家伙,鄭鳴有的是辦法,他朝著小金貓重重的瞪了一下眼,一副你不下來,就不要怪我好好收拾你的模樣,那小金貓頓時委屈不已的跑了下來。
    “好好跟小金貓玩,它要是不聽話,告訴哥哥,哥哥一定會修理的它聽話。”
    “喵嗚!”小金貓滿是委屈的叫了一聲。
    已經被小金貓迷住的鄭小璇,一邊將巴掌大小的小金貓接到自己掌中。一邊大聲的對鄭鳴道:“哥哥,你不許兇我的小金。”
    看著滿臉喜歡的鄭小璇,鄭鳴哈哈笑道:“好,我以后不兇你的小金就是。”
    “對了。你的臉,是誰給弄的。”
    “是一個壞哥哥,他不但狠狠的捏了小璇的臉,還……還將大哥的腿都給打斷了,那些壞人!”鄭小璇隨口的說道。不過說完這些,她就有些害怕的看著鄭工玄。
    鄭工玄看著一臉憤怒神色的小兒子,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的道:“鳴兒,爹知道你心中不舒服,可是這件事情,我看還是算了吧。”
    “畢竟,你哥哥和你妹妹,也沒有受到什么大的傷害。”
    “鳴兒,你爹說得對,這點小委屈。咱們受了也就受了,只要咱們一家能夠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就比什么都好。”端陽英也輕聲地規勸道。
    對于自己父親和母親的反應,鄭鳴并不覺得意外,但是他絕對不能打掉牙和血吞。
    “父親,母親,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要不是我師傅這次出手,您兒子恐怕就見不到你們了。”
    鄭鳴鄭重的看著鄭工玄道:“他們這些人,憑什么主宰咱們家人的生死。還不是因為他們的拳頭比較大,現在,拳頭大的不是他們,而是咱們家。”
    “那就必須要讓他們付出代價。要不然的話,人家還以為咱們家軟弱可欺呢!”
    鄭工玄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但是傅玉清已經給他說了事情的因果,他知道對付自己的人,都是大晉王朝名門望族的子弟,實力非同一般。
    更何況。鄭鳴在這次劍狩之中,也殺戮了不少世家大族的子弟,所以他不愿意鬧大。
    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自己兒子說的有道理,人善被人欺,要不是鄭鳴的師傅突然出現,他們這一家子,恐怕就再無相見之日。
    “爹你放心,有我師傅在,沒有問題的。”鄭鳴見自己的父親還有些猶豫,于是就再次將他那并不存在的師傅拿出來說事。
    鄭工玄嘆了一口氣,他知道鄭鳴一向很有主意,而一旦鄭鳴下定決心的事情,他就算是阻攔,鑿攔不住。
    “鳴兒既然你準備動手,那為父也不攔你,只是你要小心,這京城之中不比鹿靈府。”
    鄭鳴點頭,在和鄭工玄聊了幾句之后,一家人就來到了鄭亨靜養的房間。雖然司空紫符在知道鄭亨腿被打斷之后,賜下了不少的藥物,但是這些藥物卻不能讓鄭亨的傷勢立即恢復。
    “鳴弟,事情已經過去了,我看還是不要再追究的好,你哥哥我身強體壯,再加上那生骨丹,用不了半個月,就能恢復。”鄭亨在聽說了鄭鳴想要找那些人報復的想法之后,沉聲的向鄭鳴勸阻道。
    鄭鳴看著自己哥哥那帶著一絲堅韌的臉,輕輕一笑道:“哥,也就是給那些家伙一個教訓,您不必放在心上。”
    趙府,趙甲成滿臉憤怒的道:“爹,我不去給那小孩子賠罪,她一個小屁丫頭,也配讓我出去賠罪!”
    趙甲成的老爹趙牧坡,是趙家家主的兄弟,不但在家族之中,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大晉王朝更高居八大將軍之一的高位。
    此時的他,心頭充斥著怒火。本來,兒子為家族參加劍狩,已經是有些危險。
    可是今天謝凌風過來,將鄭鳴可能不會放過掐了鄭小璇臉的趙甲成的消息說出來之后,整個趙家都有點不安寧。
    那些和他關系本來就不好的本家子弟,一個個義憤填膺的攻擊自己的兒子,順帶著,他這個當老子的,也被人給拿出來說事,說他沒有教育好兒子,給家族惹禍。
    當時,他就有一種想要將那些侃侃而談的家伙臉打破的想法,他們說自己沒有教訓好兒子,他們就將自己的兒子教訓好了,他們的兒子,一個個不也是欺男霸女,還不如自己的兒子嗎?
