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240 鄭鳴來了

  王家的護衛,對于外面的事情,自然不會不知道。左軍公子死了,王家四個三品的強者,也死在了人家的手中。
    可以說,這是王家近百年來,遭受的最大損失。而弄出這么一個大的損失的人,卻一點事情都沒有的走了。
    被他們抓到此地,本以為就算是不死,也要生不如死的鄭家人,被國君等人親自來接,這其中的意思,在場的人誰不明白。
    所以,他們自然不會拿著自己的性命往石頭上撞,更何況這件事情,真的不是他們做的。
    “回稟凌風公子,是趙家的小公子做的。”一個頭領模樣的男子,沉聲的回稟道。
    趙家這兩個字,讓謝凌風皺了一下眉頭,雖然趙家的實力比不過謝家,卻是他們謝家的親密盟友。
    如果將這件事情牽涉出去,對于謝家的實力,是一個不小的打擊,所以他在沉吟了剎那,就朝著傅玉清道:“玉清,沒有想到我那表弟,竟然如此的胡鬧。”
    “你放心,我回頭一定要讓那小子過來磕頭賠罪。”
    傅玉清一皺眉,她心中的怒火很多,所以她是萬萬不愿意,就這樣放過一個欺負了鄭小璇的人。
    哪怕這個人是謝凌風的表弟。
    就在她猶豫的時候,耳邊卻傳來了謝凌風的低語:“那小子的姑婆,是趙嬤嬤!”
    趙嬤嬤這三個字,實在是很稀松平常,在大晉王朝之中,能夠被稱為趙嬤嬤的女子,真的不知道有多少。
    但是,能夠被謝凌風提起,而且被傅玉清熟知的趙嬤嬤就只有一個,那就是心劍閣的趙嬤嬤。
    趙嬤嬤是心劍閣的弟子,但是她在心劍閣之中,卻沒有任何的職位。因為她是心劍閣主的侍女。
    或者,應該稱呼這位趙嬤嬤為心劍閣主的管家。
    傅玉清的眉頭。這一刻皺的非常的深,如果只是自己師尊身邊的紅人,她還可以不放在心上,但是這趙嬤嬤從她被心劍閣主收為弟子,就一直照顧她。
    可以說是看著她長大的,更重要的是,這位趙嬤嬤一直對她很好。可以說是恩重如山。
    如果她不放過那姓趙的小子的話,那么她自己從心中,就覺得自己有點對不起這位趙嬤嬤。
    就在她的心中充斥著猶豫的時候,謝凌風接著道:“那小子也就是手賤,我覺得把他弄過來,讓小璇姑娘好好的出一口氣,也就是了。”
    “那這件事情,就按照謝兄說的辦吧!”傅玉清說道此處,心中卻閃過了一絲的不安。
    這一絲不安。并不是因為她沒有替鄭小璇討還公道,而是因為她想到了一個人。
    那個人,會這樣講這件事情輕輕放下嗎?
    就在傅玉清和鄭小璇說話的時候。司空紫符已經滿臉笑容的向鄭工玄道:“鄭卿,這一次。讓你受委屈了。”
    說話間,司空紫符更是直接拉住了鄭工玄的手掌,一副我來晚了的模樣。
    對于司空紫符,鄭工玄并沒有見過,但是作為世家的子弟,他對于皇族的衣飾還是有一些研究的。
    這司空紫符,身上穿著九龍抱日的金黃龍袍,那就已經說明了他的身份。
    國君,大晉王朝的國君。在偌大的大晉王朝之中,能夠穿這種衣服的。只有國君一個人。
    以鄭工玄自己的身份而言,他和高高在上的司空紫符,差距實在是有點大。畢竟他只是一個小小的九品世家的長老,而司空紫符是一國之君。
    雖然這個國家的最終大權,還是掌控在那些一品強者的手中,但是,作為國君的司空紫符,同樣有不小的權利。
    他想要弄死一個九品世家,那根本就是動動嘴的問題。
    再被王家捉拿之后,鄭工玄其實在心中,就已經有些絕望了,他并不覺得,自己有本事從王家的手中逃出生天。
    而司空紫符的出現,更讓他有一種在做夢的感覺。畢竟,兩者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看著鄭工玄臉上閃動的震驚,不信,驚駭的神色,司空紫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在這一刻,他再次找到了自己還是一國之君的證據,他那在鄭鳴沖入京城,被壓的有點抬不起頭來的自尊,再一次恢復了過來。
    “鄭卿你們這次受委屈了,朕一定給你們一個交代。”司空紫符說話間,臉上充斥著正義的神光。
    而在這個時候,鄭工玄才算是反應了過來,他恭恭敬敬的朝著司空紫符行禮道:“鄭工玄拜見陛下。”
    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司空紫符這般的口氣,卻讓鄭工玄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們一家人的性命,這一次應該是保住了。
    可以說,沒有什么事情,能夠讓鄭工玄比這件事情更高興,而面見國君的利益,鄭工玄是知道的。
    司空紫符已經下定決心,要拉攏一下鄭鳴,自然,他不能讓鄭鳴的老子心寒,所以他一把拉住就要跪拜下的鄭工玄,哈哈大笑道:“工玄不必多禮。”
