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241 傳說中的相逢一笑泯恩仇呢

  從十里鋪到京城的東門,一共只有十里路,所以這一個地靠京城的小鋪,就得了十里鋪的名字。
    鄭鳴此刻,正坐在十里鋪的一個小茶攤喝茶,茶水味道一般,但是鄭鳴還是大口的喝著。
    御使雄霸的英雄牌,在十多分鐘的時間內,飛馳近百里,然后為了怕人懷疑雄霸的身份,鄭鳴更是催動了自己身上善于神行的英雄牌,又行走了二百里路,這才卸掉雄霸的裝束返回來。
    雖然有駿馬,但是鄭鳴在快速的走到十里鋪的時候,依舊感到很渴,所以他就坐下喝水。
    孟星魂的英雄牌,讓鄭鳴成為了一個頂尖的刺客,自然,他也有著不次于孟星魂的機警。
    從他進入京城百里的時候,他的四周,就開始出現一些跟蹤的人,其中能夠稱得上跟蹤高手的,應該是坐在自己斜側位置上的小老頭。
    他跟蹤自己這七八十里路的過程中,一共變換了四個身份,這易容的手段很不錯。
    至于另外分布在十里鋪的七八個人,一個個雖然在跟蹤上也算是高手,但是和這小老頭模樣的人相比,實在是差了不少。
    小金貓懶洋洋的趴在鄭鳴的肩頭,一副懶洋洋,好似想要睡覺的模樣。那拳頭大小的小身子,這一刻顯得更加的渺小。
    鄭鳴將杯子里的水一飲而盡,就開始催動自己心頭的聲望值,觀看自己聲望情況。
    紅色聲望值兩萬三千二百一十,黃色聲望值三千九百八十!
    這兩個數字,和鄭鳴再使用雄霸英雄牌之前,還是有那么一些變化的,最起碼。黃色的聲望值,還是增加了一千多。
    只不過這個增加,和雄霸的英雄牌比起來。差距還是太大了,按照鄭鳴的估計。雄霸在大晉王朝京城的一戰,黃色聲望值最少能夠增加十萬。
    不,只要是時間允許,一百萬也不是問題。
    看來不使用自己的名字和身份,這聲望值就不會增加在自己的身上。這種狀況,雖然鄭鳴在施展雄霸英雄牌的時候,就已經有想到。
    但是這個時候,看到上百萬的珍貴聲望值。竟然難以獲得,還是讓鄭鳴非常的不爽。
    他不爽,讓他想找個人發泄一下,所以他漫步來到那低頭喝茶的小老頭面前,抓住那小老頭,朝著小老頭的臉上狠狠的揍了一拳。
    這一拳,直接將那小老頭給打蒙了,那小老頭雖然也是有九品的修為,但是自知不是鄭鳴的對手,所以也不敢反抗。
    更重要的是。他的身份,也不容許他反抗。
    就在他心中想著出了什么事情的時候,鄭鳴的拳頭。再次打了下來,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鄭鳴就揍了那小老頭十三拳。
    雖然這十三拳鄭鳴并沒有用內氣,但是憑著他身體的力量,同樣將小老頭給揍得死去活來。
    “鄭鳴,你為什么打人?”終于,在鄭鳴的拳頭停下的瞬間,小老頭怒聲的問道。
    鄭鳴冷冷的看著小老頭,淡淡的道:“你說呢?”
    小老頭的心一下子跳動的快了起來 。他已經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普通人怎么會知道鄭鳴的身份。
    “鄭爺。小的也是奉命行事,那個小的對您。絕對沒有任何別的心思。”
    “小的是萬萬不敢害您的,還請鄭爺明鑒啊!”
    看著小老頭的樣子,鄭鳴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你不敢害我。”
    “那您為什么打我?”小老頭有點悲憤,雖然沒有受內傷,但是被揍得鼻青臉腫,總不是一件讓人感到舒服的事情。
    鄭鳴抓著那小老頭的衣襟一扔,將小老頭的身體就砸在了桌子上,拍了拍手的他,平淡的話語中帶著一絲認真的道:“無他,就是看你不爽。”
    “日,你看我不爽就揍我一頓,你這是什么邏輯,你這麻子不是麻子,你這分明就是在坑人啊!”
