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242 誤會啊誤會

  司空龍象不是一個人來的,在司空龍象的身后,跟著不少司空皇族的人,其中還有一個司空龍象的長輩,他來此就是為給司空龍象壓陣的。
    那位司空家族的長輩,也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按照這種劇本發展,他覺得事情不應該是這樣,可是這件事情,實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
    一時間,這位司空家族的長輩,都有一種手足無措的感覺,但他甚至覺得,剛剛獲得了一點平靜的京城,還要因為這件事情,跳動一個不小的風波。
    王家,王家的老祖畢恭畢敬的跪在一塊足足有一丈的玉璧前,那玉璧晶瑩剔透,光華照人。
    在玉璧的旁邊,還有一根手指粗細的線香,散發著一種屬于檀香的氣味,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燃燒了一半的線香,無聲無息的熄滅。
    沒有半絲變化的玉璧上,在這一刻,出現了幾個字,這幾個字很簡單,但是落在那王家老祖的眼眸中,卻讓他那有點混沌的眼眸中,露出了無盡的喜悅。
    “哈哈哈,祖爺三年之后,當巡查峽谷十三國,好,實在是太好了。”
    “雄霸,就讓你再得意三年,等我家祖爺下山,我一定要讓祖爺出手,將你捉住,千刀萬剮!”
    一陣陣暢快的笑聲,在封閉的密室之中,不斷的回蕩。以至于幾個守衛在外面的老者,都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
    當王家老祖走出密室的時候,王家家主快步的走了過來,那王家老祖輕輕的在王家家主身上拍了兩下,這才淡淡的道:“就讓那小輩在得意一些時日,嘿嘿,三年之后,祖爺就要巡查峽谷十三國。”
    “到時候,就是我們王家有仇報仇,有怨報怨的日子。在這以前,咱們就忍上那雄霸三年。”
    三年。對于王家而言,并不算是什么太長的日子。王家家主的臉上,全部都是興奮的神情。
    他知道,自己老祖口中的祖爺,是什么樣的人物,而這樣的人物出手的話,雄霸又算得了什么。
    “等三年之后,我一定要將那雄霸抽筋剝皮。一血我們王家今日之辱。”
    司空龍象的死,很快就傳入了司空紫符的耳中,作為帝國的君主,對于整個國家的掌控,司空紫符還是有一定能力的。
    只不過現在的司空紫符,覺得自己無比的頭疼。
    自己派司空龍象過去,最大的目的,只不過是想要鄭鳴和司空龍象相逢一笑泯恩仇。
    但是自己怎么也沒有想到,這相逢是相逢了。笑應該也笑了,可是泯恩仇卻沒有。
    被自己寄予希望的司空龍象,被鄭鳴一劍給宰了。這……這該怎么辦才好。
    要是鄭鳴只是普通的世家子弟。什么都好說,他司空家族不是吃素的。就算是王家或者謝家的人出的手,他也要將這些家伙,直接給抹掉。
    但是鄭鳴不是這兩個大族的弟子,但是他身后那位雄霸大宗師,卻是太過于強悍,他司空紫符,根本就惹不起這位老兄。
    王左軍就是前車之鑒,論起王左軍的身份,連自己都有點比不了。可是這樣一個人物。還不是冤枉之極的死在了那個雄霸的手中。
    自己要是敢下令動鄭鳴的話,那么接下來死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可是,自己家族一個優秀的年輕人死了,而且還是奉自己的命令做事的時候死了,自己要是不出面的話,那么自己這個國君,以后還有人跟自己混嗎?
    一個個念頭,在司空紫符的心頭不斷的閃動,他一時間,還真的是有點拿不準主意。
    “陛下,此事當如何,還請早做決斷?”站在司空龍象身邊的黑蛟衛統領,沉聲的輕視道。
    司空紫符猶豫了一下,沉聲的道:“鄭鳴和龍象一見面就出了劍,這應該是一個誤會。”
    黑蛟衛統領的心頭,頓時萬馬奔騰。他偷偷的瞅了一眼司空紫符,心中暗自為司空龍象叫冤。
    誤會,你哪里看到是誤會了,司空龍象要是聽到您這樣的評價,說不定他就要從尸體堆里爬出來,對您這位不將他性命當回事的人進行一次追殺。
    “你等一下告訴鄭鳴,就說這件事情,到此為止,如果他再鬧事,就別怪我手下無情。”
    黑蛟衛統領雖然心中不舒服,但是他也清楚,司空紫符的處理方式,是現而今最好的。
    畢竟,雄霸和金無神的一戰,還深深的留在他們心中,他們可不想和那個身上充滿了霸氣的男子去拼命。
    破碎的城門口,無數的士兵將鄭鳴圍困在中間,只不過他們只是緊緊的握著手中的武器,并不敢出手。
    而他們的頭領,則滿臉帶笑的對鄭鳴道:“鄭公子,我們統領已經入宮請旨,您老人家再等等。”
    坐在黑蛟衛不知道從何處弄來的椅子上,鄭鳴悠閑的喝著水,而在他的不遠處,司空龍象的頭就在地上滾動。
    死不瞑目!
