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239 摩訶無量

  風云匯聚,成就摩訶無量!
    雖然按照鄭鳴對風云的了解,風云打出摩訶無量,更多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吸收了神的摩訶無量。
    但是風云的風之力和云之力,同樣是形成摩訶無量至關重要的力量。
    鄭鳴打出風神腿和排云掌,實際上也是無奈之舉,畢竟他已經使用過了三分歸元氣,根本就打不破那王左軍身上的護罩。
    更何況在他的身邊,還有一個金無神在虎視眈眈。
    他只是想要試驗一下,卻沒有想到,風云之力碰撞之間,真的生出了一股磅礴的力量。
    這種力量,在鄭鳴的感覺之中,雖然超越了三分歸元氣的力量,但是卻并沒有達到真正的摩訶無量的級別,如果硬說這是摩訶無量的話,那就是一種偽的摩訶無量。
    可是,就是這種偽的摩訶無量,卻也是一種質的提升,這種提升,直接撕碎了那一品武者,也難以抵抗的護罩。
    “老祖救命啊!”王左軍拼命的推出了一掌,這一掌,隱含著他的全部真氣,這一掌,隱含著他求生的**,這一掌,是他這輩子推出的最強一掌。
    要是以往,這一掌可以將一條小河,打的斷流,將一座山丘,掃成平底,可是這一掌,在和那偽摩訶無量的力量碰撞的剎那,就消散了開來。
    “饒命啊!”王左軍的話,還沒有吼完,他的身體,就在虛空之中破碎了開來。
    沒有人來得及救他,也沒有人救他,王家老祖在看到那磅礴無比的力量時,就停下了沖向他的腳步。
    雖然王左軍對于王家而言,真的很重要,但是有一點對于王家老祖而言卻是更重要。
    那就是活著,自己活著!
    伴隨著王左軍的死亡,王家的廢墟外。變的更加的靜寂,不少王家的弟子。這一刻都用憤恨的神色看著鄭鳴所化成的雄霸,但是他們不敢多吭聲。
    畢竟這個人,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起的,而他們要是強自出頭的話,說不定就要犧牲他們自己的性命。
    “雄霸閣下這一招,我接不下!”將自己手中的七尺長劍收起,金無神聲音有點低沉餓說道。但是。鄭鳴從金無神的目光之中看到的,卻是洶洶的戰意。
    不屈服,勇攀高峰的戰意。
    而司空老祖則沉聲的道:“雄霸閣下,事情既然已經明了,除了釋放您弟子的家人,您還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出來,能夠答應的,我大晉皇族。絕對慳吝。”
    謝家老祖的眼眸中,此刻還帶著一絲的笑意。王左軍死了,那他們家族的謝凌風。就是真正的年輕一代的第一人。
    可以說,他是很愿意王左軍死的人。而鄭鳴剛才的一擊摩訶無量。也讓他心頭和鄭鳴交好的念頭,又增加了三分。
    “司空老祖說得對,這次就是一個誤會,為了賠償貴弟子的損失,閣下有什么條件,盡管提出來。”
    鄭鳴沉吟了剎那,淡淡的道:“我這里并不需要你們賠償什么,但是我那弟子正是晉級的緊要關頭,被你們如此的追殺。耽誤了他不少晉級的時間。”
    “也罷,你們就送一些增長功力的丹藥吧!”說到此處。鄭鳴就不準備和這些人再說下去。
    雄霸的力量,此時已經只剩下十多分鐘,如果浪費的太多,那么他離去的時候,說不定就要露出破綻。
    而一旦有了破綻,說不得鄭鳴就只能運用最后一張英雄牌——太古金烏,這可是要將整個大晉王朝都毀滅的東西。
    所以他一揮衣袖道:“我還有事,這些繁瑣的東西,你們自己看著處理就行了。”
    他的目光落在了金無神的身上道:“希望有時間,和金兄再次切磋。”
    說話間,不待金無神開口,他就催動風神腿中的腿法,人就好似一陣旋風,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王家老祖看著離去的鄭鳴,眼眸中的血絲,越加的猙獰,如果給他一個機會的話,他一定要將鄭鳴所化的雄霸,直接抹殺掉。
    “王兄,這個人來歷不明,而且修為高強,更何況咱們在明他在暗,和他起了爭執,對咱們并沒有任何的好處。”司空家族的老祖,話語中帶著一絲規勸的道。
    王家老祖此時心中恨極,在這次的戰斗之中,他們王家的損失,可以說是最大的。
    不但死了四個三品的武者,家族最大的希望,王左軍更是在利用了一枚最為頂級的家族護符之后,死在了那來歷神秘的雄霸手中。
    除了這些實力上的損失,更讓他感到難受的,還有名聲方面的損失,以后如果提起這件事情,最先丟臉的,就是他們王家,甚至還有可能,讓王家迭出一品家族之列。
    最起碼,王謝兩大家族的排名,要出現一個兌換。
    “司空老兒,這次的事情,惹了那雄霸的,并不只是我們王家一家,但是現在這一切的損失,都算在我們王家的身上,你老兒覺得這合適嗎?”