    只不過他們的兒子,沒有惹禍而已。
    “啪!”一個耳光,重重的打在了趙甲成的臉上,身材魁梧的趙牧坡,聲音冰冷的道:“你明日,必須老老實實的給我去賠禮道歉。”
    “我告訴你,你如果不去的話,我就讓你將你的腿打斷抬過去。”
    趙甲成以往,在自己的老爹面前,其實還是挺得寵的,但是此時看著自己老爹那氣憤不已的模樣,他的心突突跳的厲害。
    捂著自己臉的他,再也不敢和自己的老爹頂嘴,只是嘴中嘟囔道:“咱們趙家,乃是二品家族,難道真的就怕了那個從鄉下來的土鱉。”
    “咱們趙家自然是不怕那鄭鳴,但是他的師尊,可是一品強者,而且還是和金無神打成平手的一品強者。”
    “你要是有本事,你自己給自己找一個一品強者來當師尊,咱們趙家同樣將你也供起來。”
    “你別忘了,司空龍象是怎么死的。”
    聽到司空龍象四個字,趙甲成的心中打了一個哆嗦,那個鄭鳴,實在是太過可惡,司空龍象去給他賠禮道歉,卻被他一劍將人頭給砍了下來。
    而司空龍象的死,作為皇族的司空家族,只是斥責了鄭鳴一頓,就當成了一個誤會來處理。
    想一想,趙甲成的心中就有些發寒,他忍不住道:“爹,萬一我向鄭鳴賠禮的時候,他像司空龍象那般,直接對我動手怎么辦啊?”
    “這個你可以放心,你去賠禮的時候,不但爹陪你一起去,凌風公子也會過去,到時候,鄭鳴就算是對你動手,我們也不會看著司空龍象的事情重演。”
    趙牧坡說到此地,幽幽的嘆了一口氣道:“你暫且忍下這口氣,按照爹的估計,那姓鄭的小子,好日子長不了。”
    “爹,他師尊和金無神修為相差無幾,在大晉王朝,只要金無神不出手,誰能夠奈何得了他。”趙甲成的眼眸中,帶著一絲期待的問道。
    趙牧坡嘿嘿一笑道:“王家在這件事情上,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雖然他們現在奈何不了那個雄霸,但是只要他們進入宗門之中的人出來,一個雄霸,又算得了什么。”
    “孩子,先忍下這口氣,等那小子的靠山沒有了之后,你想要怎么他,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趙甲成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絲的怨毒,他沉聲的道:“爹,到那個時候,我不但要將鄭鳴挫骨揚灰,還要讓他整個鄭家,都永世為奴。”
    雖然對于自己兒子這般的心性有些不舒服,但是趙牧坡卻什么也沒有說,在他看來,等那個時候讓自己的兒子出口氣,也不是什么大事。
    從自己老爹哪里出來,趙甲成就轉身回了自己的院子,他已經被趙家禁足,不能亂走。
    “少爺,您回來了。”一個身材窈窕的侍女,看到趙甲成,快速的迎了出來,這侍女眉眼風流,帶著一股讓人一見,就不由心中火氣的媚氣。
    那趙甲成在自己老爹哪里吃了排頭,此時心中正是不好受,他伸手一拉那侍女,就要往大床上走去。
    侍女早就和趙甲成成就了好事,此時對于自己少爺的寵幸,自然是半推半就。
    可是,就在她心頭火熱的躺在床上的剎那,一道劍光,直接刺入了趙甲成的咽喉之中。
    而那侍女想要尖叫,可是還沒有等她的聲音叫出來,鄭鳴的手掌,就打在了她的脖頸處。
    解決了趙甲成的鄭鳴,就好似一個幽靈,無聲無息的沒入了趙家下水通道之中。
    PS:  兩章更新完畢,求訂閱!俺非常鄭重的求訂閱,訂閱是作者的根本,過年能不能吃上餃子,就靠各位大大的支持啦!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