    這四個字,是現而今司空龍象最好的寫照,他老兄如果在天有靈的話,真的覺得自己冤死了。
    奉命來迎接鄭鳴,卻沒有想到,自己得到的,卻是鄭鳴毫不留情的一劍。
    丟了性命也就罷了,好似他這性命在別人看來,丟了也就丟了,沒有什么大不了的。
    鄭鳴可沒空去管司空龍象,他此時正在觀察自己的聲望值,從司空龍象的頭被自己給斬下到現在,自己紅色的聲望值增加了一萬,而黃色的聲望值,同樣增加了一萬。
    這也就是一個時辰不到的功夫,自己的黃色聲望值,竟然增加了一萬,這速度……
    就在鄭鳴心中想著自己是不是要抽取幾張英雄牌的時候,那黑蛟衛大統領快速的走了過來。
    “鄭公子,你太魯莽了,我已經將此事回稟給陛下,陛下很不高興!”黑蛟衛大統領說到此處,臉上露出了痛心疾首的樣子道:“但是,陛下是愛才之人,再加上事出有因,所以這一次也不準備追究公子您的責任。”
    “但是陛下讓我轉告鄭公子您,他不希望這種事情,再發生第二次。”
    雖然鄭鳴的心頭,也估計這件事情應該鬧不起來,但是司空紫符的表態,還是讓他感到意外。
    看來,自己對于一個一品大宗師的估計,還是有點不夠啊。
    看著黑蛟衛統領滿臉鄭重的樣子,鄭鳴從椅子上站起來道:“如此說來,我可以走了。”
    “鄭公子有什么事情,以后盡管吩咐就是,現在令尊正住在金堂館,我帶公子過去。”
    鄭鳴點了點頭,雖然他已經確定了自己老爹等人沒有什么危險,但是他還是很想早一步見到他們。
    有黑蛟衛開道,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鄭鳴就來到了金堂館,鄭工玄和端陽英住在金堂館專門開辟出來的小院中。當鄭鳴走進這院落的時候,鄭小璇正在踢著毽子玩。
    雖然受了不小的驚嚇,但是孩童的心思,很快就讓鄭小璇將自己的心思放在了玩上。更何況她現在所踢的毽子,可不是普通的毽子,而是用七種華麗的兇禽翎羽做成的,一個足足抵得上鹿鳴鎮一年收入的毽子。
    “二哥!”看到鄭鳴進來,也顧不得自己那寶貝的不得了的毽子,鄭小璇快速的朝著鄭鳴跑來,更直接以一個乳燕投懷的姿勢撲到了鄭鳴的懷中。
    看著自己的妹妹,鄭鳴的心也生氣了一陣的激蕩,他很清楚,雖然這一次,自己的家人平安無事,但是從鹿鳴鎮到京城,鄭小璇恐怕也受了不少苦。
    托起自己妹妹的小臉,鄭鳴的眉頭就是一皺,雖然鄭小璇的小臉已經變的很光潔,但是他那得自孟星魂的感覺,卻讓他感到自己妹妹的不一樣。
    簡單來說,就是自己妹妹左邊的臉頰,有一點發虛的痕跡。
    “小璇,你的臉是怎么回事?”鄭鳴看著鄭小璇,沉聲的問道。
    鄭小璇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遲疑,不過隨即她就笑著道:“哥哥,是人家不小心,一下子撞在了桌子上。”
    鄭小璇掄起撒謊的本事來,實在是差的太多,她這種小小的手段,怎么瞞得過鄭鳴。
    就在鄭鳴準備追問的時候,鄭工玄和端陽英從屋里走了出來。看著英氣勃勃的鄭鳴,兩個人的眼眸中,都露出了淚痕。
    雖然已經被封了一個伯爵的位置,但是想到近來事情的兇險,鄭工玄的心中還是唏噓不已。
    本來,他已經做了死的準備,卻沒有想到,自己一家人在這京城之中,還有團聚的時候。
    “孩兒拜見父親母親。”鄭鳴看著端陽英和鄭工玄的眉宇之間的那一絲疲憊,心中升起了不小的愧疚。自己的父母要不是因為自己,怎么會受到現在這種委屈。
    “起來,哈哈哈,回來就好,咱們一家能夠團聚就好。”鄭工玄一把拉起鄭鳴,笑吟吟的說道。
    端陽英也道:“就是,你這一路過來,也累了,快到房間里去。”
    鄭鳴來到寬闊的大廳中,自然有人將茶水之類的東西呈上來,鄭鳴看著來來往往伺候的人,就開始問鄭工玄他們這一路過來的情形。
    “跟著黑蛟衛過來,倒也沒有受什么委屈,在你師傅來了之后,他們更是將我們安排到了這金堂館,而且你小子恐怕還不知道,我現在,已經是堂堂伯爵了。”
    PS: 二十八了,童靴們,誠實可靠小郎君再次準時更新,自己都覺得自己萌萌噠,是不是給兩張鼓勵的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