    司空家族的老祖心說這個自然合適,而且還是再合適不過,但是他不想讓這位王家的大家長動怒,所以他當下沉聲的道:“這個損失,自然不能讓王家獨立承擔。”
    說話間,他朝著司空紫符看了一眼道:“紫符,你負責這件事情,一定要給王家重建一個最為高檔的宅門,明白嗎?”
    鄭鳴的離去,讓司空紫符懸在半空的心,終于全部落了下來,王左軍死了,對他只有好處,而那個叫做雄霸的神秘人,并沒有追究他這個國主的麻煩,這就是他最大的好處。
    至于給王家修建宅門,這種事情他哪里會拒絕,當下趕忙恭敬的道:“請老祖放心,孩兒一定給重修王家宅門,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差池。”
    王家老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重修宅門雖然不錯,但是這一點補償和王家的損失,簡直就不成比例。就在他準備再次提出要求的時候,金無神淡淡的道:“現在最重要的是。將那鄭鳴的家人放出來。”
    金無神不屬于三大家族的任何一家,所以他在大晉王朝之中的地位。也是最為超脫,不論是哪個家族,都要給他面子,更何況此時金無神說得話,還很是正確。
    要是自己等人不將鄭鳴的家人放了,那個來歷神秘的一品強者雄霸在殺過來,那么對他們的損失。恐怕是更大。
    “紫符,你立即過去,將那鄭鳴的家人放出來。記住,一定要以禮相待。”司空家族的老祖,鄭重無比的朝著司空紫符吩咐道。
    司空紫符從自己家老祖的話語中,聽出了一些異樣的意思,他感覺到,自己家族的老祖,這是存著拉攏鄭鳴家里的意思。
    其實在他的心中。未嘗沒有想要拉攏鄭鳴家的意思,畢竟這個家族的后面占著一個一品強者。
    一個能夠比擬劍帝金無神的強者!
    這樣一個強者,雖然能夠威脅到他們司空家族的地位。但是同樣,要是能夠運用的好。也能夠讓大晉王朝的地位,又一個不錯的提升。
    “孫兒這就過去,將鄭家的人接出來。”司空紫符的話語,說的無比的誠懇。
    謝家老祖那邊還沒有開口,謝凌風已經笑著道:“各位老祖,陛下,傅姑娘和鄭家的人熟悉,他這次趕來,也是為了鄭家的事情。不如就讓在下陪著傅姑娘將鄭家的人放出來吧!”
    “如此甚好!”謝家的老祖,自然明白司空家族老祖想要干什么。只不過司空家族畢竟是大晉王朝的第一家族,掌控著整個大晉王朝最大的名位。
    所以,在有些事情上,他們爭奪不了。但是此時謝凌風將傅玉清推出來,卻讓他們有了借口。
    “如此甚好!”
    司空紫符哪里能夠將到手的利益讓出去,他不等自己家族的老祖開口,就笑著道:“既然傅姑娘和那鄭家有舊,那咱們不如一起過去。”
    王家老祖的鼻子,此時都有點氣歪了,他何嘗不知道這兩家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但是明白是一回事,他現在卻沒有辦法,裝作若無其事的,和其他兩家的人去放鄭家的人。
    畢竟,這次他們王家的損失巨大,畢竟他們王家,還需要顏面,還需要給家族子弟一個交代。
    冷哼了一聲的王家老祖,朝著王家的家主狠狠的瞪了一眼,然后漫步離去。
    金無神看著離去的王家老祖,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也扭頭而去。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本來匯聚在王家四周的武者,就離去了一大半。
    雖然鄭鳴和金無神的交手,已經將王家的建筑打到了大半,但是王家的死囚牢,卻并沒有受到太大的波及。司空紫符在諸位老祖面前,雖然是低眉順眼,但是他畢竟是一國之君,所以很輕松的找到了鄭工玄等人。
    外面的爭斗,對于鄭工玄等人而言,實在是太過遙遠,他們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
    鄭小璇在看到傅玉清的剎那,就滿是歡喜的道:“傅姐姐,您是來救我們的嗎?”
    看著鄭小璇那充滿了希望的眼睛,傅玉清輕輕的點了點頭,不過隨即,她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大半。
    因為,在鄭小璇的臉上,傅玉清看到了重重的擰痕,那擰痕很重,讓鄭小璇的臉,都有點腫起來的感覺。
    “小璇,這是怎么回事?這是誰擰的。”傅玉清的神色中,充斥著憤怒。
    謝凌風和傅玉清結交的時間不斷,他還是第一見到傅玉清如此的憤怒,不過看著挺漂亮可愛的小女孩臉上那重重的手印,他的臉色也變的陰沉道:“你們之中,是誰打了這小女孩。”
    他的目光,有點陰沉的看著王家的護衛,這個時候,他可不介意給王家多找點事情。
    PS: 第二更來了,準時更新,我是誠實守信的小郎君,呵呵,賣個萌,有月票和各種票票的走起啊!