    心中大罵的小老頭,表面上卻不敢再說任何的話,他是一個聰明人,知道這個時候,鄭鳴聲威正盛,別說揍他一頓,就是殺了他,他的上司也不敢吭一聲。
    “你那匹馬不錯,歸我了。”走出茶館的鄭鳴,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說道。
    小老頭看著自己那匹擁有著兇獸血脈的駿馬被鄭鳴騎走,有點欲哭無淚。
    雖然他這匹駿馬因為封血環的壓制,看上去也就是一匹不起眼的黑馬,但是拿掉封血環,就會顯露出這馬擁有血龍獸血脈的異象。
    他當年為了這匹馬,也是費盡了心機,現在這匹馬他自己還沒有享受多少天,就歸了鄭鳴,實在是讓他心疼不已。
    可是,看著策馬而去的鄭鳴,他也唯有老老實實的看著,這個小爺,不是他能夠得罪的。
    一品強者的弟子,嗚嗚,他怎么就那么好的運氣,自己要是一品強者的弟子就好了。
    黃色聲望值加一,鄭鳴騎在那擁有兇獸血脈的駿馬上,心情舒爽了不少。
    雖然不知道這小老頭的真正身份,但是有一點鄭鳴卻可以確定,那就是這家伙的身后,絕對有一個不小的實力,他之所以老老實實的不敢反抗,除了自己的修為高于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自己的師尊是雄霸。
    和劍帝金無神不相上下的強者,如果自己不惹什么大事,基本上可以讓自己橫行無忌的靠山。
    想到靠山這兩個字,鄭鳴的嘴角一挑,他好似看到了一條屬于自己的寬闊大道,就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些因為自己化身雄霸而丟失的聲望值,無論如何,自己都要再掙回來。
    十里的距離,對于有兇獸血脈的駿馬而言,真的不算什么,在鄭鳴的念頭還停留在拿誰開刀的時候,他的駿馬就已經沖到了那破碎的城墻前。
    不。應該說是破碎的廢墟前。
    三分歸元氣的霸道,此時展現的一覽無遺,那本來雄偉的城墻。一大片已經變成了廢墟,上千身穿黑色盔甲的士兵。將這上百丈的缺口,圍得嚴嚴實實。
    “前面的來人停下,入城走其他城門!”一個校尉模樣打扮的男子,在看到鄭鳴的剎那,就大聲的喝到。
    可是,當鄭鳴抬頭朝著那兵士看去的時候,就聽有人大聲的道:“李校尉,還不給我退到一邊。”
    隨著這句話。就見一條身影,從城墻上直沖而下,他恭敬的朝著鄭鳴行了一禮道:“鄭兄,一路辛苦,我在這里恭迎鄭兄多時了 。”
    沖下來的司空龍象,畢恭畢敬的朝著鄭鳴行了一禮,那臉上的笑容雖然有點生硬,但是卻給人一種無比燦爛的感覺。
    司空龍象還是那個司空龍象,只不過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了以往的傲慢。他看向鄭鳴的神色,帶著三分的恭敬,五分的討好。還有分,是不好意思。
    他好似已經完全忘了,在東松學院之時,他是如何的不屑眼前之人,在劍狩之中,他更是如何的賣力追殺眼前的人。
    而現在,眼前這個人,雖然面貌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他的身份。卻已經有了巨大的變動。
    比如,他有了靠山。雖然不如觀星劍宗那么強大,但是這個靠山。同樣不是他司空龍象可以招惹的。
    這是一個巨大的靠山,一個讓司空龍象只能夠仰視的靠山。而為了家族的利益,司空龍象雖然心中充滿了不愿意,但還是不得不跑到這里硬接鄭鳴。
    希望鄭鳴能夠寬宏大量,希望鄭鳴可以和他來一個相逢一笑泯恩仇。
    在司空龍象的預想之中,鄭鳴雖然滿懷怨恨,但是在這個時候,在這萬眾矚目之下,自己畢恭畢敬的等待在這城門口,可以說給足了鄭鳴面子。
    他鄭鳴,就算是心中有些不舒服,也應該表現的寬厚一點,和自己來一個相逢一笑。
    鄭鳴高高的坐在馬上,他有點冷漠的看著司空龍象,對于司空龍象,他的心中有很多的不爽利。
    此時,雖然司空龍象對自己滿是討好的姿態,但是鄭鳴從心中,還是不準備就這樣放了司空龍象。
    一來,鄭鳴大爺很不爽,你想要追殺老子就追殺老子,你想要一笑泯恩仇就一笑泯恩仇,你他娘的將老子我當成什么人了。當然,這二來才是最重要的,和司空龍象一笑泯恩仇,自己的聲望值增加太少。
    可是要是將這司空龍象打的生死不知,嘿嘿,鄭鳴的聲望值,將會有一個巨大的進步。
    為了自己的聲望值,鄭鳴怎么會放過司空龍象,鄭鳴又怎么愿意放過司空龍象。
    所以,鄭鳴在司空龍象朝著自己看來的剎那,就已經騰空而起,他手中的長劍,更是直接施展出了一式天外飛仙。
    天外飛仙!
    雖然鄭鳴此刻,對于天外飛仙的熟練程度,也只是葉孤城的十分之一,但是天外飛仙,畢竟是天外飛仙。
    就算是司空龍象有準備,面對這一式葉孤城成名的劍招,也難以反擊,更何況司空龍象根本就沒有防備。
    他沒有想到鄭鳴在這個時候動手,他正想著和鄭鳴來一個相逢一笑泯恩仇,他覺得,一切都將按照他的劇本進行,可是他沒有想到,鄭鳴這小子,根本就不按照他策劃的劇本來,所以在這一式天外飛仙之下,他悲劇了。
    悲劇的悲,悲劇的劇!
    青電劍猶如一道劃破夜空的閃電,直接從司空龍象的脖頸中劃過,剎那間,一個偌大的頭顱,就這樣直接掉落了下來。
    司空龍象睜大了眼睛,他到死也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但是鄭鳴卻用這種方式告訴他,他所經歷的一切,都是真的,鄭鳴真的一劍,斬掉了他的頭顱。
    司空龍象,死了!
    ps:今日第二更準時奉上,貓是一個勤勞善良的好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