    “咱們都是自己人,你這般的多禮,就有點見外了,來來來,咱們坐下說話。”
    在鄭工玄一陣眩暈的情況下,他的身份,又發生了不小的變化,本來連九品家族的家主都算不上的鄭工玄,成為了清泉伯。
    大晉王朝的爵位,按照公侯伯子來分配,一般來說,一品家族的族長,是公爵的爵位。
    而二品家族、三品家族的族長,則會有侯爵的爵位,至于伯爵的爵位,則是四品到五品家族的族長來承擔。
    鄭工玄雖然還沒有其他的位置,但是他的家族,以后就要成為一個五品家族。
    而五品家族,就算是不能給執掌一洲之地,卻也會有不錯的營生,這要是放在一般人的身上,簡直就是一步登天。
    對于鄭工玄而言,這種情況,讓他自己覺得都是一步登天。以至于他都忘記了接下來,司空紫符給他的賞賜。
    半個時辰之后。滿臉關心的司空紫符這才告辭離去。將司空紫符這個國君送走,鄭工玄這才來到傅玉清的近前。恭敬的向傅玉清行禮道:“這次我們一家,之所以能夠脫離災難,都是玉清姑娘的照顧,我們鄭家感激不盡。”
    傅玉清這次為了救鄭家,可以說是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但是在她看來,自己真的是什么也沒有做。
    還沒有等她做事情,那位霸氣沖天的雄霸先生。就怒氣沖沖的將王家的四個三品強者擊殺,然后和劍帝金無神打的不分勝負,最終那些掌控著大晉王朝命運的一品強者,選擇了和這位鄭鳴的師尊交好。
    她當下趕忙攙扶住鄭工玄道:“鄭叔,這件事情,和玉清沒有絲毫的關系。”
    “陛下之所以如此重視鄭叔,是因為鄭鳴師尊雄霸前輩。”
    說話間,傅玉清就將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一五一十的給鄭工玄說了一遍。
    鄭鳴的師尊雄霸前輩是誰。鄭工玄半點都不知道。但是,他知道金無神,知道那個在整個大晉王朝。猶如傳說一般的金無神。
    鄭鳴的師尊,竟然能夠和金無神打的不分勝負。那他師尊的修為,該有多強。
    他從來都沒有想到,自己的小兒子身后,竟然站著如此大的一座靠山。他不明白在傅玉清口中,那幾乎無堅不摧的三分神指究竟多厲害。
    但是他知道,這是一個可以和金無神并列的人,這就夠了。
    當鄭家喜氣洋洋的搬入到新的住宅的時候,司空龍象等人也都得到了消息。
    司空龍象在聽到消息的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自己仇這下子報不了了。隨即,這個想法他就覺得無比的荒唐。
    雖然那位強大的一品強者已經離去。但是作為那一品強者的弟子,鄭鳴會不會咽得下這口氣。
    也就是說,鄭鳴會不會找他報復,他的心頭,快速的思索起了自己和鄭鳴的恩怨。
    是,自己在東松學院的時候,好似跟鄭鳴做對過,但是鄭鳴好似沒有吃什么虧。
    而對于鄭鳴的劍狩,就更不用說了,他們在鄭鳴的手中,一個個倒霉透頂。
    再然后,如果得罪鄭鳴的事情,恐怕就要數自己等人,跑到王家去欺辱鄭鳴的家人的事情。
    自己也就是看了看那個叫做鄭工玄的人,至于其他的,自己好似都沒有動手。
    對了,趙家的那小子,好似把鄭鳴妹妹的臉給打腫了,奶奶的,這件事情,可不要牽扯到自己啊。
    就在司空龍象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一個身穿黑色的中年人快步走了進來。
    “龍象少爺,陛下請您過去一趟。”那中年人雖然朝著司空龍象行禮,但是在這行禮的剎那,他的眼眸中,卻帶著一種驕傲,一種俯視的驕傲。
    司空龍象看到這中年人,臉色也是一變,他快速的從座位上站起來,沉聲的道:“金叔,您何必和龍象這么客氣,以后見面,您萬萬不可在如此。”
    那老者對于司空龍象的謙虛,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顯然他對于司空龍象這般的表現,很是享用。
    “龍象少爺,這次萬萬不可大意啊!”中年人金叔的話,隱含著一絲深意。
    司空龍象神色變幻之間,就從自己的衣袖中掏出了一個玉瓶,小心的朝著那金叔遞了過去。
    金叔不漏痕跡的將那玉瓶收到自己的衣袖中,然后淡淡的道:“據可靠的消息,鄭鳴再過一個時辰,就要進入京城。”
    鄭鳴要來了,司空龍象就覺得自己的腦袋,這一刻有點發懵,雖然這在他意料之中,可是鄭鳴來之后,他有點怕。
    PS: 嗚嗚,星期五,也是農歷二十七,快要過年了,大家有票票,給俺一張,讓俺也過過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